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瞿建波:《稻可道》的启示:文明的优势在"杂交"

更新时间:2015-06-01 12:01:57
作者: 瞿建波  

  

   2015年5月26日。夕阳西下,燥热褪去,岳麓书院的庭院复归平静。

   越过那些风云际会、云兴雷奋的近现代历史,在流淌不息的湘江西边、古城长沙岳麓山之下,岳麓书院已经静静躺在这里一千多年了,如此安详。

   "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第一部《稻可道》作者方志辉,在"千年学府"的书院大门前,安静地等着书院的掌门人、湖湘文化的领军人物、大儒朱汉民院长。

   陪同方志辉一起等候的还有中南大学教授颜爱民、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教授肖长江、知名企业家龙泽、青年作家枕戈等一群热爱国学、弘扬国学的践行者。他们都是岳麓书院的常客,也是朱院长的座上宾。

   朱汉民院长踏着书院正门的台阶缓步走来,方志辉赶紧迎上前去,拿着这本新鲜出炉的新作《稻可道》恭恭敬敬地送到朱院长跟前,说:"这本新书特意请袁隆平院士签名了,赠给岳麓书院,希望您抽时间给我指点一二。"

   朱汉民说:"哪敢,哪敢。这礼物很厚重,我先拜读拜读,学习学习,我们边走边聊。"

  

   岳麓书院是湖湘文化的圣殿

  

   岳麓书院在最后一抹光辉中隐去了它的身影,方志辉感受着书院的庄严、神圣和分量:

   人们称岳麓山为湖湘文人心中的"耶路撒冷",而岳麓书院则是湖湘文化的圣殿。

   岳麓书院的大门有幅对联:"千百年楚材导源于此,近世纪湘学与日争光。"气魄宏大,响彻大地,从历史的角度概括了岳麓书院的功绩。

   近千年来,湖南人在这座书院里潜心学问,最后在民族存亡最艰难的时刻,使湖湘文化厚积薄发大放光彩。而岳麓书院培养的人才,更是左右了中国近现代的历史进程。

   但是,抗日战争期间日机的狂轰滥炸,岳麓书院也见证了近代中国的屈辱。文化大革命期间,激进的反传统浪潮也使这座儒家的圣地斯文扫地。

   改革开放后,岳麓书院的古建筑得到修复,并恢复了弦歌千年的办学传统。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学院,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岳麓书院顶着商业化浪潮的喧嚣以及大学"行政化"的压力,艰难前行。

   而被世人称道的湖湘文化,也一度迷失了方向,不知所措。湖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方志辉在传播杂交水稻的过程中,也千百次思考过湖湘文化的过去与未来……

   经历了近百年的反儒家浪潮后,国人不曾想到,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震惊世人的一件大事,就是在2013年11月26日视察圣人的故乡曲阜,几乎一锤定音地为儒家彻底平反了,并再次把儒家思想推到了国家舞台中心。

   一度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略有失意的书院,再次成为国人瞩目的中心。2013年9月28日,岳麓书院重启祭孔大典、"致敬国学-2014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等活动,让世人感觉中华传统文化原来离我们如此之近,如此温情脉脉。

   作为共和国成立后,乃至民国以来百余年的首任书院院长,朱汉民恪尽职守,对儒家书院传统的恢复,劳苦功高,正载入史册。

  

   方志辉:湖湘文化发源于稻作文化

  

   谈及近现代的湖湘文化,很多人都会这样评价湖南人:湖南人会读书、会种田、会喂猪,会打仗、会从政。改革开放市场大潮兴起后,以"远大"、"三一"、"科力远"、"太阳鸟"、"隆平高科"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湘商崛起后,湖南人又得到了这样的评价:湖南人还会从商!

   方志辉发现,湖湘文化要么被过于耀眼的军事政治文化的光芒所掩盖,要么被改革开放后三十年兴起的商业文化所覆盖,却忽视了"会种田"的文化。

   而湖湘文化原本就发源于稻作文化,耕读文化是最古典的湖湘文化。当代,袁隆平发明杂交水稻后,湖南人再次把稻作文化发扬光大,甚至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袁隆平又何止是"当代神农",袁隆平的美名已经传遍五湖四海、整个世界!

   有人说,安稳的日子里,湖南人是一把农耕的好手。闲暇的间隙中,湖南人是一群读书的骄子。战乱的困局下,湖南人是一批治世的能臣。危亡的国难前,湖南人是一根顶天的梁柱。卸下盔甲,远离战争,在和平的日子里,种田确实是湖南人的拿手好戏!

   而与游牧文明、工商业文明相比,农耕文明表现为:顺应四时,道法自然,敬天爱人,尊道贵德。人们播撒的是种子,收获的是果实,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表达的确实是一种和平的精神!

   但回到古代的田园生活已无可能,守着一亩三分地,已无法应对现代膨胀的人口增长。袁隆平能够提升稻作文明,是因为他依据植物的"杂交优势",发明了杂交水稻,大大提高了粮食产量,击退了饥饿对人类的威胁,保障了中国乃至世界的粮食安全。

   就这么一颗看上去似乎不起眼的水稻种子,有人这样评价:"可以说,除了杂交水稻之外,中国在现代科技领域里,暂时还找不出第二个连续领先世界40多年,而且还在继续领先着的科技项目。"

   这是被一粒种子改变的世界。在国际上,人们甚至把杂交水稻当作中国继四大发明后的第五大发明,称能够增产20%的杂交水稻为"东方魔稻"。

   作为"杂交水稻之父"的亲传弟子、中青年农业科学家,二十多年以来,方志辉为推广杂交水稻,足迹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并在30多个国家种植杂交水稻,洒下辛勤汗水。在很多亚非拉国家,他俨然是一名水稻外交部长,享受超高级待遇,时常受到他国总统的接见。

   更重要的是,方志辉见证了湖湘稻作文明复兴和在全世界发扬光大的历程,并以自己的亲力亲为,体现了湖湘文化"心忧天下"--以一粒种子平天下的精神。

   在这个艰苦奋斗的过程,方志辉身上湖南人的使命感被激发出来,他觉得很有必要用一本书把袁隆平等科学家把杂交水稻推向世界的"跨国奋斗史",把他们的酸甜苦辣,把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记录下来,把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的大无畏精神展现出来。

   去年的3月4日,袁隆平获得201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这表明生物技术推动世界和平也受到关注。3月27日,习近平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拿坡仑说过,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的时候,世界都会为之发抖,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

   方志辉以亲身经历感受到:中国正在和平崛起,太需要一个文化符号来代表这个伟大文明古国的新世纪形象了。湖南青年学者、作家、大同思想网总编、《稻可道》策划人枕戈提议,就以"和平的狮子袁隆平"的名义出一套丛书,整体来反映科学家们把杂交水稻推向世界的形象,中国人崛起于世界的形象。

   方志辉认为,北纬30°这个地带诞生了人类最早的文明,中国的道家学说诞生在南方,是因为这里的气候最适合灌溉种植,适合水稻及其他植物的"道"之发生。种植水稻,本身与天体运行造成的节气变化、四季循环息息相关,故稻中有"道"。

   在湖南的永州的玉蟾岩,发现了14000年前的野生栽培稻:在湖南澧阳平原的彭头山,发现了7800年前的稻壳与谷粒;在湖南常德城头山,发现了6500年前保存完好的世界最早的水稻田--湖南是无可置疑的世界上最早的稻作文明的起源地。

   而在中国文化中,惟"道"至大。儒有儒道,佛有佛道,道法自然。诗有诗道,医有医道,茶有茶道。书有书道,画有画道,琴有琴道。商有商道,武有武道,兵者诡道……

   最后大家认同,以《稻可道》作为书名。即,袁隆平的努力提升和创新了稻作文明,弘扬了湖湘文化,乃至可以上升到中国哲学--"道"的高度。

   《稻可道》看似讲的是袁隆平发明水稻,讲的是袁隆平和他学生们推广杂交水稻和造福世界的故事,却又无不是在悟道、弘道、布道,宣扬和平之道,阐释做人做事的道理。

   道可道,非常道。稻可道,无穷道。

  

   龙宇翔:袁隆平是中国"水稻外交"的核心人物

  

   天不变,道亦不变。而从鸦片战争以来,西方文化的强势侵入,近代中国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变法、革命、改革,试图变"道"图新。

   在谈及袁隆平院士时,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教授肖长江对记者说:"湖南人会种田,但并不是因循守旧,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空里循环往复。袁隆平把湖湘稻作文明发扬光大,一开始就注入了异质文明,这就是现代的科技文明,以及工商业文明。"

   1970年,袁隆平提出"用远缘野生稻与栽培稻杂交"的思想。在那个简单寻常的秋天,在阳光充沛的海南岛,在三亚的一片野沼中,他的两位助手发现了一株雄花败育株野生稻。这可谓是杂交稻的"实物鼻祖",他的理论构想需要通过野生稻得到兑现。

   袁隆平给取名为"野败":"鉴于它是一株野生的碘败型花粉败育雄性不育株,我们就把它命名为'野败'吧。哈哈,'野败',我们的又一份瑰宝!"在庄志霞所著的《袁隆平传》中,这样记录下袁隆平的惊喜。

   "成",源于"败"。科学因"败"而胜。1973年10月,袁隆平发表了题为《利用'野败'选育三系的进展》的报告,正式宣告我国杂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随后又相继攻克了"优势关"和"制种关",杂交水稻开始了大面积推广种植。

   中国科技界,迄今没有一个人获得袁隆平那样多的国际国内大奖:国家特等发明奖、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世界粮食奖、沃尔夫奖、马哈蒂尔科学奖……他不仅当选为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而且有颗小行星被命名为"袁隆平星"。

   而生物技术日新月异,推进到了分子工程的水平,也就是时下世界空前关注的"转基因"技术。但目前还没有一个转基因水稻,像袁隆平的杂交稻那样是用来增产的。

   袁隆平的成功,当然有大自然赐予的因素。"杂交"其实也是大自然的普遍现象。但绝非农耕文明时代的坐享其成,而是在现代科学理论的指导下,有针对性、有目的地"杂交",注入了人类强大的研究动力,甚至可以说是征服自然的雄心。

   科技强国,工商富民,西方国家依靠这两大利器,迅速实现了民族的复兴和国家的崛起。

   这也体现在袁隆平的毕生事业中:他发明杂交水稻后,与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完成了中国与世界的第一笔知识产权交易;中国第一家以科学家名字命名的农业高科技公司--隆平高科的上市,既推动了杂交水稻在全世界的传播,也参与构建了中国的商业文明……因而,袁隆平院士对中华商业史的作用也不言而喻。

   近代西方人以重炮利舰开路,商业征战紧随其后,充满了太多的血与火,但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商业征战,显得文明温和多了。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执行主席龙宇翔在《稻可道》的序言中说道: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认为,中国是唯一具有天下情怀的国家。虽然近代以来,尤其在二战中,中国饱受外国人的侵略,饱受现代杀伤性武器的祸害,但中国和平崛起后,没有给其他国家输出战争、灾难、毁灭性武器,却送给了世界人民解决饥饿和粮食安全问题的杂交水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6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