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寒竹:评福山关于国家、法治与民主关系的理论

更新时间:2015-06-15 09:39:29
作者: 寒竹  

   弗朗西斯·福山作为一位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政治学者,有两个非常独特的地方。一个是他习惯于对人类政治发展作宏大叙事。福山1989年发表的《历史的终结》,虽是一篇短文,但却是对人类历史发展作出的预言,属于典型的宏大叙事。此后,他在两卷本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中,从前人类时代一直到法国大革命,再从工业革命到当今的全球化时代,把亨廷顿对社会变革中政治秩序的探究拓展为对人类政治秩序起源与发展的全面考察。这在埋头于政治分析的现代西方政治学界实属少见。福山的另一个特点是勤于反省。他于1989年春写下《历史的终结》一文,把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视为历史的终结。但2014年9月,福山出版了《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二卷《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在这本新著中,福山把强有力的政府、法治以及民主问责制看作是维系现代政治秩序的三个最基本要素,这跟他在25年前对世界的看法有了很大不同。

   尽管福山的两卷本《政治秩序的起源》涵盖人类历史数千年,涉及的问题无数,但是,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他所关注的问题始终与20多年前那篇《历史的终结》一文有关。福山是否以今日之我否定了昨日之我?民主能不能保证政治制度的生命力?在维系现代政治秩序的三个基本要素中,强国家、法治和民主的关系如何?本文试图对这三个问题进行一些简要分析。

   一、福山思想中的变与不变

   自从1989年春写下《历史的终结》一文到现在,福山的思想究竟是否在变化?这个问题,只要把他这20多年的论著做一个清点就可以看得很清楚。福山在1989年宣布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终结了历史,两年之后,这篇论文被他发展为一本专著《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但从此之后,福山没有对历史是否终结这个命题继续深入研究。

   从福山出版的专著和发表的论文题目看,他的关注点从本世纪初开始回到政治秩序问题上。2004年,福山出版了《国家构建:21世纪的国家治理与世界秩序》。在该书中,福山断言历史的终结决不会是一个自发的进程,强大的国家治理能力是保证自由民主制度的前提条件,而“软弱无能国家或失败国家已成为当今世界上许多严重问题的根源”。从这个时候开始,强大的国家能力一直是福山考察政治体系的一个首要标准。

   2011年,福山出版了《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一卷《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在这本书中,福山认为,人类政治秩序的起源与发展有三个重要基石,那就是:国家建设、法治和民主问责。一个国家只有同时具备了这三个条件,才能够维系稳固的政治秩序。

   2014年9月,福山出版了《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二卷《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从一般意义上对政治体制的衰败作了分析,认为所有的政治体制都不可能避免衰败。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4年9/10月号摘选了福山新著的章节,以《衰败的美利坚——政治制度失灵的根源》为题发表文章,再次强调了这个观点:“任何类型的政治体制——专制或民主——都无法免疫于这种政治衰败。虽然在理论上,民主政治体制有利于改革的自我纠正机制,但它也让强大的利益集团能够钻空子,以合法的方式阻挡迫切需要的变革,最终导致整个体制的衰朽”。

   从断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终结了历史,到发现美国这个最大的发达国家的政治制度正在走向衰败,福山到底怎样看待自己思想的变化?

   2014年6月6日,福山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谈及自己25年前写的《历史的终结》。福山坦言“2014年的情形与1989年完全不同”。许多西方式的民主国家,包括欧美的发达国家,国家运转不良,一些国家的政治正在走向衰败。当他25年前发出“历史终结”的断言时,并没有意识到民主国家的衰败问题。

   但是,福山否认自己的思想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两年以前,福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他出版《政治秩序的起源》并没有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理论基点,而只是对于一些特别的政治问题作了修改,只是在原有基础上再包含进了一些新东西。在2014年6月6日《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福山强调他的根本思想仍然是基本正确的。西方的自由民主仍没有真正的对手,世界各国仍将会走上西方式的国家发展道路。关键的问题在于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如何良好运行。

   由此看来,福山20多年来的思想和关注点确有变化,对西方国家制度的乐观态度已经大打折扣,过去曾经忽略的国家能力被他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作为一位服膺黑格尔历史哲学的学者,福山始终坚持历史会有终点,而这个终点仍是西方国家的基本制度。这种历史终结论是福山政治思想变中的不变。

   鉴于以上原因,我们在评价福山的政治思想时,既要看到他的变化,但也要看到变化中的不变,尤其是他的历史终结论。

   二、民主并不能阻止政治衰败

   福山关于政治衰败的理论,是他政治思想中的一个极有价值的部分。长期以来,西方政治学界把意识形态中的价值判断与对现实政治机制的评价绑在一起,把西方式的民主自由看成是西方国家成功的根本原因。这种价值决定论的根本错误,在于忽视了政治制度本身具有的独立运转机制,而这种运转机制与制度的本质并非总是同一的。对于这一点,福山指出,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可能衰败,只要这种制度的具体运转出了问题。

   一种政治制度是否呈现出衰败,不仅与这种制度性质的优劣相关,而且还与其制度运行好坏有很大的关联性,这一点有大量的历史事实佐证。苏联的制度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走向衰败,但当时苏联的基本制度跟斯大林时代、赫鲁晓夫时代、勃列日涅夫时代并无本质差别。问题在于,80年代后苏联制度的内部机制出现了僵化而无法正常运转,暮气沉沉的官僚集团无法应对国内的尖锐矛盾和外部的政治挑战,戈尔巴乔夫执政后举措失当,国家迅速走向衰败。

   西方民主制度的衰败在历史上也同样存在,比如雅典民主制度。没有人能够否认,当时的雅典政治体制要比斯巴达更加民主。但是,从政治体制的运转看,当时的斯巴达政体要比正在走向衰败的雅典政体健康得多,具有更强大的生命力。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失败并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失败,更重要的是政治上的失败。

   同样,今天美国的制度也遭遇类似问题。美国今天的政治制度与二战后的兴盛期并无本质区别,但内部的运行机制已经被利益集团破坏而难以有效运转。福山指出:“美国政治制度日渐腐朽,因为分权制衡的传统越来越严重和僵化。政党分歧尖锐,分权体制越来越无法代表大多数人利益,而是给了利益集团和政治活动组织过度的话语权,未能体现美国主权公民的意志。”对美国可以预见的未来,福山颇为担心:“国内政治弊病已经顽固不化,很难出现富有建设性的改革,美国政治衰败还将继续下去,直至外部震荡催化出真正的改革集团、并付诸实践。”

   由此看来,政治制度的衰败不是某一种或某几种制度的特征,而是所有政治制度都可能遭遇的噩运,没有一种制度天生具有防止衰败的免疫力。一个国家要想避免衰败,唯有不断改革、不断革除弊端,才能保证制度有效运转。中国在近30多年之所以显得生机勃勃,经济社会发展突飞猛进,这跟中国持续进行改革有很大关系。

   把政治衰败与政治制度分离开来,在一定意义上是否定了西方流行的制度决定论。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否能够保持强大的生命力,一个国家是否能够保持兴盛,不仅仅取决于国家制度的性质,而且还取决于这种制度的现实运行,取决于在根本制度下国家的治理能力。这一思想对当下中国的国家治理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三、国家、法治和民主的排序

   福山在两卷本《政治秩序的起源》中的另一个重大理论,是把强国家、法治和民主问责当作现代政治秩序的三个最重要的基石,并且对三者进行了排序,把强国家放在了首位,法治也排在民主之前。福山对国家、法治和民主的排序,同他对世界各国政治秩序起源的考察有关,因为国家、法治和民主在历史中是依次出现的。

   众所周知,在人类历史发展中,最先产生的是国家,而民主制度则是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世界上从来没有先于国家而存在的民主制度,也没有先于国家而存在的民主思想。现代世界的民主制度到今天不过二三百年的历史,而人类已有数千年没有民主制度的历史。即使是古希腊的雅典民主制度,也是爱琴海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的。

   而法治与民主相比,也是有更长的历史。世界各国的法治虽不尽相同,很多也不够完善,但都有漫长的历史。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的建立都遵循了同样的历史秩序,这就是:先形成国家,然后逐步建立起法治,最后建立起民主政治。

   相较于民主,国家和法治不仅在历史上优先,而且在逻辑上也优先。从理论上看,没有国家与法治,就根本无法建立起民主制度。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和政治程序,而政治制度和政治程序有赖于两个基本前提,一个是国家,一个是法治。国家是一种实体,而民主不过是国家的一种属性,没有国家,何来政治制度和政治程序?民主如何才能存在?

   同样,法治在逻辑上也优先于民主。民主作为一种政治程序,在逻辑上需要一种规则来加以维系。比如,多数议决是民主的一种基本形式。但多数议决如何才能得到执行?少数人为什么一定要遵循多数人的决定?少数人为什么就不能拒绝或抵制多数人的议决?显然,这种民主程序并不能仅仅依靠民众的政治素质,而需要一种强制性的规则和制度来维持。离开了法治,民主根本就无法想象。

   所以,国家和法治在历史上和逻辑上都先于民主。强大而稳定的国家——完善而有效的法治——民主问责制度,这三者之间的逻辑链条不容颠倒。世界上一些国家之所以在民主道路上步履蹒跚,甚至常常陷入暴力冲突,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在国家尚未完全建立、法治也未确立之时,就开始了民主化进程,结果是欲速而不达,反倒陷入动荡之中。

   综上所述,作为一位密切关注现实的学者,福山从1989年发表的《历史的终结》到今天对政治衰败的研究,对国家、法治和民主的重新排序,尤其是对强国家的重视,说明其思想确有变化。但总体说来,福山的基本观点还是一种政治决定论,具有很大的误导性。近30年来,由于华尔街的权力急剧扩张,不仅国家能力遭到资本的伤害,民众的民主权利也遭到资本的伤害。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相比,美国社会的民主不是在成长,而是在退缩。资本不受节制的扩张是美国政治衰败的最根本原因,但福山对这一点很少提及,这就无法找到美国政治衰败的根源。这是我们阅读福山著作时应当注意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uodam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367.html
文章来源:红旗文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