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见证中国社会学重建 30年——苏国勋研究员访谈录

更新时间:2015-06-13 16:26:11
作者: 苏国勋 (进入专栏)   熊春文  

   [编者按 ] 1979-1980年之交, 费孝通先生受命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 标志着中国社会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停滞近 30年后破土重生。苏国勋于 1978年考入中国社科院哲学所, 成为社科院的第一期硕士生, 攻读期间选取社会学理论为学术方向,因此见证、 参与了中国社会学重建的全过程。苏先生在这 30年间,从硕博期间开始梳理苏俄社会学发展、 开创大陆韦伯研究,完成哲学到社会学理论的学术转型; 继而参加社会学第一、 二期讲习班,正式调入社会学所工作; 长期担任社会学所理论室主任,主持《国外社会学》 20余载; 承担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系“社会学理论”研究生课程的教学工作, 培养社会学理论方向博士生; 任《文化: 中国与世界》副主编, 《社会理论》主编, 《社会理论译丛》 (上海人民出版社 )主编, 《社会学名著译丛》(商务印书馆 )主编, 《三联?燕京学术丛书》学术委员会成员, 等等; 近年来主张从文化进路 (尤其是儒释道合流的角度 )重新检视韦伯研究在中国语境的相关问题,以此推进中国社会理论的发展。

   苏国勋先生是改革开放后我国自己培养出来的第一代社会学者,他受过西学教育,但始终密切关注中国问题, 心仪中国文化,关注中国经验, 学问出入于中西学之间。苏先生的学术历程可以作为中国社会学理论成长、 发展及其独特品格的最好见证。值此中国社会学重建 30年之际,我们发文《见证中国社会学重建 30年:苏国勋研究员访谈录》,以飨社会学同仁及所有关心中国社会学成长的人们。

   一、外国哲学到社会理论

   熊春文(以下简称熊): 苏老师,您开始是哲学专业出身, 可否介绍一下您是如何从哲学所到社会学所,完成社会哲学到社会理论的转换的?

   苏国勋(以下简称苏) :我是 1978年社科院的第一期硕士,指导老师是贾泽林先生,招生的时候指导老师还有杜任之先生,但实际的业务工作是由贾老师指导的。贾老师曾留学苏联莫斯科大学哲学系,专攻苏联东欧哲学, 为人勤奋、 诚恳,是我的开蒙老师。杜先生是哲学所现代外国哲学研究室第一任主任,他早年曾在德国留学,回国后在山西从事地下工作, 解放后曾任第一任山西省商业厅长,但他不愿意做官, 坚持到社科院做研究员。1978年开学之后, 导师与我和另外一位研究生谈论文方向。最初与我们商量的论文方向是辩证法和认识论,我们觉得这种论文题目太陈旧写不出新意,希望能以一些新的知识领域为题,后来改为人的问题和社会 (学 )理论问题, 最后我选了社会学理论做研究方向。当时给我的任务是让我比较详细地考察作为一门学科的社会学及其思想的发生发展过程,就是从孔德开始直至现在的社会学理论的衍变沿革,其中必然涉及社会主义体制的苏联和中国取消社会学的这段历史问题。最后决定我的论文方向是考察社会学在苏俄的经历以及其中所涉及的社会理论问题,目的是从中吸取一些经验教训。1981年硕士毕业后被留在哲学所现代外国哲学室工作, 1983年社科院开始招收第一届博士生, 我又考取了陈元晖先生的博士生。陈先生为人正直谦和,做学问兼收并蓄,常用王国维所说——实证主义可信而不可爱,人文主义可爱而不可信—— 的思想启迪学生,强调做学问博采众家之长与做人从善如流二者之间的统一,并身体力行, 这一点对我影响至深,可说终生铭记,受益匪浅。先生本意希望我以社会心理为攻读方向,后见我志不在此,遂同意以社会理论为研究方向,这样我就于 1987年底以韦伯的哲学-社会学思想为题通过论文答辩后一直留在社会学所工作。

   我虽然是在哲学所接受的研究生教育,但两次论文都不是纯哲学题目, 可又都与哲学直接相关,前次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唯物主义有关,后次韦伯的思想属于新康德主义,两者都处于社会学思想史领地,亦都属于社会理论,从学科分类来看,显然都属于社会学的组成部分。这表明改革开放伊始,社科院还是以学术研究为导向的,尤其哲学所, 学术门类齐全, 人才济济,实力雄厚,而且在学术见解上也颇具前瞻性眼光。

   熊:这里面可能涉及社会哲学与社会理论以及社会学理论的关系问题, 您是怎样理解它们之间关系的?

   苏:我个人更钟意于社会理论的概念。在我看来,社会学作为一门研究社会的经验科学,首先,它的理论、 范畴和概念必须来源于经验事实并要经受经验事实的检验。其次,既然是科学,就必须要对对象作出因果性说明。社会理论以此两点与社会哲学区分开来。可是社会现象是由人们行动造成的结果,他除了具有自然现象的表层实体结构之外,还具有自然现象不具备的深层意义结构,换言之,人们的行动是由不同动机驱使做出的,因此要对人的行动做出因果说明,必须首先对人们

   赋予行动的动机 意义做出诠释性的理解方能奏效。社会理论据此与主张完全模仿自然科学经验方法的实证主义进路区别开来,二战前后美国版本的社会学理论对工具论的实证主义进路推广不遗余力。这一点既是美国社会学的成就, 也是他的缺陷。此外,说句题外的话,套用吉登斯的说法,“社会学理论 ( soc i o log ical theory) ”本身就是个蹩脚的英文词, 既然“理论” ( theory)何必“逻格斯”( logos), 画蛇无需添足。在我看来,社会学研究是一架由因果性说明和诠释性理解双轮驱动的车子,两个轮子犹如人的两条腿,其中任何一个不可或缺。用费先生的话说, 就是要从“生态研”进入到“心态研究”,二者缺一不可。社会哲学从语义上和社会学理论在具体做法上都只褒扬一个方面而贬抑另一方面,社会哲学只关注社会现象的形而上方面, 排斥其经验属性; 美式的社会学理论则追随实证主义把社会现象完全归结为经验事实, 完全排斥宏观理论并贬低社会研究必然包含的预设层面中的形而上问题。在这一点上, 我同意亚历山大的说法, 社会学研究始终是穿梭于经验环境与形而上环境之间双向往复的运动。比较平实贴切的概念,应该是基于后实证主义或后经验主义的社会理论,它是古典的从宏观结构和历史变迁上研究社会的科学与现代从微观行为动机和后果上研究人的科学的综合。基于此, 社会学所的建制里一直用“社会理论研究室”而不用人们习惯使用的“社会学理论研究室”一字之差表明在社会认识上意欲摆脱实证主义羁绊的初衷。

   其实中国本土的社会研究传统, 历来是二者并举的,只是在社会学传入以后,因为经验研究的方法、 技术、 程序方面的匮乏,为了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而接受了实证主义的一些做法。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理论研究本来就很好, 就很有成效,不是这个意思。传统的社会研究由于受伦理本位或者政治挂帅的影响对社会现象的因果性说明迄今一直是我们的软肋, 但不能因此就矫枉过正地一头又扎进实证主义的怀抱。

   熊:请谈谈您硕士论文所触及的问题?

   苏:我的硕士论文是专门考察苏联社会学的。简单地从过程上说, 它涉及 1936年斯大林为《联共(布)党史教程》写了“历史唯物主义”一文,导致以历史唯物主义完全等同于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后果;以 1956年参加世界社会学大会为标志,苏联重返国际学术界并承认社会学的学科地位,出于冷战时期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为反驳西方的恶意攻击,遂声称“历史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学”; 1968年在苏联科学院体制内成立了具体社会学研究所, 1972年改名为社会学研究所,这标志着社会主义体制接纳了作为一门学科的社会学; 1970年代后期,借鉴西方社会学中的合理因素提出“中层理论”作为一般理论的历史唯物主义与具体社会学研究之间的衔接, 至此三级结构的“苏联版本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构架确立。这些事件随着苏联的解体现在早已成为过眼烟云而无人问津了,但其中涉及的某些问题还是会以不同形式表现出来。譬如历史唯物主义到底与社会学什么关系? 应该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概念?

   熊:这些问题对于社会学理论以及中国社会学很重要啊。请您具体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苏:简单地说一下我的看法。唯物史观既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马克思观点的“社会学”的一般理论。唯物史观的确立几乎与孔德命名社会学同时发生, 马克思的目的在于把唯心主义从社会历史领域这个最后避难所驱除出去,他非常反感孔德的《实证哲学教程》中三阶段发展模式的唯理智论- 唯心论性质和以“秩序 /进步”为目标的政治上的保守主义-改良主义立场,因此他从不在自己的著作中使用“社会学”这一概念并拒绝把他的任何思想与“社会学”相联系。与此同时还应看到,在整个 19世纪,当社会学还被广泛定义为“关于社会及其发展规律的一般学说”时, 唯物史观所重点阐发的经济基础 /上层建筑、 生产力 /生产关系之间的辩证的矛盾运动揭示了人类社会生活的基本结构和历史过程发生发展的根本动力, 以及《资本论》从商品这个现代社会最简单、 也是最复杂包含了其全部矛盾的初始范畴出发,层层剥笋般地分析了它与劳动之间的辩证的矛盾运动,从而指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发生发展及其必然灭亡的前景,为无产阶级革命提供了理论基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列宁说, 唯物史观“是科学的社会学”, “把社会学置于科学的基础之上”, “第一次使科学的社会学出现成为可能”;被列宁评价为“党的最可贵和最大的理论家”的布哈林也为其 1921年撰写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冠以“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教材”的副标题,称历史唯物主义“是无产阶级的社会学”。此后, 这种提法不胫而走一直延续下来, 持如是说法迄今不绝如缕, 仔细揣摩并非没有道理。另外还必须看到,现代社会学包括对象和研究方法、 技术和手段已远不是孔德时代或者布哈林时代的社会学可比的了,它已经发生性质上的变化, 成为一门通过社会行动研究社会运行状况及其结构和变迁规律的一门经验性的社会科学。必须以发展的眼光看待社会学的学科性质。“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学”这个提法的长处在于它从意识形态立场指明了历史唯物主义属于马克思观点的社会学性质,缺点在于既然承认其社会学属性就需在一般理论之下补充它必须具备的部门(中层)理论和经验研究(包括方法、 手段、 程序 ), 而不应把历史唯物主义当成全部社会学。这个提法的优缺点也是社会学这门学科近两百年发展过程中内在矛盾的外部显现,在今天它所遇到的最大阻力并非是它历史地还带有从其哲学母体中分化出来的浓厚痕迹, 而是因为现实地它在我们的知识体系中侵占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地盘。换言之,迄今我们

   的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里尚无社会学的合法地位, 尽管这门学科在科研和教学上已经恢复了 30年,这也是在面对国际学术界纵论古典社会理论“三个伟大传统”而首推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时, 我们却环顾左右而言他、 倍感尴尬的原因。“新故相悖,前后相谬”何至于斯。

   二、社会学重建与社会学讲习班

   熊:您博士毕业后就到社会学所工作了?

   苏:是。我虽然是 1988年初才正式到社会学所工作的,但很早就参加了社会学界的活动,譬如参加武汉、 呼和浩特、 伊春会议,参与筹备大连国外社会学理论研讨会, 参加第一、 二届讲习班以及社会学所内的一些学术活动。

   熊:您给说说社会学重建和社会学建所的情况。

苏:社会学重建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 1979年 3月邓小平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中,讲到“政治学、 法学、 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 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当时的社科院院长胡乔木根据这个精神找费孝通谈话, 要恢复社会学, 要建社会学研究所。具体实施是在 1979年底 1980年初, 在社科院成立了社会学研究所,这标志着社会学被取缔近 30年之后在中国大地上又破土复出了。当时正值“文革”结束后不久,国家经济形势还有许多困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281.html
文章来源:豆瓣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