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康宁:地位与利益:教师教育改革的两大制约因素

更新时间:2015-05-31 22:28:11
作者: 吴康宁 (进入专栏)  

   在我国,“教师教育”这一概念最早于90年代前期在学界出现,① 本世纪初开始成为政府文件的正式用语。② 不论是学界变换概念,还是政府变换用语,都表明着对传统“师范教育”进行反思与改造的期盼和决心。事实上,大致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以来,从民间到官方或者说从官方到民间,都以“教师教育”为新概念对基础教育师资的培养、培训工作进行了一系列改革,统称为“教师教育改革”。这些改革虽然取得不少成绩,也给人诸多启迪,但只要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就不得不承认在不少重要问题上都存有较大意见分歧,改革进程相当艰难,效果不如预期。有鉴于此,反思之声也不绝于耳。(譬如,请见荀渊:《教师教育一体化改革的回顾与反思》,《教师教育研究》2004年第4期;顾明远:《我国教师教育改革的反思》,《教师教育研究》2006年第11期;杨跃:《教师教育改革阻抗的社会学分析》,《湖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7年第3期;姜达勇:《困厄与突围:转型期我国教师教育改革的反思与建议》,《高教论坛》2009年第3期;宋秋前、叶云飞:《教师教育改革存在的问题与思考》,《教育发展研究》2008年第22期。)可以认为,我国教师教育改革在许多方面都仍处于一种十字路口。(进入本世纪以来,我国教师教育正面临历史性转折或正处于十字路口之类的观点不时见于报端或期刊。(譬如,请见管培俊:《教师教育的十个观点》,《教师教育研究》2004年第4期;马朝宏:《教师教育走在十字路口》,《中国教师报》2004年2月11日。)在笔者看来,我国教师教育处于十字路口的状态不会马上结束,而是有可能还要延续一段时间。延续时间长短取决于社会大环境、各方利益博弈、政府决策以及教师教育系统自身建设等多种复杂因素。事实上,社会转型期的一个普遍现象便是一些重要改革往往会频频面临十字路口的判断与选择。)

   处于十字路口的教师教育改革,有必要对影响改革进程的制约因素进行客观的分析与冷静的判断。影响教师教育改革的制约因素很多,本文拟对其中的两个重要制约因素“地位与利益”加以简要分析,以期为推进教师教育改革提供点滴参考。

   一、地位

   一个国家的教师教育是否兴旺发达,最实在、最雄辩的判断依据不是媒体的正面宣传报道,也不是有关经费投入逐年增长之类的简单数字,而是教师教育的“人心”,或者说教师教育的“民意”。

   而在所有关于教师教育民意的标识中,最具说服力的标识其实只有两个:其一是看是否有大量(而不是极少数)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师范)专业,其二是看是否有足够数量的(而不是极少数)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如果很少有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那么,即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的多半为优秀教师,其结果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很少有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那么,即便接受教师教育的多半为优秀学子,其结果也常常是误人子弟。

   在同一个国家的同一个时段里,上述两种标识往往会同时出现。即:或者是既有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也有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状况1);或者是既无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也无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状况2)。一般不会出现两种标识相悖的现象。即:虽有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却无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状况3);或者虽有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却无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状况4)。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来我国教师教育的“民意”总体上说恰恰属于上述“状况2”,即“既无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也无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这已成了我们多年来几乎习以为常的一个严峻事实。面对这一事实,相信任何一个尊重事实的人都很难对教师教育的质量与成就作出过高评价。

   那么,为什么优秀学子很少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呢?为什么优秀教师很少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呢?这两个问题其实已经被人们问了多年,答案似乎也早已不言自明:优秀学子们的“不愿意”与优秀教师们的“不愿意”都同“地位”这两个字有关。即:优秀学子们之所以普遍不愿意报考教师教育专业,主要是因为教师职业在整个社会结构中的地位不高;而优秀教师们之所以普遍不愿意从事教师教育工作,主要是因为教师教育在高等学校中的地位不高。

   很难想象教师职业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处于较低地位时依然能成为大量优秀学子的职业选择对象。高中毕业生填写高考专业志愿的情况年复一年地表明,只要有可能的选择空间,优秀学子们通常都不会报考教师教育专业,而是会报考在他们看来更有“前途”、也更有“钱途”的其它一些专业。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诚然,也有一些优秀学子不计较社会地位高低,只考虑社会贡献大小,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立志当一名人民教师,但这样的优秀学子毕竟只是少数,他们的职业志向及相应的高考专业志愿选择并不具有普遍意义。

   于是,便形成了这样一种尴尬局面。一方面,人们总是在说我国有着尊师重教的优良文化传统,总是在说各级政府十分重视教育、尊重教师,且各级政府确实也是每年都要表彰和奖励大量的模范教师、优秀教师、先进教师,可以说几乎没有哪个行业像教师行业这样受到如此多的褒扬和赞美;但另一方面,优秀学子们偏偏就是极少报考教师教育专业。其实,即便是一般学子,倘若有更多选择空间,通常也很少报考教师教育专业。教师教育专业一直缺少足够的优秀生源。没有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选择教师职业、报考教师教育专业,究竟谁来担当大量培养民族未来人才的重任?这种尴尬局面若无根本改变,任何教师教育改革都无从谈起。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吸引大量优秀学子报考教师教育专业呢?对于这个问题,这些年来相关建议可谓连篇累牍、汗牛充栋,但归纳起来无非是两条基本途径。一是向师范生提供免除学费、增加奖学金、承诺深造机会等种种优惠条件,二是提高教师职业的社会地位。

   应该说,第一条途径确实也能多少吸引一些优秀学子报考教师教育专业,但事实告诉我们,这些优秀学子多半都是由于家境贫寒才迫不得已报考教师教育专业的。即是说,这条途径对于其他更多的优秀学子来说并不具有多少诱惑力。且种种迹象表明,即便是那些由于经济缘故而不得不报考教师教育专业的优秀学子,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希望毕业后能有机会尽可能不当教师,转而从事社会地位高于教师的其它职业,哪怕为此付出一些经济赔偿的代价。

   因此,第一条途径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优秀学子极少报考教师教育专业的现状。要想持续吸引大量优秀学子心甘情愿报考教师教育专业,归根到底还是要在第二条途径上下工夫,即切实提高教师职业的社会地位。

   这里的关键词是“切实”,是“名副其实”,而不是“表面形式大于实质内容”,不是“徒有其表”。那些只是场面热闹、近乎于仪式化的对教师进行表彰或奖励之类的活动以及一般性地提高教师的收入、待遇之类的措施,虽然多少也能调动一些教师的工作热情,但仅此并不足以使教师职业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得到真正提高。对于“切实”提高教师职业的社会地位来说,比上述这些活动与措施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各种有效的方式,促使整个社会对教师职业在推动社会发展与个人成长中所做重要贡献真正抱有感恩之心,对教师职业的教育自由权抱有尊重之心,对教师职业的专业化标准以及不可替代性抱有维护之心。当然,与此同时,还必须切实提高教师的经济收入,但这种提高本身不能再像迄今为止的那样,每每以“不低于公务员”之类的尺度为标准,因为这样的标准往往只会在实际上起着贬抑教师的负面作用。

   与此同时,我们也很难想象在高等学校中处于较低地位的教师教育工作能得到优秀教师们的普遍青睐。

   在非教师教育专业的数量与规模已远远超过教师教育专业的一些正朝向综合性大学转型的师范院校里,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即学校的主要精力及人力、财力、物力等各种重要资源的配置与重要机会的分配都日益向那些可望为提高学校学术水平与综合实力增砖添瓦的强势学科集中,而原本在这些学校的工作中占据中心地位的教师教育则不断被弱化,甚至在相当程度上被边缘化。至于在一些原本就是综合性大学的高校里,近年来新设立的教育学科(学院)在学校的学科结构中本来就多半只是一种点缀,一种近乎于可有可无的边缘性存在。

   同教师教育的弱化及边缘化相伴随的,是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的教师在学校组织中的地位也相应地不断弱化以及被边缘化,这在这些教师的经费申请、机会争取、职称评审等各个方面都有明显反映。

   上面两种状况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种恶性循环——教师教育的边缘处境与低下地位导致优秀教师普遍不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即便是已经从事的,则只要有可能,往往也有意“转行”、“跳槽”,改为从事非教师教育专业的学术研究与教学;而缺少优秀教师加盟的教师教育,其研究与教学都很难取得值得称道的成果,这就强化了人们关于教师教育工作的专业化程度低、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的教师层次低的刻板印象;③ 这一刻板印象继而导致教师教育愈发得不到应有重视,愈发被边缘化,地位愈发地下;于是,优秀教师愈发不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其结果,正如我们在许多师范院校通常都可看到的那样,伴随着教师教育的弱化及边缘化,从事教师教育的教师本身也被双重边缘化了。一方面,他们在各自的本基学科(语文、数学、外语等)的学术结构中处于“底层”,可以说被这些本基学科边缘化了;另一方面,他们在教育学科的学术结构中也处于“底层”,可以说也被教育学科边缘化了。没有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心甘情愿从事教师教育工作,究竟谁来担当大量培养基础教育师资的重任?上述恶性循环的状况若无根本改变,同样谈不上任何可能的教师教育改革。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吸引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呢?答案似乎同样是显而易明的,即:切实提高教师教育在高等学校中的地位。这里的关键词依然是“切实”。在笔者看来,这至少需要两方面的艰苦努力,缺一不可。一是国家层面的努力,即国家在如前所述提高教师职业社会地位的同时,制定有关教师教育的一系列必要的国家标准,确保教师教育的专业性和不可替代性;二是学校层面的努力,即高等学校以国家利益为重,明确“培养人才,教师为本;培养教师,教师教育为本”的社会责任感,无条件地改变弱化乃至边缘化教师教育的种种做法,在重要资源的配置与重要机会的分配等方面将教师教育至少放在与学校的其它重要学科同等对待的位置,为吸引优秀教师从事教师教育工作、形成一支稳定的教师教育队伍提供必要的条件与环境。

   二、利益

   任何改革都会使原有利益格局发生变化,都有可能发生利益冲突,都有一个利益调整问题。改革能否成功、是否顺利,既取决于改革的大方向是否正确、目标是否合理,也取决于利益调整能否为改革所涉各方基本接受,能否最大限度地减少或缓解利益冲突。改革,萌生于现实困境,肇始于理念引导,受阻于利益冲突,完成于利益调整。利益冲突乃是任何改革都绕不过去的阻碍,利益调整则是任何改革都必须认真对待与仔细琢磨的核心环节。尤其是在如今利益分化的时代,[1]空举改革思想大旗、空喊改革理想口号于事无补,必须伴有切实有效的利益调整措施,一如马克思所言:“‘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2]

我国的教师教育改革也不例外。可以认为,迄今教师教育改革的一些重要事项之所以进展缓慢而艰难,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个十分普遍的要害性原因,便在于因利益冲突而产生改革阻抗,④ 在于面对这种阻抗缺少行之有效的利益调整措施,以至于未能充分调动“利益攸关方”参与改革的积极性。这在教师教育体制改革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581.html
文章来源:《当代教师教育》(西安)2009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