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文军、黄锐:论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5-06-28 20:17:42
作者: 文军 (进入专栏)   黄锐  

  


   内容提要:“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在当今许多国家和地区已被广泛运用。该模式挑战了传统的以“社区需要”为取向的介入模式,提出应以社区资产或社区优势为介入重点,其主要特点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资产为本,即强调不是由社区问题或需要出发,而是由社区拥有的资产或优势出发来介入社区;二是内在取向,即强调社区居民自身参与社区发展的能力;三是关系构建,即强调居民和社团之间的接触,以及各种网络关系的建立。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对于改进我们以往传统的社区发展理念和介入方法具有重要启示。

  

   社区发展(community development)作为一项世界性的运动,二战以后一经联合国倡导,便立刻引起了世界各国的普遍重视,尤其是近年来因越来越受到许多国家和政府的欢迎和推广而得到迅速地发展。现在全世界约有一百多个国家在执行全国性的社区发展计划,其发展主旨已从原先的针对新兴不发达国家存在的大量的落后社区,转化为一种普遍适用于各类国家和地区的目标。与此相适应,各种社区发展的新模式也在不断涌现和创新,以“资产”取向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就是当今众多社区发展新模式的一种。

  

   一、从“需求”取向到“资产”取向:社区发展模式的转变

   社区发展作为社会工作的一部分在西方已有悠久的历史,从15~16世纪的社区救助、17~18世纪的社区组织到19~20世纪的社区发展运动,社区发展已经历了上百年的历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各国,尤其是非洲、亚洲、中南美洲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着贫穷、疾病、失业、经济发展缓慢等一系列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仅仅依赖政府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一种运用社区组织方法,合理利用民间资源,发挥社区自助力量的社区发展构想应运而生[1]。

   从1950年代联合国倡导社区发展运动开始,到1980年代全球范围内社区发展计划的广泛运用,各种社区发展模式层出不穷,并被迅速应用到社区发展实践中。1993年,John Kretzmann和John L.McKnigh在出版的《社区建设的内在取向:寻找和动员社区资产的一条路径》一书中提出了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Asset-Based Community Development,简称ABCD模式),并将此之前的社区发展模式命名为“社区需求或社区缺失”取向的社区发展模式(Needs-Based or Deficits-Based Approach)。在他们看来,只有以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才能促使我们摆脱“需求驱动的死胡同”(the needs-driven dead end)。虽然吸引外来资源可以加速社区发展,但还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从社区本身出发,动员社区的资产、优势、能力,促进社区发展才是长久之计。目前,相对于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而言,资产取向的社区发展运动是参与性发展社区实践中的一个相对较新的分支。作为一种新兴的社区发展实践,国际社区发展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mmunity Development,IACD)的调查资料显示,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在很多国家已被广泛运用。无论是在发达国家,如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还是在发展中国家,如厄瓜多尔、埃及、印度和菲律宾均已开始施行。2005年英国卡内基信托委托国际社区发展协会的文献研究表明,在国际社会的各个层面,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正在推广和应用[2](P2-16)。

   与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相比,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具有自己独特的涵义和价值理念。在Stuart Hashage看来,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首先关注和思考的是,目前社区里社区居民、社区小组及团体的资产,而不是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所认为的,社区里缺乏什么或社区的问题是什么。其次,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将其策略集中在社区居民、社团和机构解决问题的能力上,强调社区资产、社区居民的创造力的首要地位。第三,社区发展的过程是关系驱动的,需要不断建立和重建社区居民、协会和机构之间的关系[3](P9-10)。因此,它特别强调社区的强项、优势和资产,而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则关注如何减少社区的问题。

   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很少留意到社区的长处和资产,而是将其社区实践植根于目前存在的贫困以及不利的因素。这样一来,社区成员就不自觉地降低对社区认知的关注,进而影响其参与社区事务的动力,对社区发展大为不利。与此恰恰相反,在以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中,社区成员都能够确定、承认和动员社区的长处和资产,并借此展示其“行动能力”。他们这样做,表明社区居民已认识到自己作为社区的一员,自己有权力同时也有能力与责任参与社区发展。由此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是,当“外人”(Outsiders)承认该社区资产和优势的时候,也就证明社区居民的“行动能力”会深刻地影响其参与社区建设,因为社区居民的行动能力是通过建立对社区内在关系的信任来寻求社区发展机会的[4](P6)。

   基于以上理念,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挑战了传统的以“社区需要或社区缺失”为取向的社区发展介入模式,并提出了应以社区资产(Community Assets)或社区优势/能力(Community Strengths or Community Capacity)为介入重点,强调不要用一个“需要镜片”(Needs Lens)去看社区,而应该用一个“资产镜片”(Assets Lens)或“能力镜片”(Strengths or Capacity Lens)去了解社区。因此,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主张从传统的“需求”取向转向“能力”或“资产”取向,倡导我们重视社区的潜力或机会,而非所面临的问题。在本质上,以资产为基础的社区发展是社区居民发现、评估和调动社区内所有的本地资产,推动社区发展的过程。

   具体地说,与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相比,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首先在认识论层面上对“社区”概念及其内涵的理解不同。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是把社区视为一个充满问题及需要的地方,强调社区居民的问题性、社区的地方性或空间性,而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则强调社区的优势、潜能,以及社区居民的能动性。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认定社区居民是特别需要的群体,无助的服务对象(Clients),他们的需要及问题要由外来的人员或专业人士来协助帮忙解决;而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则把社区居民当作有能力及乐于积极参与的公民(Citizens)。

   其次,在操作层面上,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多从社区需要、社区问题或社区缺失入手,着重的是找出社区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社区居民有什么需要,就满足社区居民的那些需要。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则不要过分关注社区存在的问题及社区居民所缺乏的需要,反而要把着重点放在社区的资产及优势上,认为社区居民、组织及团体都有能力(Capacity to act)去为社区作出贡献。换言之,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是以社区问题为核心,社区工作者将关注点聚焦在社区发展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上。在对社区所遭遇到的问题进行分析的基础上,界定问题,然后再根据问题的制定一系列的帮助和推动社区发展的计划。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则是以社区优势为核心,社区工作者强调社区资产、优势上,尽可能地发挥社区自身的能力和优势,并利用社区的这些优势来推动社区的发展。

  

   二、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的基本特征

   通过对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与传统“需求”模式涵义的比较,我们不难发现,资产为本的社区发展模式关注的不是社区的不足或问题,而是社区资产,希望通过鼓励、动员社区资产,寻求社区发展与公民意识培养的机会。换言之,其着眼于“杯子还有半杯水”这样的思维模式,而不同于传统的社区发展模式将重点放在社区问题或社区需要的分析和解决上,其有三个显著性特点[5](P54):

   第一,以对“社区资产”的系统考察作为社区介入的基本原则。社区是社会活动的主体,是社会关系、共同价值孕育和产生的场所,社区的运行是在各种关系网中实现的。社区资产是使社区发展得以有效运转的动力。可以说,社区是社区资产存在的基础,社区发展依赖于社区资产的供给,而社区资产促进和制约着社区发展,社区资产存量的多寡和分布,决定着社区活力和凝聚力的强弱以及社区发展的效率与绩效。

   所谓“资产为本”,主要包含以下两层意思:其一是认识论层面上的,即不是由社区的问题或需要出发,而是由社区拥有的资产或优势出发;其二是操作层面上的,即在社区介入时,不是先要进行社区需要调查或社区问题界定,而是先要去寻找社区内的资产及优势,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去厘定一份“社区能力清单”(Capacity Inventory)或“资产地图”(Assets Map)。作为一个步骤,在这个过程中,“社区能力清单”是社区发展的关键资产和社会资源,可以用其建立、加强和维持社区强势,有助于社区居民间互利的伙伴关系的发展,进而驱动本地社区开发。

   那么,什么是“社区资产”?目前,学术界的用法还不太一致。John Kretzmann和John L.McKnigh通过对各种“社区资产”概念和涵义的梳理与分析,把社区资产划分为个人资产(Individuals)、社区组织资产(Associations)、社区团体及部门资产(Local Institutions)和自然资源及物质资产(Natural Resources and Physical Assets)四大类:

   (1)个人资产是指包括社区内居民的天赋、才能、知识、技能、资源、价值观及投入感(Values and Commitments)等等。在社区层面,个人资产是社区组织资产、社区团体及部门资产的基础,提高个人资产,必须使社区居民成为社区发展中的参与主体。

   (2)社区组织资产是指包括社区内的不同宗教、文化、娱乐、社交、公民组织或小组等。在社区层面,社区组织既是社区资产的一种表现形式,又是社区资产的形成机制。首先,社区组织活动是社区资产存在的重要载体;其次,社区组织是培育社区资产的土壤。社区组织的成员可以逐步学会妥协和宽容,培养组织和交流技巧,从而最终提高人们参与社区事务的积极性和能力,培养成员的公民意识和民主精神;再次,社区民间组织活动可以提高社区社会资本的存量,通过信息交流、建立互惠规范、培育相互信任,有助于推动自发合作。

   (3)社区团体及部门资产是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重要途径,是社区资产“流通”的有效渠道,包括地区政府部门、非政府机构等。随着单位制的解体,社区人际关系冷漠,关系网络匮乏;尤其是新移民进入城市以后,既缺乏老城市传统的邻里关系,又有不同地域的隔阂,加上人员流动性大,邻里之间缺乏沟通,邻里关系日益淡化。交流不畅又使得社区居民间、居民和社区组织间缺乏信任,缺乏社区归属和认同感。社区团体及部门的介入就会使社区居民增强其社区共同感和归属感,强化彼此间的联系纽带。

(4)自然资源及物质资产可称为社区资产中的“硬件”,是指包括社区设施,例如公园、图书馆及自然环境等等必要的物质设备、组织与管理的形式。进一步的分析就会发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9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