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晟东:对新文化运动的几点看法

更新时间:2015-05-15 22:42:56
作者: 邵晟东  
也能得到足够的信息,那么民主就是必然的,谁也挡不住。道理非常简单:国家的事情,如果我不知道、不懂,也没工夫考虑,你垄断就垄断吧。但是,如果你懂,我也懂;你知道,我也知道;你干得好,可以,干得不好,凭什么让你继续干下去?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就决定了在这种条件下公权力不再可能被长期垄断。研究英国历史,在公权力逐步从国王转移到贵族、又进一步转移到平民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生产力提高、教育普及和信息传媒的增加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科学属于全人类,没有民族和地域的色彩。物理定律、元素周期律和日心说等等是没有中西之分的。实际上,科学现在已经是人类的事业,全球各个民族都正在做出自己的贡献。

   民主是人类进步的必然。任何一个国家或族群,在其多数成员有文化、有闲暇、能获取足够信息的情况下,都绝无可能允许公权力被长期垄断。

   西方在其传统文化受到严重冲击的情况下,进入转型期。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价值观都开始发生重大变化。政治制度的进步、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有目共睹,文化方面经历的危机和发展却较少引起外界的关注。

   其实,在新文化的冲击下,最先陷入危机的是西方文化,而不是中国文化。英国革命、法国革命、美国内战、俄国革命和两次世界大战的背后,都可以看到文化危机的阴影。严复眼光独到,看到了文化层面,说出了“觉彼族300年之进化,只做到利己杀人,寡廉鲜耻八字”这样的话,但他没有弄懂的是,这是发展中的问题,不是衰败中的问题;出路是前进,不是后退;前景是新生,而不是死亡。

   危机的原因在于,当旧的信仰和价值体系受到冲击、影响力大幅下降时,新的信仰和价值体系尚在萌芽期,未能有效发挥作用。另外,新文化中的某些成分一开始比较幼稚,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进化论提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虽有一定道理,但把生物界的丛林法则简单引入人类社会,宣扬社会达尔文主义,则产生了严重后果。希特勒的极端种族主义就是一个最突出的典型例子。

西方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经历了一系列改良、改革甚至革命,逐步摆脱旧的传统文化的束缚,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尽管文化方面的危机依然存在,但旧的正在调适,新的正在成长,前景并不悲观。

   新文化中,科学和民主是最先发展起来而且比较成熟的部分。但是,科学是工具,民主是程序,它们虽然对对旧文化产生巨大冲击,但不能算是价值体系本身,无法取代信仰。因此,在信仰和道德领域,宗教和传统文化依然发挥着巨大作用。与过去不同的是,民主导致政教分离,打破了单一宗教或文化的垄断,使不同的宗教和文化能够良性竞争,为新文化的发展准备了条件。

   新文化与传统文化的根本区别在于,新文化是人类理性进步的必然结果,没有地域性和民族性,如科学、民主和对人权的尊重;而旧文化则受历史和地理条件的限制,地域性和民族性较强,如宗教、哲学和一些传统观念。

   在信仰和价值体系方面,新文化的发展比较滞后,但深入观察不难发现,与人的共性比较一致的观念正在发展,而民族性和地域性较强的观念正在衰退。一个属于全人类的新文化正在孕育之中,尽管现在还看不清楚其形体,但趋势已经很明显。在发展过程中,新文化一定会吸收现有各种文化的优秀成分,但它不会属于任何一种既有的传统文化。

   五、新文化运动并未结束

   从某个方面看,新文化在中国的发展有点像黄河。它发端于19世纪中期,就像黄河滥觞于巴颜喀拉山;1915年在国内外形势的作用下,它爆发为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就像黄河在壶口受地势影响而形成的惊心动魄的瀑布和湍流;它后来复归平静但影响仍然广泛而深刻,就像黄河出壶口后不再激荡但流量却不减反增。

   新文化在中国的发展可以看做是广义的新文化运动,这个运动远未结束。审视100年来的中国,不难发现,当年存在的问题今天依然存在,另外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国内的改革开放,世界的风云变幻,在文化领域提出了新的挑战。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西方传统文化和新文化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中西之争、新旧之争、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之争,严重困扰着中国。如何应对这些问题,走出困境,将考验中华民族的智慧。

   要想比前人做得更好,我们必须克服浮躁情绪。文化问题是最复杂难解的问题,只有全面认识、深入研究,才有可能找到答案。简单的归因,简单的肯定或否定都无济于事。

   从世界范围看,东西方传统文化都是人类早期智慧的产物,绝非一无是处,否则不会传承至今。但是,无论前人的智慧曾经多么辉煌,当今之世,墨守成规、拒绝发展,都一定会落伍。后退绝没有出路。

   新文化正处在进步过程中,远非十全十美,解决不了的问题依然很多。而且,新的不等于就是对的、好的。有些新观念、新思潮有待检验,甚至可能被淘汰。但是,人类的进步势不可挡,人类理智的不断提升是必然的。新旧更替不可避免。

   科学和民主虽然不是价值体系,取代不了信仰,但其在新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不可低估。科学极大地拓展了人类的知识和视野,其广度和深度远非前人所能想象。科学成果已经在全世界范围被广泛接受。由于人的本性是一样的,人类在其共同接受的新知识基础之上,将形成大致相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从而为属于全人类的新文化奠定基础。而民主制度则为新文化的发展成熟创造条件。

   就中国而言,新文化的发展是必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彻底否定传统文化。相反,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分会为新文化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并成为新文化的组成部分。最终,中国的新文化将与人类的新文化融为一体,就像黄河汇入海洋。

   也许,我们正面临第二次新文化运动(或广义新文化运动的第二次高潮)。但愿它比第一次成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95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