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雁平:《读书分年日程》与清代的书院

更新时间:2015-07-24 23:31:51
作者: 徐雁平  
仍与诸生有书信往来,“诸君近来用功,恪遵程氏《读书分年日程》,为喜为慰,泉闻之许白云先生云吾非有大过人者,惟为学之功无间断耳。”[30] 以语意推测,紫阳书院诸生遵程氏读书之法,似有万斛泉在序跋或书札等类文章中多次提到早年读程端礼的收益,推己及人,故而他在书院条约和讲学中亦以程氏书为法式。

   其八,同治十二年知州吴承潞建尊道书院于娄东县海门桥西南桴亭遗址,祀陆世仪,移安道书院肄业生童于此,定生童名额和每月膏火钱数目,又定章程,“各报专经,以日记考其勤惰。”④ 此章程在光绪十四年间虽有改动,而至光绪二十四年又有陈谟恢复,并将用此法考核的优胜者送州核奖。

   其九,王祖畲先后主讲过宿迁仲吾书院、海门师山书院、崇明瀛洲书院、安道书院、尊道书院和学海书院。据王氏日记,主讲宿迁钟吾书院的时间在光绪十年五月二十一日,到书院之后,当地士绅官员和书院肄业生来拜访。“五月廿七日己刻黄伯雨以霖来见,伯雨康侯之兄子也,语次颇有向学之意,以所携元程氏《读书分年日程》授之。”[31] 王祖畲在主讲书院时携程氏此书,是否作为生徒学习之指导,已不可考;然以此书送黄伯雨,则可断定他对《读书分年日程》的看重,也多少能说明在指导读书人的导引价值。

   其十,《清稗类钞》“于荫霖演讲于敬敷书院”条云:光绪朝,于荫霖为皖藩时,省城敬敷为寒士肄业之所。于集诸生于堂前,娓娓陈说,多身心性命语,并命诸生于读书余暇,作杂志、日记各一本。定期赴堂校阅,按簿翻览,无一遗者。某生日记簿内,有“时已夕阳在山”等语,斥其过文,谓宜以时刻为记。又有某生杂志簿内,于宋儒语录,登记颇详,于极嘉尚,提作高才生。突问之曰:“‘明德’二字作何解”某生迟疑不能对。于详为解说,至千余言。[32] (p. 570)

   其十一,光绪十二年,二十三岁的陈汉章入诂经精舍,从俞樾学,于正月开始作《俞楼日记》,其意在“自考其心术之厚薄,功力之勤惰,不敢希冀陆清献、钱竹汀、纽匪石诸先生之撰述,亦新三百日中不背曾文正有恒之训。[33] (p. 321)是年日记后有总叙,总记一年所点读之书凡五百七十卷,点看而未毕者亦有多种。光绪十三年,陈汉章至宁波辨志精舍,仍有读书日记,至年底共点读一千四百四十卷,点读未毕者有十六种。从陈汉章年谱记录来看,陈汉章此种读书目录之法,自光绪九年坚持到光绪十九年,如此自律苦读,为其学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后来他为学堂撰写《经学研习条议》,亦倡导此法,并举前儒用此法读书之先例,如洪亮吉读经史子集,每日二卷;全谢山读《永乐大典》,日限二十卷;曾国藩读二十四史,日以十页为度。[34] (p. 210)

   程端礼《读书分年日程》被书院采纳,并当作课程表来利用,对于书院山长或地方相关官员而言,条理清晰的日程无疑是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规条和评价体系,道不变,规条亦不变,既然程朱理学依然是正统观念,与程朱理学尤其是朱子读书法紧密相关的《读书分年日程》也只要作微调,即可照搬利用,故而它对于书院学习的管理以及正统观念的维护和传承,是有一定的作用。又因山长制订的书院规程以及读书人依循的日程,其核心是朱子读书法,似乎朱子赋予他们一种力量,故书院章程的相关内容语气多有确信无疑之意,以为沿此正确路径,必有大收获。

   对于书院肄业生徒而言,《读书分年日程》可促使其自律。其一,读书当循序渐进,日积月累,并求日有所得,并以“日程”时时自我评判反省,而不致于荒废懈怠;其二,日程以一种约束的方式,督促肄业生徒将人生中最好的时间用于立根柢,不致于散漫无归,为日后的立德立功立言作准备;其三,日程强调工夫,数年的坚持与磨砺,实际上是在修身养性,培养一种耐得住寂寞的恒心。

   注释:

   ①冯煦《答饴澍问为学书》,见《蒿庵类稿》卷十四,癸丑刊本。此书札之大意,又见于同卷《答祁生师曾书》;“古有分年者,有分时者,有分月者,有分日者,今折衷之为日课。以一日为十四分,一分读经,二分学书,二分治史,二分治词章(词章分四类:曰古文,曰四六文,曰赋,曰古今体诗),二分治举业,二分录一日读书所得,五日一作(杂文二,赋一,古今体诗三,制艺亦三,试帖如制艺之数,月六日),十日一休(或出游,或与同学讨论古息游义也)。其大旨二,在心曰有恒,在学曰有用。”日程中研习词章的时间比重较以前之日程似有所增加,值得注意。

   ②毛德琦原订、周兆三重修《白鹿书院志》,卷六,宣统二年刻本(《中国历代书院志》影印本),第103页。书院学规,多以邓洪波编《中国书院学规》(湖南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为线索,并以原本核对引文。不敢掠美,特此说明。

   ③唐鉴《唐确慎公集》卷二,光绪元年刻本。唐鉴在《道乡书院学规四则》中,于“勤学”一则也化用《读书分年日程》,要求“诸生每日温经几卷,读史几卷,于所读书得新知几处,于所不知者从先生问得几条,自立课程登记。”见《唐确慎公集》卷五。

   ④柳诒徵《江苏书院志初稿》,原刊《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第四年刊》(1931),现收入《中国历代书院志》(江苏教育出版社影印本),第81页。经查证,此处所引出自《续定上海龙门书院课程章程》,南京图书馆,作者及刊刻年月不详。以“课程后一段文字“前山长顾访溪先生课程甚详且当,诸生既各置一册矣。兹又举切要事而当守者釐为六则使诸生揭之座右相与讲明遵守而自责之于身焉。”以此及龙门书院几位山长之情况可推断,“课程”出自顾广誉之手,而“章程”乃刘熙载所订。

  

  

  

   【参考文献】

   [1]宋濂等. 明史[M]. 北京:中华书局,1976.

   [2]程端礼. 送王伯华归永嘉序[A]. 畏斋集[C]. 影印文渊阁四库本.

   [3]程端礼. 程氏家塾读书分年日程[M].

   [4]关槐. 士林彝训[Z]. 乾隆五十四年刻本(四库未收书辑刊).

   [5]史革新. 程朱理学与晚清“同治中兴”[J]. 近代史研究,2003(6).

   [6]陆世仪. 思辨录辑要[Z].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7]沈维鐈. 程氏读书分年日程跋[A]. 程氏读书分年日程[M]. 嘉庆二十一年刊本.

   [8]陈澧. 读书斋遗稿序[A]. 补读书斋遗稿[M]. 光绪元年刊本.

   [9]李兆洛. 养一斋文集续编[M]. 续修四库全书本.

   [10]彭绍升. 儒行述[M]. 丛书集成续编本.

   [11]陈作霖. 金陵文徵小传[A]. 冶麓山房丛书(第一册)[Z]. 联经出版公司1976年影印《明清未刊稿汇编初辑》.

   [12]陈鹤. 桂门自订初稿(卷六)[M]. 清刻本.

   [13]章鋆. 望云馆诗文稿[M]. 光绪十四年刻本.

   [14]刘绎. 白鹭洲书院志[M]. 同治十年白鹭洲书院刻本.

   [15]汪由敦. 松泉集•文集(卷六)[M].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6]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七十)[Z].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7]汤椿年. 钟山书院志[M]. 雍正年间刻本.

   [18]莫祥芝等. 同治上江两县志(卷八)[M]. 同治十三年刊本.

   [19]邵廷采. 思复堂集[M]. 续修四库全书本.

   [20]张伯行. 正谊堂文集(卷十二)[M]. 乾隆三年刻本.

   [21]王昶等. 嘉庆直隶太仓州志(卷十四)[M]. 嘉庆七年刻本.

   [22]宗稷辰. 郡玉山房学规[A]. 躬耻斋文钞(卷二)[Z]. 咸丰元年刻本.

   [23]柳诒徵. 江苏书院志初稿[M]. 赵所生、薛正兴. 历代书院志[Z]. 江苏教育出版社,1995.

   [24]顾广誉. 悔过斋文集[M]. 清刻本.

   [25]叶裕仁. 归盦文稿(卷六)[M]. 光绪壬午刻本.

   [26]俞樾. 左春坊左中允刘君墓碑[A]. 刘熙载文集[M]. 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

   [27]象山书院章程[A]. 中国历代书院志(第十一册)[Z]. 江苏古籍出版社.

   [28]张鼎元. 万清轩先生年谱[M]. 北京图书馆年谱珍本丛刊本.

   [29]万斛泉. 致汉郡董竹楼太守崇正书院条约七则[A]. 尉山堂稿(卷十)[M]. 光绪丙午秋叠山书院刊本.

   [30]万斛泉. 复苏州府诸生[A]. 尉山堂稿(卷七)[M].

   [31]王祖畲. 溪山老农日记[M]. 稿本.

   [32]徐珂. 清稗类钞[M]. 北京:中华书局,1986.

   [33]林志龙. 陈汉章先生年谱[A]. 经史学家陈汉章[M]. 黄山书社,1997.

   [34]陈汉章. 经学研习条议[A]. 经史学家陈汉章[M]. 黄山书社,1997.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731.html
文章来源:《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06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