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商景龙:社会结构变迁研究——一种透视社会发展问题的哲学视野

更新时间:2005-11-23 21:06:23
作者: 商景龙  

  马克思在其集中体现其社会结构思想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说:“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显然,马克思试图表达社会结构是“整个社会生活”,是“物质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三者有机统一的思想,我们还要看到马克思之所以特别强调“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的制约作用”,乃是由于在他的时代资本主义创造的辉煌的物质文明对人们的生活面貌的改变比以往任何时代都鲜明得多。应当看到,资本主义发展到当代,人类从工业时代悄然地步入以信息化为主导产业的时代,物质生产以外的政治生活、精神生活的问题日益凸现出来,这便造成了从文化、政治等多元视域理解社会结构变迁理论的客观情势。因此,当代人们对历史的理解和社会发展实践中,把文化价值和政治制度纳入到自己关注的视域,从而在经济、文化、政治多元因素及其相互作用中考察和把握发展问题。

  用思想文化建设主导调控社会结构变迁。在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把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作为与经济建设相应的任务明确地提出,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政党已经产生了从文化的向度看待社会结构的思想,并自觉地在实践中构建社会结构的新纬度。这便把马克思关于“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精神生活”的理解提升到一个新的更高的层次。无疑,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来保持和促进“物质文明建设”,就是从当代实践的高度对马克思的“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的思想的一个创造性的崭新诠释。

  在总结反思中探寻社会结构变迁的动力。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个把生产力这个物质生活生产的首要的基本问题作为社会结构变迁动力的认识,到重视文化力、政治组织力对社会结构变迁的作用的理解,标志着对社会结构变迁动力的反思进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因为社会结构既然是经济、政治、文化构成的有机统一体,那未社会发展应当是经济、政治、文化三种力量的“合力”。虽然不同的时代,各种力量对社会结构变迁的作用和影响存在着程度上的差异,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忽视其任一种力量的作用,否则社会的发展就有可能进入“单向度”的社会,人就会变成“单向度的人”。

  

  二、社会结构变迁与人类社会发展

  

  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贯穿着一条社会结构变迁的线索。那么,社会结构变迁与历史之间存在着何种联系呢?历史是如何外在地以社会结构的面貌显现出来的呢?

  

  (一)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孕育着社会结构

  社会结构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历史发展逻辑的构造,就经验上看,它往往以相对静止的特征使历史发展的逻辑以具体的结构要素外在地呈现出来。因此,我们的研究工作将循着与逻辑构造相反的路径,从社会结构的感性存在方面去把握那使之成为社会结构的原因或根据。从而,在社会结构的层面上理解人类历史演进的内在线索。社会结构反映了社会发展的规律性、有序性。

  社会结构是历史发展内在逻辑的构造。历史发展具有内在的尺度,这与我们以往有关社会发展问题的研究并不矛盾。我们一般地都赞同历史发展是有规律的。但是,我们的理解却又往往以一种自然主义的思维方式,把历史的规律等同于一系列经验现象的外在次序联结。这样虽然省却了许多麻烦,但这并无助于把握历史的内在逻辑。这种研究方式所造成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虽然承认历史发展是一种内在的规定性,但我们在实际中常常把历史事件的表面联系当作规律。我们应该在对历史内在规律的把握中超越这种局限,真实地把握历史发展的内在规定性或尺度。

  社会结构诸要素显现着历史的存在前提与发展机制。历史发展的多元因素按照一定的逻辑相互关联地存在于社会结构之中,任何既有的社会结构都显现着历史发展在当下阶段的状态。历史的未来都必然地从现在所能提供的条件出发。同时,发展社会结构内部多元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就社会结构的意义上看,发展一方面表现为社会结构内部诸要素的质向运动状态,一方面则表现社会结构状态或构造方式处于改变之中。无疑,透过这种质向运动状态和处于转变中的结构状态构造方式的表象,可以使我们揭示出反映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的作用机制。

  

  (二)社会结构变迁贯穿着历史发展的过程

  一定的社会结构,呈现着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等物质活动方面的情况,呈现着家庭结构、社区结构、政府结构乃至国家政权的组织形式,呈现着特定时代的社会习俗、道德、意识、观念等文化精神面貌。这些方面均从各自的向度反映出这一时代社会发展进化的张力和弹性,并内在地规约着发展的可能性空间。纵观人类历史,我们可以构勒出一副社会结构变迁的轮廓。在这个轮廓中的社会结构系列之间,到底是如何内在地发生各种联系的?从一种社会结构过渡到另一种社会结构的过程中,那内在于社会结构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变化有无特殊的历史发展意义?如果有,那么这种特殊的历史发展意义又是什么呢?人们能否把握、如何把握这意义,这种把握对历史过程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社会结构变迁从总体上反映着历史发展的外观。历史每前进一步,都要产生与之相应的社会结构。在历史发展的序列中,社会结构所显现出来的是这个发展坐标系的刻度。一般来说,人们既可以透过特定的社会结构去解读其所属时代的历史。也可以放眼历史的长河,从社会结构变迁的线索中窥视历史的节奏。时代走向新的历史阶段往往也是以社会结构变迁的实现为标志的。

  社会结构乃是承载着人类历史命运的全息图象。社会结构反映着社会形态在不同历史阶段上的特征。在社会结构里,浓缩着人类创造着或业已创造的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浓缩着历史。对于这个历史的概念,我们不能仅仅狭隘地理解为发生了的事件,或者已经彰显的观念、思想等。我们通过对已经了解到的历史现象的分析,都不难发现它与存在于社会结构中的因素是有联系的。对任一时代社会结构的分析中,都可以获得对该时代历史面貌总体的、宏观的,或不同层面的、微观的,或异质的、不同内容的时代信息的理解。同时,对任一时代社会结构的分析,也可以使我们弄清一个时代曾经或正在以何种姿态超越时代走向未来,那些促成超越时代的东西是如何存在于时代的社会结构之中的?它们到底如何作用于处于整体社会结构之中的各种要素、构件或部分?

  社会结构内蕴着历史发展的趋向。社会结构要素及其相互关系,决定着社会历史发展及其发展方向,规定着社会发展的可能性空间。在社会结构中,各个要素及其都是一种历史的存在状态,它们在社会结构中的变化及相互作用,都是一种历史趋势的反映,都是由于它们所以存在着以及将要怎样继续地保持其存在,而且还将以这种存在或存在的变更产生相应的相互间的关系。我们通过对此在一定的社会结构状态中加以认识和把握,便能够领悟到历史的一种发展的趋向。

  

  (三)社会结构变迁的机制

  社会分工与人的物质需要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社会分工不过是人的不同需要在人的活动上的表现,是从人的活动的分配上表现出来的人的需要的特殊化。分工是社会生产专门化、特殊化,是以特殊方式进行生产活动,它生产出专门化的、符合人的特定需要的物质产品。分工只是不同质的、适合不同体系需要的劳动而已。“实际上只是分工的物质存在,只是不同质的、适合不同体系需要的劳动的物化”。

  在一定的社会结构状态中,社会分工的发展将必然对社会结构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社会分工的发展,会造成新的社会组织、新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乃至新的价值观念的出现,使制度、习俗和文化观念发生新的变化。社会分工的发展,还会引起人际关系的变化,为人际交往造成新的联系通道,进而使社会群体意识发生新的分化组合;与此同时,出现伴随分工改变而给语言带来新的变化,导致不同群体隔膜在语言变化所产生的新的语意背景之下。这些问题,需要不断地通过社会整合以避免冲突而保持群体的和谐和稳定。“任何新的生产力,只要它不仅仅是现有生产力的量的扩大(例如开垦新的土地),都会引起分工的进一步发展。”

  社会结构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和保守性。在一定的社会结构状态之下,经济、政治、文化三者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制约的平衡态。新的社会分工总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阶段的必然要求。它的实现需要改变原有的经济结构,并进而引起政治制度、文化观念的变化。但是结构的固有状态所造成的惯性却束缚着它,使社会分工往往经受许多阻碍才能得以实现。今天,我们必须对社会结构这种保守特性的认识,旨在从保守性中潜伏着的革命性因素,使保守性一方面能够为既有的社会分工功能的发挥创造必要的条件,另一方面又要具有适应社会分工发展所必须的变通度。

  社会结构是由人的观念派生出来的。对人是怎样理解的,就必然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结构。中国数千年来之所以建立了一种极其稳固的以宗法制度为核心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结构体系,从根本上说,就是把人视为一种伦理关系的存在。从这种伦理关系出发,人被定格于束缚于一种强力的稳固的社会框架之中。在西方的文化体系中,把人视为“万物的尺度”成为一种文化传统,这就从独立的人格本位上确立了他们的社会结构体系。

  社会结构变迁始终是与对人的理解相关联的。历史上的每一次进步,都体现着对人的观念的革命性变革。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肇始于“人权”对“神权”的颠覆。中国数千年历史之所以徘徊在封建主义的迷途,从根本上说,在于封建宗法制度对人性的约束。每一次改朝换代的农民运动,都不能从根本上冲击封建主义的人伦纲常,这也注定任一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都不能改变农民的命运。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把中国历史推进到近代,从根本上说,也具有对传统的人的观念的变革相联系的;“新文化运动”是对封建人伦纲常的直接反叛,因而使中国历史又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当代社会结构变迁,表现在从“单位人”到“身份人”的转变,从单元人格到多元人格的转变,历史发展的实践主体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由抽象的“人民群众”转变为具体的“社会阶层”,等等。

  人有什么样的需要,就开始什么样的活动。人的活动是社会的行为,是在一定的组织形式下进行的,因而人的需要便派生着外在的社会结构。人的感性活动推动着需要的发展,需要的发展必然地导致满足这种需要的活动以及活动组织方式的改变,从而也就推动着社会结构的改变。人体内虽然潜存着多种先天禀赋和才能,但是,究竟什么样的潜能可以变为现实,则取决于社会结构,特别是社会生产关系。社会结构作为人的活动的社会形式,赋予人的能力以现实内容上的规定,社会结构是什么样的,人生活于其中的社会关系是什么样的,人的现实社会需要是什么样的,人的潜能的现实发挥和发展就是什么样的,人的现实规定性就是什么样的,从而人成为具有现实人性的结构的现实的人。

  社会结构内外统一地定位着人的发展前景。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内涵着深刻的人的观念的转变,逻辑地蕴涵着对人的理解、人的价值、人生的意义、人的权利等诸多方面的再认识,其深刻性在于:人能否自主地认识?人的活动是否应当受到应有的尊重?涉及到人的解放问题、人的发展问题,人的发展的空间是由那奉为神明的人格神决定的呢?还是由人自主地在个性全面发展的能动性的实践中开创?如果说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还是从观念上论证人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的层面,那么经济体制由传统的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使人从行政框架下走向市场主体地位,这便体现着人的价值和人生意义的问题由观念性考察走向了实践探索的层次。

  

  三、当代社会结构变迁的哲学透视

  

  当代社会结构变迁,呈现在人类历史的一个横断面上,载带着厚重的已有的传统积淀,萌生着尚未展开的未来刍形,从而也把整个历史压缩到一个点上,让我们得以从中把握到无穷的历史奥秘和发展信息。在这仿佛只是一个静态的时空中如何活动着历史?而一个仿佛沉睡着的“结构”又如何呈现历史的面貌?

  

  (一)当代社会结构变迁的本质特征

  如何把握当代社会结构变迁?我认为,当代社会结构变迁从总体上说,越来越呈现着向经济、政治、文化三个纬度发展的态势。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可能在单一的纬度上获得完全充分的生存权力。换句话说,一个民族若要获得世界公民的身份,就必须从经济、政治、文化的各个方面全面而平衡的发展中有所作为和建树,从而对世界历史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否则,否则进步的节奏就要减慢,发展的速度就要延缓,生存的空间就要受到限制。这也告诉我们,在经济、政治、文化三个方面的发展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