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康宁: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学习的基本特征

更新时间:2015-06-01 22:33:27
作者: 吴康宁 (进入专栏)  
但对绝大多数“工作成人”来说,这种教育实际上还只是一种奢侈的机会享受。在笔者看来,这种状况并不会随着知识社会的逼近而发生根本性改变,因为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的“准入性”愈来愈“强硬”,“工作成人”的“功利性学习”任务只会是愈来愈重,相应的压力也会是愈来愈多、越来越大。

   出于功利性动机的学习也是一种主动性很强的学习,但这种主动性同个体完全出于自身内在兴趣而进行的主动学习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因为它实际上还是外部强制的结果,因为“工作成人”如果不学习特定的知识,就与就业无缘,与换岗无缘,与升迁无缘,与提高待遇无缘。所以这种主动性是被逼出来的。知识社会的到来不会改变功利性学习在工作成人的学习中的绝对主流地位,只会强化这种地位。为此,我们也可把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这种“准入性知识”视之为“非强制的强制性知识”、“非专制的专制性知识”、“非暴力的暴力性知识”。从社会学角度来看,知识社会中知识的产生与增长对于“工作成人”来说其实也意味着一种压迫、一种剥夺,知识社会中许多“工作成人”的学习过程其实也是一种主动接受知识奴役的过程,一种主动放弃满足自身兴趣的过程,是出于生存策略而作出的一种迫不得已的选择。

     三、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开放性知识”,“工作成人”学习的“个体性”特征将愈来愈明显

   为什么说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开放性知识”?这是因为,知识社会并不是一种孤立的存在,与知识社会同存在的是信息社会,知识社会与信息社会其实是两位一体的社会现象。事实上,正是由于信息传播技术的迅速发展,信息传播的数字化、多媒体化、网络化的逐步实现,才使得知识资源的占有、配置、生产和使用发生迅速的、持续性的巨大变化、成为经济的最主要的因素,才最终导致了知识社会的诞生[5]。而知识社会一旦形成,或者说知识社会的端倪一旦浮现。又会对社会的信息化程度提出更高的要求。

   社会的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成果是改变了知识的存在状态,并因此而扩大了人们接触知识、学习知识的机会。

   在非信息社会中,教育知识的传播主要只是在特定的教育机构——学校中进行的,教育知识的范型主要只存在于学校的书本当中[6],于是,这种教育知识便具有很强的封闭性,它对于不能进学校学习的人来讲,是一种冷漠的存在,甚至是一种神秘的存在,这样的知识显然不是开放的知识、公众的知识。当然,在非信息社会中,除了学校,还有图书馆、博物馆之类的比学校要开放得多的文化教育机构,但场地的限制、作为知识存在之载体的印刷品、艺术品及文物等等的数量的限制,使得这些场所中的知识也无法同时供所有地区、所有的人去学习。即是说,在非信息社会中,知识并不是一种人们想接触就能接触得到的东西。

   但在信息社会中,知识的存在状态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信息传播的高速化、网络化的实现,使得大量的、甚至是无限量的知识都可以放到网上,公布于众,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上网,查询他所想了解、学习的知识。真正实现知识的“有查无类”。知识、尤其是从事各种工作所必需的各种知识将最大限度地广布于网上,公显于天下,从而真正成为一种“公共财产”。如果说知识社会对于知识的存在状态提出了开放性、公开化的要求的话,那么,信息化的高度发展则为满足这一要求提供了技术上的保障。

   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工作成人”会怎样去学习?他们还会象现在这样到“某某成人教育学院”来购买配给的学习材料、端坐在课堂里听特定的老师讲课、与固定的一群同学谈论、并参加规定的课程考试吗?如果网上有更好的学习资料,他何必非要花更多的钱到成人教育学院来购买呢?如果网上有更优秀的老师,他何必非要费更多的时间到成教院来听课呢?如果网上设计了更为合理、并能及时反馈结果的课程考试,他何必非要舍近求远地非要到成教院的考场来呢?如果能在网上与更多的同仁研讨问题、交换观点乃至切磋技艺,他何必非要到学校来进行呢?只要网上真正能提供足够丰富的教育资源与学习资源,真正能提供足够多样的学习方式选择,相信上网学习将会成为“工作成人”的第一学习途径选择[7]。

   于是,上网学习将成为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的主要学习途径。上网!上网!上网!“工作成人”可能在家上网学习、可能在单位上网学习、也可能在其它公共场所上网学习,而不管他在哪里上网学习,其学习方式都是“个体性的”,他都是在进行着“个体性学习”。换个角度来看,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莫如说更倾向于个体性学习。他自己确定学习主题,自己选择学习方法,自己查询学习资料,自己寻找指导教师与学习伙伴,自己检查学习效果,自己调整进程。于是,知识社会中的“工作成人”经常地都是一种“学习个体户”[8]。

   即然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的学习方式具有愈来愈明显的“个体性”特征,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面向“工作成人”的成人教育的消亡呢?那倒不至于。“工作成人”学习方式的转变意味着“工作成人”之教育的组成形式也必须实现相应的重心转移。知识社会中如果还有“工作成人”之教育的组织形式也必须实现相应的重心转移。知识社会中如果还有“工作成人”的“教育机构”的话,那么,它主要也不是现在的这种以组织教育活动为主的机构,而主要是“工作成人”学习资源的开发、宣传、提供及咨询机构,它对于“工作成人”学习的帮助主要不是采取把他们集中到学校来上课的方式,而是主要采取在网上提供指导与服务的方式。因此,这种机构与其说是“工作成人教育机构”,莫如说是“工作成人学习指导与服务机构”。它对“工作成人”的学习会提出各种各样的可供选择的建议,但也仅仅是建议,究竟采取哪一种方法学习,完全由“工作成人”自己去决定。

   这样,在向知识社会迈进的过程中,现在的这种“成人教育学校化现象”与“成人学习课堂化”现象将会逐步消解。当然,随着向知识社会的迈进,学校教育本身也会发生重要变化。不过,这不是这里所要讨论的问题。

   “工作成人”教育机构迟早要从以组织教育活动为主的机构转变为以提供学习指导与服务为主的机构——这是与走向知识社会的进程相随伴的一个必然趋势。因此,如何积极促进现在的这种“工作成人”教育机构逐步向新型的“工作成人”学习指导与服务机构转型,乃是一个很有思考价值的问题。笔者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开发、宣传与提供“工作成人”学习资源及其相应的指导与咨询,将具有极佳的市场前景。

     四、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速变性知识”,“工作成人”学习的“全程性”特征将愈来愈明显

   由于迄今为止人们对于“知识爆炸”、“知识膨胀”以及相应的“终身教育”、“终身学习”的问题已经谈论得很多,所以对于这里所说的“速变性知识”与“全程性学习”应已无需进行过多解释,不过,笔者还是想稍加以说明。

   首先,我认为“知识爆炸”、“知识膨胀”并不是科学的概念,因为爆炸也好、膨胀也好,所说地都只是知识的增量,是知识的种类与数量的急剧增加。但这样一来也就必然会产生一个必须予以回答、但迄今人们却又每每回避的难题:知识不断增加、愈来愈多,人类究竟怎么才能承受得了呢?个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领去占有即便仅限于他的工作领域也是无限增量的知识呢?不吃不喝光吃知识也不行!教育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神通去帮助学习者掌握这种无限增量的知识呢?人类迄今尚未发明出这么高效的教育系统。将来也不会!“知识爆炸论”、“知识膨胀论”只会导向学习者与教育者“悲观主义”、“无为主义”。

   不过,我们也大可不必忧心忡忡。其实,只要我们冷静地考察一下知识的变化情况,就不难看出,不论在什么时代,都存在着两种类型的知识变化。一种是新知识的产生,另一种是旧知识的淘汰。这两种变化同时存在,相互作用,其结果便导致知识的更新。当代社会区别于传统社会的一个重要之处,乃在于新知识产生与旧知识淘汰的速率都逐渐加快,由此而导致知识更新的速率也逐渐加快。这意味着对我们而言,“实际有用的知识”的构成不再象传统社会中那样长期不变,而是会不时发生变化。DOS操作系统在七、八年对于一个普通电脑使用者来说还是非掌握不可的知识,但在今天,这种知识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电脑使用者来说已派不上多少用场,即是说已经在实际上被他们淘汰了。而Windows98以上的操作系统则成为绝大多数普通电脑使用者不得不掌握的知识,因为许多软件的运行需要这种操作系统的环境。这样,对于普通电脑使用者而言的“实际有用的”的电脑操作系统知识的构成便发生了变化,从而向他们提出了更新自己的电脑操作系统知识的任务。毫无疑问,在知识社会中,知识更新的速率还会继续加快。事实上,不断进行知识更新既是知识社会的要求,也是知识社会得以延续的知识基础。所以,我们将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又称之为“速变性知识”。

   知识的速变性特征意味着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的学习不再是一次性行为,甚至也不是二次性行为、三次性行为,而可能是多次性行为,甚至可能是连续性行为。新知识持续不断地出现,旧知识持续不断地淘汰,这就决定了“工作成人”对于新知识的学习也不得不持续不断地进行。当然,我们不必为这种持续不断的学习所带来的脑力负担而过于焦虑,因为与之相伴的是,“工作成人”可以不断“丢弃”他过去所学的、现已派不上用场的“废旧知识”。对于“工作成人”来讲,这是一种真正的吐故纳新过程,一种持续的、绵延的知识更新过程。所以说,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的学习是伴随其整个工作阶段的“全程性”学习。其任务之繁重,一点也不亚于青少年学生的学习。

   由上分析不难看出,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学习的四个基本特征实际上对应着“工作成人”学习的四个基本问题。这就是:第一,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客观性知识”,“工作成人”学习的“技术性”特征将愈来愈明显——这是说的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究竟“学习什么”的问题;第二,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准入性知识”,“工作成人”学习的“功利性”特征将愈来愈明显——这是说的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究竟“为何学习”的问题;第三,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开放性知识”、“工作成人”学习的“个体性”特征将愈来愈明显——这是说的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究竟“怎样学习”的问题;第四,知识社会赖以立基的知识是“速变性知识”,“工作成人”学习的“全程性”特征将愈来愈明显——这是说的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究竟“学到何时”的问题。

  

  

  

   【参考文献】

   [1][2] 尼科•斯科尔著,阴晓蓉译.知识社会[M].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9.2000,13.

   [3] 赵汀阳著.长话短说[M].东方出版社,2001,144~145.

   [4] 国家教育委员会关于改革和发展成人教育的决定[M].国务院1987.

   [5] 曼纽尔•卡斯泰尔著,崔保国译.信息化城市[M].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曼纽尔•卡斯特著,夏铸九、王志弘译.网络社会的崛起[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

   [6] W.M.阿普尔著,马和民译.国家权利和法定知识的政治学[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科版).1992,(2).

   [7] 当然,成人也需要与他人面对面交流。因此,并不能说成人自己完全不希望在学校中生活,在教室中听课、在班级中讨论。在这个意义上,到校学习仍然可成为“工作成人”的一种学习途径,但无论如何,这只是知识社会中“工作成人”学习的一种辅助途径,主要学习途径还是“上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643.html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大连)2002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