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高:财政政策缺位导致冰火两重天

更新时间:2015-05-08 09:06:53
作者: 徐高  
一方面是人为的阻塞了传导,加大了金融加杠杆和泡沫化的风险。另一方面背离了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这种政策加大金融体系的不确定性,紊乱了市场经济。所以融资难倒逼之下,货币政策反而过渡放松。但是我们要考虑为什么会有定向宽松这个导向,我觉得最主要就是财政政策缺位,导致了预算软约束的实体,财政不愿意掏钱来搞基建,就只能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方式,来稳定增长。所以这样预算软约束的主体大量的存在,更能够成就高利率。但是这样的话反而是那些市场化的主体会面临着融资枯竭的压力。面临这种状况,央行觉得这种非市场化主体挤出市场化主体的现象他不能接受,他认为资金应该流向三农小微,这种政策其实已经侵入了财政政策的一部分,我们认为是财政的缺位,导致了货币的问题集中爆发。

   而财政的问题是一个结构的问题,我们现在财政的主要表现是显性指出的力度不够大,预算口径的支出比较小。所以隐性开支加进来了,这样债务危机更快。而且导致了刚性兑付的市场机制,也给财政带来了更多债务压力。而财政支出力度不足的根源,还是对债务风险的担忧。

   当我们讨论经济增长下行的时候,需要警惕的不仅是经济减速的风险,更重要的是经济失稳的风险。实体经济融资难,而金融市场不差钱。这两者同时出现我觉得根源在于货币政策传导的不通畅。

   我认为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缺乏的不是支出能力,不是钱少,而是调动支出能力变成支出的回报率。民间因为回报率低而缺乏支出的意愿,所以这样要通过财政支出加大来平衡。我觉得财政的支出力量不够,归根结蒂是结构的问题。

   这样的结构下,我们发现目前的债务置换面临阻力比较大,之所以债务发不出去,是因为新地方债发行的规模太少,所以发不出去。所以只有打破刚性兑付,才可以让新发的地方债能够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回到我们的政策建议。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政策应该做到以下四点。

   第一,政策应该有担当,什么都想要,往往什么也要不了。既要稳增长,又不要杠杆往上涨。有些时候我觉得政策没有十全十美的。

   第二,财政政策应该有实质性的积极,要以财政本身风险的上升,来降低全社会的风险。而我们现在的是相反的。

   第三,货币政策、金融政策需要与实体经济相适应。我们过去推的比较快,就使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市场脱节。非市场化的主体获得更多的融资。

   第四,我觉得对于金融市场的泡沫化的风险加以化解,尤其是银行资金入市潮。我们都相信股市不会只涨不跌,那么这样的话入市的银行资金就会亏损,会影响到银行生长的健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588.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