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施开诚:浅谈苏轼的婉约词

更新时间:2015-05-04 23:11:37
作者: 施开诚  

   将唐宋词分为婉约、豪放两派,始于明人张綖。他在《诗余图谱》“凡例”之后附识曰:

   词体大略有二:一体婉约,一体豪放。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宏。盖亦存乎其人。如秦少游之作,多是婉约;苏子赡之作,多是豪放,大抵词体以婉约为正。故东坡称少游为“今之词手”,后山评东坡词“如教坊雷大使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

   这段话说明了词体的分类,各体的风格及其代表作家三个问题。后世人评东坡词受其影响极大,自此以后论词者大多认为苏词主要风格是豪放,甚至忽视了他婉约词的成就。其实,从数量上看,现存的三百四十余首东坡词,真正堪称豪放词的不过三四十首,仅占十分之一左右;就思想内容上看,东坡婉约词中言情、咏物、写景、怀古、赠人、纪行各种题材无不具备;就艺术风格和写作技巧看,苏轼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使婉约词有了较大的创新与发展。所以他在词史上是绝不亚于任何婉约派词人的艺术大师。以下试从东坡婉约词的思想内容和艺术风格、继承和创新及其对后世的影响几方面谈谈我的看法。

     一、东坡婉约词的思想内容及艺术风格

   所谓“婉约”,“婉”即和顺柔美,“约”即委曲隐微。前人所谓“词情蕴藉”、“含思凄婉”、“妩媚风流”、“清切婉丽”、“冲淡秀洁”、“风流华美”,都概括了婉约词的风格特征。下面以不同题材的词作分析其思想内容及艺术风格。

   (一)言情词

   “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张綖《诗余图谱》),东坡婉约词首推言情之作。其词或感遇悼亡,或伤春惜春,或悲羁旅,或叹行役,皆写得温婉动人。

   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苏轼在密州太守任上写的《江城子•乙卯正月十二日夜记梦》最能代表其婉约风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年正月十二日,苏轼梦见亡故十年的爱妻王弗,结发恩爱,十载萦心。上片先写相思情深,接着联想到自己十年来坎坷的境遇,作了奇特的假设和想象:十年的风风雨雨,已使我灰尘满面,鬓发如霜,纵使是亡妻能相见,大约也是“相逢应不识”吧!是政治道路的坎坷,还是思念之情的煎熬,使诗人容颜变化如此之大?上片留给人以无尽的余响,并为下片写梦作了铺垫。下片写梦中幽会之景:“小轩窗,正梳妆”,既是梦中所见,也是十年前夫妻恩爱生活的再现。接着笔锋一转,既无当年的欢乐,也无“相逢应不识”的惊讶,而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无言而泪,千般感慨、万种风情尽在其中了。结末三句写梦后冥想:此后岁月里,使他肝肠寸断的,只有那朦胧的月夜,那小松成林的山冈,那遥隔千里的孤坟!这用泪水挥染而成的幽暗画面,凝聚了诗人无限凄凉之情,表现了“词情蕴藉”、“含思凄婉”的风格特征。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是伤春之词,《少年游•润州作,代人寄远》悲叹羁旅行役;《洞仙歌•冰肌玉骨》写五代后蜀后主孟昶同花蕊夫人的爱情故事,可说是闺情词。这些词作都写得情深意远,哀婉动人,令人读之,回肠荡气,所谓“妩媚风流”、“清切婉丽”的风格特征,从中可见。

   (二)咏物词

   东坡咏物词约有三十首,多是以物言情,亦以婉约见长。《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写得真是幽怨缠绵,堪称婉约词中杰作。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首二句赋物,捕捉了杨花的特点,它似花却又非花,所以无人怜惜。接着笔锋一转,突出“无情有思”,开始赋予杨花以人格和感情,为下文塑造思妇的形象作准备。为什么说它“无情有思”呢?诗人展开想象的翅膀,把柔软的柳枝当作思妇的柔肠,把翻动的柳叶当作思妇欲开还闭的娇眼,把飘坠的杨花比作思妇恍恍惚惚、来去无定的梦。此时已将咏物、抒情、写人融为一体,达到传神入化的境界。思妇好梦未成,却被黄莺叫声惊醒,于是自然而又巧妙地过渡到下片。下片中诗人已不受咏物的约束,把咏杨花和抒发伤春之情交融于一体。柳絮飞尽,万花纷谢,触目皆是残春景象;再加上一夜风雨,杨花已化作了一池碎萍,随着春残而消逝。二分化入泥土,一分随流水飘去,这在思妇眼中,简直是离别者斑斑点点的眼泪呀!这时思妇的伤春之情已被推到了顶点,思妇的梦想、希望、寻觅都不复存在了,只有凭点点滴滴的泪珠来倾泻无穷的愁思。杨花是泪,还是泪是杨花?是咏杨花飘坠,还是写思妇伤春,或是叹自己的政治遭遇?读者此时已难以分辨。正如沈谦在《填词杂说》中所言:“东坡‘似花还似非花’一篇,幽怨缠绵,真是言情,非复赋物。”这“幽怨缠绵”正是东坡婉约词的风格特征。

   其他咏物词:如《卜算子•缺月挂疏桐》则写得孤寂幽怨,《贺新郎•乳燕飞华屋》则“婉曲缠绵”(《蓼园词选》),《定风波•咏红梅》则“冲淡秀洁”,《荷花媚》咏荷花则“风流华美”。总之,东坡咏物词绝大多数都表现了婉约词的风格特征,并且多是艺术成就极高的上乘之作。

   (三)写景词、怀古词、赠人词、纪行词

   言情和咏物是东坡婉约词的主体,而他的许多写景、怀古、赠人、纪行的词章也皆以婉约见长。例如:

   《江城子•湖上与张先同赋时闻弹筝》写诗人与词友张先在“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的暮色中,“忽闻江上弄哀筝”,听得乐声中分明是“苦含情”,但“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以景寄情,表达了怅然若失的情怀,体现了清空灵秀的艺术风格。

   《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这首怀古词,记写宿燕子楼梦见唐代尚书张建封的爱妓盼盼之事。“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抒写了物是人非的伤感,表达了倦于宦游天涯的哀情,体现了婉转缠绵的艺术风格。

   《菩萨蛮•西湖送述古》:“秋风湖上萧萧雨,使君欲去还留住。今日漫留君,明朝愁杀人。  佳人千点泪,洒向长河水。不用敛双蛾,路人啼更多。”这首赠人词情景交融,哀婉动人。陈述古原为杭州知州,为政有美名,离开杭州知州任时,苏轼为其送行,写下这首赠别词。“秋风萧萧”、“愁杀人”为送别背景;佳人泪,“敛双蛾”,“路人啼”,是写杭州人民哭送述古的深情。都写得凄婉动人。

   《蝶恋花•京口得乡书》:“雨后春容清更丽。只有离人,幽恨终难洗。北固山前三面水,碧琼梳拥青螺髻。  一纸乡书来万里。问我何年,真个成归计?回首送春拼一醉,东风吹破千行泪。”这首纪行词作于1074年,上年11月苏轼从杭州至镇江办事,这年春尽“犹行役未归”,故作此词。词题一作《送春》,伤春惜春之情,羁旅愁思之感,抒写得淋漓尽致,“婉美”动人。

   总之,苏轼的婉约词题材多样,内容丰富,几乎囊括了所有婉约词家的艺术风格。统观东坡词,即使是所谓豪放词中,往往也掺有婉约的情韵。如著名的《念奴娇》中,既有“大江东去”的浩荡气势,亦有“小乔初嫁了”的娇美柔情。应当说苏轼是一位成就很高的婉约派词人,当然更不能忽视他的婉约词在词史上的地位及影响。

     二、东坡婉约词对前代词的继承

   “诗有史,词亦有史。”(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产生于唐五代的敦煌曲子词是词的初期状态,“其言闺情与花柳者尚不及半”。中晚唐诗人中,温庭筠是第一个大力作词的人,词亦由此自巷陌新声转为士大夫奏雅。他与韦庄为代表的《花间集》被宋人奉为词的鼻祖。宋人作词多以《花间》为宗,论词亦以《花间》为准。花间词婉丽绮靡的作风成了词的传统风格,对北宋词坛影响特别明显。

   温词造语绮靡绵密,造境窈约,“精妙绝人,然类不出乎绮怨。”(刘熙载《艺概》)韦词平易疏朗,抒情意味浓烈。不仅宋初晏殊、欧阳修、柳永等词家受其影响很深,就是苏词中也有《花间》的蛛丝马迹。下面选温、苏词各一首作比较: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温庭筠《菩萨蛮》)

   道字娇讹语未成,未应春阁梦多情。朝来何事绿鬟倾? 彩索身轻长趁燕,红窗睡重不闻莺,困人天气近清明。(苏轼《浣溪沙》)

   以上两首词都写思妇娇柔之态,怀春之情,题材相同。描写方法上都着重描摹思妇的外部形象来刻画其内心世界。前首写一女子夜候爱人不至,次日早起严妆相待;着色浓丽而心情黯淡;失望与孤独之感,借动作与服饰暗示出来。后首词着力描写女子娇憨的语态,慵懒的情态,以此来传递出伤春怀春之情。前首用语精工,笔法细腻;后首描摹细腻,纤艳浓丽也不减前篇。由此可窥见东坡婉约词与前代花间词也存在着继承关系。

   东坡婉约词的第二个源头要数晏殊、欧阳修的直接影响。宋初词坛沿袭五代婉约词风,当朝宰相晏殊浅斟低吟着“一曲新词酒一杯”,一代文宗欧阳修徘徊咏叹着“庭院深深深几许”。他们词中描写的内容不外是恋情相思、酣饮醉歌、悲秋伤春等传统题材。苏轼作为欧阳修的门生,对他们词风的继承是很自然的事。东坡词中的《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蝶恋花•记得画屏初会遇》、《点绛唇•闲倚胡床》等都酷似晏、欧词。

   值得注意的是晏欧比起花间派词人较少有色情描写,他们一改“花间”的浓艳为清丽俊洁、深致蕴藉,这些都对苏轼产生了积极影响。

   第三个源头就是柳永。《碧鸡漫志》卷二言:“今少年妄谓东坡移诗律作长短句,十有八九不学柳耆卿,则学曹元宠。”可见前人已肯定了苏轼对柳永的继承关系。

   柳永是宋初最有成就的词人,相传有井水处皆歌柳词。黄开谓之“长于纤艳之词,然多近俚俗,故市井之人悦之。”(《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他在一些名作中,却能做到俗中有雅,如《雨霖铃》、《八声甘州》等皆可谓俗不伤雅,雅俗并陈。苏轼在某些场合虽极力批判他的“俗”,但在另一些场合却极力赞赏他的“雅”。赵令畴《侯鲭录》卷七记东坡云:“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霜风渐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可见苏轼的婉约词风有受其影响的一面。

   苏轼对柳永的继承主要表现在创作手法方面。柳永创制了大量的长调慢词。长调宜于铺陈,故柳词多用赋体,使词中出现了大量的景物描写和细节刻画,这些方面对苏轼影响最大。东坡的婉约词如《水龙吟》咏杨花、咏闻笛,《洞仙歌•冰肌玉骨》、《永遇乐•明月如霜》、《贺新郎•乳燕飞华屋》等,都长于铺陈,着重细节刻画,描摹细腻精致,明显地见到继承柳词的痕迹。

     三、苏轼对婉约词的发展和创新

   苏轼生活在婉约词风盛行的北宋,继承前人创作大量的婉约词为理所当然。但他并非是一味继承,而是在继承中有所发展和创新。这正是东坡高出当世人之处。关于开创豪放词派,诸家多所论述。下面就其对婉约词的发展和创新,谈几点看法。

   (一)题材内容方面。比起“花间”,晏、欧较少描写色情,柳永扩大了题材范围,使词走向民间。这些都是不小的进步。苏轼在继承他们的基础上更有所发展和创新。

晏、欧身居高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478.html
文章来源:《淮北煤师院学报:社科版》1995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