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永流:法哲学名词的产生及传播考略

更新时间:2015-05-06 08:20:31
作者: 郑永流 (进入专栏)  
1814,中译本载法学教材编辑部等编;《西方法律思想史资料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第526页。)萨维尼成功地阻止了理性主义自然法学者梯鲍特(Thibaut 1772-1840)的制定统一的、充满自然法色彩的德国民法典建议的实施,并使得统一德国民法典的编纂工作整整推迟了60年,即于1874年才搭班起草民法典。

   也就是在这个十八、九世纪之交,德国法学界爆发了一场对于现代法学的产生与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争论,争论的焦点为,是自然法还是实证法当为法学的研究对象,人们是应该用经验—历史主义还是用理论—系统性的方法去研究法律。作为这场争论的总结者,萨维尼确认了法学是一门实证法并非自然法的学科,经验—历史主义和理论—系统性同为法学研究必不可少的方法,从而使法学从哲学中独立出来,成为一门自主的学科,掀开了法学真正独立发展的历史。(注:前引Rodf Dr-eier文章,S.17.)

   就法哲学而言,这场讨论使之第一次成为统帅全法学的一般理论及基础学科,不过,这个学科在出现之初体系、名称极不统一,且杂乱无章,如称:Enzyklopadie und Methodolaie der Rechtswissenschatf(法学百科与方法论);allgemeine Rechtswissenschaft(一般法学);juristische Prinzipenlehre(法的原则学说)及Philosophie despositiven Rechts(实证法的哲学)。(注:前引Rodf Dreier文章,S.17.)然而,它们在实证法对象和理性—系统性方法上却是毫无二致的。

   历史法学派的另一代表人物——胡果(Gustav Hugo,1764-1844)首次使用了“实证法的哲学”这个可称为“法哲学”概念的雏型的用语,他于1797年出版的一本教科书名为:Lehrbuch des Nafurrechts alseiner Philosophie des postiven Rechts(作为实证法的哲学的自然法教科书)。虽然他在书名中还保留着“自然法”的字样,但“实证法的哲学”的表述给人以极大的启迪,直接导致了“法哲学”一词的诞生。

   两年之后,即1800年,克乌格(Wilhelm Traugott Krug,1770-1842),康德在科尼格伯格哲学教授位置的继任者,以其著作Aphorismen zu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法的哲学的箴言)而成为"Rechtsphiloso-phie"(法哲学)一词的缔造者。(注:参见前引Hans Welzel文章,S.1.)只不过他没有将Recht(法)和Philosophie(哲学)组合成Recht-sphilosophie一个词,而将Recht作为名词性形容词放在Philosophie之后,即Philosophie des Rechts,但这完全不妨碍他作为今人所理解的“法哲学”一词的创造者的地位。

   类似的提法在古代法律文献中也可找到,据意大利著名法哲学家德尔维基考证,西塞罗曾在其《法律篇》中写道:Ex intima philosoph-ia haurienda juris disciplina(大意为法学必须源于心灵哲学);意大利学者齐皮乌斯(F.J.Chopius)1650年曾著De vera philosophiajuris(法的实证哲学);(注:Giorgio del Vecchio,Lezioni DiFilosofia Del Diritto,1930,Milano,5.)莱布尼兹(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1716)在其Nova methodus discendae docendaequeJurisprudentiae(法学教学新方法)一书中也多次使用过"philosoph-ia juris(法哲学)和"Philosophia legalis"(法律哲学)的字眼,(注:Leibniz,Nova Methodus disconda docondaequee Jurispruden-tia,1667,P.H,§13、§43、§44.)但与此19世纪意义上的法哲学相去甚远,西塞罗的断语旨在寻求法学的形而上学渊源,而齐皮乌斯和莱布尼兹的“法哲学”毋宁称为法学更为妥当一些,它们全无统帅以实证法为对象的全部法学的一般学科之义。

   紧接克乌格的《法的哲学箴言》之后又有一批法哲学著作面世,它们是:弗瑞斯(Jokob Friedrich Fries,1773-1843),philosophisckeRochtslehre und Kritik aller positiven Gesetzgebung(哲学的法律学说和对全部实证立法的批判,1803);克劳斯(Karl ChristianFriedrich Krause,1781-1832),Grundlage des Naturrechts oder ph-ilosophischer Grundriβdes ldeales des Rechts(自然法基础或法的理念的哲学原理,1803);威斯(Christian Weiss,1774-1853),Leh-rbuch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法的哲学教科书,1804)。(注:见前引Hans Welzel文章S.1.2.Rudolf Stammler,Lehrbuch der Recht-shilosophie,2.Aufl.1928.Berlin,S.1.Fn.1.)

   比上面提到的作者及著作影响更大的是黑格尔(Georg FriedrichWilhelm Hegel,1770-1831)于1831年出版的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Naturrecht und Staatswissenschaft in Grund-risse(法的哲学原理——自然法和国家学说基础)。如前述,康德虽然抽去了自然法的认识论基础,但他只驳倒了自然法的一种,即当时流行的理性主义自然法,而未推翻自然法即是“正确的法”这个根本的法律观,并且其批判是缺乏经验的,在当时这具体表现为历史的证明,黑格尔首先领悟到这一点。

   不同于历史法学派将神秘的民族精神看作是实证法的终极价值,黑格尔看到了一个有形的实体——理性的国家,在他那里“国家是具体自由的现实。”(注: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82年,第260页。)他没有回避理性这个概念,但同理性主义的自然法不同,在他的设计中,国家与法、国家与道德理性溶为一体,既没有所谓存在与意识、自然与精神、主体与客体、现实与理想的二元对立,也不存在实证法与自然法的两分,他的哲学世界是一元的,“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注: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82年,第11页。)然而,黑格尔将观念与现实的关系颠倒了,认为是意识决定存在,一切都是从观念中流发出来的,因而,他的整个哲学,包括国家与法的哲学是头足倒置的。但人们只要将它们从观念拉回到现实中来,便马上会发现国家、实证法的真实存在。

   比黑格尔小一辈,被誉为普鲁士保守主义精神之父、同时也是著名的实证主义法学家斯达尔(Friedrich Julius Stahl,1802-1861)的DiePhilosophie des Rechts(法的哲学)是19世纪初法哲学领域的代表作,该书于1830年出版后,于整个19世纪多次再版。他在此书中毫无掩饰地宣称:“法和实证法是相同的概念。不存在非实证的法。自然法的基础是上帝关于世界秩序的思维和命令,这种法律观既不具有不可缺少的决定性,也没有法律的约束力。它只是一种构成共同体的理由,而不是共同体中有约束力的规范。因而,只存在对法律的理性要求,不存在什么理性法。不允许臣民,或是单个,或是集体,以自然法为支撑去违背实证法”。(注:Stahl,Philosophie des Rechts,3.Aufl.,1854,S.221f.)

   自胡果到斯达尔,法哲学经过3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其在19世纪的体系,它似乎与人们望文生义的理解相去甚远,并非充满了超验、抽象、思辨的色彩,由于它是“针对自然法,尤其是针对思辨和形而上学的法律思维的激烈反应,这使得法哲学不是抽象、唯心地去考察法,而是具体实际地去考察实证法的历史存在。”(注:Giorgio Del Vecchio,Lehrbuch der Rechtsphilosophie,1937年德译本,Berlin,S.7.)是故在上述作者的著作中包含着大量的实证法——古代罗马、德国及其它国家公法与私法的一般理论。(注:例如胡果的体系为:一、实证法的哲学史,从希腊到康德;二、实证法的哲学的应用;三、法律人类学;四、私法的哲学考察。附录:公法。黑格尔的体系为:一、抽象法:所有权、合同和不法;二、道德:故意和责任,意图和福利,善和良心;三、伦理:家庭、市民社会、国家。斯达尔的体系为:一、法哲学史;二、公法和私法。)

   随着法哲学体系的形成,法哲学一词经过胡果的"Philosophie des positiven Rechts"(实证法的哲学)到克乌格的"Philosophie desRechts"(法的哲学)离其完整的、今人所采用的表达"Pechtsphilosop@①hie"(法哲学)只有一步之遥了。

   1839年,文科尼西(L.A.Warnkig)迈出了最后一步,他因著有Rech-tsphilosophie als Naturlehre des Rechts(作为法的自然学说的法哲学)而被有的学者称为完整使用“法哲学”一词的第一人。(注:见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刑法与法哲学教授Ulfrid Neumann就法哲学概念的产生与演变于1997年5月20日给本文作者的回信。)

   主要由于黑格尔和斯达尔两人的巨大影响,法哲学一词很快为整个德语区和欧洲大陆所接受,同时使自然法概念在19世纪下半叶阵脚大乱,它只是在天主教圈子里还原汁原味地被保留下来。(注:前引Hans We-lzel文章,S.3.)

   在德语区,以法哲学为名值得列出的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的著作有:阿瑞斯(Heinrich Ahrens),《自然法或法律和国家哲学》(Nat-urrecht o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 und des Staates,1870);拉松(Adolf Lasson)《法哲学体系》(System der Rechfsphilosophie,1882);科勒(Josef Kohler)(注:科勒为国际法哲学与社会哲学协会会刊:《法哲学与社会哲学文汇》(Archiv für Rechts-und Sozialp-hilosophie)的前身《法哲学与经济哲学文汇》(Archiv für Rechts-und Wirtschaftsphilosophie,1907)的两创办人之一,时为德国柏林大学教授。)《法哲学教科书》(Lehrbuch der Rechtsphilosophie,1923);阿德布鲁赫(Gustav Radbruch)《法哲学》(Rechfsphilosophie,1932)。

这其中,施塔姆勒(Rudolf Stammler,1856-1938)的《法哲学教科书》(Lehrbuch der Rechtsphilosophie,1921)确立了20世纪法哲学的基本体系,该书剔除了胡果、斯达尔等人体系中公法和私法具体制度的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519.html
文章来源:《中外法学》1999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