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树山:终结者:王莽和他的短命王朝(下)

更新时间:2015-07-06 12:03:50
作者: 周树山  

7

   王莽在历史上恶名昭彰,两千年来,后人很少对他有正面的评价。人们骂他是乱臣贼子,似也不完全是站在正统王朝立场上的诛心之论。如果他是一个开明的帝王,对内对外以国家和百姓的福祉为重,正身克己,屏绝邪妄,以贤明的统治赢得民心,即便他的王朝时日短暂,后人也应怀念他的德政,给他以应有的历史地位。近世以来,我们看到有很多学者为王莽鸣不平,发掘他正面的东西,给以积极的评价。胡适先生说:"王莽受了一千九百年的冤枉,至今还没有公平的论定……然而王莽确是一个大政治家,他的魄力和手腕远在王安石之上。我近来仔细研究《王莽传》《食货志》及《周礼》,才知道王莽一班人确是社会主义者。"为什么胡适先生称王莽是"社会主义者"呢?王莽真的是二千年前追求经济上平等、公平、打倒富人,解放穷人的先知吗?这要从王莽当上皇帝后推行的经济变革说起。

   王莽的国内经济政策很容易说清楚,一是实行井田制,制止土地和奴婢买卖;二是实行"六管",由国家垄断资源和一些重要商品。

   始建国元年,即公元九年,王莽推行井田制,其下诏曰:"古者,设庐井八家,一夫一妇田百亩,什一而税,则国给民足而颂声作。此唐虞之道,三代所遵行也。秦为无道,厚赋税以自供奉,罢(疲)民力以极欲,坏圣制,废井田,是以兼并起,贪鄙生,强者规田以千数,弱者曾无立锥之居……今更名天下田为'王田'奴婢曰'私属',皆不得买卖。其男口不盈八,而田过一井者,分余田予九族邻里乡党。故无田,今当受田者,如制度。敢有非井田圣制,无法惑众者,投诸四裔,以御魑魅,如皇始祖虞帝故事。"这是以国家权力强制推行的土地制度,复古改制,想回到鸿蒙初开的唐虞时代去。王莽是个信古好古的人,一切都是古代的好,有时所思所想所推行的一切,是书上的古代或者想象中的古代。即如恢复井田制,在想象中真是无比美好:一对夫妇耕种"王田"一百亩,八对夫妇共用一眼井,在八百亩"王田"之内,八对夫妇安居乐业。"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因为没有道路与外界相通(尚无阡陌),民只认识自己的土地庄稼和手中锄头,他们完全陶醉于田园之乐中,对外边的世界一无所知(为什么要知道与己无关的事呢?)。官家按照十分之一的收成来收税。这样,就做到了国家富足,人民幸福,除了颂声大作以歌圣世,百姓还需要什么呢?但这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如果坐在宫殿里描画这样的盛世蓝图是很容易的,它或许有过,尽管加进了很多美丽的想象,但在今天,已经完全不可能了。井田制的消亡,并非起于秦,在它之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尽管书载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坏井田,开阡陌",我们今天也有理由认为,在远古,或许也只在小范围内部分实现过,更多还是存在于远古圣人贤君的想象世界里。当生产关系成为限制生产力发展的桎梏时,它必然随之改变。农业、手工业等生产力的发展,战争、贸易等社会活动拓宽了人们的眼界,术士、游侠、儒生、商贾等各种人物的出现……这一切都打破了人们对土地的依赖,人们也不愿意再受土地严苛的限制。把人圈囿在一定范围的土地上,与世隔绝,做一个与野兽没有多少区别的草野之民,这固然有利于帝王安全的统治,但却完全违背历史的发展规律。如果强制推行,它只能造成社会的停滞和倒退。近世学者们认为王莽推行井田制是抑制土地兼并,打击豪强世族。的确,自汉以来,土地兼并造成的两极分化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王莽是罕见的直面这个问题的君主。但王莽本质上是个半儒半巫的书生,儒当家时,他好古信古,对所谓的远古盛世充满诗意的想象,他向往做一个唐虞那样"万国之主",在黎民百姓"颂声大作"中安享尘世帝王的权力。巫当家时,他信惑鬼神,符命、征兆、认为帝王的权力既为上天所赋,自身便非常人,乃是受到上天眷顾的超人,可和上界鬼神相通,甚至仙升天界,位列仙班。王莽迷信古典,迷信神怪,迷信权力,迷信自己,他所颁赐的治国诏命中,有很多援古自炫、生搬硬套、不切实务的内容。读他的诏命,你有时感到他是一个自命不凡充满浪漫神巫之气自天而降的超人。但事关国计民生的政策出台,是要有制度保障和具体实施办法的。而井田制的推行,只有一纸诏命,与其说是国策,莫如表达了他信古复古,对古代帝王的一种向往。因此,它根本不能有效的贯彻落实。非议井田制,擅自买卖土地奴婢者,罪至死,"自诸侯卿大夫至于庶民,抵罪者不可胜数。"因为没有制度及措施,致使"吏缘为奸,天下嗷嗷然,陷刑者众。"抓了一些人,杀了一些人,徒然造成了一些乱局和社会问题。井田制的国策是完全失败的。

   三年后,一名大臣上书称:"井田虽圣王法,其废久矣。周道既衰,而民不从。秦知顺民之心,可以获大利也,故灭庐井而置阡陌,遂王诸夏,迄今海内未厌其敝。今欲违民心,追复千载绝迹,虽尧舜复起,而无百年之渐,弗能行也。天下初定,万民新附,诚未可施行。"这段话很简练,它道出了秦废井田是顺应民心和历史发展方向的,王莽推行井田制是违背民心和历史规律的,它遭到了民众的抵制。钱穆先生认为王莽的"好政策"没得到有效推行,是因为没有认真办事的官员和能吏,而所用皆作奸犯科的坏人。倘若真的落实井田制百姓就会得到幸福吗?窃以为这种把全国土地收归国有(王田),平均分块让人耕种的做法决非百姓的福音。土地和其他的生产资料一样,正常的流转只能发挥更大的效益。人也如此,把人世代固定在一块土地上,是把人当作一种无意识的生产工具,这样,人就会反抗。所以"周道既衰,而民不从"。一旦失去国家强权的压制,井田制必然瓦解。千年之后,要想恢复,怎能不遇强大的抵制和反抗?所以,"莽知民愁,下诏诸食王田及私属皆得买卖,勿拘以法。"废除了井田制的推行。

   或曰:强制世族富豪把多占的土地分给没有土地的穷人,王莽是为穷人谋利益,难道穷人会反对他吗?一方面,王莽的朝廷没有停止分封依附自己的公卿大夫的官爵和食邑,培植了一些新的贵族,另一方面,打击了一些汉王朝原有的旧贵族,其目的,在于巩固自己从大汉帝国夺得的权力。我们没有看到穷人分得土地高歌翻身,颂声大作的记载,只看到由于王莽轻启边衅四面受敌,二十万大军驻扎边塞,国内横征暴敛,以供军需,南北输送,民不聊生,"北边及青徐地人相食,洛阳以东米石二千……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饥死者什七八。"的大饥谨。在这巨大的人祸面前,王莽派人到各地,教老百姓煮草木为酪,提取代食品,结果,酪不可食,更加扰民烦费而已。

   二千年后,我们经历了变土地为"王田",把农民拘囿在土地上的新的井田制。农民除了手中的锄头,被剥夺了一切生产资料,世代成为国家的奴隶。结果也造成了亘古未有的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惨剧。我们在历史上找到了几近相同的镜子,看到了虚妄的帝王真实的面容。

   随同井田制一并废止的,还有奴婢的买卖。王莽的诏书中,引孔子"天地之性人为贵"之语,对奴婢买卖大加挞伐,决定和土地一样,禁止奴婢的买卖。这也是被某些学者称道的德政,但王莽不过是把"奴婢"更名为"私属"(王莽非常喜欢命名和更名,以示帝王之威),无法禁止奴婢的产生和买卖。原因是家天下的王朝是个金字塔式的社会,皇权至高无上,皇帝及分封的子弟和公卿士大夫皆由各种奴婢供养侍侯,不在官场的富人的奢华享乐也要由奴婢提供。朝廷和官家的奴婢可以靠国家权力分配,民间的奴婢却要禁止其流动买卖。如果奴婢算作一种社会地位低贱的人力资源,禁止他的流动,也就断了他的生路。如果富人们不需要或养不起原来的奴婢,又不允其在人力市场上交换买卖,富人和奴婢都将陷入双重的困境。由于北部边塞的战乱,大量的人口涌入内地,流民只好做奴婢以谋生,王莽又悍然下令禁止,这些流民得不到安置,只有辗转沟壑,死于异乡。王莽的做法,表面上看来为奴婢争人权,实际上他驱使所有的国人都成为他自己的奴婢。

   王莽的"六管"之策,也为某些学者所赞美。所谓"六管",即王莽为帝第二年(公元10年)下令将盐、酒、铁器、铸钱、布帛、山川湖海的资源统一收归"国有",由国家调配和管理。王莽表面的初衷似乎是为普通百姓着想,因为这些百姓须臾不能缺少的生活日用品"编户齐民"自己不能制造,需要去市场购买,如果豪民富贾操纵物价,则虽贵数倍,百姓不得不买。为了百姓,收归国家管理。"每一管下,为设科条防御,犯罪者至死,吏民抵罪者浸众……"贩卖盐、酒、铁器等就是死罪,厉行严禁的结果是杀了一些人,关了一些人。那么,寻常百姓从中得到好处了吗?汉武帝时曾经搞过盐、铁专营,结果农民买不到一把收割庄稼的镰刀。国家铁厂造出的都是大而无当之物,造出的镰刀"割草不痛",农民苦不堪言。所以,汉武帝一死,大臣们就上书要新君废盐铁专营。王莽时代,实行这种"国家社会主义"的结果是什么呢?一是百姓愈加困穷,民生凋敝,地皇二年,有大臣公然指斥主持"六管"的臣子"设六管以穷工商"。二是由此养肥了一批权力蛀虫,"郡有数人,皆用富贾。洛阳薛子仲、张长叔,临淄姓伟等,乘传求利,交错天下,因与郡县通奸,多张空簿,府藏不实,百姓愈病。"(〈汉书·食货志〉),从记载看,所举诸人应该是勾结地方官从国家垄断中获利的权力大蠹,用做假帐,虚报库存等手段大发横财。"六管"因国家垄断生产和经营活动支撑王朝财政,所以尽管民怨沸腾,腐败丛生,仍然强制推行至地皇三年,这是王莽灭亡的前一年,民变蜂起,王朝危殆,这才不得不下诏:"除井田奴婢山泽六管之禁,即位以来诏令不便于民者,皆收还之。"

   胡适先生标榜王莽和他的一班人是"社会主义者",柏杨先生称王莽改制是"为了改善这种不公平和铲除造成这种不公平的罪恶。"钱穆先生把王莽的"六管"概言为"国家社会主义"。从这种主义的实践中活过来的人,饥饿、贫穷、失去自由的生命体验是刻骨铭心的。有些所谓"看起来很美"的东西,落到百姓的具体生活中将是无穷的灾难和罪恶。

   善良的人对君主美好的的言词和许诺报以天真的赞许和热烈的企盼,但他们将撞到黑暗的铁壁上。

   王莽的时代,普通百姓挣扎在兵燹、重赋、死亡的地狱里,世族经济和严重的两极分化并无丝毫的改变,反而愈发严重。井田制和"六管"令并非解民倒悬的法宝。这是一个黑暗的时代。王莽不比别的帝王更仁慈更英明,相反,由于他的愚妄和专横,带给了人民更多的苦难。

8

君臣关系在儒家的五伦中居于重要的地位。儒家讲社会的和谐和秩序,所以君贤臣忠、父慈子孝、夫唱妇随、兄友弟恭等理想的人际关系合乎儒家对美好社会的想象。仅就君臣关系来说,所谓君贤臣忠的境界是万难达到的。中国两千余年的君主社会,最好的年代不过是君不戮臣,臣不轼君,彼此相安,不发生血腥的冲突,共同维护社会的正常运转而已。所谓明君圣主,乃是臣子的谀颂之词。我们歌颂帝王的伟大,常常因为他开疆拓土或从另一个帝王手中夺得政权,这一切都建立在血腥的战争之上。在人类相互杀戮的呐喊和呻吟声中,在死亡者的白骨之上,升起了帝王的宝座。侥幸活下来的人惊魂未定,就争相把激动的泪水和欢呼献给了新的帝王(欢呼淹没了所有疼痛的呻吟和悲伤的哭泣),而从帝王的权力中分得一杯羹的臣子和御用文人们马上忙于制作颂歌,颂声盈野,一个伟大的帝王诞生了!但很快人们就会发现,当你深情的歌声刚一出口,无情的皮鞭就会抽打在你的身上。专制的本质就是压迫,帝王是世界唯一的主人,所有人都是他的仆人和奴隶。草野之民从繁重的赋税、徭役、战乱和胥吏粗暴的践踏和掳掠中体会到生存的艰难,而御阶的臣仆则会直接看到帝王的冷酷、荒淫、和昏庸。帝王的权力是不受制约的权力,不受制约的权力本质上是邪恶的。帝王也是人,具有人的一切弱点。不受制约的权力刺激了帝王无穷的欲望,人的欲望一旦突破底线,就沦为纯粹的恶。剥去一些帝王身上的华衮,我们常常会看到他们集众恶于一身,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恶行秽迹,尊贵的龙袍和神秘的权杖遮蔽了这一切,只有离他们最近的臣仆才得以窥视其奥秘。所以,帝王恨他的臣仆,认为他的敌人就睡在自己的身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16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