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明: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更新时间:2015-06-12 17:19:20
作者: 李慎明 (进入专栏)  
第三世界国家职能的进一步削弱,乃至经济独立性和国家主权的丧失,必然进一步有利于发达国家恣肆妄为的劫掠。

   4.综合国力衰退化。鉴于手头没有更权威的综合数据能简洁明了地说明这一问题,相信有能力统计这一数据的国家或集团对这一统计兴趣也不大,故笔者仅从几个侧面加以说明。

   首先是粮食。最能说明一个国家国力的恐怕首推人民的温饱。按照1996年在意大利罗马召开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公布的数据,20世纪80年代,第三世界国家长期处于饥饿状态的人数为5.9亿,1996年则上升为8.41亿之多。耐人寻味的是,1996年和1997年,世界谷物产量连续两年创造了历史最高记录。1996年国际市场小麦的价格每吨为200美元,玉米每吨150美元,而1998年小麦已降至不到100美元,玉米为80美元左右,主要谷物低廉之价格是11年来从未有过的。然而,就在世界谷物产量增加和粮价下跌的背景下,世界上缺粮的国家和地区由1996年的26个增加到1998年的43个,增加60%多。当今第三世界国家每一分钟就有12名5岁以下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死亡。[11]

   其次是经济增长率和人均收入下降。20世纪90年代初,非洲每年的经济增长率为5%,但现在已经下降到2.6%。[12]在过去的10多年中,第三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人均收入减少,60多个国家的人均消费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减。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尽管有些国家经济增长率在增加,但其利润却是被外国资本攫取,于改善本国人民生活无补。以乌干达为例,尽管政府声称连续10年经济增长达到了6%,但还是有2/3的人口生活在绝对贫困之中,人均收入刚刚回升到1970年的水平。[13]

   再次是发达国家制造和利用金融危机,使第三世界资产严重缩水,并廉价收购其资源、市场、劳动力和经济成果等。19世纪以来,西方资本主义主要靠侵略瓜分市场来创造繁荣,现在已开始注重利用金融及其衍生物这一新的投机方式掠夺更多的财富。1998年世界经济增幅下滑,但全球金融资产总额却上升30%,外汇交易同贸易额的比率从80年代初的10:1上升到60:1。这种金融自由化、国际化和一体化,是造成近几年世界性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据保守估计,截止到1998年11月,在亚洲金融危机中被殃及的国家和地区,资产“缩水”50%以上;其中有7000多亿美元流入美国。[14]在非洲,金融、能源、电讯、矿业、交通等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大多廉价落入西方之手。在拉美,从1990年到1996年,西方跨国公司抢占了57.3%的市场销售额。在俄罗斯,实际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企业,被西方以72亿美元的价格买走;仅1996年一年的经济损失,就比卫国战争多1.5倍。[15]另外,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的高新科技人才也源源不断地流失到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目前有3万名非洲藉博士在非洲以外的世界闯荡。这种潜在的经济损失是无法估算的。

   5.贫富两极分化。先看发达国家与第三世界之间的两极分化。1998年,全世界的国民生产总值28.86万亿美元。占世界人口约17%的24个发达国家,拥有世界生产总值的79%;而占世界人口83%的发展中国家,仅占世界生产总值的21%。生活在高收入国家的人群占世界人口的20%,却消费着全世界86%的商品、45%的肉和鱼、74%的电话线路和84%的纸张。[16]美国人口不到世界的5%,却拥有超过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计算机和26%因特网使用者。当美国25%的家庭能上因特网时,上过因特网的俄罗斯人还不到3%,住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的使用者还不到1%。发达国家公司股票的票面价值从1998年10月到1999年4月半年多的时间里,便上涨了近7万亿美元,这一数字轻而易举地超过了第三世界国内生产总值5万亿美元的总额。[17]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透露,“世界上20%最贫困人口今天只可怜地占有世界收入的1.1%,而1991年所占比例为1.4%,1960年为2.3%”。目前,世界前10位巨富的资产已达1330亿美元,相当于所有不发达国家国民收入的1.5倍。[18]另外,第三世界国家的外债总额2.2万多亿美元,其中2/3是长期国债,平均每人欠西方约420美元。发达国家也曾扯起减免债务的旗帜,但为最穷国家债务减免计划提供的50亿到70亿美元——大致是美国公民每年买运动鞋所花的钱——只占最可能获得债务减免的1/5国家的债务总额的5%。[19]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内部和第三世界国家内部两极分化的现象也十分惊人。就在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都是历年最低的美国,最底层的40%的家庭拥有的财富仅占美国全部财富的0.2%;从1983年到1995年,这些家庭失去了其财富的80%,其债务已超过资产。而占1%的最富有的家庭的财富却增加了17%,占美国总财富的近40%。[20]这就是说,在最富有的美国,也结出了全球化的恶果。在非洲,在拉美(古巴除外),在东欧、中亚地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内部,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现象已经十分严重,且有进一步加剧之势。据美国《福布斯》杂志1994年第7期公布,世界上拥有亿万美元以上的巨富中,1987年拉美只有6名,但短短六七年后,便剧增为42名;而拉美的贫困人口却从60年代的9000万增到90年代的1.9亿,全地区人均收入下降到70年代初的水平。伴随着西方全球化的进程,一些发展中国家腐败成风,一些权势阶层不择手段地聚敛财富,成为第三世界中暴富起来的新贵。在全球范围内,巨富数目与贫困数目联袂上升。

   6.生态环境恶化。1998年9月9日联合国《人文发展报告》宣布:“一名今年在美国、法国或英国出生的婴儿在一生中的消费、浪费和造成的污染将超过在发展中国家出生的50名婴儿。”“由于燃烧矿物燃料所产生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在美国每年为21公吨,而在中国每年只有3公吨。”这就是说,资本主义全球化和发达国家的发展不仅依赖着第三世界国家的廉价资源、廉价市场、廉价商品和廉价劳动力,而且还依赖着其生态环境的恶化。发达国家还把污染环境的第二产业大量迁移至第三世界国家。20世纪90年代造纸所耗木材为50年代的两倍,而美国、日本、欧洲纸制品消费占世界的2/3,所用木材几乎全部来自第三世界。世界森林2/3被毁,并正以每年1600万公顷(约为一个英国或半个德国)的面积遭受消亡。这便使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环境急剧恶化。第三世界占全世界每年死于空气污染270万人中的90%,此外每年另有2500万人因农药中毒,500万人死于污水引起的疾病,相当多的城市的幼儿都患有对大脑有破坏作用的铅浓缩症。[21]

   7.文化意识西化。西方所说的全球化,本来就是全球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的一体化。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基本的观点,任何统治阶级的思想总是社会的统治思想。可以说,在当今世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其强大的经济、政治、科技和军事实力,不仅从整体上统治着全球的经济政治“新秩序”,而且在思想文化上同样从整体上统治着全球。这在科学技术惊人发展特别是由美国主宰的信息技术进步的时代更是如此。文化和意识形态必须有载体,如报刊、书籍、电脑软件、电影、电视台和互联网等,而这些载体是需要巨额投资的。美国有对外进行思想文化宣传的强大国家机器,特别是高功率、高覆盖率的广播、卫星电视使世界缩小,数亿人在同一时间享有同一个重要新闻信息,并产生交流和互动。这种时空上的同时性和同位性,使强大的西方传媒舆论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影响、干扰任何一个民族的舆论和情绪,甚至破坏一个国家的政局稳定。在因特网上占支配地位的当然也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化。另外,当今世界各地的娱乐界充斥着美国制造的产品,流行文化已成为美国最大的出口行业。1996年,美国软件和娱乐产品在国际上的销售额高达602亿美元,超过该国其他任何行业。美国一位社会学家称:“美国流行文化的传播是长久以来人们为实现全球统一而作出的一连串努力中最近的一次行动。它代替了罗马帝国和基督教徒推行的拉丁语以及(共产党政府推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22]美国的文化霸权主义已引起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包括第三世界之外的其他国家)的关注和严重不安。作为美国全球化战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它着意在全球特别是第三世界普遍制造对美国的迷恋、膜拜和奴性,从而使人们心甘情愿地永远处于附庸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广大第三世界被剥夺的决不仅仅是资源、市场、劳动力,更重要的是坚强而美好的民族精神和深厚的爱国主义情感。

(三)西方全球化的前景

   1.近些年,西方全球化仍可能是进一步扩张之势。马克思说过:“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23]美国经济自1991年第二季度以来已持续增长近9年,有望成为战后最长增长期。究其原因,最根本的是用“和平演变”等手法,搞垮了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搞垮了与其对峙的世界上另一个最大的经济、政治、军事集团。这样,美国等于打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它在资金、技术、商品原材料市场、人才智力资源诸方面所获得的直接和间接收益是无可估量的。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因素。一是美最早大量投资计算机和信息时代其他高新技术,因而率先由工业经济时代进入信息经济时代,劳动生产率大幅度提高,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优势效应更为突出。美国企业1997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中有1/3以上是用于“信息处理和与之有关的设备”的。从1991年到1997年的增长总额中,有将近2/3与计算机有关。[24]因特网在全球是刚刚起步,市场还大得很。1998年全球因电子商务的应用而节约的成本有170亿美元,而预计2002年将上升到1.25万亿美元,美国公司将获取这些长期利润的一半。[25]二是美国金融业实行改革和重组,由此带来股市繁荣,从而进一步刺激了消费和投资。美国股市从1992年1月的2000点飙升到1999年6月的1.1万点,上涨5.5倍。仅股市上涨便获红利10多万亿美元。三是由于苏联和华约的解体,近十年来,美国共节省军费约1万亿美元。四是其政府采取了符合美国经济实际的一系列新举措。美国是西方全球化的心脏和发动机,其潜在的生产力还尚未全部释放。在近些年,世界上所有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实力上与美国相比,仍无人能够望其项背。西方其他发达国家尽管与美国有着各方面的利害冲突,但它们在对付社会主义和第三世界国家上,又有着惊人的一致性。它们既有争夺,又有合作,但一般来说,其根本利益往往是一致的,合作起着主导作用。因此,西方全球化的势头在近些年仍将会是发展扩张之势。

   2.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对西方全球化浪潮的制衡和牵制力有限。第三世界愈加贫穷的总趋势在短时期内难以改变,尤其是近些年来第三世界各国间协调一致行动、互相声援、互相支持的凝聚力已经并将继续下降。这本来应是制衡和牵制西方全球化的最根本的力量。这种状况反证了西方全球化势头在短时期内难以受到有力的遏制。

3.西方全球化有可能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长达数十年。在全球竭力推行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是西方全球化的根本目标之一。20世纪初,最大的事件便是社会主义从思想、运动变为制度。此后,帝国主义多次联合对其武力围剿,结果却失败了。后来改为实施以“和平演变”为主的战略。20世纪末,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是苏联东欧的剧变。苏东剧变给社会主义思想、运动和制度,同时也给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现在世界上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屈指可数。社会主义国家是抵御西方全球化的中坚力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加紧对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1997年1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其第二任期的第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仍相信,从长期以来,同中国接触,极有可能对中国产生积极的影响,就像柏林墙倒塌一样。”[26]克林顿主张对中国要以接触为主,通过接触这一桥梁,达到遏制与和平颠覆之目的。但是,由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三代领导集体立场坚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22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