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幼棣:《无药》:医改五年,刮骨未见疗毒

更新时间:2015-06-05 00:04:05
作者: 朱幼棣 (进入专栏)  
按普通医生日门诊20人计算,亦有800元纯收入,月收入1.6万元。倘若公立医院建立现代医院制度后,实行真正的合同制,医生是自由执业者,医院只有住院医生和护士,和发达国家一样,公立医院的护士依靠政府财政,医院与医生只是合同关系,医院不靠医生来创收,那么医生的收入全归他本人,这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医生一样,实现“以技养人”,普通医生月收入1.6万元、教授月收入3.2万元、专家4.5万元,这样的收入水平,在当下的中国,大抵可以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了。

   因此,没有体制和制度上的安排,仅仅依靠医生个人道德和义务的支撑是不够的。

   可以说,整个基层医疗系统的国有化或准国有化最终带来的不是效率,也不是公平,极可能是内部医疗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和微观层面服务质量的下降,因而导致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不到缓解。

   我们可以把视线更多地投入基层医疗。

   全科医生的执业地点是诊所,多数诊所是私人的。即使英国的全民卫生服务体系中的社区乡村诊所也是如此。在医疗市场中,家庭医生的诊疗是一对一的,由于决策是医生自己作出的,这就难免有失误,也是医生要买保险的原因。社区居民可以选择诊所和医生,诊所医生也有选择转院的机会。

   有些国家对服务社区的诊所作了一些规定,如乡村医生有政府补助。但不容否定,城市中医生的高收入,主要依靠医疗服务(或健保)挣来的,而不是依靠政府的财政拨款,即使住院医生也是如此。

   一般地说,住院医生的收入较低,医院中的技师工资也不高,如英国的公立医院,技师还需从国外引进。公立医院中政府财政支持的主要是护士队伍。护士职业更需要保持稳定。

   国外医生通常无需行政部门的考核和职称评定。当然医学院会有教授、副教授,但实行的是聘任制。医科大学教授要到外面去给人治病,也需先取得全科医生的资格,否则没有处方权。

   一个社会组织作过调查,称绝大数医生都不愿让自己的子女继续从事相同职业。中国可能因此出现医生职业后继无人的局面。原因是医生收入不多,劳累过度,还会受到毁谤甚至人身攻击。这在海外的媒体中也有所报道,而在“多数西方国家,医疗职业名利双收,深受家长认可。他们喜欢炫耀‘我的孩子是医生’。但在中国,完全相反的情况日益突出。”“工资低是医学专业无法吸引中国最好的学生的原因之一,临床专业学生毕业半年内平均月薪为2239元。全中国毕业生平均月薪3051元,其中医生和护士月薪最低。许多医生还抱怨,越来越多的病人诉诸暴力。中国医院协会的调查称,2012年平均每家医院发生27.3起袭医事件,而2008年是20.6起。据报道,全国316家医院近40%的受访医务人员因医院暴力事件增多而计划转行。”这篇报道发表在英国《金融时报》上,但消息来源是国内,《环球时报》作了“出口转内销式”的刊登,因此难免使人怀疑其数字准确性。

   中国医生的收入差距大,城市三甲医院医师与乡镇医院从业者的差距更大。把城市公立大医院医生的工作强度,如“每天接诊一二百名患者”,嫁接到业务量极低、收入很低的某些基层医疗机构医生身上,这也是一些媒体报道夺人眼球的惯用手法,虽然在世界面前展现了一幅令人沮丧的图景,其实大可不必理会。

   确实,西方国家的医生属于中产阶级,即使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多数医生亦收入不菲。但可以肯定的是,中产阶级是服务业的发展、市场经济的繁荣和个人努力的结果,而不是官方机构“孵化”出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国外医生年薪究竟达到多少?

   首先,这与市场对医生的需求有关。如果儿科医生紧缺,儿科医生的年收入就看涨,反之,则略有下降。以美国为例,一般地说,医生年收入大抵在20万至30万美元,但这是税前的收入。扣税和缴纳保险之后,年薪大约10多万美元。美国全科医生的保险类似于第三方责任险,若有医疗纠纷,可通过法律解决。当然,认定和赔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医疗事故的原因为治疗失误,出现一两次失误,医生缴付保险的金额就非常大,而且很可能因支付不起保险金,今后再也不能从事医生职业了。美国医生敬业,也有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

   在英国,多数诊所的房产归医生所有,医务人员同样享有资产性收益。但进入全民健保体系的私人诊所的房产,需经过社区的同意才能转让,或优先转让给后来从业的医生。

   在英国、德国、瑞典和澳大利亚考察时,我到过不少诊所和社区康复中心参观,和医生及他们的助手交谈,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在日本还参观过被认为是标准配备的诊所。环境优美,设备配置简单适宜,诊所讲求现代化和人性化。

   英国的全科医生同样是自由职业者,医生与医院签的合同为每周工作几小时。一个好的医生,可能在公立医院工作的时间为70%,而拿到的工资只占全部收入的30%,在私立医院则正好相反。我问为什么?这不是收入与工作量背离吗?给我们培训的专家说,患者求诊于同一位知名医生,在公立医院收费低,但要排队等上几个月。而在私立医院,不用排队就可看,每小时收费170英镑。患者可以根据经济条件和病情自己选择。再说,在知名大医院里,哪怕只放一张桌子,不发工资医生们可能也愿意啊。

   钟南山在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的团组会上最后说:“在全世界,医生都是受尊敬的职业,在中国却是例外,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得到回归才能调动其主力军的作用,广大医务人员有很高的医改积极性,只要他们看到医改的好处,看到医改带来对他们的尊重,我希望他们是积极的。我希望广东在这方面走在前面,我们共同努力,才能实现李克强总理说的‘以中国的方式解决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激动之后,冷静地一想,不禁笑了,原来钟南山院士所提出的建议,恰恰是以“世界的方式”,解决中国的医改难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802.html
文章来源:新浪读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