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明: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更新时间:2015-06-12 17:19:20
作者: 李慎明 (进入专栏)  
策略灵活,坚持以两手对两手,使美国近年对我国“接触加遏制”及其和平演变的战略收效甚微。因此,美国因对华“久攻不下”产生了急躁心态。但是,从目前情况看,美国无论谁上台,还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对中国“和平演变”的战略。这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因素。一是新中国建立5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20年来,综合国力显著增强,谁也不敢对中国轻易动手。二是其对中国和平演变的希望尚未最终破灭。如果中共这样的大党、中国这样的大国今后几代乃至数代的党和国家领导集体,始终像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一样,巍然顶住八面来风,通过改革更加焕发社会主义的生机和活力,那么,西方全球化便会碰到一个啃不动、嚼不烂的硬钉子,遇到不可逾越的障碍。这便十分有助于社会主义思想、运动和制度在今后几十年内在全球的复兴。但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即资本主义在较长时期内仍然具有强劲的自我调节能力,倘若中国党的今后几代乃至数代打不破西方和平颠覆的图谋,那便极有可能像苏联东欧剧变一样,又一次给社会主义思想、运动和制度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那时,世界范围内的社会主义运动就可能跌入真正的谷底。那么,西方全球化的势头不仅在近些年内方兴未艾,而且其企图建立的极不公正、极不合理的所谓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便有可能在今后数十年内占据主导地位。这是西方强国最为期待的一种前景。当然,在他们看来,这种“新秩序”是永久的和凝固不变的。

   这样看问题是不是过于悲观了呢?不是的。封建主义社会曾延续了几千年,资本主义社会尚且只有数百年。毋庸讳言,资本主义制度在今后几十年内,从经济、政治到科技、军事等诸方面都可能会处于优势;多极化的发展和第三世界的中兴,都可能会是一个较长时期的历史过程。因此,在西方强国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和第三世界中兴的时间问题上,在第三世界中兴过程中的困难程度上,宁肯估计得长些、重些,不要估计短了、轻了。

   4.西方全球化可能还有另外一种前景,那就是在其洋洋得意的行进中产生间歇性的中断。西方全球化能否一路高歌猛进,主要看美国。美国经济有潜伏着严重危机的一面。一是1999年中期,其股市价格已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80%,泡沫经济成份显而易见。1929年经济危机的前夜,其股市价格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2%。若美国股市下跌10%,即要“缩水”1.4万亿美元,这对其经济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二是美国现在有近6万亿美元的内外债,其债权债务相抵,净外债多达1.5万亿美元。三是美元是国际货币,其总量的2/3在其境外流通和储备。四是1994年以来,美国的贸易逆差逐年升高。1998年已达到2540亿美元,1999年预计有近3000亿。五是消费者掀起借贷热潮。1998年的个人储蓄几乎跌到只占收入的0.5%,这是自1933年以来的最低点。而1997年是2.1%。不仅如此,还有不少人借贷炒股。[27]若净资产与债务相抵,有近20%的家庭没有净资产甚至是负资产。美国家庭现在的全部债务几乎占全部可供支配的年收入的98%。六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一代美国人,现在正是拼命工作、肆意消费的时候,这一代将从2010年开始陆续退休,其后劳动者相对于非劳动者的比例将迅速下降。另外,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和民间退休收入保障制度还都没有作好应对的准备。这对美国的经济也将会产生严重的影响。从一定意义上讲,美国像条肥硕的蚂蝗一样,是依靠吮吸别国和透支子孙后代的血液来维持其现在的生命的。正因为如此,美国乃至世界各界近一年来,纷纷在谈论着美国近一二十年的前景。美国对冲基金掌门人乔治·索罗斯说:“美国经济正呈现80年代后期类似日本的资产泡沫。”[28]麻省理工学院一教授说,嗅到了30年代大萧条时的味道。[29]1999年10月28日出版的英国某周刊甚至预言美国今后数月“有可能发生股市大崩溃”,“随其后的是长达10年的全球经济衰退”[30]。美国经济的大衰落是极有可能的,只是不知其确切的时间。10年内会不会?10年不会,15至20年呢?30年呢?曾控制全球1/4版图、贸易和制造业产值占全球1/4、对外投资超过世界其他地区总和的“日不落”大英帝国的太阳落下了,谁能保证现在的美国永远如日中天呢?美国经济若发生大问题,对第三世界乃至全球都将是一场十分严重的灾难,其烈度极可能超过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第三世界在制定自己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时,应把这一严重征兆考虑进去。当然,从根本上说,美国经济若遇到大的灾难,将有利于第三世界在经济政治上的重新崛起乃至全球范围内的社会主义的复兴。

   5.西方全球化可能引发并加剧局部战争。应该看到,从当前来说,经济全球化是制止世界大战的根本因素之一。首先,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整个世界日益联结为有机的整体,有能力发动战争的强国都已是世界经济链条上的重要环节。而任何一个环节断裂,各个强国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其次,美国的综合实力远远超过其他西方强国,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争夺,在近些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此,世界大战在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世界大战与局部战争并不对立。在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化的过程中,西方强国主要靠所谓“文明”的贸易、投资、资本自由流动等“巧取”的方式达到目的。但暴力这种流血的政治,仍然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其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若需要暴力出面,“豪夺”战略主动和具体财富时,这些强国就会毫不犹豫地唤来战争。从一定意义上讲,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伴生物。如为了维持和扩张对国际垄断资本具有战略意义的通道和战略资源产地的控制权,海湾战争是一个实证。如为了对其主要敌手进行“预防性遏制”,对南联盟的入侵是一个实证。如对受压迫受剥削人民、民族和国家的反抗,在采用其他手段无效的情况下,西方强国也会施以战争。另外,西方全球化的自由竞争必然带来西方强国在经济、政治、科技和军事实力上的新的不平衡。为了求得按照实力重新分配在全球的利益,资本主义世界内部有可能运用局部战争的手段去加以解决。据1999年8月24日美国《华盛顿时报》刊文披露,美国“白宫为下个世纪拟定了一项新的全球战略,为美国在一系列麻烦地区进行军事干预提供依据”。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假若在今后十年、二十年左右,美国经济遭受大的灾难,那么,这个世界将极不平静,将会孕育和触发各种各样的局部战争,甚至有可能爆发大规模(不一定是世界大战)的战争。

   6.有西方的全球化,便会有反西方的全球化。第三世界的崛起是战后国际政治经济中的头等大事。作为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一支新兴政治力量,第三世界是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构建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主要力量和生力军。近些年来,尽管这一力量有所减弱,但广大第三世界决不甘心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的任意摆布,他们正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开展各种各样的斗争。西方全球化已经并必将继续遭到世界各国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抵制。可以断言,由于西方全球化的一时成功,全球范围内巨大的财富和资本必然会进一步向极少数人手里集中,西方全球化的畅通无阻也必然会进一步加剧少数强国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贫富不均的两极化,全球绝大多数人民和民族的生活境遇有可能更加悲惨,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和生产的社会化的基本矛盾必然会更加尖锐。西方全球化的过程是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体肤不断遭受熬煎和心灵不断觉醒的过程,他们在觉醒中必然反抗,并进一步联合和斗争。这就在全世界范围内,不仅为新的民族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准备了相当的物质和文化等方面的条件,而且促进了民族的阶级的充分觉醒和充分准备。因此,新一轮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维护平等互利和共同发展,建立真正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的斗争必然会蓬勃兴起,新的强大的社会生产力就必然在全球到处突破狭窄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新一轮的民族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即东方全球化运动,必然得到新的蓬勃发展。21世纪中叶前后,极可能是全球范围内民族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又一次中兴。我们中国有句俗话:“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21世纪中叶左右民族民主和社会主义运动中兴之后,也可能还会遇到新的曲折和挫折,但历史是在螺旋式的曲折中上升和前进的。彻底的民族民主运动,必然发展到社会主义运动。社会主义革命不能靠输出,但社会主义是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必然的内在要求和共同归宿。我们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那么,从根本上说,也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最终拯救第三世界。西方全球化的对立物当然是《共产党宣言》所说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全球化。正如古巴卡斯特罗主席1998年7月3日在哈瓦那举行的“98”经济年会上所说,“唯一可以代替‘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是‘社会主义全球化’”。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全球化同样不是任何时代和任何阶级的思想家的臆造和杜撰,而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必然的阶段,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的最终归宿。这同样是不以任何人、任何集团、任何阶级、任何国家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高新科技全球化的发展将永葆其无限美妙之青春,但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美国主导下的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即西方全球化)决不会万古长青。西方全球化彻底死亡了,共产主义全球化才能万岁。当然,我们十分清醒,这需要一个十分漫长的历史过程,需要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达和思想文化水平的极大提高。尽管这一过程十分漫长和异常艰辛,但是,我们的先辈已给我们作了十分有意义的探索,并成功地开辟了前进的道路,我们会义无返顾地一步步地走下去。我们还十分清楚的是,在当今世界,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还不具备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条件,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的根本任务,决不是要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而首要和根本的是进行争取民族的真正独立和维护国家主权的斗争。

(四)利用经济全球化发展第三世界

   1.要参与。以西方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同时也是人类社会生产力首先是科学技术这一“第一生产力”发展的突出表现。它对第三世界是一种灾难,但也是全球生产力的一种进步和飞跃。这种全球化,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结果。对此,我们除了正视之外,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决不能因为这样的全球化一定会给我们带来种种的弊端和可能的风险,而试图置身之外。我们既应看到西方全球化对我们的严峻挑战,同时也更应看到其中给我们带来的难得的发展机遇。我们应积极主动参与,制定相应对策,善于趋利避害。通过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吸纳外资和利用国外资源,以弥补国内建设资金和资源的不足;引进先进的技术装备和管理经验,实现技术和管理现代化上的超越;发挥比较优势,开拓国际市场;学习和借鉴世界上各国、各民族的高新科技知识和优秀文化,培养各方面高素质的专业人才。

2.要斗争。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主要是由西方强国引导和推动的,现在国际经济交流和合作中通行的国际惯例和规则主要是由西方强国制定的。其中有相当多的歧视、欺负、损害第三世界国家的极不合理、极不公正的条款。例如,柏林墙倒塌之后,出现了所谓的乌拉圭回合协议框架下的关贸配额。又如,农产品是第三世界国家出口最多的产品,而西方强国却对之课以重税。西方强国向最贫困国家的商品实施的平均关税比他们之间的关税还重,在美国和加拿大,这种关税甚至重两倍。再如,西方将生产过程纳入所谓的国际“公平贸易标准”,认为第三世界在简陋生产条件下使用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商品不是标准生产,并拒绝进口,那么,请问西方强国用高科技手段生产的产品是不是标准生产呢?1999年11月27日,英国一家报纸刊文认为:“在公众眼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起码仍然是西方机构”,但世贸组织“也许是这三个机构中最具有包容性的;它是通过达成一致意见来作出决定的。乌拉圭回合虽然也偏向于西方,但部分原因是发展中国家没有作出足够的努力来推进自己的利益”[31]。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曾在联合国舞台上叱咤风云,上演了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捍卫自己利益的活剧。世贸组织是当今世界上的经济联合国,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若能在世贸组织和国际上适当的时候及场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22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