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近藤大介:如何看清日本新安保法案

更新时间:2015-06-01 14:18:29
作者: 近藤大介  

   在本文的开篇,我想向各位读者提一个有些唐突的问题——您有没有戴过跟自己的视力度数不相符的眼镜?如果戴上度数不合适的眼镜,原本清晰的风景,会突然变得模糊、扭曲、甚至尖锐;如果一直戴着与自己度数不符的眼镜,还会感到头晕或是头痛。而如今的日本人,正逐渐陷入这样一种状态。

   今年是日本战后第70年,日本的安全保障体制在这一年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点。5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通过内阁会议审议通过了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并于翌日即5月15日,将该法案提交到了国会。

   安全保障相关法案也称“10+1”法案:“10”指的是《自卫队法》等现行法案的修订版法案,10个修正法统一打包并冠名《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1”指的是新起草的《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安倍政权将“10+1”法案打包,计划最迟在8月上旬通过国会的最后审议。

   如果这些法律顺利通过并实施,那么派遣自卫队前往海外作战将变得更加自由,日本将成为一个“可以发动战争的国家”。具体而言,只要满足以下四个条件:1.日本陷入危机;2.没有其他解决途径;3.仅限于使用最低限度的武力;4.获得国会的认可(急时先不用认可),自卫队即可赴海外执行战斗任务。因此,这一系列法律也被冠以“战争法案”的别称。

   首相安倍是这一系列“战争法案”的主要推手。5月14日傍晚,安倍召开了35分钟的紧急记者招待会,会上他滔滔不绝地阐述了日本为何亟须颁布这些法律,主要论点有如下四条:

   论点一:当今世界,无论是哪一个国家,仅靠一国之力,已经无法保卫本国的安全。

   日本仅靠自卫队无法保卫本国的安全,因此必须尽快实现与美军的一体化。换言之,今后的自卫队,无论是名义上,还是事实上,都将成为“美军的日本支部”。日本支部如若接到美国总部的要求,不管是世界哪个角落,都必须前往。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中期,美国发起了越南战争,与日本一样同为美国同盟国的韩国,派遣了30万士兵前往越南战场。也就是说,今后“美国的战争”很有可能也会演变为“日本的战争”,这一风险不容忽视。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总人数超过13亿,只依靠本国的军队——人民解放军保家卫国。俄罗斯拥有全世界最辽阔的疆域,领土面积达1700万平方公里,也只依靠本国的军队保卫自己的国家。并且,这两个大国与许多大陆国家接壤,其国防负担可想而知。与此相对,日本仅有1.2亿人口,国土面积也只有37万平方公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国”。而且,日本四面环海,几乎没有外敌入侵。自卫队共有23万人在编,为何日本仅靠自卫队无法保卫本国的安全呢?

   论点二:确立安保法制,有助于维护日本的和平。

   这实际上是“蛋糕与看守”的理论。桌上放着一块美味的蛋糕,并且有一个人负责看守,如果这个看守只是个布偶,就算小偷来抢食也不会被看守抓。然而,如果今后配备一名真人警卫做看守,那么偷吃蛋糕需要冒生命危险。因此配备的看守越强大,蛋糕的安全越能得到保障。

   然而,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日本这个国家四面环海,海洋可谓日本的“强大看守”。中国古代修建了万里长城以御外敌,是由于中国是一个大陆国家,而日本有一道天然的“海之长城”,因此并不需要大陆国家那样的“强大看守”。实际上,在日本两千年的漫长历史中,直到1945年3月,才第一次遭受他国的大规模侵略,即美军攻占冲绳。战后的70年间,日本也没有遭到任何国家侵略。

   论点三:强化日美同盟,可以使日本更加安全。

   这实际上是“蛋糕与看守”理论的实用版。明确提出这一观点的是安倍“政治上的老师”——前首相小泉纯一郎。

   “日本外交的重点,一是美国;二是美国;三还是美国。强化日美同盟,使日本与美国逐步实现一体化,可以使亚洲周边国家认可日本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并始终追随日本。”

   小泉执政时期,会向每一名新任命的外务大臣灌输这一观点。安倍与他的想法完全如出一辙——安倍于4月26日至5月3日对美国开展了为期8天的访问。4月29日,在美国联邦议会发表演讲时,安倍向身边的人透露:“今天是我出任首相以来最自豪的一天。”

   然而,“把日本的安全完全托付给美国”的做法,其实是20世纪冷战时代的思考模式。冷战结束后不久的小泉政权时代,这一思维模式也许还能勉强适用,而如今的亚洲早已今非昔比。

   具体而言,在如今的亚洲,军事上依靠美国,经济上却依赖中国的国家占绝大多数。换言之,亚洲各国大多周旋于美国与中国之间,试图在两个超级大国间保持平衡。

   日本也绝不是一个例外。对于日本而言,中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占全贸易比例的两成。访问日本的游客中,中国游客的数量高居榜首。从这个角度出发,日本应该弱化冷战时代结成的日美同盟关系,并将目光逐步转向中国,才能更好地实现日本的繁荣与发展。事实上,同样身为美国的同盟国——韩国的朴槿惠政权采取的外交方针即是如此。而且对美国来说,中国已经不是敌国,而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正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但是,只有日本的安倍政权,仍旧陷于“20世纪的思考模式”无法自拔。安倍脑子里只有20世纪的亚洲发展模式——大雁南飞式,也就是说亚洲这个雁群只有唯一一个发达国家日本作为领头雁发挥牵引作用。紧随日本后面的依次是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这“四小龙”,其后是东盟(ASEAN)国家,最后才是“一穷二白的中国”。

   的确,20世纪80年代时期,这种“大雁南飞式发展模式”是成立的。然而中国现在已经跻身为赶超日本、排名世界第二位的经济大国了,成为了亚洲经济发展最大的领头雁。中国提倡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有57个国家响应其号召。中国正在发出时代的强音。

   尽管如此,安倍政权的每一个人物,见到我时都说:“中国不可能带动整个亚洲的发展。中国不可能管好一个国际性的银行。”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20世纪,时钟已经在他们脑海中停摆了。日本还固守着“往日的荣光”,而亚洲早已朝着未来迅猛发展。

  

论点四:如果美军被攻击,日本也极易陷入危险的境地。

   举个例子,假如美国海军负责扼守中东地区的霍尔木兹海峡。日本火力发电所需的石油有八成都依赖中东进口,一旦美国海军发生危险,日本将会爆发能源危机。因此,自卫队有必要与美军一体作战,才能保障霍尔木兹海峡的稳定。这就是安倍的观点。

   然而,霍尔木兹海峡的威胁已经过去了,因为美国和伊朗早就握手。而且有些危机正是由于日本与美军结为一体造成的。迄今为止,日本与中东地区的所有国家都维持着友好关系,这是因为日本的国际形象是“一个放弃战争的和平国家”。一旦今后日本给国际社会的印象是“美军的日本支部”,那么日本与中东诸国为敌的风险就会大大增加。今年1月,两名日本人被“伊斯兰国”绑架,并遭到公开处决,这一恐怖事件的发生,始于安倍访问中东国家时发表的挑衅“伊斯兰国”的言论。

   综上所述,安倍的理论矛盾丛生,并意图引导舆论通过“战争法案”。

   首相安倍的话,不仅毫无说服力,个人以为,他本人发表的言论本身也不值得信任。

   就在八年前,即2007年9月10日,当时安倍在秋天国会开幕第一天发表了表明政策的演讲,演讲的内容围绕如何把日本建设成一个“美丽的国度”,字字珠玑、掷地有声。我在国会的记者席上旁听,安倍从教育、年金、地方改革谈到环保、经济复苏、外交国防等众多领域的改革施政措施,最后以“为了日本的繁荣,我将竭尽全力,万死不辞!”作结。在场的国会议员们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投以热切的期待。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就在演讲的两天后,安倍宣布由于健康问题“无法胜任首相之职”,主动请辞了。今天,同样是这位如此不负责任的政治家,意图在日本通过“战争法案”。

   日本与美国、中国等国不同,日本的首相不知何时就会把政权拱手让出,是一个极没有政治责任感的国家。1945年以前的日本历史,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如果日本的国家政权没有任何人能负起责任,那么日本很容易踏上侵略他国的不归路。正因为如此,日本汲取了历史的教训,制定了放弃战争的和平宪法。然而今年,安倍先是制定了安保法案,紧接着明年打算修改宪法,意图逐步把日本变成一个“可以发动战争的国家”。

   近日,我与日本的近现代史大家——作家保阪正康先生一同用餐,席间保阪先生长叹一声道:“20世纪中叶,日本向中国宣战,日中之间爆发了‘日中战争’(中国称‘抗日战争’),后来日本又与美国开战,陷入了太平洋战争的泥潭。仔细分析这段历史,会发现日本的最高统治者——天皇一直以来是持强烈反对战争的态度的。然而,周围的势力逐渐把局势朝相反的方向推进,最后天皇也被迫卷入战争的漩涡。这种巨大的内部矛盾,是20世纪大日本帝国所犯下的错误的根源。然而现在的安倍政权,不仅没有吸取这场错误的教训,反倒在重蹈覆辙。”

   现在的日本,主权在民。没有哪个日本人想要和他国开战,但不可否认,日本陷入战争漩涡的风险正在逐步增加。

   不久的将来,日本很有可能戴着度数不合的眼镜,在完全看不清事物全貌的时候,冲进战场。但那个时候,力推“战争法案”的“战犯”——安倍晋三早已不在首相官邸了。

   日本如果没有一个堪当重任的人为日本政治负责,日本国民必将成为战争的牺牲品,对方国家的国民也会沦为牺牲品。这既是日本的悲剧,也是其他国家的悲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611.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