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忠民:网络时代社会矛盾的主要特征分析

更新时间:2015-07-02 21:04:22
作者: 吴忠民  
”(11)这种情形是前所未有的。
  如上所述,在网络条件下,既然参与者的胆量倍增,非理性合力容易形成,再加上高效网络工具的技术支持,那么,社会矛盾冲突必然会得到明显的助推。由此,一些原本是隐性的社会矛盾就有可能显性化,一些处在临界点上的社会矛盾就有可能突破临界点。这一切,无疑使得社会矛盾冲突发生的概率相应增大。

  
  三、网络社会矛盾的放大效应明显
  网络上所显现出来的社会矛盾有着一种明显的放大效应。换言之,人们在网络所看到的社会矛盾似乎比起实际的社会矛盾要严重一些。
  第一,多方发声,四处吐槽。
  无论是从经济领域、政治领域、文化领域、社会领域、环保领域、军事领域、国际领域等各个领域的角度看,还是从工人阶层、农民阶层、企业主阶层、知识分子群体、白领群体等各个阶层群体的角度看,网民们似乎都是牢骚满腹,都在发泄不满。专门的农民工网站有大量农民工发帖谈论自己收入的低下、劳动条件的恶劣以及社会保障的缺失。乡镇的年轻教师和基层公务员在网上晒工资单,感叹自己生活的艰难,买不起房,工作生活“压力山大”。失业大学生常常在网上表达自己的怨气。许多白领在网上对职场有着这样那样的吐槽。就连一些富人也常常吐槽,感叹税负过重,经济前景暗淡。另外,各种类型的举报信件及冤情申诉也一并挂到网上,更给人一种惊奇不安的感受。
  第二,观点多样,言辞激烈。
  我们浏览各种网站的网页,就会发现,各种针锋相对的观点比比皆是,大量网站充满火药味儿,弥漫着暴戾之气。一些弱势群体“代言人”有关仇富仇官的激烈言辞往往会引起共鸣喝彩。一些黑心老板造假贩假坑蒙拐骗甚至致死人的行径,往往会引发大众公愤。富人“代言人”则瞧不起穷人,认为这些人之所以没有富起来,是由于自身能力的问题。“左”“右”两种观点以及“爱国”“卖国”两种观点的激烈交锋此起彼伏。与前述观点激烈交锋同时并存的是,各种拍砖方式层出不穷,甚至破口大骂也成为网络话语的常态方式。
  第三,热点转换速度很快,令人眼花缭乱。
  纵观近年来网络上热点话题的演化线索,不难发现,同中国现阶段社会急剧转型的时代背景以及网民求新求异求变的心理相适应的是,在网络上,似乎存在着一个规律,即:新的热点不断出现,大的热点很快形成;相应地,新热点冲淡了旧热点,大热点遮蔽了小热点,原本的热点话题很快就会被人们所遗忘。网上热点话题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难以适应。
  而我们应当看到,网络上所显现出的较为严重的社会矛盾情形与现实当中具体的社会矛盾状况两者间有着不小落差。现实当中的社会矛盾虽然日益凸显,但尚未达到较为严重的地步。
  网络上的社会矛盾之所以会有着一种放大的效应,究其主要原因,大致有以下几项。
  第一,参与及表意者众多。
  一是个人自由发声。同以往相比,如今社会成员的自由程度大为提高,尤其是在网络上,社会成员作为个体人的表意自由很少受到限制。同现实社会相比,人们在网络上的表意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排除诸如上级、同事、亲属、朋友的限制,从而“尽情”、“随意”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发泄自己的情绪,甚至可以让不受社会压抑、不受理性限制的所思所想充分释放出来。而这一切,在必然存在着种种制约和限制的现实社会当中是难以做到的。
  二是多个群体竞相发声。从表面上看,同以往相比,网络社会的重要特征在于网民的“平等性”,每个人、每个群体在不小的程度上都有相同的话语权,话语权不会被哪个群体所垄断。网络上平等的话语权尽管难以真正百分之百地完全做到,但在一定程度能够做到,至少不会出现哪个群体的声音完全被封杀的现象。在这样的情形下,社会各个群体的成员均会或多或少地通过网络发声,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对于各类社会问题和社会现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发表意见和表达诉求。由此,众声喧哗必然成为社会舆论的常态。”(12)
  三是大量网民对多个议题发声。既然网络社会为公众提供了一个相对自由、平等的表意平台,那么,为数众多的网民便会通过这个平台充分表意。同多样化的社会背景相适应,这种表意所涉及的议题也必然是多样化的。既可以是生活上的议题,也可以是职业上的议题;既可以是娱乐休闲上的轻松议题,也可以是时政军事上的严肃议题;既可以是对现实的称赞,也可以是对现实不满的抨击;既可以是戾气的尽情发泄,也可以是期望的描述。
  正是由于网络的上述作用,使得社会矛盾“日常生活化”了,使得民众感觉社会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社会矛盾就在我身边。进一步看,网络上的社会矛盾就会由此呈现出一种放大的效应。
  第二,部分网民的民粹主义极化心理。
  网络是一个公共平台。在这个公共平台上,公共话题尤其是与自己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公共话题最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在网络上,近年来人们最为关心的话题主要是社会公正问题,比如民生问题、贫富差距问题以及腐败问题,等等。应当承认,在中国的现实社会当中,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已经影响到中国发展的全局。
  重要的是,平均主义在中国有着比较广泛而深厚的民众基础,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观念在中国一直是根深蒂固。这种平均主义的心理往往会借助人们对社会不公现象的抨击而被唤醒。平均主义一旦抬头,便会催生民粹主义这样一种极化心理的出现。而民粹主义一旦出现,便会造成一种从众心理现象,使一些对社会不公不满的民众聚合在一起,形成不小的抗议声势,进而使得网络上的社会矛盾呈现出一种放大的效应。
  第三,网络技术对社会矛盾的渲染放大。
  在网络时代,有关社会矛盾信息的披露与评论,是通过网络技术而进行的。而众多的网络媒体,基于传播效应的考虑,为了满足众多网民的好奇心理、好事心理、宣泄心理等,为了吸引众多网民的“眼球”,从关注、娱乐、借题发挥等各种角度,经常会借助种种网络技术,对相关的社会矛盾信息进行加工处理。相关信息的报道,往往会配以各种质感逼真的图片、视频。这些无疑会对社会矛盾信息的披露起着一种大幅度渲染放大的作用。而且,为了赢得更多网民的关注或出于别的目的,有的媒体(包括一些网民自媒体)采取图片或视频剪接、嫁接等不当方式,“创造”了不少新闻,一时间以假乱真,使人们真假难辨、信以为真。

  
  四、网络对缓解社会矛盾的积极功能
  网络对社会矛盾的影响实际上是双重的,既有明显的助推作用,也有明显的缓解作用。但是,人们现在对于网络消极影响的一面似乎看得过多了一些,而对于其积极影响的一面则往往注意不够。这种做法不够全面。
  大致地说,网络对于社会矛盾至少有着如下的积极缓解作用。
  第一,网络舆情是社会矛盾的重要晴雨表。
  网络现在已经成为大量社会成员的表意平台,已经成为大量信息的集散地。政府可以通过这个涉面广泛的表意平台和信息集散地,在很大程度上知悉大多数社会群体成员的所思所想以及利益诉求所在,了解哪些群体对哪些问题不满以及问题症结所在,进而了解社会矛盾的生成部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不少社会群体下一步的行为动向,并以此对社会矛盾的演化趋势作出研判。
  第二,网络有助于从社会心理层面上缓解社会矛盾。
  从一定意义上讲,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期,中国民众的心态处在一种“非常态”的状态当中。对此,可以从两个角度予以说明。其一,转型期的社会焦虑现象。在急剧转型期,中国民众的利益结构在迅速调整。因而,这就使得不少社会成员的前景具有了一定的不确定性,造成了一种大面积的社会焦虑现象。其二,热闹的“陌生人世界”现象。伴随着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同以往守望相助的街坊邻居、生产大队或单位状况不同的是,在如今的人际交往单元当中,人们往往只是按照规则去做事情,而少了很多的人情交往。这样一个“陌生人世界”,必然会造成社会成员相互间的冷漠感、不信任感、疏离感,并使得不少社会成员在心理层面上产生一种孤独感、一种郁结。非常态的社会心理,无疑会助长社会矛盾的滋生蔓延。
  而在不少情形下,网络对于非常态社会心理,具有某种“疏”的作用。通过网络上的交流或是发帖,一些社会成员的不满、焦虑以及郁结心情可以程度不同地得以发泄,从而有利于吸纳、缓解社会矛盾。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具有某种“减压阀”和“安全阀”的作用。试想一下,大量的非常态心理如果不是在网络上发泄,而是在现实社会当中宣泄,其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必定要大得多。再者,在网络上,不少社会成员可以找到能够与自己对话的网友,通过交流诉说,相互间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安慰,从而减轻孤独感或是郁结。
  第三,网络对防止和矫正公权扩张具有明显功效。
  有效防止矫正公权的扩张及有害运行的路径涉及方方面面。就此而言,人们在网络方面的积极作为不失为一种作用明显的路径。
  借助网络,人们能够迅速形成影响面巨大的反腐声势,并取得有效的成果。网络反腐是新时代条件下的一种十分有效的方式。在网络社会条件下,信息交流传播无孔不入的广泛性,信息传递不可思议的迅捷性,使得人们对于有关腐败现象的寻找和披露极为迅速,甚至使得腐败当事人来不及遮蔽;而且网民队伍的庞大性使得人们对某种腐败现象的广泛谴责容易形成巨大的社会声势。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在这样的情形下,一些腐败现象不但被迅速披露浮出水面,而且往往很快便被推到了一种非解决不可的地步。“网络社会的兴起、社会问题的滋生与民众利益诉求的高涨,使网络反腐登上历史舞台。”(13)2012年被网民“搬掉”的同腐败相关的官员至少在20人以上。
  通过网络,民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参政议政,防止并矫正公权的一些有害运行。通过网络的批评,能够有效矫正公权一些错误特别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做法,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一些潜在社会矛盾冲突的隐患。比如,2003年3月发生的孙志刚事件,一经网络披露,便引发了众多网民对《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这一缺乏法律依据的制度的猛烈抨击,由此,在中国延续了20年之久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制度于2003年8月被废除。
  另外,网络也促进了政府信息的公开。公共信息的不对称,往往会引发一定的社会矛盾。而在网络的推动下,政府现在开始公开大量的公共信息。2007年,国务院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该条例明确指出:“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组织领导。”“行政机关应当将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通过政府公报、政府网站、新闻发布会以及报刊、广播、电视等便于公众知晓的方式公开。”(14)如今,一些同民众相关的重要信息往往是在政府网站上最早发布。凡此种种,无疑使民众减少了对政府猜忌,逐渐使民众同政府两者加强了信任和良性互动,进而在一定程度上从源头上消除了社会矛盾的一些诱发因素。


  五、余论几项
  从以上对网络时代社会矛盾特征的分析中,我们不难得出以下几点启示和看法。
  第一,在网络时代,社会矛盾呈现出上述一些特征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网络的出现和发展,推动着人类文明进入了网络社会这样一个新的时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在这样一个新的时期,社会矛盾表现出一些新的特征,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对此,不能仅仅停留在感叹、惊慌、埋怨和指责上,而要以积极主动的心态,顺应这个历史趋势。
  第二,网络社会矛盾是现实社会矛盾的反映。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网络社会矛盾是现实当中的社会矛盾通过网络这样一个特殊管道的反映。由于网络的特殊性,使得网络社会矛盾同现实社会矛盾相比,具有某种放大的效应。重要的是,它对于社会矛盾有着助推的作用,特别是对于一些处在某种临界点的社会矛盾来说其助推作用更加明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045.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