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海光:关于林彪事件研究的几个问题

更新时间:2015-07-15 20:50:32
作者: 王海光 (进入专栏)  
以骂毛反共来博得人们的关注。如果真是贴政治标签的话,那些惯于给别人贴标签的人是更说不起话的,更是没有任何客观公正立场可言。

   在林彪研究的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到,缺乏价值中立的学术立场,一味做翻案文章,势必要脱离史实,观点会越来越偏颇。

   学术是公器,搞的是实事求是的研究,立论平实,有根有据。当代史研究者必须要有学术公器的意识,既不为尊者讳,也不为污者讳,就是持中而论。林彪事件虽然比较复杂,但只要从客观中立的立场出发,从史料上进行细致考察,很多问题也是不难搞清楚的。

   在历史研究中,事实是最大的逻辑,无论什么观点,都必须依据史料说话。所以,要清理林彪研究中的乱象,就必须要把林彪研究回归学术,提高林彪研究的学术质量。这方面学界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比如至今未有一个学术史的回顾和梳理,"九一三"的大事记也尚未有人整理,一些有争议的问题还缺乏有学术水准的辨析论证等等。我最近收集了一些材料,粗略地梳理了林彪事件40年来研究的状况,整理了一个"九一三"大事记。这个梳理当然是很初步的,但已经发现了很多人为之乱的问题,许多流传很广的东西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我希望更多的同人能从学术角度去研究文革和林彪事件,共同深化我们的历史认识。

  

   研究林彪事件绝不是翻案的问题

   现在有些人一谈林彪事件就会想到翻案问题,这是把林彪问题简单化了。对于林彪事件的研究,绝不是翻案不翻案的问题。首先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一个文化大革命的重大历史事件,需要把这段历史的发生过程搞清楚。其次,林彪事件的发生,揭示了我们政治生活中长期积累的一些重大弊端,有许多需要研究总结的经验教训。再者,林彪事件是一个扭转历史格局的轴心事件,震撼和颠覆了文革的政治根基,中国的政治走向从此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所以,林彪事件的问题是非常丰富的。所谓"翻案"问题是搞政治定性,做政治结论,不是做学术研究。我们更多地是从一个历史学者的角度,来还原这个事件的本来面目。

   无论怎么说,林彪是鼓吹个人崇拜的第一鼓吹手,对文革是负有重大政治责任的,这是改变不了的历史事实。毛泽东发动文革,离不开枪杆子和笔杆子。按照林彪自己的说法,所谓要依靠"两杆子",夺取政权要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要靠这"两杆子"。在文革集团内部,一个是军队的枪杆子集团,以林彪为代表;另一个是笔杆子集团,以江青、张春桥等为主。他们在文革的发动过程中,是相辅相成的。这是一个基本事实,没有什么质疑的余地。

   提出的"林彪反毛泽东""林彪反文革"的问题,经历过文革的人都清楚,实际情况恰恰是相反的。当时所有的宣传都是讲"毛林一体",林是毛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正因为"毛林一体"的宣传深入人心,林彪的叛逃之举才给举国上下带来强烈的震撼。人们对毛泽东的信仰从此崩溃了。林彪对毛搞两面派但不反毛,他虽私下对毛有抱怨有讥评但与反毛是两回事儿。黄吴李邱这些人更没有反毛。他们反江青反张春桥,这是文革集团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的争斗,根本谈不上是反文革路线。有论者讲林彪反毛反文革,这是没有根据的臆断,过分解读了林彪的两面性,甚至还有些比较极端的偏执之论。如有人甚至把林彪仓皇出逃的机毁人亡,说成是林彪慷慨赴死的英雄壮举,是林"要以一死粉碎该诅咒的文化大革命",并高度颂扬说"古今中外,林是中华第一大英雄"。这是荒诞不经的妄语。

   值得一提的倒是《"五七一"工程纪要》,这是坊间讲得比较多也比较乱的问题。

   《"五七一"工程纪要》出笼并非出于拯民于水火的公义,而是九届二中全会后林彪接班人地位动摇的情况下,林立果和二三心腹搞出来的政变方案,是他们"如其束手被擒,不如破釜沉舟"的作品。《纪要》的思想芜杂,观点出格大胆,有些语言只是林立果小圈子里的。如文中谴责毛泽东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这是有严重皇权思想的林彪讲不出来的话。《纪要》也讲到了一些文革造成的社会问题,诸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变相劳改"、干部下放五七干校是"变相失业"、工人工资冻结是"变相受剥削"等等,提出了"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口号。但是,我们对这些东西不能看得过高。每位搞政变者都会提出自己的政治宣言,在政变得手后也会调整一些社会政策,但如果由此推断林彪上台后就会搞改革开放搞民主政治,那就完全是异想天开了。在《纪要》中明明白白宣布要"坚决严厉镇压反革命叛乱和一切反革命破坏活动",这能是搞民主政治的理念吗?

   《纪要》表达了对军人集团受压的不满,反映了林彪家族对权位失落的愤慨,其政治诉求是把军队置于党和人民之上,充满了军国主义意识。实际上,林立果、叶群他们搞的有些小动作,林彪未必都知道,但大的方面,还是林彪说了算。从"五七一"不着边际的实施方案看,不像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林彪所为,整个东西很有可能是林立果背着林彪搞的。以此推断"林反毛"是缺乏史料根据的。即以"五七一"论,无论其思想如何超前,批毛言论多么激愤,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搞的绝非现代民主政治。林彪家族及其帮派根本没有现代国家的知识理念和现代文明的国际视野。

   我们今天研究历史,应是站在现代人类文明的高度上认识历史。这对于研究文革、研究林彪事件尤为重要。现在有些人谈论文革,仍然还是在文革的语境中,这是很让人堪忧的事情。作为政治运动的文革虽然过去了,但是作为思想文化的文革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许多文革研究还是在文革的思维框架之中,甚至还带有文革的派性色彩。可见文革的影响之深远,要真正走出文革并不是那么简单。从思想上清除文革的文化印记,要比政治上的"彻底否定"更困难得多。

  

   (作者为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472.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2015年第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