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树山:汉武帝身边的四个骗子

更新时间:2015-07-20 16:28:15
作者: 周树山  

    

   汉武帝刘彻十七岁继承皇位,从年龄看,相当于现今的高中生。但他是大汉帝国的实际主人,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的喜怒哀乐,性情好恶乃至价值取向决定万千臣民的命运。这个青年人性情专断,热中发号司令。喜好享乐,耽于奢华,精力旺盛,多欲而好动。迷信鬼神,对神秘世界充满敬畏和向往。如果说,专断和享乐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应该应分之事,那么,对鬼神的迷信以及由此而萌生的福佑之心和出尘之念则使这个帝王变得乖戾和反常。他的一些荒唐的念头和乖张的举措要落到实处,必将糜费国帑,驱使百官,动用整个帝国的行政系统,但他乐此不疲。汉武帝不能算一个愚人,但他为何如此笃信神鬼之事呢?那是因为在他身边麇集着一些自称能通神的骗子。在这些骗子的播弄蛊惑下,神巫仙鬼的悲喜剧在他漫长的执政岁月里轮番上演,不仅使朝野上下乌烟瘴气,而且使帝王本人变得执拗愚妄,成为骗子手中的玩偶和谋利的工具。最终酿成震动朝野的巫蛊之祸,他杀死了太子和近臣,使帝国元气大伤,他自己也在懊恼和无穷的悔恨中走向了死亡。

   两千多年前的汉武帝迷信鬼神其来有自。远古时期,巫和帝一身二任,在祭祀中,巫通过神秘的仪式和狂乱的作法取得部落人的敬畏,为此而成为发号司令的“帝”。这个传统延续下来,在古代世界,这种外在于人世的神秘力量在人们的想象中越加丰富和庄严,民间和庙堂各取所需,由此介入了人的世界。汉武帝之信鬼神还有其个人的原因,即来于他的外祖母和母亲影响。他的外祖母名叫臧儿,年轻时嫁给一个叫王仲的人,生一男两女。其长女已嫁金家为妻,且生一女。此事暂放下不表。且说长陵之地有一女子,嫁人为妻后生一男孩。数岁后男孩暴死,女子悼痛无已,半年后也死去了。女子的妯娌自云死去女子的魂灵附于其身,名为神君,为人言祸福之事,民人多往请言吉凶。臧儿也前往算命。神君云,臧儿的两个女儿将尊贵无比。臧儿对此笃信不疑,回来后即逼迫长女退婚,金家自不同意,但臧儿却断然将长女呈送太子宫中,金家虽被夺妇,但媳妇进了宫,哪里还敢做声!时景帝刘启储位东宫,遴选太子妃。想必王家女儿容貌出众,立即得到太子的宠爱,给太子生了三个女儿,正怀第四胎时,汉文帝薨逝,年轻太子刘启登基。刘启即位不久,王夫人为他生下一个男孩,封为胶东王。刘启本已立栗姬之子为太子,后因栗姬和皇帝斗气,不贤,刘启废栗太子,另立胶东王为太子,这就是后来的汉武帝刘彻。且说王夫人入太子宫后,其妹也中选入宫,为刘启生四子,后皆封为王。再说臧儿,其夫王仲死后,改嫁田氏,为田氏生二子,既田蚡和田胜。汉武帝即位后,臧儿与王仲所生王信、与田氏所生蚡、胜二人尽皆封侯。臧儿本人被封为平原君。臧儿本为民女,因二女得幸太子而富贵,其长女后又成为汉武帝的母亲,尊为太后,自己先后所生两姓三子皆被封侯,想当年卜筮神君,其言得验,于是,母女二人更加虔诚,太后又将神君延入宫中祭之。汉武帝自小耳濡目染,对神君也信之不疑,初即位,即于上林苑中建观供祭。

   所谓人死后灵魂附体,预言吉凶,数千年在民间有着无数的信众,这是萨满跳神等许多民间宗教的核心信仰。天子的庙堂虽神圣庄严,但它的根基也在民间,当民女骤贵登堂入室,所带来的民间信仰和君权神授天人感应的谶纬学说相呼应,立即溶入庙堂的意识形态,成为统治者愚人和自愚的观念和礼仪。这些所谓的信仰庞杂而无统系,正如偏远村落里供祭的千奇百怪的神明一样,万物有灵与羽化飞升的仙人,传说中远古的帝王和俯视人间的天神,作祟的鬼魂和民间的图腾,道家学说和炼丹术……一切都可以成为招牌和说辞,进呈帝王,以博富贵。于是,大师级的骗子应运而生,他们瞒天过海,大言欺世,装神弄鬼,蛊惑帝王,不治产业而富埒王侯。汉武帝和这些大师级的骗子纠缠一生,信之无验,弃之不甘,糊涂时被忽悠得像个傻瓜,被骗子玩弄于股掌之上;醒悟时行帝王之诛,砍骗子之头。但他一时明白,一时糊涂,由于对神明有欲有求,到底明白时少,糊涂时多。虽然骗子欺哄帝王如同在刀尖上跳舞,但他们前赴后继,钻营无已,千方百计爬进庙堂。毕竟,骗倒帝王方可谓大师级巨骗,才能收获无穷的利益。汉武一朝,神仙方术之类骗子多如过江之鲫,以下择大弃小,起底四个著名的巨骗。

   李少君,给某侯家主方药,兼巫术、神鬼、方药于一身,相当于侯府私医。隐瞒其年龄和来历,自云有辟谷之术,延年之方,能驱鬼作法,善祭灶神。以长生方术得见武帝,武帝尊崇之,因此声名日盛,游走于富家诸侯间。李少君没有家室,人皆不晓其何方神圣,以讹传讹,越传越奇,说他乃长生不老之仙人,能使鬼,能辟邪,王侯尊之如神明。李善察言观色,诡言巧辩,大话诓人,鬼话欺世,不动声色,言之凿凿。一日,赴武安侯田蚡的家宴,座中有一年九十余老翁,李微伺其来处,自云乃老翁祖父的发小,曾与老翁之祖父于某处游玩射猎。老翁幼时与祖父行,曾至其地,言之相合,一座皆惊。武帝有一古铜器,问李来历,李云:“此器齐桓公十年陈于柏寝。”(柏寝,台名也),后验其铭,果齐桓公器。宫里人惊骇不已,以李少君为神,乃数百岁人也。前一事显系胡说八道,后一事或其有一点金铭古器的知识,偶中而已。但凭此,李少君竟然被捧上了大师的神位。汉武帝终生向往长生不老,羽化登仙,有此不切实际的欲求,自然就有自称能满足他欲求的骗子。李少君对皇帝说:“祭祀灶神可使神至,神至丹砂可化为黄金,用此黄金做饮食之器可延年益寿,益寿就可见到海中的蓬莱仙山,见到仙山后帝王行封禅之礼则不死,古之黄帝就是这样得以长生的。我曾漫游海上,见到安期生(传说中的仙人),他用枣款待我,其枣大如瓜,仙人之物,尘世无有。像安期生这样的仙人,往来于蓬莱仙境,合则见人,若遇不合意的人,他就隐而不见。”这样一番鬼话,武帝竟信以为真,从此亲自主持祭灶之礼,派一些方士入海去寻找安期生等仙人,并开始了炼丹化金的活动。不久,李少君病死,但被骗者并没醒悟,汉武帝认为其身死而魂赴仙境,要黄锤、史宽舒两个方士按其方继续炼丹。当然,丹砂并没变成黄金,去海上寻访神仙的使者也一无所得。长生不老的事业任重道远,羽化登仙非一日可致。于是,骗子蜂起,“而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神事矣。”

   骗子不仅能满足帝王长生登仙之欲望,也能满足帝王对死去的心爱女人的思念。总之,帝王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是什么。汉武帝宠爱的李夫人病死。李夫人乃乐人李延年之妹,所谓倾国倾城之佳人也,武帝寤寐思之,哀伤不已,于是,骗子少翁登场。此人自云能用方术致夫人之魂,可使武帝远观其姿容,以慰相思之苦。“乃夜张灯烛,设帷帐,陈酒肉,而令上居他帐,遥望见好女如李夫人之貌,还幄坐而步。”武帝在远处的帷帐中,见一美貌女子仿佛李夫人,坐于帷帐中,又起而踱步,武帝“又不得就视,上愈益相思悲感,为作诗曰:‘是也,非也,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只能远观而不能近视,武帝终未搞清这个亦真亦幻的把戏是怎么回事,半信半疑,神魂颠倒,但也算聊慰相思,“令乐府诸音家弦歌之。上又自为作赋,以伤悼夫人”(《汉书·李夫人传》)“于是乃拜少翁为文成将军,赏赐甚多,以客礼礼之。”(《史记·孝武本纪》)既不用战场厮杀,又无须运筹帷幄,此人只搞了这么个把戏,就弄了个将军当,收获了金银财宝,成了帝王的上座之宾。不久,这位文成将军对皇帝说:陛下欲与神通,但宫室被服不像神,所以,神仙不会来。于是武帝命人将乘辇涂画上云气,名为云气车,车子走动,在想象中就是腾云驾雾了。又在甘泉宫中建一高台,高台上盖一迎神的宫室,画上天、地、神灵的壁画,设置了各类祭祀之器,以迎天神。过了一年多,天神还是没来,文成将军的招神之方没有应验,为了继续行骗,黔驴技穷乃出下策,在一方绢帛上书怪言语,用以饲牛,对皇帝说,此牛腹中有天书。杀而视之,得帛书,书言甚怪,皇帝生疑。有识其字体者称其诈伪,皇帝令人查问,果伪书也。皇帝恼羞成怒,但为了面子,下令将骗子少翁秘密处决。

杀死一个骗子,但只要被骗者仍心存妄念,骗子还会前赴后继。且说朝中有一人名丁义,封为乐成侯。丁的姐姐嫁胶东王刘寄,封为王后。此刘寄乃武帝刘彻的姨母所生(上文说过,王夫人与其妹当年皆入太子宫为妃),因此武帝待之甚亲。丁后与刘寄感情不好,且有淫行。刘寄在王位早死,丁后为了讨好皇帝,听说文成将军少翁已死,为自媚于上,就派王府中主司方药的栾大去京城,通过她的哥哥乐成侯丁义推荐给皇帝。皇帝既杀文成,心有悔意,总想其招神讨药之方似有未尽,见了栾大,栾又自言与文成将军少翁乃同师之徒,皇帝闻言大喜。可见只要被骗者执迷不悟,骗子的胆子就会越来越大。栾大其人身材高大,美风仪,敢为大言,处之不疑,是一个天才的骗子。他对皇帝说:“臣曾往来于海中,见安期,羡门(传说中的仙人,名子乔)之属,仙人认为臣身份卑贱,不信臣。又以为康王(刘寄死后谥为康王)仅为一诸侯,不足予长生登仙之方。臣数对康王进言,但康王不用臣。臣的师傅说过:黄金可成,而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也。臣恐步文成之后尘,方士皆掩口不言,谁还敢对陛下谈神仙方术呢!”栾大此时似也闻文成死于非命,心有惴惴焉。如此漏洞百出的胡言乱语,稍加追问,必难自圆其说。谁想武帝却说:“文成是误食马肝中毒而死,如果你能修其方,成其事,我自然会信重于你。”栾大说:“臣师非有求于人,是人有求于他。陛下必欲招神,应尊贵招神使者,以上客之礼待之,不能使其卑贱,使其佩朝廷印信,这样,才能使其与神人相通。陛下尊贵其使,神人自然可致。”此话目的已很明确,就是向皇帝要官要位。皇帝将信将疑,让他搞了一个巫术小实验,名为“斗旗”。以鸡血涂针,然后以磁石相吸,铁针七颠八倒,相互碰撞,这样的巫术实验也就算成功了。当时,黄河决口,生民死伤流离,皇帝正为此事焦虑,闻栾大说黄金可成,河决可塞的狂言,乃拜骗子栾大为五利将军。汉武帝心存愚妄之念,视治国为儿戏。仅仅过了一个月,栾大就身佩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四颗金印,皇帝下诏封栾大为乐通侯,又将公主(卫太子之姊)许给他做老婆,赏赐黄金万斤,栾大所居宫邸皇帝赐名为当利公主宫,并亲幸其第以示眷宠。皇帝所派慰劳赏赐的使者车马相接。栾大骤贵如此,不仅封官晋爵,还成了皇帝的门婿,所以,皇亲国戚争相巴结,自大公主武帝的姑姑以下直至将相王侯,皆置酒其家,奉上厚礼。武帝不久又为其刻了一方“天道将军”的玉印,令使者身着羽衣,夜晚立于白茅之上,五利将军也身着羽衣立白茅上从使者手中受印。这个古怪的仪式表示,五利将军虽受皇帝之封,但并非皇帝的臣子,他是代表天子和神灵相通的使者。于是,五利将军栾大开始深夜在其家作法招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然颇能使之,”可见他搞了一些希奇古怪的勾当。虽牛鬼蛇神,群魔乱舞,但神灵未至,终是不好向皇帝交差,于是,治装备礼,准备车马仪仗,带着一干方士,浩浩荡荡,东赴大海,去找他的神仙老师去了。骗子栾大数月的经历,仿佛一场荒唐的怪梦,由一个卑下的诸侯的家奴,转眼间身佩六印,贵振天下,又娶公主为妻,皇帝百官敬之如神,这个安徒生童话般的故事却真实地发生在中国的历史上,被当时的太史公司马迁完整地记录下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装神弄鬼,放胆胡说,取富贵如同探囊取物,还能弄个皇帝的女儿搂,世人谁不想望!“而海上燕齐之间,莫不搤腕而自言有禁方,能神仙矣。”(《史记·孝武本纪》)当时的大汉帝国一下子涌现出成千上万能通神的奇人,人人摩拳擦掌,准备把皇帝大骗一场,真乃旷古之奇观也!不久,五利将军栾大传来消息,说蓬莱仙山并不远,之所以到不了,乃因不见其仙气。于是皇帝派一批人前往海边望气,等待“气”至而发舟入海。汉武帝精力旺盛,忙得很,不仅亲临祭祀求神,且兵戈连年不息。这年秋天,为伐南越小国,汉武帝又搞了一些祭神祈福的仪式,祭了所谓“太一”之神。他等待着五利将军求神的消息。且说五利将军和他的求神团队来到大海边,见波涛汹涌,茫无际涯,先自吓坏了,不敢入海,于是一行人跑到泰山去了,汉武帝派去偷偷观察的人什么也没看见。栾大回京后,又对皇帝编了一通谎话,说如何去海上见他的神仙老师云云。派去的使者先已回来报告了栾大的行踪,如今听栾大还在满口胡言,汉武帝焉得不气!这时,东方朔直斥栾大荒谬无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5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