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树山:汉武帝晚年的巫蛊之祸

更新时间:2015-07-15 14:33:02
作者: 周树山  

    

1

   公元前92年,时为汉武帝征和元年,帝国无事,四海升平。尽管由于连年用兵,国库空虚,民生凋敝,但东越、南越诸小国皆已平定,西南夷、朝鲜虽曾有一些反叛和动乱,也已勘平,并设州郡管理。最令帝国头痛的匈奴,时战时和,有过几次远征和糜费巨大的战役,现在也构不成大患。甚至遥远的楼兰、大宛、乌孙等西域诸国慑于帝国之威,也进贡臣服。大宛国君主恃远而骄,蔑视天朝,竟匿藏汗血天马而不贡,皇帝大怒,发大军征讨,万里兴师,屠城略地,诛其国王,终于掠天马而归。

   大汉帝国雄视海内,皇帝踌躇满志之余,也时感忧惧和惆怅。皇帝十六岁即位,至今已五十年,对外征伐不止,对内苛法严刑,诛杀督责,刑赏黜陟,虽事出有因,皆任意而行。无论是地方官还是庙堂大臣,因一言一行而罹祸殒命者不计其数。迄今已有连续四任丞相死于非命,七年前,太史公司马迁为降将李陵辩护,皇帝因其所言不当,即下腐刑。五年前,又因情报有误,李陵家族皆被诛灭。开疆拓土,富有四海;天威难测,决人生死,天下谁人不怕皇帝?可是皇帝内心的忧惧却日甚一日。皇帝怕什么呢?怕死!“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惜生惧死,人情之常。皇帝居至高之位,极人世之欲,他渴望永久掌握无上的权力,永远君临天下,统治万民,只为他一人而设的豪华盛宴永不终止!他和秦始皇一样,相信宇宙间有长生不老之药,皇帝既然无愿不遂,无欲不足,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永生呢?他多次派出臣子去寻觅这种使人长生的灵药,他迷信神仙方术之言,周围聚拢了一群以此博取富贵的骗子,自称有法术秘方,可致长生。皇帝对此深信不疑,虽然后来因久不灵验,杀了几个欺妄之徒,但始终没有动摇皇帝对此的信念。他信术士之言,在宫苑中树起一座巍峨巨大的铜柱,上设承露盘,以承接天降甘露,每日和以玉屑同饮以求长生;他率群臣封禅泰山,其礼仪诡谲而神秘,埋下秘不示人的玉牒书,以求和上帝相通;他东巡海上,不顾群臣谏阻,欲驾舟自往寻求所谓蓬莱仙境,以冀和仙人相遇;他兴师动众,巡行天下,祭祀名山,祷祝上帝,以表祈求长生的殷殷之诚;他相信身边骗子公孙卿的话,认为远古的黄帝和他亲近的臣子已驾祥云仙升天界,并向往地说:如果我也能那样,我将弃妻子如脱履也!皇帝春秋渐高,现已六十六岁,至今尚未仙升而去,前后派出上千人去寻觅长生灵药,全无结果;上帝不可通,仙界不可往,揽镜自顾,华发早生,精力渐感不济,身体日益衰弱,每天对着面目可憎的臣子,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和常人一样死去,他就无法排遣内心的忧惧。

   这天,皇帝在建章宫中纳凉,忽见一人,穿白衣,佩长剑,穿过宫中中龙华门匆匆而入,皇帝甚感诧异,叫道:是何人竟敢佩剑入宫?快将其收捕!周围的虎贲侍卫们忙追赶过去。龙殿凤阙,亭台池苑,遍搜不得,折腾了一个时辰,侍卫们回来复命,只在宫中辇道边搜获男子遗弃的一柄佩剑。皇帝大怒,眼睁睁的一个大活人怎能在眼皮底下就没了踪影?建章宫建于公元前104年,距今已十二年。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宫殿群,里面各种殿台楼阁,园林假山不可胜计。其中的太液池,是一个很大的湖泊,中间的人工小岛上修有蓬莱、方丈、瀛洲等所谓海上仙山;其南还有玉堂、璧门等玉石建筑;尚有神明台,井干楼,各类建筑物间都有辇道相通,以方便皇帝来往游观;史称千门万户,足见其壮丽幽深。皇帝把这里当成人间仙境,寄托了他出离人世,超脱生死的理想。如今光天化日之下,森严宫禁之内,竟有人佩剑闯入,且此人如穿了隐身衣一般,在众多虎贲武士的眼皮子底下人间蒸发,只留下佩剑一柄。皇帝怒不可遏,命令立刻处死负责守门的门官。非法闯入宫禁而消失的男子成为皇帝的一块心病,他寝食不安,不仅感到安全受到威胁,而且对其无端消失十分疑惑。这年十一月,他调集京畿附近的骑兵部队,下令关闭了长安城门,开始了对上林苑和首都的严密搜索,务必要查出这个擅闯宫禁的男子。这次戒严,朝野震动,百姓惶恐,国家如临大敌,彻查整整进行了十一天,没有任何结果。

   皇帝愈加不安,他头昏、失眠,厌食、神思恍惚,常做噩梦……他怀疑那个消失的男子并非现实中的人,而是被神巫作法而驱动的鬼魅。如果是人,他是断不敢佩剑闯入宫中的。即便他想进宫,对皇帝图谋不轨,那戒备森严的重重门禁他是怎么通过的呢?况且如此严密的搜查,即便一只苍蝇也不会逃出,他怎么会踪影皆无?皇帝的想法并非空穴来风,多年来,皇帝迷信神仙方术,周围有几个深得他信重的术士,如李少君、文成、栾大、公孙卿之属,皆云能通天作法,招神取药,有的被封了大官,有的为贴身的心腹,授予重权,赏赐万金,佩紫怀黄,气焰冲天。可是后来因其大言秘方久无效验,多被皇帝所杀。但是皇帝并没有断了成仙长寿的想法,对神巫怪诞之言仍存有敬畏。如此,神巫方士大得其道,或男或女,麇集京城,甚至远在大宛、乌孙、楼兰诸国的骗子们也都跑到长安来了。他们长相、语言、服饰怪异,装神弄鬼,更易惑人,此谓之胡巫。长安城内大约有数千名神巫方士,他们出入豪门,结交贵戚,甚至到宫苑禁地为宫女妃嫔们行巫作法。妃嫔和贵戚们或因争宠,或因权斗,彼此结下怨仇,神巫方士们便为其行巫蛊之术。其法大略为,以木刻为人形,施以咒语或其它邪术,埋入地下,巫觋们为之作法,祈求鬼神加害于对方,使之罹患恶疾,乃至速死。巫蛊之术如同传染病,从宫廷豪门延及民间,巫觋们大行其道,道路侧目,人人惊惧,长安城内一片乌烟瘴气。

   皇帝决人生死,杀人无数。自打建章宫中发生佩剑男子闯宫又无端消失的事件后,他觉得太多的人仇恨他并咒他速死,他患了迫害狂想症,看周遭的臣子后妃,甚至皇子公主,都似觉有杀他之心。一日白昼昏睡,竟梦见数千木人,争先恐后,环围而上来攻击他,惊醒之后,不胜惶恐。

   就在皇帝忧惧惊恐的日子里,发生了丞相公孙贺事件。

   公孙贺是一个马上武夫,当皇帝还是太子时,他就在皇帝身边,是皇帝的老熟人了。后来,他娶了皇后卫子夫的大姐卫君孺为妻,成了皇帝的连襟,由此颇受宠爱,被封为轻车将军。后随大将军卫青远征匈奴,因功封侯。前后又有几次率军出征,皆无战绩。本想在这个位置上养尊处优,终老天年。不想丞相石庆病死(这是多年来唯一寿终正寝的丞相,然生前也多受皇帝责谴,每日心惊胆战,如处水火)。石庆一死,皇帝既命公孙贺为相。公孙贺吓坏了,他知道丞相这个活儿不好干,皇帝喜怒无常,丞相常在皇帝左右,一不小心,出点娄子,就可能掉脑袋。因此,他俯伏在皇帝脚下,叩首涕泣,不肯起来。皇帝命左右:扶起丞相。可他还是打拖拖,不肯接相印。皇帝拂袖而去,公孙贺无奈,这才哭着接了相印。公孙贺当了丞相,他的儿子公孙敬声接其父太仆之职,父子皆位列公卿。不料纨绔子弟公孙敬声骄奢不法,利用职权之便,贪污挪用了一千九百万的军费。事发,进了大牢。当时朝廷正在追捕一个名叫朱安世的“京都大侠”,朱犹今之所谓黑社会,大汉帝国也“打黑”,对于所谓“大侠”之类的黑社会决不手软。古时这类人物游走江湖,,轻财重诺,诛暴安良,有仁爱之心,常急人所难,所以也算得人中豪杰。但生杀予夺之权,应掌握在国家之手。对于当年朝廷处决名叫郭解的“大侠”,班固认为“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其罪已不容诛矣”。大侠们都有广泛的人脉和社会关系,故朱安世久捕不得。公孙贺向皇帝提出,他要亲自部署,把朱逮捕归案,以赎儿子的死罪。按说抓一个犯罪嫌疑人,本不用堂堂丞相亲自动手,即便抓住了,也是丞相主管下的公安司法份内的事,谈什么以此赎罪呢?但皇帝看在至亲的面子上,还是答应了。不久,公孙贺亲自督办,朱安世被逮捕归案。可是,这下反倒惹了大麻烦。朱在狱中揭发丞相父子两宗大罪:一是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二是在皇帝前往甘泉别墅的路上,使巫觋埋下偶人,用巫蛊妖术谋害皇上。这两宗罪非同小可,皇帝任用的司法大吏都是刻酷残毒之人,对任何人决不手软。丞相公孙贺立刻被抓进大牢,经过刑讯拷掠,案验属实,还没等上刑场,父子皆庾死狱中。皇帝气疯了!近日种种蹊跷之事,其源在此。害他的人不是别人,竟是丞相父子!公孙父子虽死,暴怒的皇帝犹不罢休,下令将丞相全家灭族。刑讯之下,案犯还供出两名公主,还有皇后的侄子长平侯卫伉。两名公主不仅与人淫乱,且用巫蛊谋害他,大逆不道,罪不容赦,皇帝下旨将牵连此案的诸邑公主、阳石公主连同长平侯卫伉一并杀头。

   此案令人难解的疑点颇多:首先,涉案诸人皆为皇帝的血亲至亲,他们的荣华富贵仰赖于皇帝。丞相得到皇帝宠信,刚刚上任,亦未闻皇帝对两名公主有何不利,为什么用魔道妖法来谋害皇帝?其作案动机令人生疑;其二,即有巫蛊之事,谋害的对象是皇帝,一旦败露,即有灭族之厄,当秘之又秘,一个游走江湖的社会边缘人因何而知?仅凭犯罪嫌疑人揭发的供词作为唯一证据遽然定谳,岂不荒唐?其三,巫蛊之证据,乃皇帝必经之路上埋下的偶人。最有可能仇恨和谋害皇帝的应该是皇朝体制外的朱安世,而非被皇帝宠信高踞庙堂之上的丞相。朱完全有可能以丞相之名埋下偶人,以备情急之下嫁祸于人。朱被抓后,即威胁丞相,谓其将被灭族,后有司果然掘得偶人,丞相遭灭族之祸,整个过程完全像朱安世和皇帝合谋导演的一场冤情悲剧。其离奇荒诞,武断残忍,千年之后,犹令人叹息。

   皇帝年事已高,暴戾多疑,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和判断,认定他的敌人就睡在他的身边,他要把他们一个一个干掉。他的无上权力和雷霆之怒可以使任何人遭受灭顶之灾。所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2

   皇帝决心要开展一个大的运动,把对他心存不满,用巫蛊之术诅咒和谋害他的人全部揪出来,把他们送上不归路。这需要委派一个得力的大臣具体领导和实施,受命的人名叫江充。

   江充是河北邯郸人,原名叫江齐,他有个妹妹,善歌舞,嫁与诸侯国赵太子丹。江齐出入赵国宫廷,得到赵王的宠幸。后来,太子怀疑江齐把自己的隐私汇报给父王,派人去抓他,江齐逃走,太子把他的父兄抓起来杀掉了。江齐西入关,至长安,更名江充,向朝廷告发太子丹与自己姐姐和王后宫人淫乱,结交地方黑恶势力,为非作歹,吏不能禁。皇帝大怒,下旨地方官,派军吏围赵王宫,收治赵太子丹。赵王本是皇帝的异母兄,上疏为儿子辩冤,说江充乃逃亡的小臣,挟嫌报复,举报不实,自己愿意亲率赵国子弟,出征匈奴,为儿子赎罪。皇帝不许,坚持逮捕赵太子丹并治以重罪。

   江充举报诸侯有功,皇帝要亲自接见他。江充很会包装自己,他请求皇帝允许他以平时所服衣饰冠冕求见,皇帝应允。皇帝驾临犬台宫接见江充,见此人身服纱罗,色彩缤纷,曲裾流苏,飘飘欲举,簪缨冠冕,行步摇颤,加之他身材魁伟,更显气度不凡。皇帝为之惊诧,不由脱口道:燕赵之地果然多奇士也!问及国情政事,江充侃侃而谈,奇装异服加上摇唇鼓舌的一张利嘴,彻底把皇帝给征服了。他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先是自请前往匈奴为使,回来后,皇帝特命他为“直指绣衣使者”,这是个特殊的职位,直接对皇帝负责,相当于凌驾于贵戚群臣之上的监察大吏,对群臣百僚,皇亲贵戚乃至他们的家属子弟奢侈僭越的行为有处置之权。平时,近臣贵戚整日锦衣玉食,宝马轻裘,尤其是他们的子弟,更是射猎游宴,奢靡淫乱,多行不法。江充弹劾举报,先是将逾制车马全部没收,然后,声言将其违法子弟充军北地以征匈奴。为了使他们不逃逸,不走后门找关系平事,又使吏卒把守宫门,设哨逻察,不许其随意出入。权门贵戚惶恐无计,为了不使子弟充军,纷纷以钱赎罪,国库因此创收数千万。皇帝大悦,认为江充乃忠直之臣,从此更得宠幸。

且说皇帝因疑受巫蛊之害,年老体衰加上心病,终日神思恍惚,虽说杀了两个公主,灭了丞相一家,内心之怨恨及忧惧终不能平。他狂躁易怒,总疑心诅咒他的人遍布国中,而谋害他的人就在身边。不久又杀了一些涉嫌巫蛊的后宫妃嫔、宫女大臣,死者数百。然仍龙体不安,眼前常出现幻觉,数不清的偶人在他身边跳踉叫嚣,骂詈不休,甚至薅发抓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45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