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武树臣:“仁”的起源、本质特征及其对中华法系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5-06-28 09:44:30
作者: 武树臣 (进入专栏)  
JPG字,最初正是由两个“尸”字演化而成的。这无意之间揭示了“仁”字与重文符号之间的内在联系。或者说,重文符号虽然为了简化而多用于文字之间,但也少量地施用于单个文字之内(21)。这也许是创造新字的一个途径。在考察重文符号的功能时,也许应当注意不能以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

   综上,我们也许可以推测,从人从二的“仁”字始见于甲骨义,又见于西周、春秋、战国时期的金文。这一推测是我们今天探讨“仁”观念的衍生历史的一个前提。前文董作宾所云“仁”字“考之甲骨金文,皆不可见。此不足证殷周之必无仁字”,他并不认为“不见”就等于“必无”,足见老一辈学者治学之严谨和客观。

   (三)“夷俗仁”:“仁”源于东夷风俗

   甲骨文中从人从二的“仁”字形虽然是个孤证,但是,从字形字义来看,“仁”字形并不是孤立无源的。一方面,在古文字当中,人、夷、尸、B5Y711.JPG、仁诸字是可以互相替代的(22);另一方面,在甲骨文里面存在“仁”字形的几种原形字。从人从二的“仁”字很可能是在“兼并”了其他几种原形之后,被加工抽象而形成的后起的字形。那么,“仁”的原形都有哪些呢?这些原形又蕴含着什么意义呢?

   殷商甲骨文已是相当成熟的文字系统。在殷商之前,甲骨文经历了漫长的形成过程。殷民族是东夷民族的一支(23)。因此,在甲骨文形成过程中,自然吸收了东夷民族的风俗习惯和文化传统。《说文解字》所谓“夷俗仁”,正好概括了“仁”与东夷风俗的内在联系,并暗示着研究“仁”字起源的基本方向。

   在甲骨文当中,“仁”字的原形具有共同的特点,就是双人结构。诚如董作宾《古文字中之仁》所谓:“仁,人字重文,古或作仌,又作仁,意谓人与人之间,互相亲爱,为人之道,亦即人道,义自可通……《春秋元命苞》:‘二人为仁’,此与徐灏之说,皆近情理”(24)。董作宾所指的“仌”,很可能是在甲骨文当中的诸多上下结构的双人字形的基础上抽象而来的。这些上下结构的双人字形有上“亻”下“亻”、上“大”下“大”、上“卩”下“卩”,等等。特别重要的是,董作宾不仅指出了由“仌”发展到“仁”的内在轨迹,还提出了“重文”符号在“仁”字形成中的特殊作用。正是在董作宾的启发下,我们从人的对应关系(人相偶)作为切入点,试图寻找“仁”字的原形。

   “仁”字的第一个原形是“夾”。甲骨文写作B5Y716.JPG。叶玉森认为“夾”是“仁”的初文。他说:“卜辞之夾,疑即仁之初文。篆从二人,仁谊不显。此象一小人在大人臂亦下,隐喻提携扶持之意,乃仁之真谛”(25)。“夾”字的蕴意可能是母亲抱哺其子女,表现了母亲对子女的爱护。后世的“夾辅”之义可能就是从这里演化而来的。东夷民族用“夾”表示亲人之爱,而亲人之爱正符合“仁”的本义。

   “仁”字的第二个原形是“化”。甲骨文写作B5Y717.JPG。该字形为左右结构,左为正人,右为倒人。学界将此字释为今天的“化”字也许是个失误。从战国时的“化”字来看,该字由左刀右匕组成的,表示变化、货币(26)。似乎可以推测,这个左亻(或刀)右匕的“化”字应是后起的字。面对甲骨文左为正人右为倒人的字形,如果从上方俯瞰,那是一幅二人靠背而眠的姿态。东夷民族可能有靠背而眠的习俗。在寒风凛冽的冬季,兄弟们靠背而眠,相互取暖。所以,有靠背而眠的习惯的民族就自然被称作“化”,即“仁”或“夷”。如果此说成立的话,甲骨卜辞中跨时代频繁出现的“臿化”、“疋化”、“臿疋化”(27),似应当读为某某夷或某某仁。

   “仁”字的第三个原形是被学界误认的“乘”字。甲骨文写作B5Y718.JPG。该字形为上下结构,上为正大,下为倒大。“大”即正立的人形。将此字释为今天的“乘”字也许是一个疏忽。甲骨文的“乘”字是上大下木,表示人在木上,写作B5Y718.JPG。两个字的区别在下半部分,一个是倒立的大字,一个是正立的木字。面对甲骨文上为正大下为倒大的字形,如果从上方俯瞰,那是一幅二人抵足而眠的形象。东夷民族可能有抵足而眠的习俗,所以,就用抵足而眠的习惯来称呼东夷民族,这个字形即“仁”或“夷”。如果此说成立的话,甲骨卜辞中跨越年代十分久远且频繁出现的“望乘”,就应当读为“望夷”或“望仁”,用以表示族名或地名(28)。正“大”和倒“大”组成的字形,也可能经过独立的简化演变过程,加上重文符号就变成“夳”、“太”和后来的“泰”字。《说文解字》说“泰”之古文作“夳”(29)。上大下二的“夳”字形与左亻右二的“仁”字形已经十分接近,没有本质差别了。假如这个推测能够成立,那么东夷故地的“泰山”似本应当读“仁山”或者“夷山”。而《左传·庄公十一年》所记“乘丘之役”的“乘丘”(在今山东曲阜),就本应当读“仁丘”或者“夷丘”。

   “仁”字的第四个原形是“尼”字,甲骨文写作B5Y719.JPG。该字形为上下结构,上为左向坐姿之人,下为右向伏姿之人。(尼字)“从反人,从尸,会二人相背嬉戏亲暱之意。典籍通作暱。《说文》:暱,日近也。从日,匿声。《春秋传》曰:私降暱燕。昵暱或从尼。尸亦声。战国文字承袭甲骨文。《说文》:尼,从后近之。从尸,匕声。女夷切。许慎所谓从后近之,参《医心方》十三:男女相背,以两手两脚俱据床,两尻(臀部)相柱”(19)。在甲骨文里面,虽然有“秜”和“B5Y720.JPG”字,然而独立的“尼”字却未见,可能“尼”字曾经被形近义近的“化”字所代用,以后才独立出来。

   “仁”字的第五个原形是“弔”字,甲骨文写作B5Y721.JPG。该字形实为“夷”字,亦为“仁”字(31)。“弔”由“亻”和“缴”(有绳之矢)组成。东夷是弓矢的发明者,故以此表示东夷族的身份。根据东夷人的观念,“人见白骨为死”。人死后至其骨现为真正死亡(32)。《易·系辞下》:“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说文解字》:“弔,问终也。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从人持弓,会殴禽”。亲人死后被置之荒野。此间,死者子女每日探望,以待复活,且以“缴”驱赶鹰隼豺狼。此即三年之丧和孝的源头,亦即《说文解字》“仁者寿”和“不死之国”的真谛。“三年之丧”源于东夷对死这一现象的理解和对亲人的深爱之情。《论语·阳货》载:孔子学生宰我嫌三年太久了,孔子批评道:“予之不仁也”,“三年之丧,天下通丧也”。可见,不孝和不仁是同义词。而重孝与崇仁是相联系的。“《礼记·杂记》所载被孔子称赞为‘善居丧’的‘东夷之子’少连、大连,均可见东夷人对仁的崇尚”(33)。《论语·学而》:“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道出了“仁”与“孝”的内在关系。

   “仁”字的第六个原形是“屖”,甲骨文写作B5Y722.JPG。“屖”的本字是“夷”(34)。“屖”字由“尸”、“辛”组成。“尸”代表东夷之“人”,“辛”即文身的刀具。“屖”的本义是“有文身标记的东夷人”。故《礼记·王制》云:“东方曰夷,被发文身”。“夷”本身就含有文身之义。文身是东夷的古老习惯,亦夷礼、殷礼的重要内容。周清泉《文字考古》指出,殷人行成童、成人礼时文身。即男孩8岁文额、女孩14岁文乳、男童20岁文胸。甲骨文中的“童”、“母”、“妾”、“奭”形字、“文”形字是其证明(35)。文额、文乳、文胸的文化功能是以清晰的符号标明其血缘身份,杜绝母子、父女、兄弟姐妹之间的性行为,亦即后世的“同姓不婚”的滥觞。后来,有文身的东夷人被打败变成了奴隶,文身才逐渐演变成黥刑。“屖”字揭示了“仁”与“礼”的原生联系。

   从造字规律来推测,从人从二的“仁”字很可能是在以上几个原形字的基础上抽象集约而成的。在古代生活的某个阶段,一方面,某些古文字在不断的分化更新当中被赋予更确切的内涵,另一方面,出现了将几个同音同义字加以简化,同时将其内涵加以提升的需要。正如王念孙所谓:“窃以诂训之旨,本于声音,故有声同字异,声近义同,虽或类聚群分,实亦同条共贯”;段玉裁谓:“圣人之制字,有义而后有音,有音而后有形,学者之考字,因形以得其音,因音以得其义”(36)。于是,上述几个原形字就经过重文符号“二”的抽象加工(37),整合了它们共同具有的含义,从人从二的“仁”字便应运而生。

二、“仁”的本质特征是“相人耦”(人相偶)

   “仁”的本质特征是“相人耦”或曰“人相偶。”“仁”字本身就有“耦合”之义。清王念孙《广雅疏证》:“惠爱恕和人仁也”,疏引宋均注:(仁)“与他人相耦合也。”“仁”的相偶之义源于甲骨文“仁”的几个原形所代表的古老风俗。这些风俗似乎还应当包括“烹渔”、“耦耕”那样的生产活动。该风俗可能源于“在母系继嗣模式中进行的”“商人的二合偶族姊妹交换及双边交表婚”(38)制,可能源于《周易·归妹》“归妹以娣”的“媵”婚制,也可能源于“兄终弟及”的继承习惯,甚至还可能涉及东夷民族多产双胞胎的生理特点。《广雅疏证》:“釐孳僆颌匹偶耦孪也。”疏:“方言,陈楚之间,凡人兽乳而双产谓之釐孳,秦晋之间谓之僆子,自关而东赵魏之间谓之孪生。《尧典》传云:乳化曰孳,釐僆语之转,釐孳犹言连生。方言:娌,耦也,娌与釐亦声近义同,僆亦连也。”所谓“乳化曰孳”,乳,生子;“化”即双人结构,意为生两个孩子叫做孳(即孪)。“夾”字亦母哺双子之状。《广雅疏证》“双耦娌匹贰乘再两二也”,疏:“《周官校人》乘马,郑注云:二耦为乘。凡经言乘禽乘矢乘壶乘韋之属,义与此同也”(39)。即便是那个被掩盖了本义的“乘”字,竟仍然保留着“双耦”之义,恐非偶然。

   (一)“相人耦”:夏商以来之恒言

   清段玉裁在注释“仁”字时,直接吸收了东汉许慎、郑玄等人的研究成果:“仁,亲也。见部曰:亲者,密至也,从人二。会意。《中庸》曰:仁者,人也。注:人也,读如相人耦之人,以人意相存问之言。《大射仪》:揖以耦。注:言以者,耦之事成于此意相人耦也。《聘礼》:每曲揖。注:以相人耦为敬也。《公食大夫礼》:宾入三揖。注:相人耦。《诗·匪风》笺云:人耦能烹鱼者,人耦能辅周道治民者。正义曰:人耦者,谓以人意尊尊偶之也。《论语》注:人耦同位人耦之辞。《礼》注云:人耦相与为礼仪皆同业。按:人耦犹言尔我亲密之词。独则无耦,耦则相亲。故其字从人二”(40)。

   透过许慎特别是郑玄的注释,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启发呢?第一,仁者亲也,从人二。仁表示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相互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源于人们之间的感情,这种感情的基础与血缘有关;第二,仁者人也,人即相人耦之人。仁的前提是人,仁与人没有本质差别,人不是孤立的,人首先是人的集体,人是人们组成社会关系的一个符号;第三,仁是“以人意相存问之言”。仁是一种特殊的语言文字符号,即把所有区别于动物的人,不论其氏族、长幼、男女,都视为与自己毫无二致的人一样对待,当你把你的对方视为人的时候,就是仁;第四,以相人耦为敬。礼仪强调互相对等,没有差别,体现互相尊重的含义;第五,相人耦就是合作。合作才能捕鱼,合作才能治理国家。可见,“仁”的基本精神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血缘群体内部的互相友爱之情,二是超血缘群体之间的相互对等、互相匹配。

   用“相人耦”注释“仁”之本义,是汉代学术界通用的“恒言”,也是“秦汉以来民间恒言”。甚至是周人之恒言。阮元《论语论仁论》指出:“康成所举相人偶之言,亦是秦汉以来民间恒言,人人在口,是以举以为训。初不料以后此语失传也”;阮元《孟子论仁论》指出:“明是周人始因‘相人偶’之恒言而造为仁字”(41)。

西周初期“以德配天”的“德”之思想,第一次通过神的折射把人民推上政治舞台。在周人心目中,民心向背决定着“天命”的得与失,即《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引《泰誓》“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和《尚书·酒诰》“人无于水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844.html
文章来源:《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