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辉:1992:邓小平与中国南方的打工者

更新时间:2015-05-18 12:09:15
作者: 王辉(浙江)  
原来,小平同志进入贵宾厅后,时任邓办主任的王瑞林告诉先科一名职工代表,表示小平同志南巡的一个目的是要见人民群众,不是只见领导,要求赶快让职工出来欢迎,于是才出现了那幕"意外"[7]。

   邓小平在临时搭的人行天桥上向职工们招手,向叶华明询问职工的年龄,知道职工平均年龄只有25岁到30岁后便说:"很好,高科技项目要让年轻人干,希望在青年人身上"[8]。

   走进先科公司的生产车间,邓小平看到几位女工正在擦拭刚生产出来的激光视盘时,便停下来问:"你们是什么地方人?"女工们回答:"汕头人。"邓小平笑着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广东人[9]。"说得大家都笑起来。

   ②"希望你们珍惜荣誉"[10]

   1月24日上午,邓小平来到了珠海经济特区生化制药厂,厂长迟斌元来自山东。

   邓小平参观了生化制药厂的试验室、生产车间。这里分成"十万级净区"、"百万级净区",工人上班时必须先洗浴、更衣,用药水泡手,经过风式消毒,才能走进"与世隔绝"的无菌区中。

   邓小平一行走过通道,工人们激动地向玻璃窗边涌去,都想近距离目睹伟人的风彩,并用掌声和手式表达自己的情感。

   邓小平一行走得很慢,向玻璃窗内的工人们微笑致意,并频频鼓掌和招手。

   在离开工厂的时候,一些穿着白工作服的姑娘们挤在一处,一边流泪,一边向邓小平挥手说再见。"汽车已发动了,小平同志向中巴走去。突然,他又停了下来,回身向大家殷切地嘱咐道:'希望你们珍惜荣誉啊'!"

   ③"我去和年轻人拉拉手"[11]

   1月25日上午,邓小平来到了珠海的亚洲仿真公司。

   从公司老总游景玉的口中得知,该公司"有不少人是在美国经过不同的培训回来的",邓小平便说道:"希望所有出国学习的人回来。不管他们过去的政治态度怎么样,都可以回来,回来后妥善安排,这个政策不能变。告诉他们,要做出贡献,还是回国好。"

   这时,有许多大学生站在邓小平的周围,他们不少人是在文化大革命时出生的,并目睹了1989年发生的学潮事件。

   接着,邓小平来到了公司的机房,停在了一台计算机前。正在操作的一个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生站了起来,她有些害羞地向邓小平伸出了手,另一个浙江大学毕业硕士生也站了起来并向邓小平伸出手。片刻间,人群沸腾了,在邓小面前齐刷刷地伸出一排手臂,更多的人想和邓小平握手。

   "我要和大家拉一拉手。"邓小平笑着伸出了手,从前排转到后排,和大家一一握手,他说:"我很高兴,我们有这么年轻的科技队伍。"

   考察结束后,在走出亚仿公司大门时,陪同邓小平的陈开枝看见"还有20多位年轻人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眼中流露出无限的期待之情。"于是,陈开枝就提醒邓小平"还有一群年轻人想见见您呢"。邓小平一听立刻说:"好啊,我去和年轻人拉拉手"。

   然后,邓小平果真返回,与每个姑娘小伙子一一握手。

   3、与普通打工者的接触[12]

   在今天,所谓"打工" 、"流动人口"这两个词汇,可以概括许多雇佣劳动关系,包括高级白领和底层农民工这两个不同阶层。但其实这两个概念,在产生之初乃至今日,主要是指普通的农民工。然而,在1990年代的珠三角,所谓的"打工者"及"流动人口"已经出现了社会分层与社会分化,其中有不少就是白领阶层,例如先科公司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公司员工大都是大学生。亚仿公司当年有职工102人,其中具有中高级职称和博士硕士学位的占职工总数的80%以上。

   但是,邓小平在南巡途中,也接触了普通农民工。例如1984年他在深圳市的建设工地上视察,以及1992年2月他在上海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参观时,都肯定看到了当时正在工地上劳作的农民工。

   在1992年的南巡途中,邓小平所直接接触的农民工,并与之有过互动的,其时间地点,也许就是在珠海的江海公司。根据报道来看,这应当是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在里面工作的大多是一些纯粹的农民工,而不是先科公司、生化制药厂和亚仿公司里的高级白领或技术蓝领。

   1月27日上午,邓小平来到江海公司,几百名员工身着统一颜色的工作服,正在流水线上聚精会神地工作,当邓小平步入车间门口时,全体员工起立热烈鼓掌。

   据江海公司老总丁钦元介绍,这些员工"大都是打工仔与打工妹"。 先科公司、生化制药厂和亚仿公司的负责人向邓小平所介绍的亮点,主要是公司的先进技术。而在农民工众多的江海公司,老总丁钦元则侧重汇报公司的管理制度和员工的福利待遇,他说:

   "在江海他们享有和其他职工一样的平等权利。为了让他们不仅从政治上、而且在经济上意识到自已是企业主人,江海公司每年从他们中间评出20%的优秀分子,给予"荣誉股票"和"金牌职工"的奖励……不仅增强了企业的凝聚力,而且还推动了企业的精神文明建设。使江海公司上下形成了比干劲、讲奉献的良好风尚。"

   听了丁钦元的介绍,邓小平便充分肯定地说:"不是有人说姓'资'姓'社'吗?你们这个厂就是姓'社'。"

   说着,邓小平转过身来对珠海市委书记、市长梁广大说:"你们这里是很好的社会主义。"

  

   参观结束之后,在江海公司的厂区,邓小平同等待在这里的部分员工合影。他主动和每一个人握手,一边握手,一边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后来,在一本记录邓小平南巡的专著中,作者提及了江海公司的几个打工仔和打工妹,并详细描写了他们和邓小平合影与握手,并听到邓小平说"谢谢"时的激动之情。

   有一个员工叫麦伟彬。"他几乎激动得流泪,自己心中最崇敬的伟人和自己握手致谢。我一个'打工仔',您也说声'谢谢?'"

   在合影的员工中,麦伟彬的个子最矮,他站在最后二排,前面几排人一挡,合影时几乎没他的份。但在"咔嚓"那一刹,他灵机一动,往上蹦了一下,终于抓住了这难忘的瞬间。

   还有一个叫崔坚,也是一个"离乡背井"的打工者。"1992年新春对他来说太幸福了,邓小平爷爷不仅同他握手和合影留影,而且还提前给他拜了个早年。这可是今年新春第一个给他拜年的人"。

   又有一个叫何金兴,过了几天后,"他春节回老家时好不得意,逢人便说自己看见了小平爷爷,还和他握手、合影。"

  

   (二)南巡之后的政治接触

   由上可知,邓小平在南巡途中与打工者的接触,非常密切、深入而广泛,效果又非常之好。这样的接触,之于打工者而言,是非常意外的;之于邓小平而言,是自然而然的,并不是特别明确并有意为之的。

   可以肯定的是,邓小平的接触,启发了当时的广东官员。也就是从1992年前后开始,深圳市出现了一个很有名的打工妹--安子,她通过写作、荣誉评选、参加官方活动等方式,与政府官员们保持了密切的接触。这种接触影响了安子的人生,在1990年代,她是深圳市以及全中国最有名的打工者。

   同时,这种接触之于官方也很有好处。一者,劳资冲突在当时已开始呈现,通过塑造安子这样的先进打工者形象,可以促进劳资合作,并减轻姓社姓资的意识形态压力。二者,九十年代的中国社会,是一个断裂社会,之于打工者而言尤其如此,他们来到第二故乡、进入城市,但与城里人、本地人以及由此构成的政府官员,都没有什么关系。通过与安子等精英的接触,可以促进国家与社会的沟通,政府与民众的交流。

   然而,在九十年代,尽管珠三角地方政府与外来打工者有了一些试探性的接触,但也仅此而已,只有少数精英才拥有这样的机会。而且,尽管这种接触具备了政治功能,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分明就是"政治接触"与"政治参与",但是官方根本没有明确地赋予其政治意义,或者说尽量地减轻其政治色彩,控制其政治层级,例如安子尽管在九十年代名满天下,但在制度上其接触的最高层级也只是在1993年参加中国共青团的十三大。

   事实上,在1990年,国家领导人和地方官员更乐意接触的"群众",是当时正在兴起的"乡镇企业家"、"私营企业主"和"外商",而并不是受雇于前者的"打工者"。如果说在珠三角的打工精英还有幸能与官员有一些接触,那么,在同时期的长三角以及北京则几乎是毫无可能,国家政府与流动社会的断裂在这里更加严重,这些地方的官员们并没有像1980年代就开始迎接打工潮的珠三角那样已有了一些意识和敏感,所以对流动群体的无政府状态要么束手无策,要么置若罔闻。

   直到邓小平南巡十年之后,这样的政治接触才在全国各地形成风气,上自中央领导,下自地方官员,都开始深入到打工者群体,有的地方甚至明文规定政府公务员必须和要2名以上的务工者结对交朋友[13]。因此,当年在邓小平身边发生的一幕幕感人的场景:掌声与泪水、合影与握手,终于在胡温以及习李时代的国家领导和地方官员的工作场景中出现。

   在邓小平之后,最早地、又最多地与打工者保持接触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当属温家宝--2003年他当任为国务院总理之初,就处理了"孙志刚事件",然后在这一年,他又走进了民工子女学校慰问,并帮助农妇熊德明讨薪。在他担任国务院总理的十年时间内,非常密切的与农民工打成了一片,颇有邓公之遗风[14]。

   同样,也就是从2002年前后开始,这样的政治接触影响了中国的政治制度。例如,2001年,浙江义乌市大陈镇有13个外来工当选为镇人大代表。

   到了2008年,有3个农民工出身的全国人大代表出现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其中一个叫胡小燕,她是一个川妹子,在广东当选--据官方认定,她是第一个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

   2010年,中国修订了选举法,实现了城乡平权。

   2012年11月,也就是邓小平南巡二十年之际,有26个农民工当选为全国党代表,出席了中共十八大,其中,第一个农民工全国党代表--就是来自广东的闫文静。

   2012年12月27日,李克强在十八大之后第一次外出考察,就来到了江西九江的一个农民工公寓[15]。

   2013年3月,当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召开,有6位农民工参加这次会议,其中一个来自上海的朱雪芹,3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她遇到了即将成为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并相互握手交谈[16]。

  

   三、"打工文化"的涌现

  

   1992年1月20日上午,邓小平来到深圳先科公司视察,这是一家生产激光唱盘的高科技企业。在贵宾厅,一个叫赵敏的员工根据公司的事先安排,上场用四川话说道:"我给小平同志唱首歌吧,唱那个啥子歌咧,《在希望的田野上》嘛。"

   赵敏唱完以后,邓小平带头鼓掌并夸奖道:"很好,很好,我听得很清楚,音响效果也不错。"

   赵敏当年三十出头,是东北人,毕业于洛阳师范学院艺术系,对语言有着天赋的他,对四川、河南、广东等地的方言都能模仿,以至于当天他在唱歌之前的一句四川话的开场白让人误以为他是邓小平的老乡[17]。

在邓小平的南巡途中,这只是一个细节,但却折射出了当时的中国文化生态。人口的流动,不但呈现为经济和政治的意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03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