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振甫:唐宋八大家论

更新时间:2015-04-30 10:46:27
作者: 周振甫  
唐以后句长;唐以前如高山深谷,唐以后如平原旷野,盖划然如界限矣。"按韩愈的文章,本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怪怪奇奇,一方面是文从字顺。欧阳修发挥他的文从字顺这一面,是好的。韩愈"气盛言宜",所以他的文章,气势旺盛,或不足于理。欧阳修的古文委曲详尽,以理胜。如韩愈《送孟东野序》:"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草木有什么不得其平呢?欧阳修的《梅圣俞诗集序》:"予闻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夫岂然哉?盖世所传者,多出于古穷人之辞也。凡士之蕴其所有而不得施于世者,多喜自放于山颠水涯之外,见虫鱼草木、风云鸟兽之状类,往往探其奇怪。内有忧思感愤之郁积,其兴于怨刺,以道羁臣寡妇之所叹,而写人情之难言,盖愈穷则愈工。然则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婉转申说,皆中于理。又如记山水,唐文由穷极形象,而感慨身世;宋文则歌颂人物,或写诗情画意之美。如柳宗元《小石潭记》,称潭水之清,则曰鱼"皆若空游无所依"。称泉水曲折,则称"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归结到"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与作者贬谪的身世相应。欧阳修写《岘山亭记》,于"山川之胜势",令"览者自得之",皆不道,只推美晋将羊祜。又如苏轼《记承天寺夜游》,不谈寺容,只写:"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先用一"如"字写比喻,有诗情画意,后指竹柏影,亦见宋文重在写艺术性,与唐文的刻划形象不同。

   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称:"韩柳犹用奇重字。欧苏惟用平常轻虚字,而妙丽古雅自不可及。"如韩愈《蓝田县丞厅壁记》,作"水  循除鸣", ,状水声,即奇重字。而欧阳修《醉翁亭记》作"渐闻水声潺潺",即用平常字。又如柳宗元《小石潭记》:"卷石底以出",卷音拳,本于《礼记·中庸》:"今夫山,一卷石之多。"注:"卷犹区也。"《左传》昭公三年:"齐旧四量,豆区釜钟。"注:"四升为豆,四豆为区。"卷为一斗六升容量。此即奇重字。苏轼《石钟山记》:"有大石当中流。"用"大"即平常字。但如《醉翁亭记》,陈师道《后山诗话》称"少游(秦观)谓《醉翁亭记》亦用赋体。"赋是铺叙,《醉翁亭记》写山水景物,用"者"字铺叙,用"也"字点明,如"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瑯玡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用赋体写记,是记文的创格。苏轼的《石钟山记》,工于状物,如:"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皆为妙文。是宋文抛弃韩文奇奇怪怪的一面,有取于他的文从字顺的一面,用平易自然的语言,创为精工形象的文辞,是宋文的杰出成就。

   欧阳修、苏轼还用明白自然的语言来与四六文,唐代的骈文发展为四六文讲对偶,多用典。欧阳修、苏轼用明白自然的语言来写四六文,成为四六文的创格。鳃欧阳修的《谢致仕表》:"伏念臣猥以庸近之才,早遘休明之运。不通文学,既泥古以难施;无用之才,复虚言而少实。"苏轼的《密州谢上表》:"伏念臣家世至寒,性资甚下。……尘埃笔砚,渐忘旧学之渊源;奔走簿书,粗识小人之情伪。"既少用典或不用典,又不限于四字六字句,实亦宋文的创格。这些说明宋文与唐文的差异,实亦宋文继唐文有所发展,可以供研讨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348.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1996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