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鹏:封闭系统中的孔夫子——企业家与传统文化的关系略论

更新时间:2005-09-28 08:48:32
作者: 杨鹏 (进入专栏)  

  

  许多企业家对中国传统文化极感兴趣,他们似乎感到中国古典的哲学、史书远比MBA那些课本更有用。有些企业家说,MBA课本传达的只是一些管理技术,但不是管理之魂。管理之魂何在?在经验体会和传统文化之中。但是,中国传统文化是多元的矛盾的,相互之间有互补也有冲突,企业家如何去看待这些复杂的文化遗产呢?说到传统文化,就离不开佛、道、法、儒这些思想流派。我的看法是,要在“战国时代”飞黄腾达,首先要拒绝儒家。

  世袭血缘等级制,是孔夫子的思想硬核。孔子为什么倡导血缘世袭等级制?为什么儒家将自己的道德理想放置在“均平天下”之上?其实,均平天下的目标只有依靠暴力等级制下的纵向调济分配才能实现。儒家所有理论的前提,就是将人设定在封闭系统之中。人口与资源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人与人的关系。儒家理论认为,资源边界是固定的,因此资源的分配就是一切社会制度和伦理的核心。民不患寡患不均,只要能将资源平均地分配给每个人,社会矛盾就减少了,皇权就稳定了。在封闭系统之内,围绕资源的竞争都是对大系统稳定的扰乱,因此就是罪恶。但是,人与人的能力不同,不按能力标准,那么要依据什么样的标准来分配社会的剩余呢?有人不喜欢君王指定的分配标准怎么办?礼与刑。“礼”是劝诫,“刑”是惩罚,一手硬一手软。有谁愿意去面对由于分配产生的冲突和矛盾呢?那些从分配活动中得利的君王官吏们,让他们有足够的特权,使他们为了自己的特权利益去平均天下;让他们有足够的暴力,使他们有力量镇压反抗者。孔夫子一心想当官,这就影响了儒生们对世界的看法,他们将宇宙视为官场特征的放大。皇帝的位子只有一个,官场的位子也一定是有限的,朝廷一定是一个官位封闭系统。封闭在大一统的官场之中,很少会产生那种“此种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豪气。此处不留你,你就没饭票。

  有了封闭系统的前提,就有了计划管制、等级专制和纵向配置资源的推论。生活在大自然中的野生动物,只能屈从于大自然给予的资源空间,只能是生活在封闭系统之内,因此它们之间的关系就一定是暴力和等级的。西方兴起的绿色环保运动之所以带有一种不祥的味道,是因为绿色队伍中的许多人反复在论证“世界是封闭的”这样的观点,这就等于说存在着人穿越不了的限制,大自然的限制是铁定的。无限制就是毁灭。它的说教触发的正是人性中的兽性自然的成分。反对科学,反对发展主义,反对自由超越,这是他们一贯的立场,但他们从来不说,没有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人类立马就灭亡,因为野性自然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和谐的绿色笑脸背后,一样可能有冷酷暴力的种子。

  中国道家、佛家与儒家的区别,本质上是开放系统与封闭系统的区别。从宇宙观上看,孔子信的是古代天文学上的盖天说,天是一个圆盖子,盖住方形的大地。孔子天尊地卑的看法,是直接的观感,它受制于感官经验的范围,本身就是封闭性的。道家和佛家的眼光,完全穿越了感官的局限,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无限的世界。将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和脚下的大地放到茫茫无限的宇宙之中,只不是微粒一般。宇宙无限,因此而无上下左右之别,任何一种事物,围绕都有无限延伸的宇宙空间,都可以被视为宇宙的中心。孔子天圆地方,圆天盖方地,天尊地卑的说法,只是感官的有限感受,在无限的宇宙背景下,是如此的狭隘和错误。他以此为基础的“专制君主官吏+等级+平均天下”的社会观,将社会死死封死在一个政治的封闭系统之中,压抑了人们走向开放世界的心志,打断了人们走向开放系统的双脚。严复说:中国圣人视自由为洪水猛兽。道理并不复杂,有了自由超越,封闭系统就被突破了,靠封闭系统建立起特权的君王贵族和圣人士大夫们就失去了权威,他们的利益根基就动摇了。所以视自由为洪水猛兽,就等于是视自已的特权等级为至高无上,就等于是通过压制人性来求自己的福利。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自由是平等之源,反自由就是反平等,自由的敌人一定是平等的敌人。老子说:“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欲而民自朴。”百姓的“自富、自化、自正、自朴”,正是建立在政治统治者的“无事、无为、好静、无欲”的基础上。也就是说,百姓不受侵扰、控制和镇压,就一定能建立起一个富裕、祥和、公正、真实的世界。老子将政治的职能确立在保护一个走向开放自在的世界,而孔子则将政治的职能确立在维护一个封闭的世界的基础上。道家和佛家,则着眼于开放的世界,要求人们超越现世的封闭性,从自由超越中寻求更大的空间。一首佛门偈语说:“两手将山河大地揉扁搓圆撤向空中毫无色相,一口将先天祖气咀来嚼去吞入肚中放出光明”,这是一种对封闭系统的绝对的超越。为什么能超越,因为有“先天祖气”,这是宇宙的本源和人性的本源,这本源本超越地球自然的封闭性。自由人性所面对的,永远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永远面向一个开放可能的世界。人类知识的边界外面,仍有无限的世界。自然知识增加则可用资源随之扩大,无中自会出有,这样的经验,孔夫子一点体会都没有。无限虚空,何所不留?无中生有,何所不有?从无形的世界中看到力量和资源,从开放竞赛的世界中看到丰裕与和平,这是科技人员和企业家们的生活常识。生活在狭窄的朝廷封闭系统之中,想当官的人没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余地;面对开放的市场系统和其中的无限商机,企业家天然就有一种独立自由心态,瞧不起一切人身依附的行为。

  一个封闭的社会,一定建立在暴力和等级之上,一定有一个暴力特权阶级超越所有人之上。人与人的合作与平等,一定建立在开放社会之上。从一个封闭社会走向一个开放社会,从一个封闭系统转向一个开放系统,就意味着资源总量的增大,就意味着人与人平等的增加和人对兽性自然的更大超越。

  兽性世界无自由,所以无平等;人类社会曾经过无自由的黑暗时代,也因此无平等可言。兽性世界的语言和思想,支配了中国漫长的岁月,人性的闪光只是零星的出现和消散。直到封闭社会开始被穿破,直到自由开放=资源增加时代的到来,人们才将开始砸孔夫子的牌位。为什么要砸他的牌位,因为这牌位是封闭系统的象征,是专制和等级的象征,是暴力控制的象征,是兽性自然的人为表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96.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