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文军:“中国社会工作发展及其本土化反思”笔谈

更新时间:2015-06-28 18:17:31
作者: 文军 (进入专栏)  
整体可以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波普尔意识到孤立地看待个体或部分的困难,声明“原子主义”的或“个体主义”的方法并不妨碍我们承认每一个人都与其他所有人之间的相互作用。同样地,整体主义也在悄然向个体主义靠近。它在强调整体性质有别于个体性质的同时,不再顽固地否认整体性质对个体在一定程度上的依赖性。例如,认为“个体是不存在的”极端整体主义者涂尔干(E.Durkheim),后来也承认社会事实要转变为个体的内在意识之后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实际上是承认了研究个体的必要性。

   对于以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为考察对象的社会工作来说,如何在理论建构和实务操作层面克服个体主义,使从“个体”立场出发的社会工作也能将“社会”列入其考察范围,反之,如何摆脱整体主义的束缚,使从“社会”出发的社会工作也能够将社会与个体的关系作为其思考与服务的对象,始终是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毫无疑问,个体主义价值观与整体主义价值观的问题,构成了社会工作知识的生长和积累的根基,也是社会工作理论和实务不断反思和一再重建的根由。也正因如此,这一问题也就具有了对社会工作知识体系进行理论分析和实际操作的视角意义。也许正是因为现代个体和社会经历的知识化陶冶,赋予了社会工作作为现代生活之知识的特性,从而产生出对理论和实务不断锤炼的动力。也正是通过跨越现代知识领域的这种重大分野、联结不同知识类型的追求,迫使社会工作必须在生活和知识的共同重建状态中保持领先一步的优势,从而铸成了理论和实务的高度一体性⑨。

   今天,从对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功能分析角度来看,无论是个体主义价值观还是整体主义的价值观,其在功能方面实质上都将有助于个体困难的解决和社会问题的缓解。因此,在最终目标取向上它们之间并没有本质性的区别和明显的对立,尤其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所发出的要“建设宏大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的号召,其所追求的最终价值目标也绝不是仅仅局限在一个个具体的“个体”,还包括整个社会和谐的建设任务。因此,就此意义上来说,作为晚发的中国社会工作事业,其本土价值观的建立不应该停留在对个体主义还是整体主义的争论上,而是要为我所用,从中国本土的思想传统和现实国情出发去重构我们自己的社会工作核心价值观,而这种核心价值观也必然以超越个体主义与整体主义之间的分裂与对立为诉求目标,并能够在中国本土的社会工作实务中得到有效的检验。

  

   注释:

   ①黎民、张小山主编:《西方社会学理论》,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49页。

   ②文军主编:《西方社会学理论:古典传统与当代转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20页。

   ③肖倩:《超越整体主义与个体主义:试论布迪厄的关系主义方法论》,《晋阳学刊》2005年第5期。

   ④杨立雄:《“个体主义”抑或“整体主义”》,《经济学家》2000年第1期。

   ⑤郑杭生主编:《社会学概论新修》,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4-15页。

   ⑥王宁:《个体主义与整体主义对立的新思考——社会研究方法论的基本问题之一》,《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2期。

   ⑦周业勤:《从实体到关系:个体主义和整体主义的困境与超越》,《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4期。

   ⑧周晓虹:《唯名论与唯实论之争:社会学内部的对立与动力——有关经典社会学发展的一项考察》,《南京大学学报》2003年第4期。

   ⑨郑杭生、杨敏:《社会学方法与社会学元理论——个人与社会关系问题的方法论意义》,《河北学刊》2003年第6期。

  

   原文来源:《社会科学》(沪)2008年第5期 第69-73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9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