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高华:论元代的称谓习俗

更新时间:2015-05-22 20:38:14
作者: 陈高华  
号从简的是采帛行铺,字敬先是鱼鮓之徒。开张卖饭的呼君宝,磨面登罗底叫德夫。何足云乎(注:刘时中:《[正宫]端正好?上高监司》,《元曲选》第672页。)!

   在上层社会和文人眼裏,下层匹夫用“不寻俗”的“字样”为自己取名、字,是可笑的事情。可见姓名上亦反映出人们的社会地位。

   妇女亦有小名、大名,与男性类似。妇女的小名常用“娘”、“儿”、“哥”、“奴”等字样,以及“腊梅”、“菊花”等花草名目,成年以後继续使用小名的情况似较男性更为普遍,这应与当时女性不能从事社会活动有关(注:《元曲章》卷一八《户部四?婚姻?嫁娶》中所收大多为平民案件,其中女性名字有赵速儿、刘婆安、高唤奴、李伴姐、刘伴姨、李丑哥、刘寺奴、石小梅、张福仙、安秀哥、王哇哥、刘瑞哥、郝伴姑、李兴奴、黄鹤姐、杨福一娘、胡元七娘、徐二娘、白满儿等。显然都是小名,成年後继续使用。)。元代汉族妇女在结婚以後,通常在自己姓以前加一“阿”字,称为“阿刘”、“阿王”、“阿马”等,有时就把丈夫的姓加在前面,如张阿刘、杨阿马等(注:《元典章》卷一九《户部五?家财?寡妇无子承夫分?户绝家产断例》。)。辽阳大宁路利州妇女田阿段,丈夫田千羊,父亲段琮,便是以夫姓加阿加父姓而成的(注:《元典章》卷一八《户部四?收继?田长宜强收搜》。)。这种情况南北都很普遍。这和後代以夫姓加父亲姓氏(如田阿段在後代应称田段氏)是有区别的。这种称呼,起於何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注:洪金富先生说:“这种对妇人的称呼法,至少可上溯至宋代。”但他以《清明集》为例,指出当时有在妇女性前加“阿”的现象,如阿黄、阿戴等,“唯《清明集》中似无在‘阿’字前冠夫性而成‘×阿×’之称呼之例”。也就是说,“×阿×”这类称呼的起源仍是不清楚的,因为“阿×”与“×阿×”是不同的。见他的《数目字人名说》,《史语所集刊》第五十八本第二分,第372页。)。另外一种现像是,僧人出家以後都有法名,而法名上却冠以本来的姓,见於法律文书的僧人有孙义吉、张文通、伍普秀、袁允中、张善祥、华祖仁、曹胜哥等(注:《元典章》卷四九《刑部一一?刺字》诸条。)。这些僧人分布在南、北各地,可见这种现象相当普遍。

   元末农民起义的策动者彭和尚,是江西袁州(今江西宜春)慈化寺僧人,名莹玉,人们称之为彭莹玉(注:权衡:《庚申外史》卷上。),也是僧人冠有俗姓的例子。

   元代汉人姓名还有一种颇为流行的现象,那便是取蒙古名。元朝是蒙古族上层建立的政权,蒙古人居於特殊地位。元朝统治者常以向汉人赐蒙古名的办法,表示将他们视为同族,作为笼络的一种手段。清代史学家赵翼说:

   元时汉人多有作蒙古名者,……盖元初本有赐名之例,张荣以造舟济师,太祖赐名兀速赤。刘敏,太祖赐名玉出干;其子世亨,宪宗赐名塔塔儿台;次子世济,又赐名散祝台。石天麟,太宗赐名蒙古台。邸顺,太宗赐名察纳合儿,其弟弟亦赐名金那合儿。睿宗时,亦以大兴人贾昔剌多须而黄,遂赐今名。其後昔剌孙亦名虎林赤,盖以蒙古名世其家矣。世祖赐名尤多,刘思敬赐名哈八儿都。播州土官杨汉英赐名杨赛因不花。王昔剌保定人,赐名昔剌拔都。张惠新繁人,赐名兀鲁忽讷特。许扆曲沃人,赐名忽鲁火孙。燕公楠赐名[赛因]囊加带。刘哈剌八都鲁本河东人,初赐名哈剌斡脱赤,後以功又赐名察罕斡脱赤,最後又赐今名。自有赐名之例,汉人皆以蒙古名为荣,故虽非赐者,亦多仿之(注:《廿二史札记》卷三○《元汉人多作蒙古名》)。

   在赐名这种做法影响下,不少汉人取蒙古名,以此向蒙古统治者表忠心,希望得到青睐。这在中、上层官僚行列中特别流行。上文提到贾昔剌,子丑妮子、虎林赤、秃坚不花,丑妮子可能是以小名行,虎林赤、秃坚不花都是蒙古名,两人均曾任要职。秃坚不花子班卜、忽里台、也速古、秃忽赤,都是蒙古名字(注:《元史》卷一六五《贾昔剌传》。)。又如郑鼎,曾从忽必烈出征大里,赐名也可拔都。其子郑制宜,小字纳怀,应是既有汉名又有蒙古名。孙阿儿思兰,只有蒙古名(注:《元史》卷一五四《郑鼎传》。)。但在民间,亦有取蒙古名字者,但为数不多。

   汉人取蒙古名字,有几种不同的做法:一种是只有蒙古名字,如上述虎林赤、秃坚不花、阿儿思兰等;另一种是同时有两个名字,一个是蒙古名,一个是汉名,同时使用,例如上面所说郑制宜又名纳怀等。此外,还有在蒙古名前用不用汉姓的区别。一人两名的情况,在当时应为人们所熟知,但各种文献中记载往往不同,有的用汉名,有的用蒙古名,这对後代的研究者来说却是很麻烦的事情。

  

   (三)汉人绰号

   绰号又叫外号、诨名,也是一种称谓语。它指在人们本名之外,他人根据其某种特徵为之另起的名号,或根据其身体特点,或根据其技艺特长,也有根据其性格作风。绰号有时直称其特徵,更多则采用比喻的形式。元代流行水浒故事,水浒中人物都有绰号,流传很广。南宋遗民龚开作《宋江三十六赞》,三十六人都有绰号,龚开的“赞”都是就他们的绰号发议论的,如“呼保义宋江”,“不假称王,而呼保义,岂若狂卓,专犯讳忌”。“活阎罗阮小七”,“地下阎罗,追魂摄魄,今其活矣,名喝太伯”(注:周密:《癸辛杂识》续集上《宋江三十六赞》。)。绰号与人名,已经密不可分了。元代话本《宣和遗事》和以水浒故事为题材的杂剧中,也都提到英雄们的绰号。在其他题材的杂剧中,某些人物亦有绰号,如“护桥龙宋彬”(注:杨显之:《郑孔目风雪酷寒亭》,《元曲选》第1001页。)、“铁幡竿白正”(注:佚名:《朱砂担滴水浮沤记》,《元曲选》第388页。),这些是江湖人物的绰号。郑州太守苏顺,“虽则居官,律令不晓,但要白银,官事便了”。当地百姓“与我起个绰号,都叫我做模稜手,因此我这苏模稜的名,传播远近”(注:李行道:《包待制智赚灰阑记》,《元曲选》第1116页。)。显然,绰号比名字传播更快更广。在衙门中充当六案都孔目的岳寿,“谁不怕他,有个外名儿,叫做大鹏金翅雕”,意思是“天地间万物,都挝的吃了”(注:岳伯川:《吕洞宾度铁拐李岳》,《元曲二》)

  

   二、

  

   (一)蒙古族亲属称谓

   蒙古族中,亲属称谓亦相当复杂,各种亲属关系都有专门的称呼。见於记载的有:父(爱赤哥)、祖父(阿不干)、伯伯(爱宾)、叔叔(阿不合)、哥哥(阿合)、弟弟(斗)、丈人(合敦阿赤哥)、舅舅(纳合丑)、女婿(库里干)、母(阿可)、姐姐(阿可赤)、妹妹(对)等(注:《事林广记》(至顺本)续集卷八《文艺类?蒙古译语》)。

   蒙古族没有姓,只有氏族名和名字。蒙古人的名字,多种多样。清代学者钱大昕对此有所叙述:

   元人以本国语命名。或取颜色,如察罕者白也,哈剌者黑也,昔剌者黄也(亦作失剌),忽兰者红也,勃罗者青也(亦作博罗),阔阔者亦青也(亦作扩廓)。或取数目,如朵儿别者四也(亦作掇里班),塔本者五也,只儿瓦歹者六也,朵罗者七成,乃蛮者八也,也孙者九也,哈儿班答者十也,忽陈者三十也(亦作忽嗔),乃颜者八十也(亦作乃燕),明安者各也,秃满者万也。或取珍宝,如按弹者金也(亦作阿勒坛),速不台者珠也(亦作碎不歹),纳失失者金锦也(亦作纳石失),失列门者铜也(亦作昔剌门),帖木儿者铁也(亦作铁木尔,又作帖睦尔)。或取形相,如你敦者眼也,赤斤者耳也。或取吉祥,如伯颜者富也,只儿哈郎者快乐也(亦作只儿哈郎)。阿木忽郎者安也,赛因者好也,也克者大也,蔑儿干者多能也(一作默尔杰)。或取物类,如不花者牯牛也(亦作补化),不忽者鹿也(亦作白忽),巴而思者虎也,阿尔思兰者狮子也,脱来者兔也(亦作讨来),火你者羊也,昔宝者鹰也,昂吉儿者鸳鸯也。或取部族,如蒙古台、唐兀台、逊都台、甕吉剌歹、兀良哈歹、塔塔儿歹、亦乞列歹、散术歹(亦作珊竹台)、肃良合(亦作琐郎哈,谓高丽人也),皆部族之名。亦有以畏吾语命名者,如也忒迷失者七十也,阿忒迷失者六十也,皆畏吾语。此外如文殊奴、普颜奴、观音奴、佛家奴、汪家奴、众家奴、百家奴、丑廝、丑驴、和尚、六哥、五哥、七十、八十之类,皆是俗语。或厌其鄙僿,代以同音之字,如“奴”之为“讷”,“驴”之为“闾”,“哥”之为“格”,不过游戏调弄,非有别义也(注:《十驾斋养新录》卷九《蒙古语》)。

   钱大昕列举蒙古人命名的多种方法:颜色、数目、珍宝、形相、吉祥、物类、部族,以及畏吾语、“俗语”。所谓“俗语”,实际上就是汉族民间流行的语言。其中多数与汉人小名相同或相近。以汉人小名为名字的现象还可举出不少,如宝哥、道童、庆童等。

   元代有些蒙古人受汉文化薰陶,在姓名方面也有影响。比较常见的是保持蒙古名,采用汉字的字或号。最早的例子是忽必烈的侍臣阔阔,字子清(注:《元史》卷一三四《阔阔传》。)。元代中期以後,这种情况逐渐增多,如元末权臣脱脱字大用,大臣朵尔直班字惟中,别儿怯不花亦字大用。达不华字兼善,号白野。亦有既用蒙古名又有汉名者,如元末曾任侍正府都事的帖木儿不花,汉名刘正卿(注:陶宗仪:《辍耕录》卷一五《高丽氏守节》。杨瑀:《山居新话》。)。但这种情况似乎不多,和汉人兼用蒙古名的情况不能相比。

  

   (二)其他民族人名称谓

   元朝是个多民族的国家,除了汉人、蒙古人之外,比较重要的民族还有契丹、女真、唐兀、畏兀、哈剌鲁、康里、吐蕃、回回等。各族都有自己的命名习惯,各不相同。他们与汉人、蒙古人共处,在文化上相互影响,因而受用汉名、汉字甚至汉姓者有之,采用蒙古名的亦有不少。

   契丹、女真因长期和汉人共处,采用汉人姓名已相当普遍。契丹人耶律楚材,字晋卿,是蒙古国时期的著名政治活动家。楚材之子耶律铸、孙耶律希亮,都用汉式名字,铸有兄铉,应以“金”排行;希亮兄弟十一人,已知名字者八人,均有“希”字,可见以此排行。耶律原是契丹氏族名,後来受汉族影响成为姓,是契丹人特有的姓。王珣,本耶律氏,金朝後期其祖父避乱改姓王氏。王珣率众归附成吉思汗,其子王荣祖,孙通、泰、兴等(注:《元史》卷一四九《王珣传》。)。这是姓、名都采用汉制的例子。此外如耶律阿海、石抹也先、移剌(耶律)捏儿、石抹明安等,都保持本族姓名,其子孙有的取蒙古名(卜花、蒙古不花、虎都不花、忙古带等),有的取汉名(宝童、驴马、良辅、继祖等)。也有仍用本族名(注:《元史》卷一四九《移刺捏儿传》,卷一五○《石抹也先传》、《耶律阿海传》、《石抹明安传》。)。此外还有一人两名,如移剌耶律捏儿之孙耶律元臣别名哈剌哈孙(注:《元史》卷一四九《移刺捏儿传》。)。女真人的情况和契丹人很相似。乌古孙泽字润甫,奥屯世英字伯豪,这是以氏族名为姓,名和字完全从汉俗。刘国杰字国宝,李庭字劳山,则名、姓均从汉俗。而刘国杰的二子,一名脱欢,一名脱出,孙男忽都不花,曾孙伯颜帖木儿、安童,多数用蒙古名(注:《元史》卷一六二《刘国杰传》)。

   唐兀又称党项,主要居住在今天的宁夏和甘肃一带。元朝统一後,不少唐兀人内迁,与汉、蒙及其他民族杂居,他们的名字多种多样,以本族名居多,亦有用汉名、蒙古名的,前者如余阙,後者如卜颜帖木儿,都是元末政坛上有名的人物。余阙的父亲沙剌臧卜,用本族名。余阙的姓和名都从汉俗,又字廷心。也就是说,到余阙一代才起变化。卜颜帖木儿字珍卿,唐兀人像他这样有蒙古名或本族名而仿效汉俗取字者不在少数。唐兀人中还有几个世代用汉姓的家族,如高氏(高智耀、高睿、高纳麟)、刘氏(刘完泽、刘沙剌班)等,其姓的由来是不清楚的,而这些家庭成员中有些仍取蒙古名字(注:钱大昕:《元史氏族表》卷二《色目》。)。

畏兀、哈剌鲁来自中亚,一般以本民族的习惯命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18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