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明: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更新时间:2015-06-12 17:19:20
作者: 李慎明 (进入专栏)  
敢于和善于对现存的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旧有秩序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积极参与各项国际经济交流与合作规则的制定,积极呼吁修改不公正、不合理的规则,逐步建立符合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利益的真正合理、公平的国际经济新秩序,这就可以更好地维护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和根本的利益。面对西方强国的封锁、欺侮和干涉,不信邪、不怕鬼、不弯腰、不示弱的民族精神就愈加显得重要。只有敢于和善于斗争,才能在逆水行舟中,非但不被西方全球化“化”过去,而且会保持自己国家和民族在经济、政治和主权上的独立性,并日益强大起来。新中国50年,就是在中国共产党三代领导集体的坚强领导下,在任何国际压力面前,坚持原则,敢于斗争,伸张正义,逐步成长壮大的,并赢得了世界各国特别是第三世界人民的欢迎和尊敬。在卡斯特罗总统的领导下,古巴人民决不屈服、勇往直前的精神,不仅受到第三世界的高度赞誉,而且连西方的有识之士和媒体也经常称赞。1999年8月4日,英国《独立报》在一篇文章中赞许道:“古巴革命40年后,古巴试验依然存在,而且在政治、体育、音乐和文化方面一派生机勃勃”;“古巴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无论从经济上说,还是从精神上说,也要比美国及其公司强加给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的生活好得多”;“古巴岛对第三世界各国人民来说仍然是希望的灯塔”[32]。

   3.要联合。既然资本的流动和统治日益具有全球性,那么,反对资本的剥削和统治也同样日益具有全球性。第三世界国家在独立前,有着受奴役受压迫的共同命运,独立后又面临着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发展民族经济的共同任务。面对西方全球化的复兴,第三世界国家也面临着许多共同的困难和问题。第三世界无论就其拥有的国家、人口、地域面积,还是拥有的战略交通线、陆地海洋资源等,都具有绝对的优势。第三世界有着团结合作、互相支援的优良传统,至今仍有“不结盟运动”和“七十七国集团”这两个在世界政治、经济领域进行斗争的工具。只要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能进一步认清根本的共同利益所在,坚持相互尊重各国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互相合作,求同存异,就一定能够妥善解决各种历史遗留问题,进一步联合起来,团结奋斗;就一定能够进一步加强在南北对话中的地位;就一定能够有力地推动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的建立。150余年前,马克思、恩格斯提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至今仍具有振聋发聩的意义。今天,我们仍十分需要疾呼:“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联合起来!”第三世界四分五裂,是西方强国十分愿意看到并希望永远保持的状况,也是他们竭力想要达到的结果。

   4.要探讨。毋庸讳言,同全球范围内的社会主义运动一样,第三世界的发展运动现在已步入低潮。理论是行动的先导和指南。要有力遏制西方全球化的负面效应,要使第三世界发展运动步入自为的运动,就必须加强对西方全球化动态的认识、预测和应对,就必须对全球化及其发展中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作出科学的回答。马克思主义原理至今未变,但是西方全球化的日益加速,使第三世界的发展面临着许许多多从未遇到过的新情况新问题。符合第三世界发展实际的正确理论,决不会产生在诺贝尔奖金的证书上和西方议会的讲坛上,而是需要第三世界各国及其人民的艰辛实践和成功创造,需要有良知的政治家、思想家和理论家的总结与提高。与此同时,我们还急需对西方首脑和媒体大肆宣传的“新干涉主义”、“新国际主义”、“民主国家国际组织”、“民族国家终结”、“国家主权走向消亡”、“人权高于主权”等一系列理论观点进行剖析、反驳和批判。另外,对第三世界相当一部分人天真地深信只有“彻底的私有化”、只有“完全依赖外国人的直接投资”、只有“以两极分化为代价”才能富起来的糊涂认识,也急需释疑解惑。哈瓦那“第一届研究全球化与发展问题经济学家国际研讨会”对有关重大的理论问题作了有益的探讨。相信哈瓦那第二届同样的研讨会一定会结出更加丰硕的理论之果。

   5.中国共产党的三代领袖人物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一直十分关注世界经济政治形势,以及西方全球化的进程和第三世界的处境与发展。毛泽东不仅明确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的重大理论,而且还明确宣布“中国属于第三世界”[33]。邓小平进一步指出:“中国永远不会称霸,永远不会欺负别人,永远站在第三世界一边。”[34]江泽民在十五大报告中又庄严宣布,中国将“进一步加强同第三世界的团结与合作”。我们坚信,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正确领导下,一定能够为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作出更大的贡献。

   --------------------------------------------------------------------------------

   *本文系2000年1月25日笔者在古巴哈瓦那“第二届经济全球化与发展问题经济学家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稿。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3期。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276页。

   [2]《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61页。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772页。

   [4]参见《美国国家利益》,1989年夏季号。

   [5]美国《华盛顿邮报》1990年7月18日。

   [6]美国《新闻周刊》1992年4月27日。

   [7][法]埃莱娜·长雷尔·当科斯:《俄罗斯复兴的代价》,法国《费加罗报》1999年11月12日。

   [8]《全球1000家公司》,美国《商业周刊》1999年7月12日。

   [9]美国外交杂志,1999年7—8月。

   [10]美国《华盛顿时报》专栏作家阿诺德·比奇曼文章,《》1999年9月23日。

   [11]《世界仍有8亿多人在挨饿》,日本《读者新闻》1999年10月5日。

   [12]《一个更加富裕的世界,但也有更加贫穷的人》,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999年5月4日。

   [13]《穷人的境况:美国必须增加开发援助》,美国《外交》杂志,1999年5月-6月。

   [14]《全球化对第三世界的影响》,《国外理论动态》,1999年第6期。

   [15]《全球化对第三世界的影响》,《国外理论动态》,1999年第6期。

   [16]联合国《人文发展报告》,路透社联合国1998年9月9日英文电。

   [17]《一个更加富裕的世界,但也有更加贫穷的人》,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999年5月4日。

   [18]《发展无国界》,阿根廷《民族报》1998年12月1日。

   [19]《穷人双倍负担第三世界债务》,美国《洛杉矶时报》1997年11月5日。

   [20]《使强劲经济受损的5个问题》,美国《纽约时报》1999年1月4日。

   [21]参见卫建林:《历史没有句号》,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第302-303页。

   [22]《美国流行文化渗透到世界各地》,美国《华盛顿邮报》,1998年10月25日。

   [23]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2卷,第33页。

   [24]《问题和答案:美国为什么如此繁荣?》,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1999年3月17日。

   [25]《因特网经济:世界发展的新引擎》,美国《商业周刊》1999年10月4日。

   [26]参见新华社《参考资料》,1997年1月30日。

   [27]参见《美国在制造债务炸弹吗?》,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1999年11月1日。

   [28]参见新华社《参考资料》,1999年1月25日。

   [29]参见新华社《参考资料》,1999年2月15日。

   [30]参见《1999年会发生股市大崩溃吗?》,英国《外事报道》周刊,1999年10月28日。

   [31]《对资本主义持批评态度的人》,英国《金融时报》1999年11月27日。

   [32]《向社会主义的最后一个和最出色的独裁者致意》,英国《独立报》1999年8月4日。

   [33]参见1977年11月1日《人民日报》。

   [34]《邓小平文选》3卷,第56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22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