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树山:终结者:王莽和他的短命王朝(上)

更新时间:2015-06-23 09:51:15
作者: 周树山  

  

1

   王莽是西汉王朝的终结者,也是他自己的终结者。这个对权力有着病态迷狂的野心家在历史上有篡逆的恶名,那是因为我们目前所知有关他的一切资料都来于《汉书》。《汉书》的作者班固是东汉的兰台令史,身为朝廷史官,当然会指斥王莽的篡逆行经。但古人为史,重的是史德,即不隐恶,不谀颂,实事求是,秉笔直书。所以,尽管出于皇朝的正统观念,他反对和鄙视王莽,但所记王莽的一生行迹当是可信的。王莽终结了延续二百一十一年的西汉王朝,以一己之力,基本上不费刀兵征伐之举,没有兵燹战乱之祸,几乎在朝野上下欢呼和拥戴声中,以外姓臣子之身,轻取帝王至尊之位,立起了一个自家的朝廷。他在帝王的舞台上不恤人言,蔑视常规,敢作敢为,独行其是,视天下如一张白纸,挟生杀予夺之权,逞半巫半儒之态,狂放恣肆,淋漓挥洒,制礼作乐,从周复古,描绘他心中理想的蓝图,正所谓"敢为激发之行,处之不惭恧。"尽管他的王朝及身而灭,但王莽其人终无愧人杰鬼雄也!

   王莽能走到历史的前台,和一个女人有关。且说宣帝时,太子刘奭最宠爱的女人司马良娣(太子正妻称良娣)患重病,将死,对太子涕泣道:臣妾之死,非因病,乃周围的姬妾争宠嫉恨,用巫蛊邪术加害于我,我死于地下,又岂能瞑目也!司马良娣死后,太子既痛惜心爱的女人,又怨愤原来的姬妾,诸事无心,不胜悲愁,病恹恹打不起精神。因迁怒于原有的姬妾,所以无人得近太子。皇帝和皇后知太子委过于身边的女人,就计议由掖廷的家人子中为太子再择一女子,以慰太子的思虑和悲愁。太子深陷于对逝者的哀伤中,对此没有太多的热情。时备选女子五人,皆盛装坐于太子侧,太子瞥了一眼,怅然无语。为了不拂皇后意,漫应道:此中一人即可。坐近太子的女子身穿绛红衣裙,低眉无语,主其事的皇后侍御以为此女即太子中意的女人,皇后即命两名宫廷内官将此女送往太子宫。

   人的命运和历史的走向都具有奇异的偶然性。在这次选妃仪式上,由于一个女子偶然穿了一件绯红的衣裙,又极其偶然地坐临太子,被哀伤悲愁缠绕的太子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大汉帝国为自己准备了未来几代的女性掌门人,同时也产生了它最后的掘墓人。

   这名女子名叫王政君,当年十八岁,正值妙龄。得幸太子后,马上就怀了孕,不久,为太子生下了一个男孩。皇帝非常喜欢这个婴儿,因为他是帝国隔代的接班人。古老的大汉帝国如一辆破旧但尚能平稳运行的车子,只要不出意外,帝国的权力可以保持正宗的血统嫡传至三代,这对帝国的稳定是相当重要的。皇帝为他的孙子命名刘骜,婴儿还在襁褓之中,得到了无比精心的照料,遵皇帝之命,宫中侍女和保姆们常把婴儿抱置于皇帝身边,这不仅体现寻常的人伦之情,更关系帝国的命运,因为这婴儿就是帝国的未来!

   婴儿母亲王政君的家世可以追溯至汉武帝时代。她的祖父叫王贺,曾任朝廷绣衣御史,这是武帝时特设的官职,绣衣乃皇帝所赐,穿上它,就有生杀之权。汉武对外征伐不止,对内苛政暴敛,民不堪命,民乱不息,武帝遣绣衣御史巡行天下,镇压民乱,惩治官吏。俸禄二千石官员上报朝廷杀头,千石以下者可自行诛杀。其中一名绣衣御史暴胜之斩杀万余人,因为王贺诛杀太少,武帝认为他不称职,罢了他的官。王贺儿子名王禁,是学法律的,在朝廷大法官手下做一名小官(廷尉史)。此人好酒好色,妻妾众多,生下四女八男十二个孩子,王政君在四个女孩中排行第二。她有一个大姐名叫君侠,两个妹妹依次叫君力和君弟。王禁所生八子依次为王凤、王曼、王谭、王崇、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与王政君同母者只二人,即王凤和王崇。

   王禁还有一个弟弟王弘,生个儿子叫王音。

   王政君生子三年后,汉宣帝死了,太子刘奭即位,他就是史上的汉元帝。刘奭当了皇帝,儿子刘骜即为太子。王政君先是被封为婕妤,三天后封为皇后。皇后父亲王禁被封为阳平侯。王政君当了皇后,皇帝有了更多的新宠,她再难得见到皇帝,只能在深宫里过着养尊处优又与世隔绝的寂寞生活了。太子刘骜渐渐长大,他身材肥壮,喜爱音乐、女人、盛宴和美酒。这对于一个皇室的储君来说,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但汉元帝认为太子材质平庸,难当帝王之任,他和爱宠傅昭仪(昭仪,在后宫地位仅次于皇后)生了另一个儿子,封为定陶王。定陶王多才多艺,元帝有意更换定陶王为太子。这对于太子的外家王氏来说,无疑于灭顶之灾。当时皇后的同母兄王凤等人因外戚之尊,在朝中已有了相当的地位,他联合其他的大臣,竭力劝阻元帝打消更换太子的念头。元帝犹豫再三,认为皇后谦退恭谨,母仪后宫,没有什么过失,而太子当年又得到父皇的喜爱,所以,终于没下废太子的决心。

   汉元帝在位十六年撒手人寰,皇权转移到刘骜手中,他在史上被称为汉成帝,西汉王朝在他的手中走向了最后的终结。女人通过生育创造历史。王氏女所生的这位帝王堪称史上最昏庸的帝王之一,任何读过汉代历史的人都会为西汉王朝遭逢如此窳败之君而扼腕叹息。儿子的庸劣自然不能怪罪母亲,皇室封闭侈糜的生活足以使一个心智健全、体魄强壮的青年销尽精魄和锐气,成为一具权力峰巅上的行尸走肉。刘骜二十岁即皇帝位,在位二十六年,四十六岁因脑中风猝死。在这相对漫长的岁月里,衰败的大汉帝国在缓慢地走向死亡,同时,异己的政治力量也在权力的核心渐渐成长壮大,直至最后,吞噬掉它赖以存在的母体。

   刘骜之昏,不在于他的胡作非为,而在于他的不作为。他登基后,母亲王氏成为皇太后,舅舅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总揽朝政。封太后同母弟王崇为安成侯,食邑万户,王凤以下诸男皆为关内侯。本来汉家重外戚,外戚乱江山,是汉家历史的老故事。自吕后娘家诸吕起,后来的霍氏、上官氏都曾使汉家社稷险遭倾覆。武帝同样重用外戚,但武帝乃强势君主,卫、霍之流仅为其所用。汉成帝是个主不起事的人,将朝政大权一概委以外戚,自己乐得在后宫女人堆里厮混。五年后,他把所有活着的舅舅全都封了侯:王谭为平阿侯、王商为成都侯,王立为红阳侯,王根为曲阳侯,最小的舅舅王逢时为高平侯。原来封的安成侯王崇病死,留下遗腹子,起名王奉世承袭侯位。此前成帝的外祖父王禁已死,由长子王凤嗣侯。成帝一日封王氏五侯,活着的舅舅人人有份,加上早封的王崇、嗣侯的王凤,太后王政君的兄弟已人人尽侯。

   有一人因阳寿太短,早死于泉下,没赶上千载难逢的封侯之幸。他的名字叫王曼,在王氏诸男中排行第二。但没关系,历史的高潮戏将由他的儿子出演。

   王凤执汉家朝政十一年,病重。死前,成帝执其手问道,如依次轮班,是否该由老三王谭上位了。但王凤否定了他的同父异母兄弟,因为王谭等人对他这个大哥并不恭敬,豪奢僭越,难以服众;而叔伯兄弟王音对他卑恭如子,在他病卧床榻时殷勤照料,其人行为谨慎,处事严整,可托以国事。王凤死,成帝即命王音为大司马车骑将军,总揽政局,一年后,封王音为安阳侯,食邑待遇与王家五侯相等。王音理政八年,薨于位。这之前,老三平阿侯王谭已死,成帝很后悔没有让这个舅舅体验执掌国政的荣耀,按顺序,立即封活着的老五成都侯王商为大司马卫将军,总揽朝政。王商当政四年,薨。本来排序应该轮到老六王立,但红阳侯王立骄奢淫逸,数犯国法,所养宾客皆好勇斗狠之徒,目无法纪,横行京城,恶名暴著,简直就是黑社会老大,所以万难委以国事。于是,越过老六,封老七曲阳侯王根为大司马骠骑将军。高平侯老八王逢时是无才无能的庸人,一生在锦绣堆里吃闲饭,那一年,他死去了。所以,终成帝之世,外戚王根是最后一个替他当家的人。

   成帝把帝国权力交给外戚,仗着他舅舅多,一个一个顺序上位。随着时光流逝,王氏诸侯,渐趋凋落,终至繁华过眼,春梦无痕。客观地讲,王氏当国,也谈不上有多少祸国殃民之罪恶。帝国看似庞大,但只要帝王不折腾百姓,没有动摇国本的内乱和水旱之灾,其实朝廷政事至简。所谓国泰民安就是帝王所祈望的太平盛世,帝国只是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行就可以了。至于宫廷内部擅权争宠,尔虞我诈之权斗,乃是庙堂正常生态,它隔绝在宫墙之内,与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并无多少关系。王凤初擅权,群臣也有心怀不平,向皇帝进言告状的。如京兆尹王章给皇帝上密折,揭露王凤把自己一个小妾的妹妹纳入后宫,献给皇帝,说此女适宜生子。而王凤小妾之妹曾经许嫁于人,假如怀了孩子,难保不是野种。此欺君罔上之罪也。这种狗扯羊皮的脏污烂事无关国计民生,但朝堂斗法也无外乎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王章告状,也曾动摇过成帝对王氏的信任,但太后为了娘家人撒泼,又是哭又是不吃饭,成帝是个没主意的人,把王章下狱弄死也就完事了。至于王氏诸侯豪奢违制,政出私门,卖官鬻爵,排摈异己之种种行径乃是题中应有之义,或者说,是帝王准许的特权。当然,事情如果闹过了头,也会引起皇帝的不满。如王商欲避暑,高宅豪邸皆不用,非要住皇帝的明光宫。皇上过王商府第,见其毁穿长安城墙,引灃水入私邸大湖中以助行船,其游船翠羽为盖,帷幕为屋,击楫中流,越女清歌,比皇帝还奢华,心中不满,犹隐忍不言。等再到王根府邸,却见积土成山,山上台阁,巍峨壮丽类如未央宫中的白虎殿。皇帝实在忍不住了,发了一通火,几个人做了认错请罪的姿态,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成帝末年,在太后的请求下,又封王氏一侯,这就是王曼之子王莽。本来因王曼早死,留下孤儿寡母,和王氏诸门就没法相比。王莽渐渐长大。各门兄弟皆王侯之后,纨绔子们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竟尚奢华。独王莽孤贫,折节下士,勤苦好学,平时穿戴行事,和普通儒生无别。他有一个哥哥亦早死,王莽服侍母亲和寡嫂,养育兄子,皆遵儒家孝悌之礼;外交英俊,内事各家叔伯,无不曲尽人意。处毒焰熏蒸之中,傍腐臭淫滥之侧,竟然出现这样一个修身齐家的堂堂君子,如蔓草荆榛中高耸的乔木,简直就是一个异数!有斯人必有斯用,只待时至也!

   儒家的出世之说,修身、齐家之后是治国、平天下,王莽自然不是一个只求独善其身,最后与草木同朽的腐儒。对于他来说,通向庙堂的路并非遥不可及,因为盘踞庙堂之上的都是他的同宗叔伯,太后是他的亲姑姑,皇帝是他的表兄弟。但他可不是只图攀缘裙带的庸碌之徒。裙带非不可攀,但要攀得不露痕迹,名至实归。当他还是一个青年学子时,由于他清苦自持,高标独举的行为,在朝野上下就已博得贤德之名。社会越腐败,道德越沦丧,人们越期待一个完美的道德楷模以唤起向善的希望。王莽虽然当不起道德楷模,但也是一个众人赞许的君子。他位高权重的叔伯们开始为他发声,他们的话带着权力的金石之音,其影响力和穿透力百倍于小民的喧哗。这时,执掌国柄的大伯父王凤病了,王莽侍疾在侧,每次都亲自尝药,连月来,乱首垢面,衣带不解,其恭顺孝敬,胜过亲子。王凤被深深感动了,弥留之际,将侄儿王莽托付于皇帝和太后。皇帝立刻将王莽拔擢到内廷拜为黄门郎,不久,又升任射声校尉。或问,没有王凤的临终之托,王莽身为皇帝和太后的至亲,难道不会得到内官的职位吗?依大汉帝国任人唯亲的传统,或许他会得到。但王莽多年积累的人气和声望,难道只求做皇帝身边一个内官吗?成帝末年的大汉帝国,朝野上下尽知王莽之名,大家都认为,即便王莽不是太后的至亲,这样风标卓然的人才也不应该被埋没。

   王莽终于被封了侯,他的爵位是新都侯。时光无情,王氏先辈诸侯尽被雨打风吹去,执掌朝廷权柄的王根也已老迈。王莽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2

就在王莽被封侯的同时,王家的另一个至亲淳于长被封为定陵侯。淳于长是太后姐姐王君侠的儿子,也属皇亲国戚。当年太后的母亲李氏,因不满王禁女人太多,与之离异,再嫁一个叫苟宾的人,与苟生有一子,太后怜念母亲,也想让成帝封苟姓子为侯。成帝觉此事说不过去,没有答应,只赏给他一个内官做。至此,王氏及亲眷被封侯者已经十人,史称"十侯"。大汉开国以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67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