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怡:斯特劳森思想的启发:寻求一种哲学拓扑学

更新时间:2015-07-19 14:59:48
作者: 江怡 (进入专栏)  

   随着斯特劳森离开我们远去,他的思想却正在走进更多人的研究视野。斯特劳森之所以被当代哲学家誉为“哲学家的哲学家”,正是因为他的思考领域恰好是被哲学家们看作思想前提的地方。如果说哲学家们把理性活动本身看作是人类的基本能力的话,那么,斯特劳森就要追问这种看法的合理根据。我们通常把维特根斯坦称作“哲学家的哲学家”,是因为他总是能够把我们的一切哲学思考逼近到我们难以退却的地步,同样,斯特劳森的工作就是让哲学家们的思想过程“大白于天下”,让我们的观念本身“无处藏身”。

   然而,斯特劳森的哲学总是给人不易把握的感觉:读他的著作,我们总会为他的思想缜密而感到震撼;但同时又会觉得,他的思想决不止于他在书中所表达的一切。就是说,我们总会感觉到,在斯特劳森的论述中,隐藏着某种不同于他所在的语言分析哲学传统的东西;但这样的东西又不同于当今欧洲大陆哲学家们讨论的问题。其实,如果抓住了斯特劳森思想的发展线索,我们就可以大致地领会他哲学的精髓。这样的发展线索表现为,他的哲学思考总是试图寻求在各种不同哲学观念之间的相似性,以及在西方哲学发展历程中存在的思想上的连续性。在早期的《个体:论描述的形而上学》(1959)中,斯特劳森探讨了概念框架在形成我们的哲学观念中的作用;在《感觉的限度》(1966),他按照康德先验哲学的思路,重新解读人类感觉产生的可能性;而在《分析与形而上学》(1992)中,他则以清晰的笔触描绘了形而上学在当代哲学中的基本思路。这些都向我们清楚地展现出斯特劳森哲学的重要特征,即他总是试图以康德式的分析概念解读人类认识活动中的思想形成,而这样的形成过程又总是与我们把握思想连续性的可能性密切相关的。正是通过理解斯特劳森思想中的这种基本进路,我开始特别关注在当代西方哲学中开始兴起的一个哲学分支,即哲学拓扑学。

   “哲学拓扑学”这个概念最初是由当代法裔英国哲学家阿兰•蒙特费尔(Alan Montefiore)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来的,随后在西方哲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作为一门哲学分支,哲学拓扑学主要研究哲学家思想发展中的连续性问题,把哲学观念的不断突破看作是哲学内在连续性的一种外在表现。事实上,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的写作最初就是受到了拓扑学的影响,他试图按照拓扑学的方式揭示世界和思想的内在同构关系。在欧洲大陆哲学中,德里达对“痕迹”的追问、福柯对概念谱系的分析、拉康对主体问题的空间描述以及德勒兹和伽塔里等人对资本主义与欲望的分析等等,都无不透露出拓扑学的意境。但是,这些哲学家都没有对“哲学拓扑学”给出一个清楚的界定,甚至还没有明确地把它看作是一门新兴的哲学学科。事实上,当代许多哲学家在使用“哲学拓扑学”这个概念时,主要是为了强调哲学家思想中的连续性而非断裂性,他们更多地是把它看作一种哲学方法论,而没有从哲学学科的角度或哲学本体论的角度把握这个概念。这在斯特劳森那里也是如此。

   根据斯特劳森以及其他当代哲学家的论述,我提出,作为一门哲学学科,哲学拓扑学显然具有“元哲学”的性质,但它又不同于一般的元哲学理论:它更为强调通过对具体哲学家思想发展历程的分析,揭示哲学观念产生和形成的内在逻辑,由此说明哲学思想的内在连续性。根据这个原则,哲学拓扑学研究将主要解决以下几个主要问题:第一,以拓扑学的视角分析哲学发展的内在规律。拓扑学是现代数学和几何学的综合学科,它的目的是为了分析在复杂的数字和几何图形变化中隐而不见的一般规律,由此更为清楚地认识数字和图形的意义。哲学拓扑学就是要在复杂的思想变化中寻求确定性,在哲学观念的不断重叠中发现思想的一致性。差别总是表面的,容易被识别的,只有差别背后的一致和连续才是哲学拓扑学要研究的主要对象。第二,根据哲学拓扑学去理解西方哲学发展的一般轨迹。西方哲学史通常被看作是不同哲学观念的创新发展历程,虽然不同的哲学家可以使用相同的哲学概念,但他们对这些概念赋予的不同意义正是他们的哲学所具有的重要价值。在这种意义上,对西方哲学史的研究总是容易陷入各种新观念的堆砌,眼光更多地是关注不同哲学家思想的差异。哲学拓扑学则为西方哲学史研究提供了一种把握哲学整体脉络的思路。第三,把哲学拓扑学确立为一种追问形而上学的途径。形而上学追问存在的意义,正是剥离了具体的物化形态,力求抓住变化中的不变因素;而这种因素反过来又在直接作用于我们对观念的不断更新。后现代被看作是一个变动不居的时代,但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总是需要最后的根基作为我们一切活动和生活的意义。语言哲学追问意义和真理,并不是在玩“语言游戏”,而是要在我们所生活的语言世界中发现可能存在的“阿基米德点”。第四,正确处理哲学拓扑学与当代哲学其他分支之间的关系,如语言哲学、逻辑哲学、科学哲学以及伦理学等。一旦确立了哲学拓扑学的学科地位,我们就可以从这种拓扑学的意义上讨论语言哲学等其他分支学科,特别是从这些哲学分支中获取对哲学拓扑学的资源。

   哲学研究应当是人类的一种反思活动,这种反思性质决定了哲学研究不可能沉溺于具体的概念形态,而是更为关注思想的内在化过程。哲学拓扑学为我们提供了从事哲学研究的很好路径,或者说,根据哲学拓扑学的思路,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关照哲学观念自身的发展。哲学概念形态的交替变化使我们看到了西方哲学的历史进程,但也容易使我们陷入具体的概念差异,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哲学拓扑学帮助我们更好地从哲学概念的连续性上把握西方哲学的内在发展,让我们可以在整体把握西方哲学的同时又能注意到具体概念形态的变化。哲学拓扑学应当成为我们从事哲学研究的出发点。它的对象应当是哲学自身的观念,它的方法则应当是观念的连续性和统一性的结合。进一步地说,哲学拓扑学不应当仅仅被看作是一种元哲学理论,它更应当被看作哲学形而上学的根据和基础。在这种意义上,对哲学的拓扑学研究就是哲学研究本身。

   这里必须再次强调指出,哲学拓扑学不是一种理论观点,而是一门以强调思想连续性为主要任务的哲学学科。因而,它适用于分析和研究各种不同的哲学理论观点。根据这种理解,我们可以从哲学拓扑学的独特视角重新审视西方哲学的历史发展进程。这个独特视角就是强调西方哲学观念的连续性,力图从西方哲学的概念形态变化中找寻西方哲学的内在发展规律。我们还可以用哲学拓扑学的方法抓住哲学形而上学的精髓所在。哲学形而上学的意义就在于追问万物存在的根据和基础,这需要剥离具体的物化形态以及概念形态,直接逼近思想的最后根基。哲学拓扑学正是为了完成这样的任务。哲学拓扑学研究将从西方哲学史上寻找思想资源,根据哲学家们对相同概念意义的不同分析,揭示西方哲学发展的内在规律。显然,这个研究依赖于哲学史,但又不是对西方哲学的一种简单的历史描述,而是更为强调哲学观念的连续性。哲学拓扑学研究将以确立学科性质为主线,把哲学拓扑学完全理解为从事哲学形而上学的主要依据。这就需要对哲学的性质有深刻的理解,特别是对哲学拓扑学的形而上学性质有清楚的认识。由此,我们需要再次进入斯特劳森为我们展现的“描述的形而上学”的哲学王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558.html
文章来源:《世界哲学》(京)2006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