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飞:从上海合作组织看中国“新外交”的探索

更新时间:2015-05-31 22:48:29
作者: 高飞  
2011年2月,中国进一步提出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发展银行的建议,以支持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双边和多边基础建设项目。

   中国一贯积极支持上合组织框架内的经贸合作。为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经济合作,2004年塔什干首脑会议期间,中国宣布向其他成员国提供9亿美元的优惠出口买方信贷。此外,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会馆及其经济合作网站均为中国无偿提供。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给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带来了严重的冲击,中国积极协助成员国应对危机。2009年初,中国以“贷款换石油”方式分别向俄、哈两国贷款250亿美元和100亿美元,以“贷款换合作”形式向塔吉克斯坦贷款10亿美元,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2亿美元优惠贷款和8000万元人民币无偿援助。特别是中国政府决定向上合组织框架内多边和双边经济技术合作项目提供100亿美元的信贷支持,成为成员国尽快摆脱危机影响的重要保障。2009年中国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间贸易额达到868亿美元,比2001年增长了7.2倍。⑩

   其次,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的能源战略合作也不断深入。欧亚地区油气资源分布广、储量大。其中,俄罗斯已探明储量742亿桶,哈萨克斯坦已探明储量为398亿桶,土库曼斯坦已探明的储量为6亿桶,乌兹别克斯坦6亿桶。有评论认为,在与油气资源相关的地缘政治图谱中,谁控制了中亚石油,谁就能在全球能源战略格局中争得主动。(11)中国经济发展迅速,自1993年转为原油进口国以来,原油进口额不断上升,2010年达到2.39亿吨,原油消费50%以上依赖进口。2009年,中国石油的探明储量占世界的1.1%,而消费却达到了10.4%。(12)从地缘角度来看,中亚、俄罗斯是中国的近邻,向中国出口石油有利于其能源出口多元化的要求,也有益于改善中国的石油战略布局。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内部能源合作的前景十分广阔。

   早在1997年6月,中国公司就与哈萨克斯坦签订了购买阿克纠宾斯克油气股份公司60.3%股权的协议。2003年6月,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又签订了购买阿克纠宾斯克油气股份公司25%股份的协议。(13)同年,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正式决定建设中哈石油管道,并于2006年正式通油。2006年4月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签署了有关实施中土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及中国从土购买天然气的协议,协议规定从2009年起的30年内,中国每年从土购买天然气300亿立方米;2011年11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访华,中土又签署了《关于全面深化中土友好合作关系的联合声明》和《关于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增供天然气的协议》,未来土库曼斯坦向中国供应天然气每年将增加到650亿立方米。(14)2009年12月,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途径乌兹别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已正式向中国通气。从2006年起,俄罗斯每年通过铁路向中国出口石油1500万吨(15);2011年1月1日,中俄原油管道正式启用,中俄天然气管道建设也已纳入了双边合作议程。

   从长远来看,能源合作也是战略合作,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的能源合作促进了各方关系的良性互动。随着中哈石油管道的建成,2007年11月,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签署协议商定每年将通过中哈石油管道向中国供石油500万吨,从而进一步完善了其多元化出口战略。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项目则解决了中国“能源来源多元化”与中亚国家“能源输出多元化”问题。不仅如此,这一项目对于上海合作组织另外一些成员国的经济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诚如亚洲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总经理沙亚赫梅托夫所说: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正式通气后,对哈萨克斯坦来说,“整个阿拉木图州的天然气供应问题都能得到解决”,“对土库曼斯坦来说,中亚天然气管道为它的能源出口开辟了一条全新通道。对乌兹别克斯坦来说,这不仅是一条新的能源出口通道,还能带来大量过境运输费。事实上,中亚天然气管道工程最大的意义在于:我们与邻国借此发现了更多的共同利益与合作机会。”(16)而中俄石油管道的建成不仅符合中国获得稳定能源供应的需要,也实现了俄罗斯发展“东西方平衡的能源战略”的客观要求。

   总的来看,上海合作组织内部的经贸合作,无疑有利于中国扩大对外贸易;同时,中国的西部大开发也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的经贸合作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中国新疆与中亚各国的贸易额占全国与中亚贸易额的70%以上,地缘的接近已经转化成了贸易的优势。随着中国“走出去”战略的不断深化,许多中国公司开始选择在中亚地区投资,开展加工贸易、合作开发资源,发展国际工程承包业务等。上海合作组织是中国实践新发展观的重要平台,中国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周边国家的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

   三、新文明观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地区秩序建设

   20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40多年的冷战。历史证明,依靠武力、对抗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矛盾和冲突。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认为,过去那种消耗大量人力物力搞集团对抗,争夺地区和世界霸权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17)为此,中国积极倡导新文明观,推动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和交流,推进多边主义,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和法制化,以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中国认为,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共同遗产和走向昌盛的宝贵源泉,应努力加以维护。各国人民根据本国国情自主选择发展道路是不可剥夺的权利,必须予以尊重。各国要在平等的基础上,在‘文明对话’中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共同构建和谐的世界。”(18)上海合作组织正是这种新文明观的实践者。

   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既有中国、俄罗斯这样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有像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这样面积狭小、经济落后、人口只有五六百万的小国,然而这并没有妨碍各国成为“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多边合作有别于传统的地区性组织,它不准备建立政治、经济或军事同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代表了一种全新的国际政治思维与合作方式,其核心是平等和尊重。(19)

   首先,在政治上,上海合作组织承认各国间的差别,提出“尊重多样文明”,尊重各成员国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尊重其独立自主地选择本国发展道路的权利,强调“各文明之间应以对话代替对抗”。中亚地区历史上就是不同文明、民族、宗教的交汇地,加上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政治制度各异,发展区域合作任务十分艰巨。加强政治对话和文化交流有助于不同民族、宗教之间消除隔阂,减少误解,从而为联合反恐、经济合作创造良好的条件。2002年5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圣彼得堡宣言》明确提出:“要尊重和促进人类文明的多样性。各种文明应该求同存异,取长补短,共同发展。”(20)2004年6月,胡锦涛同志在上海合作组织塔什干峰会上重申:“上海合作组织要维护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促进不同文明、不同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国家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和谐共处”。(21)2005年7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阿斯塔纳宣言》再次指出:“世界文化和文明的多样性是全人类的财富。在信息技术和交通迅猛发展的时代,这种多样性应促进相互了解和宽容、避免极端态度、发展对话。应充分保障各国人民选择自己发展道路的权利。”(22)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五周年宣言》总结了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功经验,强调“本组织将为建立互信、互利、平等、相互尊重的新型全球安全架构作出建设性贡献。此架构基于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摒弃‘双重标准’,在互谅基础上通过谈判解决争端,尊重各国维护国家统一和保障民族利益的权利,尊重各国独立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制定内外政策的权利,尊重各国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23)2004年6月,塔什干峰会通过《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交部协作议定书》,规定成员国外交部就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开展各种形式的磋商和协调,目前这一合作已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一大特色。

   其次,上海合作组织大力推进文化领域的交流。2001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元首会晤首次提出“举行上海合作组织文化部长会晤”。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第一次(2002年4月)、第二次文化部长会议(2005年7月)的召开,以及2005年第一次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文化节的成功举行,标志着上海合作组织人文合作的机制已经形成。2006年4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第三次文化部长会议在塔什干举行,会议通过了2007年至2008年文化合作计划。2005年7月、2006年6月和2008年8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功举行了三届艺术节。2001年9月22—29日,中国成功举办了“哈萨克斯坦文化节”。2002年4月,哈萨克斯坦举办了“中国文化日”。2005年,中国举办了“乌兹别克斯坦文化日”。2006年是“中国的俄罗斯年”;2007年是“俄罗斯的中国年”。这些文化交流活动对增进各国相互信任发挥了重要作用。2007年根据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提议,“上海合作组织大学项目”正式启动,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56所重点高校参与了上合组织大学的组建。(24)为推动汉语教学和各国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中国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设立了中国文化中心,在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中设立了27个孔子学院。这些人文教育合作实现了文明的对话,促进了成员国人民的理解和沟通。

   当今国际秩序正处在大变革和大调整过程中。上海合作组织及其所遵循的“上海精神”,丰富了当代国际关系的理论和实践,体现了国际社会对实现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普遍要求,对国际社会寻求新型的非结盟、非对抗性的国际关系模式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四、对上海合作组织建设及中国“新外交”的评价

   (一)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就及面临的主要挑战

   成立十年来,上海合作组织在安全、经贸、人文合作等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目前,除了六个成员国外,上海合作组织还发展了蒙古、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四个观察员国家,及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两个对话伙伴国,涉及地域面积占欧亚大陆的70%,人口达到世界的40%,已成为欧亚大陆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区域性国际组织。2007年8月,在上海合作组织比什凯克峰会上,成员国元首共同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国的新安全观、发展观、文明观在《条约》中得到充分体现。当然,上海合作组织未来发展也面临许多挑战。

   首先,俄罗斯对中国心存疑虑。冷战后的俄罗斯把国家复兴视为其首要目标,恢复在包括中亚在内的独联体国家的影响力是俄罗斯外交的“绝对优先方向”。与中亚国家的传统纽带和地缘便利是俄罗斯最大的优势。在经济领域,2001年5月,俄罗斯推动成立“欧亚经济共同体”(EurAsEc);在安全领域,2002年5月,俄罗斯推动在1992年《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基础上成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进一步强化其在中亚的政治经济地位。俄罗斯的直接目的是希望上海合作组织成为抵制美国谋求在中亚地区势力扩张和主导权的工具,(25)并“通过多边组织更好地约束中国的地区野心”。(26)俄罗斯一些人尤其担心中国加强与中亚国家在能源、经贸等方面的合作,将削弱俄在该地区的经济主导地位,降低中亚对俄的依赖性和向心力。

其次,中亚各国奉行平衡战略,国内改革面临压力。中亚国家希望利用与俄罗斯的传统联系并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同时又希望加强与西方的合作。它们不仅强烈排斥俄罗斯恢复昔日苏联雄风的企图,同时也对美国的介入和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感到担忧。在与中俄紧密合作的同时,中亚各国参加了北约的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并利用“亚洲交流与信任措施建设会议”(CICA)等与域外国家建立合作关系。(27)中亚国家坚持“多向外交”周旋于大国之间、保持灵活性,从大国竞争中渔利。此外,中亚各国经济基础薄弱、改革困难重重,一些国家政局持续动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kaif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586.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京)2011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