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裕生:康德哲学与传统人文科学的“出路”

更新时间:2015-07-03 13:32:02
作者: 黄裕生 (进入专栏)  
(注:见《纯粹理性批判》A77-78B104)由于它们来自于知性,而不是主观的心 理联想,因此,具有普遍必然性:对所有主体来说不仅是共同的,而且是非如此不可的 ;同时由于它们包含着对感性的纯粹直观的综合,所以,它们能够关联到、也必定关联 到由经验直观给予的对象——因为经验直观只有以纯粹直观为基础才是可能的,因此, 对一切经验直观给予的对象,先验综合知识具有使它们“只能这样存在,而不可能是别 样存在”这种普遍必然性。也就是说,先验综合知识首先构成了在经验直观中的一切对 象的存在方式,是它们成为一切具体科学知识的对象的前提,从而是一切科学知识具有 普遍必然性的前提。

   但是,由于先验综合知识是由知性这种理性能力通过对纯粹时空直观的综合而产生的 ,因此,这种先验综合知识也只是对能在感性时空中给予我们的对象是普遍有效的,因 而只能被运用于感性时空中出现的事物。这意味着,以先验综合知识为基础的一切科学 知识都是也只能是关于能在感性时空中存在或显现的事物的知识。因此,作为有限的理 性存在者,我们不可能拥有关于感性时空之外的事物的知识。在这个意义上,康德为知 识奠定基础的工作,同时也是给知识和理性划界限的工作。所以,他在《纯粹理性批判 》的第二版序言里说:“我要终止知识,以便为信仰留下位置。”

   实际上,康德限制知识不仅为信仰留下了位置,同时也为人的自在-自由留下了位置。 因为正如上帝、灵魂不在感性时空里给予我们一样,作为理性存在者,人本身并非仅是 他在感性时空显现的那样子,否则,人就是完全透明的,处在可由知识彻底把握的必然 性链条当中;相反,人在本质上恰恰存在于不可在感性时空中显现的理性当中,因而不 可被任何知识把握为在某种必然性链条中的存在。就其在理性当中才得以维持自己的本 质而言,人守护在理性当中,也就是守护在自己的位置上而自在地存在;而就这种自在 的存在不在知识所把握的必然性链条当中而言,人的自在存在也就是他的自由存在。因 此,当康德完成了为知识奠基的工作,从而把知识限制在经验领域时,他也就为人的自 -自由的存在赢得了位置。在这个意义上,为知识奠定基础,同时也是为人的自由辩 护。

   如果说《纯粹理性批判》通过回答“先验综合知识是如何可能的?”这个问题来为一切 可能的知识奠定基础,同时通过限制知识来为自由辩护,那么,在《实践理性批判》里 ,康德通过讨论“自由是如何使一切道德法则成为可能的?”来确认和论证人的自由的 绝对性与不可置疑的确实性。人类拥有道德法则,这是一个无庸置疑的事实,但是,这 些道德法则是如何可能的呢?它们的根据是什么?是人的自由理性。人的自由理性是一切 道德法则的根据,它使一切道德法则成为可能。如果人没有自由理性,因而没有自由, 那么,一切道德法则以及一切法律都将瓦解而变得毫无意义,人类的整个社会生活也将 因此而崩溃。道德法则的存在及其不容置疑的客观有效性则反证了自由的绝对性与确实 性。

实际上,自由问题是康德哲学最核心的问题。人的自由-自在的存在既是使现象界成为 一个完整而可靠的法则世界的前提,更是一切道德法则的根据,而最后则是每个人之绝 对尊严与不可让渡的绝对权利的基础。人因是自由的,所以每个人自己就是他的存在的 目的本身,而作为目的本身存在,这是人的全部尊严的源泉;同时,因人是自由的,因 此,他赋有这样一个不可侵犯、不可让渡的权利属性,即:每个人都必须被允许按自己 的意志行动。这一权利属性是每个人的一切其他权利的基础。因此,当康德在为自由辩 护的时候,他也就在为每个人的绝对权利与绝对尊严奠定基础。这是康德哲学之所以在 推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人权观念与人权实践的深化具有持久力量的原因所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096.html
文章来源:《世界哲学》(京)2005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