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义虎:论国际格局的作用规律及其对政策偏好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5-07-13 23:13:37
作者: 李义虎 (进入专栏)  
因此,就现 实主义的一般逻辑来讲,均衡事实上对权力分配起着重要的作用,并且改变了国际格局 中可能失衡的权力关系。特别是新现实主义在重视体系结构层次的均衡的前提下,对安 全问题所做的重新阐释可以进一步加强均衡作用的说服力。新现实主义认为,无论伴随 着什么样的权力关系的变化,国家的终极关怀总是安全。均衡意味着国家只能把权力作 为一种可以使用的手段,国家所具有的权力过大或过小都可能招致风险:权力过小会落 到任人摆布的地步,权力过大则刺激他人并招致敌对各方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自己。这种 情形不仅可能威胁到各个国家的安全,而且可能带来整个国际关系的不稳定。因此,尽 管国家间的利益冲突与实力差距会使相互间的权力斗争不可避免,而且一国相对于他国 的权力膨胀必然产生该国的扩张野心,但是,为了使国家间的权力斗争不致发生战争, 必须限制或平抑强国权力的过分膨胀,并使权力的分配达到大体的平衡。而均衡正是国 家之间以制衡的方式对可能出现的失衡做出纠正或纠偏的经常性活动,安全的压力和自 助的本能会使均衡成为无政府状态下国家普遍的行为。当然,国家在国际关系中采取行 动并不意味着绝对排斥它们追求权力,但是对权力的追求并不意味着简单的愤世嫉俗和 使用蛮力,因为均衡作用限制着拼命地扩张和积聚自己的权力,并使那种追求权力最大 化的做法让位于不生事端的自制。事实上,各个国家正是通过均衡过程来维持它们各自 的安全并且达成一定秩序的。对此,摩根索也认为,权力均衡及旨在维护权力均衡的政 策,不仅是无法避免的,而且也是使由主权国家构成的社会得以稳定的基本因素。他还 认为,权力均衡的一个功能是维护国际和平秩序——这就是说,几个国家之间或一个国 家联盟内部权力的大致平等分配,可以防止其中任何一个国家获取高于别国的权力。正 是这种大略的、微妙的平衡,才使得无论哪一种和平和秩序都能够在民族国家的世界上 存在。[7](P221,456)新现实主义则进一步认为,均衡把国家行为带入了一个相对稳定 和良性的环境之中,在这种环境中国家追求的不是权力的最大化,而是利益(尤其安全 利益)的共融。因此,国家之间总是会以权力制衡权力,只有当权力均衡出现时,才能 既保证国家的安全,又保证国际秩序的稳定。

   综上所述,均衡的作用体现在:第一,防止各种霸权的产生和努力。按照摩根索的观 点,均衡防止了任何一个因素取得压倒其他因素的主宰地位。[7](P223)由于均衡使得 各国的实力处于大体相当的程度,也由于霸权政策受到多数国家的制约和反对,即使那 些较为强大的国家也无法顺利推行自己的霸权政策,因为一旦它们表现出霸权的欲望并 试图付诸实践,就会引起其他众多国家的强烈反对和有力制约。因此,均衡实际上有可 能使谋求霸权的国家陷入“以一对众”和“众怒难犯”的境地。第二,阻止战争的爆发 和营造和平的条件。均衡对战争与和平问题,对国际关系的稳定性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而能够达到防止战争和促进和平与稳定的目标正是均衡缔造国际秩序的主要方式之一。 在一定意义上讲,战争肇因于国际格局的不均衡,和平取决于国际格局所带来的均衡。 均衡所发挥的经常性作用便是使国家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谨慎行事,它们都会遵守行为 的界限和保持必要的克制,在可能发生冲突时以妥协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以防止局势的 失控。但是,均衡还有更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它会营造防止战争和维系和平的结构条件 。对此,海伦·米尔纳(Helen Milner)曾经指出,结构的制衡(balancing)如果影响得 当,可以防止战争的爆发。在这种情况下,结构的均衡和权力因素同样可以被用来建立 一种阻止战争和确立和平的结构。[8](P147)皮尔森(Frederic S.Pearson)和罗彻斯特( J.Martin Rochester)则认为,均衡对国家的外交政策影响甚大,两个国家在权力上越 均衡,它们相互开战的可能性就越小;而多数国家在权力上取得均衡,爆发更大规模战 争的可能性也就随之变小。[9]而相反,如果国家之间在权力上无法取得均衡,战争和 冲突的可能性就会上升。所以,均衡可以为寻求和平和阻止战争营造结构性的条件。但 是,不同的国际格局,如多极格局和两极格局,它们在国际关系中所起的均衡作用可能 是不同的;换言之,它们将国际格局的均衡作用分散到不同的结构之中,从而给国际关 系带来了不同的影响,也给国际关系造成了不同的结果,特别是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 它们的均衡作用被认为是对立的或相反的。在这方面,国际关系理论中存在着“两极和 平论”,也存在着“多极和平论”,以及“单极和平论”或“霸权和平论”,但它们的 共同点都是把国际关系的和平或稳定与特定结构的均衡联系在一起。第三,对国际秩序 的稳定作用。国际体系像市场一样,从根本上说是个人主义的,是自发产生而不是有意 识的,因而无政府状态下的自发性是导致国际秩序不稳定的基本原因。但是,国际格局 中经常存在着的均衡表明,国际体系混乱的背后隐藏着秩序。国家本身可能意识不到这 一点,就像一个完全市场体系下的企业,但它们的行为被限制在一种有序的结局中。[8 ](P147-148)就此而言,与体系结构具有国际格局组织功能不同的是,均衡主要是促使 了国家之间的互补行为,限制了国家采取反措施,使自助行为转移到趋于理性的方向。 其结果是,国家行为的自发性在很大程度上被削弱。对于均衡所能产生的这种作用,不 少现实主义者都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认为权力均衡是无政府状态下国际秩序的因素。昆 西·赖特(Quincy Wright)就说过,“随着各国实力的日益均衡,稳定也得到加强了” 。[10]

   当然,与国际格局的体系结构(即静态)意义相比,均衡更多地具有新自由主义所强调 的过程内容(即动态)的含义。因为均衡既是指权力分布的客观状态,又是指国家为取得 对自己有利的均衡状态而主观采取的政策和行动。在国际政治意义上,均衡不是机械的 运作过程,而是包含着诸多国家的共同意向、政策选择的过程。由于均衡的自发性程度 并不高,在通常情况下,那种被认为可以满足共同利益的均衡局面只有经过各国的努力 才会形成,因此均衡一般是各国合意和政策对接的结果。其中,国家间的外交起着主要 的作用,各国只有依靠外交才能进行经常性的调节、调解和平衡活动,才能长期地维持 可能倾斜的均衡。现实主义曾经指出维持均衡的各种外交方法,如结盟、军备竞争、造 就平衡者、划分势力范围、分而治之和领土赔偿等。昆西·赖特把增加权力中心、组织 区域联盟、发展国际组织和提出超国界主张视为新的谋求均衡的外交方法。(注:关于 维持均衡的各种外交方法可参见摩根索的《国家间政治》第12章,以及Quincy Wright 的The Stud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New York,1955),PP.3-8,PP.26-28,PP.33.42。)这些都是在国际关系理论意义上对均衡作为一种过程的内容总结。因此,均衡 在过程上表明国家会大量使用各种外交方法,它促使了频繁和大规模外交活动的进行, 从而为国际关系增添非常丰富的动态内容。正是由于均衡过程的动态性,外交活动的地 位和价值不仅没有被贬损,反而被凸显;随着均衡过程的不断展开,外交活动的质量和 效率日益提高,形式更加多样。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均衡过程中各种形式的外交活动 是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社会化行为,而国家正是通过社会化过程来限制并形成行为的。 沃尔兹认为,社会化促进了特点和行为之间出现相似性,由此产生秩序,调节行为。当 然,处于均衡过程中的国家之间也可能会累积矛盾,而这有可能打破均衡,因此需要体 系结构施加控制的作用。但正是均衡作用的经常性发挥,使得国际格局的结构与过程被 紧紧联系在一起。

   三、政策选择的偏好:谋求均势、搭便车和称霸

   国际格局所具有的体系结构作用和均衡作用对国际关系和国家行为都会产生重要的影 响。但是,在关注这两种作用的同时,还需要看到适应不同类型的国际格局,国家可能 采取不同模式的外交政策;同样,在国际格局中处于不同地位的国家也可能奉行不同模 式的外交政策,大国会形成大国的政策模式,小国会形成小国的政策模式。因为对于国 家行为和政策选择来讲,总的要求是结构性的,即:每一个国家都必须根据自己所处的 国际格局结构和自己的实力地位,来确定自己的国家利益,制定自己的外交政策。虽然 它们的外交政策都可能对某种国际格局产生偏好,并可能根据这种倾向诉诸外交行为, 但在根本上它们都不能不受到国际格局的制约,也都不能不受到自己实力地位的限制。 因此,国家的外交政策和行为只能回应国际格局的结构,符合国际格局结构规律而采取 行动的国家可以获得安全和发展的机会;背逆国际格局结构规律而采取行动的国家将处 于不利境地。也就是说,国家的外交政策和行为是一种“结构选择”,这种“结构选择 ”影响国家政策的选择偏好,制约国家行为的导向,并决定国家政策和行为的结果。[3 ](Chapter4)

   国际格局与外交政策之间的关联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国际格局的作用规律,具体来 讲就是:在不同的国际格局下,各国的外交政策可能会分别采取谋求均势、搭便车和称 霸三种模式,至少会表现出其中某一模式的政策选择偏好。在多极格局下,国家倾向于 执行谋求均势的政策。自从威斯特伐利亚格局开创古典均势(即多极格局)时代以来,如 果以确立国际和平的基本结构为目标,那么国家的政策重心便是维持均势。而且,多极 格局之所以能够长久存在的事实,说明多数国家、尤其是那些大国愿意奉行谋求均势的 政策,它们把谋求均势的政策看成是防止某一国家取得霸权和造就普遍和平的重要调节 手段。甚至可以说,在多极格局下,国家几乎是受到一种结构动力的驱使,通过谋求均 势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包括安全目标。所谓均势,是指相互竞争的国家之间权力大体相 当的平衡状态,在这样一种状态中,任何国家都不具备支配别国的压倒优势。谋求均势 的政策便是保持这样一种状态的政策。基辛格认为,在19世纪盛行谋求均势政策的时期 ,曾经形成过两种典型的均势政策模式,即不列颠模式和俾斯麦模式。前者是等到均势 局面遭到威胁时才采取行动,主事者几乎都居于弱势;而后者则是尽可能多方面建立亲 密的国际关系,建立重叠的联盟体系,并运用有效的影响力以缓和交锋各方的诉求,以 前述手段防范反对均势的挑战。[11]但无论是基辛格所论述的积极均势政策还是消极均 势政策,在多极格局中,多数国家奉行谋求均势的政策,在多极格局中,多数国家奉行 谋求均势的政策,意味着该政策的核心是扶弱抑强,尤其是它们在试图阻止获得压倒优 势的霸权方面存在着高度的一致。因此,在国际关系中,与较弱的一方联合,或者几个 较弱的国家同时联合,阻止霸权或支配势力的出现,是谋求均势政策的长处。正是基于 此,均势是指“霸权或统治的对立面”。而国家之所以反对霸权的出现,乃是因为霸权 的出现所带来的权力不平衡既可能威胁各个国家的安全与独立,又可能造成整个结构的 不稳定。因此,国家获得安全与独立的基本保证是国家间权力的均势,防止侵略和战争 的最重要方法是阻止单一国家或联盟称霸等破坏均势的行为。[12]换言之,多极格局的 作用规律证明,国际关系的高度稳定取决于国家之间的均势状态,多数国家奉行谋求均 势政策的结果是达到国际关系的平衡。

然而,尽管谋求均势政策具备自己的长处,但它也有自己致命的弱点和局限性。如果 国际格局并不是多极的,而是两极的或单极的,那么某些国家继续奉行谋求均势的政策 ,就可能既无法营造力量的平衡,又冒险与两极格局或单极格局中的霸权国家相对立, 从而使自己处于极为不利的处境。也就是说,在两极格局和单极格局中,如果一味地推 行谋求均势政策,不仅得不到最优化的结果,还可能会遇到较大的风险,并付出额外的 成本,而这是多数国家所不愿意做的。同时,即使在多极格局中,谋求均势政策也无法 解决弱国的生存与安全问题。由于历史上的均势基本上由大国所把持,很少顾及弱国的 存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4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