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鑫明:大学生艾滋病患者生存现状:心存侥幸,不能曝光

更新时间:2015-05-24 01:40:54
作者: 张鑫明  

  

那三个星期,程林只对狗说话。

   他养了一只泰迪犬,金黄绒毛,灰蓝眼睛,胖乎乎的,小名肉肉。

   “肉肉,以后咱俩相依为命了。”

   程林坐在床头,肉肉站在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三年、五年、十年?只要爸妈没事就行,我不要将病毒传染给他们。”

   肉肉靠近他,叫了两声,“杨辉走了,再也不要见他了。他为什么要欺骗我!”

   本是白天,离学校不远的屋里却暗暗的,窗帘拉上了,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没说两句,大四学生程林就瘫倒床上,“肉肉,你可不要离开我啊。”

   肉肉跳上床,趴下来,程林抚摸着它……

   “我感染了,”他突然坐了起来,“你知道?很可怕,没得救。”肉肉也撑起了身子,“我还没毕业呢。我还要不要活下去?”

   肉肉大声叫起来。

   手机响了,浙江爱心工作组的负责人王龙来的电话,劝他赶紧到杭州市疾控中心做确诊和治疗,程林有气无力地回应,知道了。

   现在能给他最大安全感的是床,沉入这个孤岛,他和肉肉独自漂流。

   两条杠杠

   三个星期前,藏在程林体内的病毒被63岁的王龙发现了。

   上臂勒紧,下臂血管慢慢凸显,护士找了条清晰可见的血管。针头推进去,程林紧握拳头,扭过头,盯着窗外不语。陪他来的好友庞伟赶忙挑起话题,平安夜快到了,去哪儿玩呢。

   约五秒钟,一管8毫升的鲜血被抽出。护士拿出两张试纸,往上面各滴一滴,再将试纸装入袋中。程林用棉签按住针口处,移步外厅。

   外厅不大,两张办公桌和一张沙发已显拥挤,墙上贴着图表,绘有艾滋病的传播常识与检测流程等。这是位于杭州市刀茅巷的浙江爱心工作组,专门做“男同”人群的艾滋病检测,抽血的护士来自隔壁的社区卫生服务站。

   结果,得等十五分钟。

   程林裸露着胳膊,踱起步来,身形纤瘦的他思绪杂乱,脸色发白。间隙,王龙登记了他的个人信息:22岁,第二次检测,近期无高危性行为……

   试纸藏在白色包装袋内,灯光下很耀眼,也异常冰冷。程林不时地将目光转向屋内,面无表情,但心怦怦猛跳。若是试纸显现一条红杠,阴性,安全;若是两条红杠,阳性,感染。

   白色袋子中的试纸一定在发生变化。

   程林和庞伟都是“同志”,但不是伴侣。还有半年,两个人就能从浙江省某高校毕业,程林学机械控制,庞伟学数学。艾滋病的窗口期为三个月,庞伟“恐艾”,经常做检测,大三临近期末,他拉着程林到杭州市西溪医院,自己检完,也让程林做了。很幸运,都是阴性。

   2014年12月初,庞伟又去了浙江爱心工作组,回校后,他建议程林再去做一次检查。近半年来程林的固定伴侣,只有男朋友杨辉一人,他自觉不会感染,可拗不过好友的劝说,便答应了。

   十五分钟到了。

   王龙将两张试纸从袋子中抽出,双手突然停在半空。他召唤程林一人进屋,关起门。

   每张试纸都出现了两条红杠,赫然入目。程林的思绪瞬间短路,目光僵直,手臂不由自主地抖起来。

   “有感染HIV的风险,”王龙说,“你得到市疾控中心做确诊。”

   “不可能,”程林直摇头,“不可能感染的,我只有一个性伴侣,他没事。”

   “你怎么知道他没事?你是一天24小时跟着他吗?”王龙反问。

   挨了闷头一棒。过了好一会儿,程林抬起头,“我感染的几率有多大?”

   “90%左右。”

   还有10%的希望,程林呼出一口长气。

   事实上,检测用的是韩国第四代HIV试纸和美国雅培试纸,准确率很高,为了给他一定的心理缓冲,王龙故意说低了准确度。

   王龙当场为他普及了艾滋病的传播渠道、感染风险和用药治疗等基本知识。这些内容对这个体内已经入侵病毒的年轻人而言是新知识,但真不应该是新知识。

   王龙问他和男友亲密时是否戴安全套,程说,确定关系后就不戴了,“我相信他”。

   摊牌

   从里屋出来,程林对着庞伟挤出笑容,“没事。阴性。王老师给我讲了很多平日的注意事项。”他决定将感染一事隐瞒,“他恐艾,知道后肯定会远离我。”

   程林回到校园附近的出租屋。大三起,他和男友杨辉在外租房了,那里是他们的家,有温暖,但在这个夜却冷过冰点。

   杨辉大他两届,程林大二时,两人在酒吧相识。那晚,程林情绪糟糕,独自饮酒,杨辉过来搭讪,留了联系方式。从此,每天的早晚,杨辉都会发来问候,且是第一条和最后一条消息,这让异乡求学的程林感到温暖。学校相邻,只要有空,杨辉就约程林吃饭、看电影、逛街……

   还有共同的爱好,他们都是蔡依林的铁杆粉丝,对偶像的一切如数家珍。三个月后,杨辉要求确定情侣关系,程含笑应允。

   家在西安的程林是独生子,父亲做生意,母亲上班族,对他的管教自小属于放养型,多数时间里,他和奶奶待在一起。

   初中时,程林发现自己喜欢阳光帅气、有个性的男生,对漂亮女孩丝毫提不起兴趣。但他还没正视性取向,也不懂。

   没人给他讲性知识,也没人以正确的方式引导他,自古性教育在中国就是禁忌,不论家庭,还是学校,但社会环境却已急剧变化。

   懂且好奇的程林上网查,他甚至不知道“同性恋”,百度“男生互相喜欢”等词语,搜索出很多东西,程林明白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群体。”

   大一时,程林谈了个男友,交往两个月,性格不合分手,遇到杨辉,他感觉真爱垂青。

   杨辉是杭州人,对程林很是照顾,程若是有个头疼感冒,他就全天守在身边。这段感情中,程林“说了算”,凡事都依着他,杨辉还把每个月实习所得工资交给他,由他来操持家务,他亦对男友倾注所有。

   圈里有句话,同志之间不长情,因为缺少了异性恋的家庭和儿女的情感维系。程林不认可,“有时,男人更了解男人。”

两人初坠情海,也基于男人之间不会怀孕的“常识”,二人的亲热没有“间隔”。

   那个冰冷的晚上,从王龙那儿回到家,程林与杨辉摊牌,告知检测出了艾滋病病毒,“为什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已经感染了?”

   男友低头,半晌不语。事到如今已无法隐瞒,近一年来,随着杨辉走入社会,工作繁忙,相处时间明显减少,感情也不如以往亲密。半年前,两个人吵过一次架,杨辉心情不好,用手机交友找过其他男子。不久,杨辉总感觉身体发热、乏力,就偷偷去做了检测,HIV阳性。他没告知程林,之后亲热时依然没有任何安全措施。

   程林一腔怒火。他想不到,甜蜜爱情的背后竟隐藏着致命病毒。他更想不到,伴侣会在生死问题上隐瞒。

   杨辉没说话。爱转恨,程林心起厌恶,甚至起念“想杀了他”,杀了这个和自己一样的病毒携带者。两个人分手。杨辉搬了出去。

   15%-18%

   关在屋子里的那三个星期,王龙时常给程林打电话,询问病情,疏导心理。起初,程林对王龙很抵触,就像小孩子害怕见医生一样,后来,他的问题越来越多,王龙一一解答。

   年过花甲的杭州人王龙一头黑发,眉浓齿白,面容年轻,朋友们叫他王哥。

   王龙早年做房产中介生意,手头有了些积蓄,2004年,他和朋友想开一家同志酒吧,几经努力,未能开张。

   十年前,社会对同志群体并没有太多的包容。王龙就一直琢磨,怎样才能正大光明地做点事情。那年恰逢浙江省卫生厅要从同志社群招聘一个人做防艾工作,由于王龙和同志人群接触较多,方便开展工作,应聘成功。七个月后项目结束,王龙成立的民间防艾组织——浙江爱心工作组得到省卫生厅的官方承认。2009年爱心工作组申请了中国和比尔·盖茨项目,2013年,杭州市疾控中心向爱心工作组购买服务,市疾控出费用,王龙在男同人群中执行HIV检测。

   爱心工作组的办公室在一栋居民楼的一层,王龙将其改造出了三个区域,办公区、咨询区和宿舍。白天,他们在这里接待前来检测的人,晚上,再去杭州男同活动场所的酒吧、公园做现场免费检测。

   4月4日晚,本刊记者跟随王龙在杭州市一家同志浴池做检测,一位28岁的年轻人被查出阳性,浑身颤抖,六神无主。两年前他被人带进了同志圈,因无套性行为而感染。他还有个未婚妻,准备今年完婚,下一步,他不知如何应对。也有人对检测无动于衷,观望几眼,转身走开,连王龙发放的安全套也不要。

   一晃儿,防艾十年光阴已过,让王龙惊叹的是同志人群中艾滋病感染率的增长。2004年,他们在杭州做检测,感染率只有1%左右。2006年翻了一番,3.65%。2008年又翻一番,7.6%。2010年是14%。2014年,15%-18%——首次来做艾滋病检测人群的初筛阳性值。

   为何同志人群中的艾滋病感染率持续增加,王龙谈了自己的看法,“首先,男人之间的性是近乎免费的;其次,同志人群大部分人都有多性伴,男人性格上的随便决定了他对性的随便,有的人懂艾滋病的危害,可关键时刻就将安全套忘个一干二净;三是男性的生理构造,亲密时直肠粘膜易破损。”

   艾滋病感染者呈低龄化趋势。去年年底,一个白净、腼腆的男孩来到爱心工作组,志愿者小叶接待了他,他不到14岁,被人带进了圈子,一次亲热时嘴唇被咬破,不幸感染。

   王龙不会问受检者的职业,通过见面聊天,他能看出许多年轻人都是大学生或刚毕业,“他们谈吐比较有文化,情绪也更易激动,如果是阳性,反应很大,就像天塌下来了。”

   虽然王龙没有具体统计数值,但他对本刊说,在他所检测的艾滋病感染人群中,18-23岁年龄段的感染者在逐年增加。

   这个年龄段,除了个别已工作者外,其余正是如程林一样的在校大学生。

   同学,同学!

   如今,大学生的生活、娱乐方式随着社会及校园周遭环境的变化而大大改变。

   程林和杨辉的学校相邻,隔着一条小吃街,街上有宾馆、KTV,还开了几家酒吧。不远处还有一家夜店,由于针对学生群体,酒水消费并不高,低价啤酒为主。不只是过生日、办聚会,逢周末,很多学生都喜欢进到酒吧和夜店,新潮、热闹。灯光闪烁,音乐跳动,青春激荡,这里也成为新的交友场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222.html
文章来源:vista看天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