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思锐: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兼就三角地关站清理答网友

更新时间:2003-06-01 15:25:00
作者: 吴思锐  

  

  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

  在那里,知识是自由的;

  在那里,世界还没有被狭小的家国的墙隔成片段;

  在那里,话是从真理的深处说出;

  在那里,不懈的努力向着“完美”伸臂;

  在那里,理智的清泉没有沉没在积习的荒漠之中;

  在那里,心灵是受你的指引,走向那不断放宽的思想与行为——

  进入那自由的天国,我的父啊,让我的国家觉醒起来罢。

  ——泰戈尔《吉檀迦利》

  

  三角地论坛自2000年5月开通以来,不断有网友就管理方式提出质疑,形式固然多样,有发文于版面、发电子邮件、打电话等等,语气也各不相同,或严辞痛斥,或婉言相劝,或干脆骂娘,不一而足。本人一来工作重心并不在此,二来自己觉得很多事情不便解释,于是一般都不予公开答复,主要处理方式是针对具体问题单独写信,或是向关系已比较熟络的网友发发牢骚,排遣一下心中的郁闷。

  

  但这次质疑的声浪却来得更为集中猛烈。三角地论坛关站清理以后,每天都有网友来信“拷问良心”,还有人把蔡元培老先生也抬了出来,似乎三角地论坛已罪无可恕,完全辱没了老祖宗。我本已习惯了针对三角地的误解和批评,但某些网友的执著程度还是令我非常惊讶,于是只好抽出时间集中答复一下,希望能解答关心本站之人士心中的疑问。

  

  关于三角地

  

  实体的三角地是北大校内大讲堂南侧的三角地带,是北大集中张贴各种布告的地方,虽随岁月流逝而逐渐沦为考研考G考T租房的广告牌,但也因太多辉煌故事而不失庄严气象。每有突发事件,三角地仍是各路传媒和各管理部门关注的焦点。在某种意义上,它已成为北大自由思想的一种象征。

  

  三角地论坛从属于北大在线的燕园评论,以三角地为名,原是想取其开放、自由之意,旨在为各界朋友提供一个友好、活跃的交流空间。至于与北大的关系,实际上已与实体三角地相去甚远。三角地论坛的注册用户,包括此前挂靠的校长信箱在内,非北大人占到了90%以上,在北大论坛发文的用户中,非北大人更是超过了98%。每月近两千万人次的访问量中,来自北京以外的占大多数,其中海外流量接近10%。对比北大的官方bbs未名站和民间bbs一塌糊涂站,三角地论坛与北大的关系最淡薄,它也绝不是北大言论在网络上的代表。如果对北大论坛里的某种观点不予赞同,便说北大学生不学无术,“北大的教育失败到了家”,实在过于牵强。

  

  被亦明网友想象为“拿工资”的“处级”版主,实际上多为在校学生。他们在学习之余义务参与管理,与北大在线站务人员一道进行日常维护。作为经北京市通信管理局注册的合法bbs站点,三角地论坛还接受六家以上相关部门(恕不能一一列出)的管理和指导,其中半数拥有论坛的站长权限,全部与站务人员保持热线联系。因论坛经常失控,曾多次召开有关三角地管理的联合现场办公会。

  

  因名头本身就比较敏感,三角地论坛故始终处在风口浪尖而不能自主。有网友抱怨说三角地的删文标准比人民网强国论坛还要苛酷,事实上它比国内所有论坛都更脆弱。而偏偏是这个脆弱的论坛却承载了寄于网络的所有重负。管理人员的铁腕政策总是打击慕名而来的网友的满腔热情,删文后的不做解释更加深了他们的愤怒。但委屈的版主心里想的是,既然大家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其中的内情,何必定要我们来捅破这层窗户纸?从建站之初的毫不起眼到后来的人气旺盛,再到一度与网友尖锐对立,竟成了包括北大论坛在内的各大时政论坛无法摆脱的宿命。相对于个别站点的“暴卒”,关站清理也许是痛苦最小而值得庆幸的“安乐死”。(www.yypl.net)

  

  关于北大

  

  自从《北大魂兮归来》一文开了公开批评北大的先河,对北大的批判和责备就一直未绝。从南墙的推倒修复到三角地状元墙,从巩俐的入学资格到胡长清的假文凭,从弓琳的党费到周星驰的噱头,从邱庆枫事件到山鹰折翅,北大就像显微镜下的微生物,时刻处于公众的严密监视之中。切中肯綮的批评无疑有助于北大的成长,但不着边际的胡搅蛮缠也把北大折腾得疲惫不堪。网络的勃兴为诸多不负责任的言论提供了便利条件。很多人从未接触过北大的人和事,仅凭一点道听途说来的理由便可攒出一篇篇痛心疾首的檄文。北大动辄得咎一度成为时尚,北大的堕落于是在众口相传中成为“事实”。

  

  在鱼龙混杂的三角地论坛,各路人马发布的水平参差不齐的言论,对见猎心喜的檄文炮制者而言如同发现了宝藏。他们时常寻章摘句地在各论坛发布,或是收录于各自的作品当中,并加上几句“北大人技止此耳”的评语,俨然找到了北大的罩门。已如前述,三角地论坛是一个完全对外的论坛,不论这里的讨论水准如何,它都不是反映北大任何方面的指标。斗士们屡次豪情满怀地祭起令箭,抓住的不过是一把又一把鸡毛。

  

  当代以来,国人在思想上的失误和了无建树都被怪到了北大头上,很多北大学子对此表示不忿,但我愿善意地理解为这是对北大的偏爱。不管目前的空间多么狭小,只要国人还只能在思想的黑夜中摸索前进,北大人愿意背负十字架。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那些对北大“爱之深也责之切”的友邦人士,为北大“长此以往,校将不校”而莫名惊诧之时,吼得最凶者往往都不得要领。他们动不动就声色俱厉地质问北大民主和科学的传统何存,并把北大需要反省理所当然地置于全民族的反省之上。他们一方面对北大批判精神嗤之以鼻,并鄙之以“目中无人”和“不合作”,一方面又要求北大凡事站在对立面来引领批判。

  

  如果抛开世俗的谬见,并有耐心拨开泛起的沉渣,深入到默默工作的多数北大人之间,我们不难发现真正的脊梁。个别北大人的声音确实为人所不喜,但作为整体的北京大学,其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并未泯灭。我们深信时间将为北大做出公正的证明。(www.yypl.net)

  

  关于网上言论自由

  

  很多网友在来信中苦口婆心地给我们讲道理,大谈言论自由的好处,并描述出三角地放开言论后促进民主自由的美妙前景。这些说法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那就是三角地论坛是一个思想完全独立的论坛,所有的决策都由自己单独做出。三角地因杨光某篇文章而第一次关站清理之后,大公报在第一时间做了报道,并有多家媒体转载。我们则在首页特别说明站务的“独立决策”,但相信细心的人士能轻易看出其中隐藏的玄机。

  

  即使三角地真的完全不受掣肘,情形又能怎样呢?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并不太平,中国也照样与时俱进。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孙志刚案得到了处理,但若干天之后,还是会有人惨死,就像煤矿年年倒塌,死几十个人也不成为新闻一样。三角地存在的意义,无非是供大伙儿发发牢骚以打发无聊的光阴。至于某些人言必提及的民主与自由,若寄托在区区几个论坛上,不过是善良人士吹出的五光十色的肥皂泡。

  

  其实,三角地彻底关闭了又能怎样?每位网友的的日常生活并不会因此而有丝毫改变,它也很快就会被人忘记。对于一个善于遗忘的民族,三角地论坛和其他论坛、甚至所有的公共传媒一样,就像是破庙中的蜘蛛网,虽然蜘蛛们自己觉得责任重大,而在风雨来临之时忙碌结网,但它并不是破庙赖以支撑的基础。

  

  何况还有太多不负责任的言论充斥于论坛。我们并无资格对网友个人做出评判,但平心而论,我相信每个论坛的管理员都会为发言者的良莠不齐而头痛不已。有的人一言不合就要和别人的老妈睡觉;有的人以给领导人编黄色笑话为乐;有的人时常申诉失语的痛苦,但一旦自己掌握话语霸权,便勒令其他所有人闭嘴;有的人明知某些言论严重犯禁,还是会反复发布,来试探各大论坛承受的底线。

  

  我们从来没有奢望能得到所有网友的理解,但这又确实是一直埋藏于心灵深处的渴望。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心平气和地参与讨论,在坚持自己论点的同时也给他人陈述的机会,在表达诉求时也适当考虑论坛的承受力,并能看到随时代发展,政策环境和言论空间的逐年宽松化趋势——谁也不能否认目前比五年前、十年前的巨大进步。(www.yypl.net)

  

  新闻管制与时代发展

  

  台湾来的gujinfu网友,自称“在大陆民主化的前提下拥护祖国统一”,身在自由社会,想当然地以为大陆同胞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每次都在论坛发布一些乱七八糟的文章,因此被封后,改为频繁变换邮件地址把那些东西塞进我的邮箱。因编码故障,我用英文回信表示那些东西我在网上都能找到,他还是照发不误。我生气地问他“is there anything wrong with your brain”,他很快就回了一句:“is there anything wrong with your forum and your country?”我不禁哑然。论坛出了毛病还好办,国家出了毛病呢?

  

  不管有多少实例证明某些网友说话过于偏激,都不能成为严格管制言论的理由,因为有一点不容置疑:他们所反映的,多数是民众正在经历的客观生活。为了“维持稳定”而钳制言论更是一个蹩脚的借口——在这个盛产顺民的国度,国人并不天生具有叛逆倾向。只要提供一定的发泄渠道,他们就会心满意足,并自己求得心理的平衡。适当放开言论,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也不一定就带来动荡。非典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只有连自己都对统治合法性表示怀疑的政府,才会防民如防贼。作为“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共产党,应有容纳各种言论的博大胸襟和对自己人民的坚定信心。

  

  不知道是认识不到这一点还是故意回避,或是沟通不畅,论坛里的各方都深怀敌意,互相不惮以最大的敌意来猜测对方,于是分头走向各自的极端。在网友眼里,管理员性格乖张不讲道理;在管理员眼里,网友偏激而不可理喻,干脆删个鸡犬不留。网民群体虽然庞大,但在管理员的砍刀面前处于弱势地位,因此若呼唤宽容,首先应针对管理员。

  

  每次接到相关部门人员各种指令时,有时我们也纳闷,他们在生活中都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虽然会奉命送人到昌平筛砂子,也会因底层的艰辛而流泪。但为什么一到了网上,就把他人都当做了洪水猛兽,必欲封堵之而后快?此类事情多了以后,就能发现,这种现象与个人的品行和认识水平并无关联。无论是谁,只要在此岗位上,都会这么做,所以每个人都无可指责。

  

  但这并不说明就没有改进的余地。循序渐进地走向政治民主化,逐步实现新闻自由、放开言论管制,并改革其他各项制度弊端,符合三个代表的庄严承诺,也是任何个人和组织都阻挡不住的时代潮流。

  

  十六大以后,宣传思想工作出现了一些喜人的变化,“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指导方针和一些相应的动作,都使人耳目一新。但愿这还只是第一步。对公共论坛而言,也许可以在“少报官,多报民,把镜头对准基层,把版面让给群众”后面加上一句:“把论坛还给网民”。(www.yypl.net)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