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裕生:论《存在者与本质》中的形而上学概念

更新时间:2015-07-03 13:25:32
作者: 黄裕生 (进入专栏)  
以这种方式理解本性,那么本性这个词就是表示事物的本质……[1](PP7-9)

   这里,托马斯要表达的基本意思是,本质就是什么性,而什么性也就是可由理性通过定义加以把握的本性。正如前面的分析,本质也就是标准物,因而是事物被归类的根据,也即事物据以被归入它的种或属的根据。这样的本质也就是本体或本性,因为本性也就是事物能被归到种、属之下的根据。作为这种标准物,本质是通过陈明“某物是什么”的定义来显明的。因而,它当然可以通过理性来加以把握。对于“某物是什么”的问题,首先要陈明的是“某物属于它的标准物”,因而也即首先要陈明“某物是它自身”。“某物是它自身”,也就是某物作为“什么”存在着。

   这里,要加以追问的是:怎么理解这个“什么”?本质作为“什么”存在着意味什么?

   本质之所以总是作为“什么”出现,是因为它是通过定义(首先是原级定义)给出来的,也即通过陈明“这(此物)是什么”这种显现活动给出来的。从根本上说,定义这种显现活动也就是把被给予物仅仅当作范畴意识里显现的那样,也即当作可被概念意识完全把握的一个“客体”(objectum)。原级的定义活动首先完成的就是把被给予物显明为一客体。把……显明为客体在根本上就是把……从其“主位”中掠夺出来而置入“宾位”。被置入宾位,也就是被置于陈述主位者的位置上。而宾位者首先陈述的是也必定是它自己。因此,凡能被宾位者所陈述的主位者实际上也是宾位者。它首先是以“AA”的形式被给出来。这意味着,凡能被宾位者所陈述的主位者,实际上已被从其自在的主位中抽离出来,而不再真正在其自在的绝对主位上。

   因此,说本质作为“什么”存在或出现,这在根本上隐含着对本质的两个基本规定:(1)本质是可进入同一性显现的宾位者,因而,(2)本质是可被我们人类的概念意识完全把握的客体。简单说,本质不是一自在者,它没有绝对的主位,因而它是一可在宾位上被概念意识所把握的客体。作为“什么”出现,就是以“什么”为存在身份,这种存在身份被托马斯与亚里士多德称为“什么性”。而这种“什么性”又进一步被他们理解为“这是什么/这作为什么存在”的“是/存在”(esse,Sein)。因为他们认为,“是(存在)”就是使某物具有“是什么(作为什么存在)”(esse quid,Was-Sein)的东西。这意味着,“是(存在)”是也仅仅是“这是什么/这作为什么存在”(Was ist das)中的“是/存在”。正因为“是/存在”仅仅被视为“这是什么/作为什么存在”中的“是/存在”,“是(存在)”才被看作是使……成为什么/作为什么存在的东西。而也正因为“是/存在”被看作使……成为什么/作为什么存在的东西,“本质”也才被看作与“存在/是”同等的东西。因为,作为“什么”,本质使一物成其为一物,也就是使一物成为什么。

   问题是:如何理解Sein(是/存在)就是“Was ist das?”(这是什么/这作为什么存在?)中的那个ist(是/存在)?它非得与Was(什么)即宾位者相联系吗?

   实际上,在“Was ist das?(这是什么/这作为什么存在?)”里的这个“ist(是/存在)”有两层必须严加区分的意思:一层是,它表示,有相遇者“这”存在着(Das ist),仅此而已。它除了表示在主位上的自在者在场以外,不表示任何更多东西。在这个意义上,istSeinDa——具体时机中的现身、出场。Sein在时机中在场即为Das ist。对于Sein的这种现身,我们无以名状——不能以任何概念来规定、把握它,因为所有概念都是对宾位者的把握,而Sein永远守在主位上。不过,对于Sein的现身,我们勉强可以命名它。命名并不是规定,它与把握无关。命名仅仅表示相遇的惊奇,表示对他者出现的回应。

   从命名之名向属名之名的过渡,才开始了对显现者的规定与把握。这种过渡是人类意识的一种隐秘活动,它轻易就能躲过反思的努力而被遮盖在漫长的岁月里。如果说命名之名是对与他者相遇的回应,那么属名之名则是对他者的规定:把他者在相遇中的显现就当作这个他者本身。在命名之名向属名之名的转换过程中,我们的意识世界完成了对他者的身份转换:他者在相遇中的显现就是他者自身。这种转换也就是对他者的同一性把握。于是,他者不再是自在的主位者,而是被置入关联中的宾位者。所以,给出属名也就是给出原级定义。

在“Was ist das?”中的ist的另一层意思就是表示“这个东西”是作为某种什么存在,即表示这个东西是一个宾位者。当且仅当把相遇的他者从其自在的主位上拖拽出来而带入同一性把握,ist才与宾位者相联系。只是从语法学角度看,ist在这种情况下发挥着“系词”功能。但是,从哲学角度看,即使在这种情形下,ist表达的核心意思仍然是“存在”,只不过,这里表达的不是自在的主位者的“存在”,而是在宾位上的客体的“存在”。如果把“Was ist das?”这一西语句子转换成相应的汉语句子,那么这一层意思就会清楚地显明出来。在汉语中,这一西语句式可以表达为:“这个东西作为什么存在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093.html
文章来源:《江苏行政学院学报》(南京)2006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