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武树臣:孔子的贵族精神

更新时间:2015-06-28 10:41:13
作者: 武树臣 (进入专栏)  
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要做到仁,就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论语·卫灵公》)总之,贵族精神之下的天子,应当勤劳无私,博爱天下。

   2贵族精神之下的国君

   孔子认为:合格的国君,应当做到三点:一是以“仁”待民。“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学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学而》)“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颜渊》)“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宽则得众,信则民任。”(《尧曰》)“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阳货》)“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颜渊》)二是以“礼”待臣。“礼让为国”(《里仁》):“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八倄》)“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为政》)君主要尊敬贤人,宽容百姓,表彰干才,勉励后进。“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子张》)“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子路》)三是严以律己。作为君主,要成为天下人的表率。“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子路》)君主应当严于要求自己而宽于待臣下:“躬自厚薄责于人。”(《卫灵公》)“修己以安百姓”。(《宪问》)如果一位君主作为君主的最大快乐是他为所欲为而无人敢反对他,正如鲁定公所谓:“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子路》)这就是“丧邦”之言。尊重百姓的意见,“不以人废言。”(《卫灵公》)君主要摈弃个人好恶,用公平尺度待人:“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颜渊》)要尊重百姓的意见,“不以人废言。”(《卫灵公》)

   (二)贵族精神下的臣僚:社稷之臣

   在贵族政体下,大臣在国君面前有着相对独立的发言权。臣僚的最高境界是“忠”以待君,“仁”以待民。作为社稷之臣,他们为国家服务,肯于牺牲自己的利益。“事君”的深层含义是为社稷效忠。作为大臣的最高境界是:“事君,能致其身。”(《学而》)“笃信好学,守死善道”。(《泰伯》)即为国家贡献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事君要敢于直言,“直道而行”,不怕冒犯龙颜。孔子赞赏“谏而死”(《微子》)的比干,表彰以死直谏(尸谏)的史鱼:“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卫灵公》)“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宪问》)也不要怕因直言而被被罢免:“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微子》)君子之道有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宪问》)大臣对君主的“忠”是“言忠信,行笃敬”,不是愚忠。对于恶君,不必过于执著,辞职是完全可以的:“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卫灵公》)“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泰伯》)“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先进》)“以道事君”的“道”就是“仁”。“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卫灵公》)“君子学道则爱人”,(《阳货》)“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微子》))为实践“仁”,大臣不计个人的功过得失,“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里仁》)“爱人”即“仁”。“仁”是值得终身追求的最高理想:“朝闻道,夕死可矣。”(《里仁》)“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卫灵公》)“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泰伯》)这些社稷之臣,“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泰伯》)

   在孔子看来,贵族精神下的社稷之臣主要有以下四个人物和四种类型:

   1立德于后世的周公

   周公是孔子最崇拜的圣贤之臣。周公辅助文武成王,居功不傲。又“制礼作乐”,整理三代典章文物,形成辉煌的礼仪制度。故孔子盛赞:“周公之才之美”,“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泰伯》)“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论语。述而》)“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阳货》)

   2立功于后世的管仲

   管仲辅助齐桓公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使齐国日益富强,第一个取得了霸主地位,“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他的功绩在于结束内部纷争,共同抵御了.游牧部落的侵扰,维系了中原农耕社会的安定。故孔子说:“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宪问》)

   3立言于后世的子产

   子产在郑国执政期间,主要采用“宽"的一手,主张“为政必以德".《史记·郑世家》.孔丘多次赞美他,说他是“惠人”,“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论语·公冶长》.他执政后,郑人常到“乡校”议论其为政的得失。“乡校”本来就是国人举行乡射宴饮和议论国政的场所。有人劝子产毁掉乡校,他不同意,说:“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吾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他这种择善而从,闻过则改的风度在当时也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仲尼闻是语也,曰:“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孔子对子产评价很高,甚至不过多计较子产“铸刑书”《左传·昭公六年》.的违礼行为。“声公五年,郑相子产卒,郑人皆哭泣,悲之如亡亲戚。子产者,郑成公少子也。为人仁爱人,事君忠厚。孔子尝过郑,与子产如兄弟云。及闻子产死,孔子为泣曰:古之遗爱也!"(《史记·郑世家》)

   4立行于后世的叔向

   叔向初为晋国卿,晋平公时任太傅,参与国政。叔向在政治上比较守旧,但在司法上却严格依法办事,不徇私情。《左传。昭公十四年》载:晋邢侯与雍子争鄐田,久而无成。士景伯如楚,叔鱼摄理。韩宣子命断旧狱,罪在雍子。雍子纳其女于叔鱼,叔鱼蔽罪邢侯。邢侯怒,杀叔鱼与雍子于朝。宣子问其罪于叔向。叔向曰:“三人同罪,施生戮死可也。雍子自知其罪而赂以买直,鲋也鬻狱,邢侯专杀,其罪一也。己恶而掠美为昏,贪以败官为墨,杀人不忌为贼。《夏书》曰: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请从之。”乃施邢侯而尸雍子与叔鱼于市。仲尼曰:“叔向,古之遗直也。治国制刑,不隐于亲,三数叔鱼之恶,不为末减。曰义也夫,可谓直矣。平丘之会,数其贿也。以宽卫国,晋不为暴。归鲁季孙,称其诈也。以宽鲁国,晋不为虐。邢侯之狱,言其贪也,以正刑书,晋不为颇。三言而除三恶,加三利。杀亲益荣,犹义也夫。"晋国大夫叔向主张处死徇私枉法的弟弟叔鱼(鲋),孔子称赞叔向“不隐于亲”,“杀亲益荣”,是“可谓直矣”,“古之遗直”。在孔子看来,身为国家卿相和法官,肩负以道治国的特殊责任。如果在政治法律活动中丢掉正义原则以徇私利,那是不能原谅的。即使是亲戚也不能偏袒,而应当绳之以礼、处之以刑。叔向是明于大体的,为了维护国家大利,不惜抛弃兄弟之谊,颇有“大义灭亲”的精神。因此,孔子极为赞赏他。

   (三)贵族精神下的君子儒:士与平民

   1贵族精神之下的士

   士与君子儒是指在平民之上,又在卿大夫之下的基层文职人员和读书人。这一群体数量庞大,承上而启下,是民间大传统的承载与传播者。他们同样以忠于国家社稷为己任,以恩惠民众为理想,但他们与上层贵族接触较少,而深深植基于广大平民之间。在特殊场合,他们代表着平民群体的呼声。也正如此,士与君子儒的道德标准更具平民性。比如,作为一个有知识的人,面对无知识的人,应当做到“人不知而不愠”(《学而》)。“敏而好学,不耻下问”(《里仁》)。给身边的人出主意要尽心尽力,“为人谋而不忠乎”(《学而》)。与上级贵族打交道时要“敏于事而慎于言”(《学而》)。“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为政》)与身份相同的人打交道:“温良恭俭让”(《学而》),“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学而》)对自己要求严格:“过则无擅改。”(《学而》)“过而内自讼。”(《公治长》)做到“固而不比”。“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八佾》)“讷于言,敏于行。”(《里仁》)有机会被任以官职,则象令尹子文一样忠于职守:“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公治长》)与朋友交往,正直诚恳,不“匿怨而友其人”(《公治长》),内心藏着怨恨,表面上却同他要好。“无伐善,无施劳”(《公治长》),不夸耀自己的长处和功劳。“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雍也》)孟之反是勇敢而谦虚的榜样。对穷人“周急不继富”(《雍也》),雪中送炭,不锦上添花。象颜回那样身居陋巷,潜心学问,一碗饭,一瓢水,“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雍也》)“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里仁》)对平民的不行持以同情之心。“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子罕》)孔子看见穿丧服的人,穿着礼服参加祭祀的人,以及瞎了眼睛的人,他们虽然年轻,但孔子一定站起来,走过时一定快走几步,以示同情与尊重。在车上遇上送死人衣服的人,背负着国家图籍典册的人,一定欠身手扶车前的横木,以示恭敬。

   2贵族精神之下的平民

   平民作为国家的人口基础和最大多数的群体,在当时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平民虽知识不多,但却有着坚定的信念和志向。故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子罕》)平民,尽管贫穷,也不应当向富贵者谄媚:“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平民应当关心国事:“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季氏》)国家政治有了毛病,平民应当批评。平民应当努力学习,“学也,禄在其中”。学习礼乐知识,“不学礼,无以立”。学习多方面饿知识,“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述而》)。学习的重点是“文、行、忠信”(《述而》)。“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为政》)。平民应不放过做小吏的机会:“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述而》)平民应当安贫乐道,“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学而》),“贫而无谄,富而无骄”,“贫而乐,富而好礼”(《学而》)。不因为贫贱而改变平生的志向:“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里仁》)“见利思义,见危受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宪问》)“平民应当帮助不幸者。正如孔子所说:“朋友死,无所归,于我殡。”平民还应当了解大自然:“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阳货》)爱惜天物,不竭泽而渔:“钓而不纲,弋不射宿”。(《述而》)

   总之,孔子认为,平民并非永远是平民。他说:“君子不器”,谁也不是天生注定做什么的,人的一生是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来改变的。

   孔子不仅提出了平民的一般标准,还提出了供人们仿效的具体形象。这只有包括以下几方面:

平民应当像颜渊一样安贫好学。平民应当好学。孔子认为他自己就很好学。《论语·公冶长》:“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为政》)“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学而》)他的弟子当中,颜渊是最好学的。他身居陋巷,潜心学问,一碗饭,一瓢水,“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雍也》)学习的最高境界是:“朝闻道,夕死可也”。(《里仁》)学习的目的是“干禄”,即从政,通过“学而优则仕”来服务社会并改变自己的处境。孔子的弟子当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857.html
文章来源:《河北经贸大学学报(综合版) 》201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