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光耀:顾维钧与美台关于沿海岛屿的交涉

——(1954.12~1955.2)

更新时间:2005-11-21 21:13:43
作者: 金光耀  

  

  [关键词]顾维钧;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沿海岛屿;第一次台海危机

  [摘要]《共同防御条约》签署后,台湾当局与美国围绕如何处置大陈及金门、马祖等岛屿展开了新一轮交涉,由于立场不同双方出现了分歧和矛盾。顾维钧在这一交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与蒋介石等对沿海岛屿可能导致“两个中国”问题的警觉,为台美之间最后达成关于沿海岛屿的协议设定了一个底线。

  

  1954年12月2日,台湾当局与美国经过一个月的谈判后签署《共同防御条约》。台美之间围绕《共同防御条约》的交涉由此进入递交各自立法机构批准的最后阶段。此时人民解放军对在台湾当局控制下的大陈诸岛发起进攻,沿海岛屿遂成为台美批准条约过程中的一个焦点。围绕如何处置大陈及金门、马祖等岛屿问题,台美之间展开了新一轮交涉。有关台美《共同防御条约》的谈判和签订学界已有相当多的研究成果,①「例如苏格的《美国对华政策与台湾问题》(世界知识出版社1998年)第七章,张淑雅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1950年代中美结盟过程之探讨》,《欧美研究》(台北)第24卷第2期,1994年。」但大多集中于美国政府这一方面,而对台湾当局的探讨则相对而言显得薄弱些。本文拟以此时担任台湾“驻美大使”的顾维钧为聚焦点,考察台美之间在沿海岛屿问题上的分歧及其最终解决,以及顾维钧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一

  

  顾维钧作为台湾当局的“驻美大使”以及谈判《共同防御条约》的两个全权代表之一(另一名为台湾“外交部长”叶公超),自始至终参与了台湾与美国间关于条约交涉的整个过程。1954年12月2日,叶公超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华盛顿签署《共同防御条约》。12月10日,台美双方按谈判时的约定,就条约所涉及的领土范围内使用武力须共同协议的问题完成换文手续。此时条约尚待双方立法机构正式批准,条约中涉及的美国所承担的防御区域及责任等敏感问题则成为各自立法机构审批条约过程中的焦点,而台湾的对美交涉仍由顾维钧及留在美国的叶公超承担。顾维钧在为条约的谈判和最终签署竭尽全力后,转而倾力推进条约的正式批准。12月8日,顾维钧就台湾“外交部”有关美国批准条约情况的询问向台北报告了自己的看法。顾维钧认为,根据美国政府的惯例和运作程序,总统将在1955年1月将条约递交国会,而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最早将在1月底或2月初才能完成对条约的审议并交整个参议院讨论表决。因此台湾正式批准条约的最佳时机是在美国参议院开始讨论之前,以免美国有个别参议员反对条约而导致争议,并引起台湾的连锁反应。

  至于作为条约附件的换文,因为实际上台湾对美国作出了不经其同意不向大陆发起进攻的承诺,台湾当局希望美方能不予公布。但顾维钧认为,美国国内行政与立法之间的关系不允许政府方面向国会隐瞒任何与条约相关的信息。为此,他表示将和叶公超一起与美国国务院协商,希望能达成清楚、明确的谅解。[1](p12~13)

  12月13日,顾维钧与叶公超就与条约批准相关的问题与美国助理国务卿饶伯森进行了会谈。会谈中,台湾方面催促美国最好能在2月之前批准条约,并希望能对换文予以保密。但饶伯森表示2月之前参议院无法讨论通过条约,而且换文也必须提交参议院。于是,叶公超提出了在条约谈判过程中未能解决的美国对沿海岛屿的支持问题,强调双方应就美国向沿海岛屿提供补给支持确定一个原则。叶公超此举实际上是想逼美国进一步表明在沿海岛屿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在整个条约谈判过程中始终故意含糊其对沿海岛屿所承担的防御责任,因此饶伯森答复台湾方面不应在此问题上催逼太紧。此时,善于察言观色的顾维钧提出,台湾方面将向美国务院送交备忘录阐明自己的立场。[1](p16~18)这一做法避免了双方继续僵持的困境,又较为正式地向美国表达了台湾希望加强对沿海岛屿支持的意愿。

  1955年1月6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向参议院递交了美台《共同防御条约》,请求批准。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已通知台湾驻美使馆,换文将与条约一同送交国会。顾维钧获悉这一消息后,明白一旦换文送交国会,其内容就会被媒体披露,必将引起各方注意并导致各种揣测,从而产生对台湾不利的情况。因此,他召集使馆内负责对外宣传的陈之迈和顾毓瑞,向他们阐明如何向外界解释换文的内容,重点是消除外界对台湾放弃进攻大陆的权利的疑虑。[1](p28)

  就在台湾当局担忧换文内容公布后将产生的消极影响并商讨如何应对之时,作为对美台签署《共同防御条约》的回应,人民解放军于1月10日对国民党军队控制下的大陈岛、一江山岛等浙江沿海岛屿实施大规模空袭。新的军事形势使美国在条约谈判过程中刻意回避的沿海岛屿问题凸显出来。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急电驻美使馆,希望向美方提出,将已被美方排除在条约之外的沿海岛屿包括进条约之内,即要求美方承担起对沿海岛屿的防御责任。但顾维钧认为这一要求既不合时宜,也有违蒋介石先前只请求美国向沿海岛屿提供补给支持的指示。[1](p35)

  1月12日,顾维钧为大陈诸岛形势紧急约见助理国务卿饶伯森。顾维钧首先表示,尽管对大陈诸岛在军事上的战略价值存在不同看法,但如果台湾失去这些岛屿,心理上的影响将十分深远。

  因此他呼吁美国采取对策,制止中共的军事进攻,并提出五点具体请求:1.美国政府尽快发表正式声明,确认对沿海岛屿有利害关系,如果中共进攻这些岛屿,美国将向台湾提供精神和物资两方面的支持;2.美国应派一名高级军官作为总统特使,全权与台湾方面处理大陈岛问题;3.美国明确向台湾保证,为沿海岛屿防卫提供补给支持;4.第七舰队应派分队至大陈岛周围执行巡逻任务,威慑中共军队;5.迅速向台湾交付军援计划中规定的急需项目。顾维钧还表示,希望能在近日内与国务卿杜勒斯会面,当面表达台湾方面的看法。[1](p36~41)[2](p16)由于对美国的国内政治有深切的了解,顾维钧在这次会谈中并没有将俞大维的要求向美方提出。

  在沿海岛屿军事形势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美国国内一些原就反对与台湾签定防御条约以免被拖入中国内战的人,更是反对批准条约,主张应通过联合国在台湾海峡实现停火,使台湾与大陆分开。顾维钧对这一将导致“两个中国”的主张忧心忡忡,及时向台北报告各种相关言论。而随着1月中旬人民解放军对大陈和一江山岛攻势作战日趋猛烈,台湾方面更急切地希望美国表明它对沿海岛屿的立场。1月18日,蒋介石致电驻美使馆,要求立即与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联络,请美方就大陈诸岛的形势给予明确而充分的答复,并保证第七舰队保持在大陈岛区域经常巡逻,以给台湾在精神和道义上的支持。[1](p55~56)

  尽管台湾方面十分看重大陈诸岛,一再要求美国提供精神和物资方面的支持,但美国政府出于整个远东战略的考虑和国内政治的压力,仍坚持其原有立场,不愿卷入沿海岛屿,以免与大陆发生军事冲突。1月18日,国务卿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一江山岛没有特别的重要性,大陈岛对防卫台湾和澎湖列岛也不是必不可少的。19日上午,艾森豪威尔总统在记者招待会上也认为大陈岛对台湾和澎湖并不具有重要意义。当天中午,艾森豪威尔、杜勒斯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讨论大陈岛区域的局势,作出了鼓励国民党军队从大陈岛等沿海岛屿撤出的决定。[2](p43)于是,围绕着国民党军队从大陈岛撤出的问题,台美之间展开了一轮新的交涉。

  

  二

  

  1月19日下午顾维钧与叶公超同往国务院与杜勒斯会谈。稍早在当天中午,他们与杜勒斯已有过半个小时的会谈。在那次会谈中,叶公超根据蒋介石的指示,要求美方对大陈局势“明确表示态度”“,弗再作影响我大陈军民心理之声明”,并请第七舰队照常在大陈区域巡逻。但杜勒斯表示,如果台湾希望第七舰队的巡逻是对中共作出的威慑姿态,美国不能答应,因为大陈岛并无价值,也无法防守。于是顾维钧希望美国能就大陈岛局势发表一个鼓励性的声明。下午的会谈是在艾森豪威尔、杜勒斯等人正式作出鼓励国民党军队从大陈岛撤出的决定之后,因此杜勒斯在会谈一开始就宣读美国政府的建议:1.国民党军队自大陈诸岛自动撤退,美可提供海、空军掩护;2.美国愿与台湾“协同采取确保金门区域安全之紧急措施”;3.在从大陈撤军后,美国或其他第三国将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停火建议。美国政府的这一决定与其在条约谈判期间在沿海岛屿问题上的立场相比发生了一个重要变化,即将美台共同防御的区域扩大至原先排除在外的金门区域。由于此举可能使美国在介入金门的过程中与中共发生军事冲突,而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此时还未生效,因此杜勒斯告诉叶顾两人,艾森豪威尔将会请求国会授予他必要时采取行动的权力。面对美方从大陈岛撤军的要求,叶公超一方面表示国民党军队仍有坚守的决心和士气,一方面表示事关重大,须报告台北作出最后决定。随后,叶公超询问美国对位于大陈与金门之间的马祖岛持何态度,顾维钧则强调靠近台湾北部基隆的马祖与靠近台湾南部高雄的金门对防御台湾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希望美国承担更多的防御责任。但杜勒斯当时表示美国只负责帮助维护金门地区的安全,马祖如何处置由台湾自己决定。①「杜勒斯在当天与艾森豪威尔的讨论中也提到了马祖,但未拿定主意。见FRUS,195521957,Vol .2,p.42.」[3][1](p68~72)[2](p46~50)

  1月19日会谈中杜勒斯宣布的美国对台海地区的决定对正在构建中的美台防御关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一方面美国承诺对金门的防御,使得尚待批准的《共同防御条约》中故意含糊的区域范围明确了,另一方面又要求台湾从大陈岛自动撤军,放弃除金门以外的其他沿海岛屿。对于美国的这一决定,顾维钧感到十分失望。他认为,这表明美国无意帮助台湾反攻大陆,而只想致力于维持现状。[1](p67)在与杜勒斯会谈后,顾维钧与叶公超联名致电蒋介石和“行政院长”俞鸿钧。该份电报除报告会谈内容并强调杜勒斯态度甚为坚决外,主要就台湾方面应如何应对提出了两人的看法。他们认为,台湾应对撤军有一妥善计划,以不使沿海岛屿在撤军后落入中共之手。而如果接受美国建议,有关撤军的技术问题也须与美方详细会商。对于美方提出协防金门,该电表示当然“无可反对”,并指出美国在此用了协同确保金门“安全”的字样,这比“防御”的范围要广,意味着允许台湾对阻止中共以进攻金门或台湾为目的的军事集结可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对于美国关于停火的建议,顾维钧与叶公超明确表示反对,认为应向美国讲明“,此项建议将导致两个中国之局势,美国朝野之主张两个中国者将因此而变本加厉”[4].通观整个电报,其基调是赞同美国建议中的前两点,而反对第三点。

  蒋介石1月21日复电表示,由于美国拒绝协防大陈,因此不得已接受美国提议从大陈撤军,同时接受美国协防金门区域。但蒋介石要求必须告诉美方“,放弃大陈在战略上实属错误,中美双方在军事上将来必受严重影响”,且使台湾“民心士气大为沮丧”。因此在撤出大陈前,要求美方必须做到:1.全力协助所需之运输工具;2.第七舰队必须立即加强在大陈区域的活动,以阻止中共军队突袭,并与台湾详定撤退计划;3.美国协防金门区域与台湾撤出大陈的声明同时发表。由于对美国政府的意图存在疑虑,担心其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承担对金门的防御责任后,会以此替代《共同防御条约》,使条约的正式批准无限期拖延下去,蒋介石同时要求催促美方迅速通过条约。而对美方提出的向联合国建议停火的方案,蒋介石表示坚决反对。在电报的结尾,蒋介石特别强调,从大陈撤退是为减少美方困难而作出的重大牺牲,因此上述要求美方做到的三点“可视为我同意撤出大陈之先决条件”。[5]

  蒋介石的电报到达华盛顿使馆时是1月21日上午,电文尚未完全译出,顾维钧与叶公超已赶赴与杜勒斯约定的会面。在这次会面中,杜勒斯通报了艾森豪威尔将向国会提交的请求授权于必要时在台湾海峡地区使用美国军队的咨文。叶顾两人最初希望咨文中不提国民党军队从大陈撤出之事,杜勒斯表示无法办到。于是,叶顾建议修改文字,希望尽可能避免国民党军队弃守大陈等岛产生的负面影响。会谈中,叶顾两人再次提出马祖岛问题,杜勒斯当即表示,鉴于马祖岛对防卫台湾的重要性,美国已决定协防。杜勒斯还提出台湾关于从大陈撤退的声明可在艾森豪威尔向国会提交咨文的同时发表。叶顾两人对此表示反对,认为发表这一声明的时间对台湾而言十分重要。

  由于尚未读到蒋介石的指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0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