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伟时:评尚小明教授的恶劣学风

更新时间:2015-05-08 11:00:24
作者: 袁伟时 (进入专栏)  
赵秉钧实际已解职,再也没有回到国务总理任上了。5月8日上海检察机关票传赵秉钧。这不是强大社会舆论的作用吗?"二次革命"不得人心,舆论逆转,国民党被视为"暴民党",从而帮了袁世凯的大忙。7月12、15日李烈钧、黄兴点燃战火;16日袁世凯马上重新起用赵秉钧,任命他为步兵统领,兼管京师巡警事务。这时正式解除他的国务总理兼内务总长的名义,不过是例行手续而已。
  还要补充一句,宋案也不能简单地说"不了了之"。除了武士英在关押中被毒死;应夔臣越狱后1914年在京津火车上被砍死;赵秉钧死在1914年在直隶都督任上;袁世凯则因众叛亲离于1916年6月6日抑郁而终。重要当事人洪述祖1919年3月由大理院刑事第一庭判处死刑。4月初被绞毙。
  尚教授认为当时"司法机关软弱无力、不能真正独立"也不准确。新生的司法系统健全不可能一蹴而就。当时确实有权力干预司法的恶劣案例。但总的说来,无论从体制和司法人员的品格看,都与国民党党国体制下的司法不可同日而语。总的说来,司法比较独立,司法人员相对地说尚能洁身自好。不然的话,就不会有传讯当朝国务总理赵秉钧之事了。民国元年任执业律师的曹汝霖晚年回忆:"当时法官真是廉洁自好,对于讼案,慎重审理,散值后犹携案卷回家工作。可当得清慎勤三字。" 可供参考。

  
  (三)在轻浮言辞后面
  不同观点的交锋是学术领域的常态。尊重对方的人格,平等、自由地讨论,是学术争论的常规。持势打人的棍子党徒,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泡沫和污垢。
  不幸,文革过去多年,尚小明教授的评论用词十分轻浮,有如文革大字报,距离正常的学术评论颇为遥远。。
  他说袁伟时"大发其谬论","荒诞不经"。如此用词,除文革期间外,十分罕见。
  他拿拙著《迟到的文明》开刀,但又特别申明:"这里仅论与此主题相关内容,并非评价全书,读者务请注意。"
  可是,笔锋一转,他评论的不但不限于他申明的一个主题,而且直接否定袁伟时的全部学术成果。他说:"他(指袁某)的一些认识实在肤浅、迂腐,乃至荒谬。若不信,请看他对民初国民党与袁世凯的较量是如何发表'高论'的。"某个主题仅是他全盘否定袁伟时的突破口。逻辑跳跃,十分惊人!
  再看看此文的其他文字,其用心就昭然若揭了。
  "袁先生本人对历史的解释却常常背离基本事实,甚至可以说糟蹋历史",
  "袁先生治学的特点其实就是两个字:'敢说'。有一分材料敢说三分话,有三分材料敢说五分话,有五分材料敢说十分话,至于所说是否与史实相符,是否会误导读者,袁先生毫不在意。"
  以事实为根据的"敢说"没有什么错;这是拒绝犬儒的正气,是学术的尊严和自信。我已一再说明自己的信念是"说真话,说自己的话"。
  打算全盘否定某个学者的学术当然可以,但要拿出充分的证据来。迄今没有看见尚教授如何证明袁某"有一分材料说三分话"!拿争论直接有关的拙作《袁世凯与国民党:两极合力摧毁了民初宪政》来说,笔者引用了82条史料;《孙文在辛亥革命后第一个十年的迷误》引用更高达182条。尚教授应该证明,袁某如何"有一分材料说三分话"。笔者拭目以待。
  尚教授也许觉得这样骂袁伟时很爽。我却为一位年轻教授如此不自重感到可惜!须知文字体现一个人的学养和教养,千万马虎不得!
  几十年来,笔者在中国近代史确实建构了一套自己的解释系统,因而满肚子不合时宜,被某些人视为离经叛道。因此,打压,批判,禁止发声,禁止出书,被告密,屡见不鲜!不过,那些马前卒公信力不够,没有多少人相信他们的话。现在挂着北大历史系教授徽章的人出来吆喝,是不是可以增加一点市场份额呢?在互联网时代,中国人越来越见多识广,如意算盘未必能打得响。
  说到以《迟到的文明》一些文字为突破口,笔者要透露一个不是国家机密的秘密:2014年夏天笔者新出的两部书《迟到的文明》和《晚清大变局》(增订第四版),上架不久就被迫下架。不说任何理由。尊重出版者的意愿,我一直忍气吞声,没有公开证实这一件事。一年过去了,没有必要再为倒行逆施保密。
  命令下达前有个重要情节:送北大历史系审查!当时我还心存徼幸地认为,尽管茅海建、杨奎松等顶尖教授已离开北大,名校做历史研究的总不会太离谱吧。我不知道哪两位教授承接了这件活儿,也不知他们的审查意见写了什么。不过,接踵而至的是强制下架。
  不知道这活儿与尚教授有无关系。但尚教授的这篇评论,的确使我明白,原来北大历史系有人是这样写书评的。
  12年前《晚清大变局》增订第二版(书名是《帝国落日·晚清大变局》)面世,也有过离奇遭遇。有人向教育部和中宣部打小报告,说此书颠覆了圣人和经典的论断,应该禁止!中宣部下令追查。这一版的出版者--江西人民出版社社长闭门两天,通读全书后认为这是一部好书,便如实向江西省委宣传部报告。省宣要求他们组织专家审查。参审的专家阅读后也认为此书挺好,个别观点偏颇,亦是学术范围的事。审查报告上达中宣部后,主管副部长收回成命,使此书逃过一劫。
  笑看尘嚣,任何社会现象都不过是可以分析的材料。
  北大和江西的专家前后对比如此强烈,真不知今夕何夕,知识人是不是堕落了!

  
  2015年5月1日写完于广州中山大学笑笑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6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