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葛四友:有限同情心下的分配正义:人道与公平

更新时间:2015-05-09 16:51:22
作者: 葛四友 (进入专栏)  

   然而,尽管这几种成分在一定条件下有助于我们获得公平,但它无法保证公平,尤其是其绝对性则会破坏这种公平。这种破坏有两个方面:第一,这几种成分一旦绝对化,就会反过来保护各种垄断,既有自然的垄断(如人才)中,也有人为的垄断。这就会使得人们的劳动力价格偏离竞争市场中的均衡点。第二,这种绝对性会导致人们有可能生下来就得不到任何机会发展自身的潜能。由此,它会破坏我们得到公平机会,即每个人得到发展各种能力、过上幸福生活的公平机会。这种机遇公平是分配公平的前提,因为要想使得贡献与所得相匹配,首先得有做出贡献的能力和机会。

   因此,就日常分配正义的直觉而言,诺齐克的资格理论一方面尽管坚持了公平中某些不可或缺的成分(自我所有权、财产权、自由以及分配的历史性),这是其吸引许多人的原因所在。但另一方面,其理论的绝对性成分也会破坏公平,既破坏人们做贡献的公平机遇,也破坏形成真实贡献的完全竞争条件,同时这种完全忽略了分配正义中的人道成分,也就是完全不顾我们有限同情心中的利他成分,由此它在直觉上受到很多人的敌视也就是自然的结果了。

   三 正义不仅仅在于平等

   上面我们考察了一种极端的、忽略人道成分的正义理论,接下来我们要考察另一种极端的、忽略公平的正义理论,这就是柯恩的运气均等主义理论。平等无疑是当代最重要的政治概念之一,基于平等的分配正义观念也是当今讨论得最多的正义观念。德沃金认为,"宣称对全体公民拥有统治权并要求他们忠诚的政府,如果它对于他们的命运没有表现出平等的关切,它也不可能是个合法的政府" 。不过,如何才算是对人们表示出平等的尊重与关切,则是众说纷纭。功利主义或说后果主义强调这种平等尊重体现在把每个人的利益或效用都只算作一份。换言之,每个人的效用具有的份量是平等的,从而以效用的份量平等来间接体现对所有人的平等尊重与关切。诺齐克的自由正义观则强调每个人的尊重与关切体现在保护每个人的自由权不受侵犯。公平的机遇平等原则认为对个人的平等尊重体现在抵消社会偶然性的影响,让有差不多天赋和努力倾向的人,能够具有差不多的机会过上同样好的生活。运气均等主义则还要求抵消自然偶然性的影响 ,人们不是因为自己的过错或选择,那么应该过得一样好。这种观点认为平等具有内在价值:人们获得同样多的有价值的事物本身就是好的。因此,即使减少一个人的所得从而与另一个人变得一样好,这就平等而言是好事,即使综合来看,这未必是件好事。这就是柯恩所坚持的平等至上的极端分配正义理论。

   这样的平等正义观之所以得到不少人的正义直觉的支持,实际上是因为它包含有这样的几种成分。第一,现代人们一般都有这样的看法:每个人都有着同样的价值,都应该被当作一个人来对待,得到平等的尊重与关切。尽管这种观念的正面内容是众说纷纭,但其反对的观念却是相当清楚的:它是反等级制的。中国有句造反的口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中国历朝历代的造反只是反对"宁有种",但并不反王候将相,造反只是想把自己弄成王侯将相而已。然而,现代平等观针对的是恰恰是宁有王侯将相,这种平等概念实际上是整个现代社会奠基的观念,其吸引力是毋庸多言的。

   第二,各种平等观念有吸引力的另一个原因是其有很大的工具价值。由于边际交用递减规律,同样的资源用在过得越差的人身上,则人们从中能够得到的效用就越多。由此,资源的平等分配就会导致效用的总体最大化,因此资源平等实际上会得到后果主义所具有的吸引力。第三,平等观念有吸引力的另一根源则在于它一般会有利于过得最差的人,有利于弱势群体,因此平等正义观一般都包含了正义直觉中的人道成分,由此得到人们的直觉支持。

   尽管这几方面的原因使得平等正义具有极强的吸引力,但它们与柯恩的极端平等正义并无必然关系。与诺齐克的正义观不同,柯恩这种平等至上的正义观基本上否定日常生活中的公平观,因为它实质上要求人们放弃自我所有权与财产权。这种做法与诺齐克否定人道要求一样,有着动机上的问题。我们先看现实的情况,这里人们没有极强的利他精神,优势群体显然无法自愿地接受这样的正义原则。因为遵守这样的规则他们要付出的代价极大,要求他们否定自我所有权,这显然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在我们实际的日常生活中,我们的同情心是有限的,一般并不会为他人牺牲自己的一切利益,总是自愿地为改善他人的生活而努力工作。随着人们的基本需要得到满足,我们的利他倾向会越来越弱,自利诉求会越来越强。这个时候,我们的公平诉求就会越来越强。因此,这种完全否定公平的正义原则是得不到日常动机的支持的。

   柯恩对此可能会给出这样的回应:分配正义确实只关乎平等,其他的因素综合考虑是可以接受的,但却是不正义的。 "尽管平等正义理想因为人们的动机不够好,所以无法实现。但无论如何,它是一种值得我们期待与向往的理想,我们应该创造条件努力向它靠近。"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分配正义中,平等的倡导者似乎占有某种道德优越感,而支持自由至上的人似乎总是有点气势不壮的感觉。然而,在理想的情况(人们都有极强的利他精神)下,我们会接受这种柯恩的平等正义原则吗?笔者认为情况并非如此,柯恩的平等理论蕴含着"大家过得一样好就是分配正义的一切"。这蕴含着水平下降也是要好的:为了过得一样好,我们宁愿他人过得更差,这是更好的。法兰克福就指出,这种平等实际上把手段当成了目的来加以关注。 安德森也指出,这种设想背后的动机是妒忌。 我们可以设想这样的情境:一家人非常和睦,彼此之间有着深厚的亲情。若有某个人的福利因为客观原因无法改善,或者其改善一点会让全家人都过得极差,那么她绝不会要求家里人过得她那样差,认为这在某方面是变好。实际上,我们对于弱势者的同情也不是因为他们过得比我差,而是因为他过得很差,跟我相比只是一种手段来确定他们确实过得差。

   上面的分析表明,柯恩的平等正义观也如同诺齐克的自由正义观一样有着根本的动机困境:若我们没有理想的动机能力,没有无限的同情心,那么放弃自我所有权和财产权显然就是一句空话,平等要么在强制下变成平等的穷,要么在自愿地情况下变得不可能;若我们具有理想的动机能力,具有无限的同情心,那么我们的关注就不会是大家过得一样好,而是会去关注大家过得有多好,由此极端平等就不是内在地可欲的。 因此,尽管柯恩对诺齐克完全忽略人道成分的正义理论做出了极有力的批判,否定了自我所有权与财产权的绝对性,但其无法走到另一个极端,完全否定自我所有权与财产权,在两个极端之间还有很多选项。

   四 正义不仅仅在于公平

   上面我们考察的是两种极端的分配正义理论,现在我们考察一种较为温和的理论:罗尔斯的"公平正义"观。公平正义观是当代最重要的分配正义观,柯恩甚至称其体现了时代精神,而其主要的反对者诺齐克也认为,《正义论》是自密尔以来"所仅见的一部有力的、深刻的、精巧的、论述宽广和系统的政治和道德哲学著作……现在政治哲学家要么在罗尔斯的框架内工作,要么解释不这么做的理由。" 尽管罗尔斯的公平正义与诺齐克的自由至上的正义被看作分配正义的两个端点,但实际上诺齐克的自由至上正义与柯恩的平等至上正义才是两个端点,都只注重分配正义的一种成分(要么人道,要么公平),罗尔斯的公平正义实际上是一种温和的理论,包含着对人道与公平的综合。

   罗尔斯的公平正义是一种纯粹程序正义理论,其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无知之幕。无知之幕实际上是一种信息屏蔽机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无论是阶级地位还是社会出身,也没有人知道他先天的资质、能力、智力、体力等方面的运气。我甚至假定各方并不知道他们特定的善的观念或他们的特殊的心理倾向。" "各方有可能知道的唯一特殊事实,就是他们的事实在受着正义环境的制约及其所具有的任何含义。然而,以下情况被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知道有关人类社会的一般事实,他们理解政治事务和经济理论原则,知道社会组织的基础和人的心理学法则。""原初状态的观念旨在建立一种公平的程序,以使任何被一致同意的原则都将是正义的。"

   在罗尔斯那里,无知之幕实际上是体现这一点:"在选择原则时任何人都不应当因天赋或社会背景的关系而得益或受损看来就是合理和能够普遍接受的条件了。而不允许把原则剪裁得适合于个人的特殊情形看来也是能得到广泛同意的。" 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保证的选择原则的方式不要出现偏向性,正义原则的选择方式不能允许受到如性别、肤色和种族这种偶然性因素的影响。然而,罗尔斯将其混同于这一点:"我们还应该进一步保证被采用的原则不受到特殊的爱好、志趣及个人善观念的影响。" 前者强调我们选择原则的方式不能受到各种自然和社会偶然性因素的影响,这是具有直观合理性的,后者则是认为所选择原则的内容也不能受到各种自然与社会偶然性因素的影响,这是极有争议的。

   与这种混淆相对的是罗尔斯对"反应得(anti-desert)"理论的混淆理解。这种"反应得"理论有两种解读,一种是"非应得(non-desert)解读,也就是一种应得无涉理论。根据这种理论,在(根据其他的道德理由)确立制度之前,我们每个人并不具有一种道德应得(moral desert),无法用它作为我们分配权利与义务的根据。也就是说,正义分配与人们的前制度应得是不相关的。另一种则是一种"不应得(un-desert)"解读。这种"不应得"理论仍然是一种应得理论,它认为我们从各种自然偶然性与社会偶然性的所获是我们不应得的,因此需要大家平分,由此得到了一种运气均等主义 。罗尔斯既没有区分"原则的选择方式"与"选择的原则",也没有区分"非应得"与"不应得",由此使得无知之幕本身蕴含运气均等主义。此外,罗尔斯还接受了在西方经济学界中广为人所接受的帕累托标准。

   由此,在两种混淆之下,罗尔斯论证的基本思路可以这样描述:正义给予所有人的要同样多,因此,我们从平等开始,每个人都有权坚持它。这解释了为什么最不利者具有绝对的优先性。但是当不平等有益于所有人的时候,所有人都应该一致地接受这种差别,再坚持不平等就是不理性的,由此我们应该接受差别原则。柯恩用详尽的分析指出 ,罗尔斯这里相当于接受了两种分配正义理由。第一种理由是运气均等主义,即人们在没有选择和过错的情况下,应该过得一样好;另一种理由是帕累托标准,如果有种改变能使得有人变好,但没人变差,则这是更好的,是我们应该接受的。

   表面上看,罗尔斯对运气均等主义的接受从推理上看,缘于对"原则选择方式"与"所选原则"的混淆以及对"非应得"与"不应得"理解的混淆。然而,真实情况也许是因为罗尔斯受康德的影响太强,其正义理论中本身就会蕴含很强的利他精神,这导致他先接受运气均等主义,而后才产生前面的两种混淆。不管怎么样,接受运气均等主义就蕴含着预设人们具有理想的动机能力。然而与柯恩不同,罗尔斯又极为重视人的现实动机,对现实非常敏感,以下几个方面就体现了其对自利精神的敏感。第一,无知之幕这个假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克服人们自利心的负面影响 ;第二罗尔斯所设的契约方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人,对他人是漠不关心的 。第三,差别原则的纳入实际上就是纳入自利的激励机制。第四,罗尔斯区分了自由与自由的价值 ,由此自由的平等原则实际上类似于诺齐克的自由权的平等原则。第五,公平正义原则只适用于制度,而不适用于个人,在个人的行动中是可以按照最大化自己利益的原则行动的。

笔者认为,罗尔斯的这种设计最为清楚地体现了康德式的崇高道德理想与现实正义直觉之间的张力。罗尔斯受康德理论的影响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他甚至声称其正义理论不过是把康行的超验论证替换为经验论证。他同样肯定受到了正义直觉的深刻影响,这是其反思平衡的方法所决定的。这种方法要纳入我们最根深蒂固的直觉,同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71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