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立诚:中日和解是对二战结束70周年最好的纪念

——再论“对日新思维”

更新时间:2015-07-08 08:58:25
作者: 马立诚 (进入专栏)  
对日本众多友好人士为中日友好事业倾注的心血,中国人民将永远铭记。”

   自1972年恢复邦交以来,日本是支援中国现代化建设出力最多的国家。既包括建设庞大的基础设施,也包括建设像宝钢这样的现代化企业,还包括培养人才、提供技术、传授管理经验,以及帮助中国熟悉国际商业习惯、规则和理念等。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也有日本的巨大贡献,其中包括容纳巨量中国劳动人口就业。这是每一个实事求是的中国人都不能不承认的。

   1978年,邓小平指示中国有关方面引进日本当代电影。从这一年10月底到1985年,中国先后引进放映了《追捕》、《望乡》、《沙器》、《阿信》等诸多日本当代影视作品。过去,中国人在电影中看到的日本人多是凶残野蛮的侵略者,《追捕》中展现的当代日本的繁华与时髦,高仓健扮演的男主角杜丘的正直坚毅,中野良子扮演的女主角真由美的可爱善良,给中国人极大冲击,无数中国青年成为高仓健和中野良子的粉丝。2014年,高仓健去世,中国外交部也表示悼念。12月28日,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在《新京报》发表文章说,中国人哀悼高仓健,让他感动至深。

   1984年9月,胡耀邦代表党和国家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访问中国,两国和解达到一个新的高峰。3000名日本青年到各地访问,还参观了中南海,这是中南海头一回对这么多外宾开放。29日,中方在人大会堂宴请日本青年。30日,胡耀邦在首都体育馆的欢迎大会上讲话说:“如果我们两国青年决心把两国友好关系继承和发展下去,并且教育你们已经生育和迟早要生育的子女也这样做,那么,我们就有把握地说,二十一世纪必定是中日两国更加友好的世纪!”10月1日上午,北京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阅兵式。在天安门观礼台前,专门搭起木制台子,让3000名日本青年在这里观看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当晚,天安门广场举办中日青年舞会,持续到午夜两点。3000人回到日本之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担任了中央或地方的日中友好协会领导人。至今,中日两国人士还津津乐道这次访问的巨大影响。2015年是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值此之际,我们深深怀念他对两国和解做出的巨大贡献。

   1989年6月,中国发生政治风波。7月,七国首脑巴黎峰会发表声明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日本政府要求在声明中加入“不应该孤立中国”的字句。8月,日本顶住国际压力,重启向中国提供ODA贷款。9月,伊东正义率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代表团访华。12月1日,邓小平会见日本贸易代表团团长樱内义雄时说,日本是中国真正的朋友。

   当时西方国家中只有日本支持中国尽早回归国际社会,与中国最早恢复经济往来,邀请中国领导人访日。

   1990年代至今,日本动漫、电子游戏在中国流行,日本料理在中国城市星罗棋布,日本某服装品牌受到中国民众热捧,日本机电产品和生活用品成为中国家庭的优选,日本医疗器械和药品几乎是每一家中国医院的必备品。目前中国每年大约翻译出版1000种日文图书。日本社会讲究质量和精细的生活方式,已经在中国形成了一种亚文化。

   中国文化在日本又何尝不是如此?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用自己的文字注解中国古籍十三经和先秦诸子,这就是日本。孔子在日本家喻户晓。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在日本有5万,到2014年剧增到80万。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赴日留学生总计30万人。目前中国人在日本创办的中文电视台、中文报刊等媒体多达120种。东京、横滨、神户、长崎的中国城和唐人街,融入当地发展,对两国和解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在朝鲜投票反对中国举办奥运会、奥运火炬传递在一些国家遇到障碍的情况下,日本国会225名议员在2007年3月26日,即奥运会倒计时500天之际,成立了“支持北京奥运会国会议员之会”。

   2012年以来,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争端陷入低谷,政府间往来大幅缩减,民间交流却火爆上升。中国中产阶级充当了融冰先锋。2014年春节期间,日本使馆颁发的中国人赴日旅游签证同比增加10倍,到东京购物的中国顾客增加325%,东京伊势丹、三越、高岛屋三个商场销售额同比增长400%。2015年春节,中国赴日旅游者数量是2014年的2.5倍。东京一些大商厦销售额比2014年又增长了300%。中国游客在日本大量购买马桶盖、电饭锅等生活用品,成为国际热议的新闻。2015年4月,去日本赏樱花的中国游客挤满日本各大城市景区。中国人流传一句话:凡是到过日本的人,对日本看法就变了。繁荣、清洁、礼貌、文明、秩序、精细,这就是当代日本给中国人留下的印象。一些中国旅游者接受日媒采访时说,虽然两国吵架,但喜欢日本产品和日本文化。曾经的“抵制日货”不翼而飞了。这是中国民众要求中日和解的商业宣言,这也是以民促官、推动两国关系改善的动力。

   2012年6月,中日两国实行货币直接兑换。日本是发达国家中第一个与中国实行货币直接兑换的国家,表明日本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持。

   2014年12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南京大屠杀公祭仪式上讲话说:“我们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公祭仪式,是要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对和平的向往与坚守,而不是要延续仇恨。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世代友好下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共同为人类和平做出贡献。”这正是对记住两个历史的诠释。

   战争灾难的历史固然不能忘记,但它已经定格在那里,是过去时。如果只是记住战争历史,那就只能延续仇恨,路子越走越窄,甚至引爆战争。和解合作的历史,则代表了未来,代表了时代潮流,这就是东亚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二战结束以来,中日两国关系虽然发生过各种不快,但是和解与合作还是大局。

  

   驳“中日矛盾不可调和论”

   2014年11月27日,中国《环球时报》第14版发表李敦球的一篇文章,提出中日矛盾不可调和论。他说:“中日矛盾涉及领土领海、历史认知和东亚地缘政治格局等问题,属于战略层次,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等于说,日本已经成为中国的主要敌人。

   这种错误而危险的认知,正在一部分中国人当中弥漫。这完全违背了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的对日外交思想,也不符合中日两国关系的实际。

   毛泽东的对日外交思想,上面已经有所介绍,这里再补充一条。1955年10月,毛泽东会见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时说,中日关系很长,吵过架,打过仗,这一套可以忘记。中日应该互相帮助,互通有无,和平友好,文化交流,建立正常关系。

   周恩来为中日和解倾注的心血,已成为两国关系的宝贵遗产。1955年1月,周恩来对来华访问的日本贸促会会长村田省藏说:“中日两国人民是愿意友好的,能够友好的。”(王俊彦著《大外交家周恩来》755页,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原中联部部长朱良回忆说,从1959年9月起,日本政治家石桥湛山、松村谦三等人相继访华,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抽出时间,常常同每个日本友人长谈四五小时,而且多次长谈,包括陪同松村谦三参观密云水库,在火车上同松村谦三促膝谈心。周恩来还提出“以民促官”的方针,推动两国关系发展。

   1962年10月,周恩来会见高崎达之助率领的日本贸易代表团时说:“甲午战争以来,日本侵略了我国。特别是东北事变以后,长期占领了我国大片土地,给我国人民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我们对此是铭记在心的。但是,这60年的积怨和两千年来中日友好的历史相比还是短暂的。我们今天正在努力忘掉它,忘掉积怨,今后加强同日本的友好。我们能否共同努力来提高亚洲的文化经济水平?”(《大外交家周恩来》768页)朱良回忆说,1973年4月,廖承志率团访问日本。出发前,周恩来与廖承志等人谈话,“周恩来特别强调要高举中日人民世世代代友好的旗帜,广交新朋友,团结老朋友”。(朱良著《对外工作的回忆与思考》113页,当代世界出版社2012年)

   邓小平致力于推动两国和解,更是人所共知。1988年8月26日,邓小平对来访的日本首相竹下登说:“我是热心于中日友好合作的一个人。”(裴华著《中日外交风云中的邓小平》378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

   关于战争问题,邓小平表达了向前看的态度。1978年10月23日,邓小平访日期间会见日本天皇时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裕仁天皇听了不禁脱离讲稿说:“今后两国要永远和平友好下去。”(《中日外交风云中的邓小平》137页)

   1984年3月25日,邓小平会见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时说:“把中日关系放到长远的角度来考虑,来发展。第一步放到二十一世纪,还要发展到二十二世纪、二十三世纪,要永远友好下去。这件事超过了我们之间一切问题的重要性。”(《邓小平文选》第三卷53页)

   就中国如何处理与日本的关系问题,邓小平多次提出,国与国的关系不搞意识形态争论。国与国的关系主要应该从自身战略利益出发,不去计较历史恩怨,不去计较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别。

   江泽民也曾在不同场合反复指出:中日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坚持中日友好。

  

   中日两国关系实际情况如何?

   对于中日之间领土争端问题,邓小平说:“由于日本战败,中国收复了所有被它侵占的地方,它在中国没有占去一寸土地。悬案是一个钓鱼岛,那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上面没有人烟。我访问日本时,记者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说,这个问题可以挂起来,如果我们这一代不能解决,下一代会比我们聪明一些,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对于这个问题以及同类的纠纷,后来我们提出了一种设想,就是可否采用共同开发的办法加以解决。”(《邓小平文选》第三卷293页)

   钓鱼岛仅有6平方公里,凤凰卫视说它是“鸟不生蛋”的几块石头。中印边界争端仅东段争议领土就达9万平方公里,面积是钓鱼岛的1.5万倍,大小和浙江省差不多。这块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风调雨顺的宝地,就是我国藏南地区。该地区至今被印军占据,印度将其命名为阿鲁纳恰尔邦。长期以来,在两国十八轮边界谈判中,印度寸土不让。不仅如此,2015年2月,印度总理莫迪还亲自前往该邦视察,宣示主权,遭到我国抗议。

   再看南海。越南侵占了我国29个岛屿,总计比钓鱼岛不知大多少倍。越南在这里开采石油,从贫油国变成富油国,甚至还向我国出口从这里开采的石油。马来西亚占据我国九个岛,而且是资源最丰富的九个岛。马来西亚也在这里开采石油出口。我国领导人会见马来西亚领导人,不提领土争端,并且说中马关系是中国与东盟成员国关系的模范。众所周知,菲律宾也占据我国四个岛。从以上情况来看,就我国周边领土争议规模来说,钓鱼岛很小很小。这个争端在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时期一直存在,并未妨碍中日邦交正常化和两国关系发展,所以中日关系不应被钓鱼岛争端绊住脚。

   关于历史认识问题,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本政府领导人对于战争灾难和历史责任问题是有认识、有交代的。标志是前首相村山富市1995年的“村山谈话”和中日两国签署的四个政治文件。同时,历届日本政府领导人还就战争问题向中国道歉25次。当然,我们应注意到安倍政府对历史认识的摇摆。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015年3月29日发表文章《日本需要正视战争历史》指出,安倍在讲话中质疑“侵略”的含义,招致了批评。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安倍也曾多次表达对历史问题的反省。2015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日本政府领导人将在8月15日就历史问题发表演讲,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这里要说的是,我们在批评日本的同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25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