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梵澄:宦官文明

更新时间:2015-06-03 22:56:50
作者: 徐梵澄 (进入专栏)  

   自从德国近来实施消灭生殖机能的刑法后,敝国人士都不平起来,仿佛觉得“大势已去”,要竭力挽回,这就影响到自己身上似的。本来充满了种种性病的民族,对于这类事非常敏感,其故可知。只看报纸上花柳药广告之多,和性欲小说的流行,便可知其一二。

   偏偏近来有许多人对于西洋这类事非常肯下研究功夫。提起许多文学作家如波特莱儿,王尔德之流,他们并不知道渠们有文学作品,而只知道渠们的变态性病。中国是不肯加这种研究功夫的,一大半由日本绍介过来。本来吃海产品的民族,性感觉比较强,是有生理根据的。中国内地许多习惯,还存淳朴之风,如一个浑沌的乡下姑娘。而她第一次走到大都市中来,第一个毁坏她的是日本。

   但至今仿佛无人肯研究这类问题:如古代的宫刑是些什么方法?是否根据优生?起于何时?几千年文明古国容许着宦官这会事,便甚可怪。而且,这文明便可叫作“宦官文明”。

   这四字可以代表黄老,释教,及儒家许多思想。其理想便是无馨无臭,彼此不相影响,要没人爱他或恨他。介乎两性之间,却驾乎一切以上。使人毫不提防,阴影似的在黑暗中奔驰,消失。和尚们不必论,黄老都讲无为,便是先将一己的情感,本能,生命力化为乌有,然后能在人从中捣鬼,发生凡人所不能有的行为。倘若是为逃避人间苦而生这种人生观,则不但距“宦官”,便是“死尸”也不远了吧。

   用这尺度来估量古国文明,可以知道这文明何以没有发展及其只见衰落下去的道理。

   1934.02.01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732.html
文章来源:《申报·自由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