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平:王维诗歌中的长安及其文化意义

更新时间:2015-04-29 23:56:40
作者: 陆平  

   文学往往与社会和地域文化(此处表现为都市文化)有着密切的关联,地域文化有时甚至可能成为成就作家的重要因素。从王维的人生历程可以看出,自其少年时代的声名早著到花甲之年的黯然谢世,长安影响了他一生。同时,王维也通过他的诗文创作,为我们留下了一座岁月不能剥蚀的文学长安。王维一生著述颇丰,就其现存的308目376首诗和70篇文赋来看,其中创作于长安并可确定写作年代的诗作和文赋分别为103目110首和48篇①。王维诗文中的长安呈现出雍容大气的皇家风范,弥漫着帝都文化的迷人气息。与诗歌相比较,王维的文赋以表状、碑铭等应用文为多,反映社会生活的层面相对比较窄,思想内容和艺术价值不太高。因此,对王维笔下文学长安的论述,主要以其诗歌创作为主。

   一、王维长安诗歌的独特魅力

   唐代诗人热衷于为帝都长安传神写照。络绎不绝地进入长安求取功名的唐代诗人们基于居留长安之不易,因而对居处长安期间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心怀不舍,他们用诗笔留恋地记录着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其诗作内容涉及长安风貌、四时景物、宫阙殿阁、山川名胜、郊野风光等。如“复道东西合,交衢南北通”(袁朗《和洗掾登城南坂望京邑》)、“百千家如围棋局,十二街似种菜畦”(白居易《长安路》)等诗句书写了长安城“棋布栉比,街衢绳直”的整饬面貌。“早是伤春暮雨天,可堪芳草更芊芊”(韦庄《长安清明》)、“长安百花时,风景宜轻薄”(刘禹锡《百花行》)、“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贾岛《忆江上吴处士》)、“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朱湾《长安喜雪》)等弥漫着浓浓情意的诗句生动描绘了长安别具情致的四时风物。“晓声隆隆催转日,暮声隆隆呼月出”(李贺《官街鼓》)、“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李白《子夜吴歌•秋歌》)等诗句则如实记录了长安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暮鼓晨钟和千门万户砧杵捣衣的日常景象。“久卧长安春复秋,五侯长乐客长愁”(于鹄《长安游》)、“三年赁舍亲仁里,寂寞何曾似在城”(姚合《亲仁里居》)等诗句抒写了士子们久试不第、羁留长安的寂寞愁情②。

   与唐代诗人们的上述长安诗相较,王维的长安诗歌有着迥然相异的独特面貌。从内容而言,王维写及长安的诗作更多聚焦于皇家宫苑、佛寺道观等渗透着浓厚文化气息的自然、人文景观及其身为朝臣所历之政事,因而其长安诗作流露出浓重的皇家风范和超然物外的宗教情怀。从艺术风格而言,王维的长安歌咏多为明朗昂扬的盛世之音,极少哀婉惆怅的消极情怀。身处长安的王维在生活上恰如其分地与长安保持一定距离的同时,在其文学创作中完美地实现了与长安的融合,为其少年时代就萌发出的对长安的憧憬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在创作中,王维以他得自天赋的机敏和智慧,汲取长安为官数十年的生活经验,以及在朝和在野期间侍宴豫游、唱和酬答的特殊感受,凝聚成其独一无二的长安歌咏。他的长安歌咏不仅赞美了长安自然景观的美质神韵,而且展示了长安人文景观博大深厚的内蕴和富丽堂皇的气势。同时,更赋予长安以冲淡渊雅的人文气息和兼容并摄的文化气度。

   二、王维诗歌中的皇家宫苑

   王维文学作品中豪华典丽的宫殿、重叠相依的城阙、仪态万方的园林、浑然天成的别墅,不仅表现了盛唐时代帝都长安富丽堂皇的盛世图景,记录了当时政务活动场面的隆重盛大,而且传递着一种昂扬向上的唐人心态,彰显着一派辉煌壮阔的大唐气象。

   (一)王维早朝诗中的长安宫苑

   百官上朝是长安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内容,魏征的《奉和正日临朝应诏》、虞世南的《凌晨早朝》和韦应物的《观早朝》等诗,都热切歌颂了唐都长安政治生活中的这一重要环节。王维对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的唱和之作《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也展现了这样一幅图景: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向凤池头。

   “九天阊阖”、“万国衣冠”充分显示了皇家宫殿的富丽堂皇和雄伟壮阔。全诗语调平静悠雅,诗境平稳祥和,处处洋溢着生逢盛世、忝列朝班的大唐臣子在早朝仪式中的圆满心态和开阔明朗的胸襟。其《奉和圣制暮春送朝集使归郡应制》诗则以“万国仰宗周,衣冠拜冕旒”之句表现了王维早朝时心潮澎湃、激情飞扬的情致。

   当然,朝臣早朝并不总是轻松愉悦的,其间的辛苦和紧张也必不可少。早朝是京中五品以上文武官员生活中一件例行的大事,分散居住于长安里坊中的他们往往天不亮就要赶往宫门外等候,“五鼓初起,列火满门,将欲趋朝,轩盖如市”(《明皇杂录》)即是对百官早朝生活中这一景象的生动描述。王维在朝为官多年,其《早朝》一诗就书写了他晨起上朝的亲身经历,也表现了官员们早朝的辛苦和早朝仪式的气派:

   皎洁明月高,苍茫远天曙。槐雾暗不开,城鸦鸣梢去。始闻高阁声,莫辨更衣处。银烛已成行,金门俨驺驭。

   朝臣们为了赶去上朝,半夜时分就起身了。夜色苍茫中,赶路的官员将树上的乌鸦都惊飞了。好不容易才听见宫门开启的声音,天色却还昏暗得看不清更换朝服的处所。不知不觉中,宫中已点起一行行的银烛,早朝的各项准备业已就绪,所有的人都严阵以待,等候早朝时刻的到来。身为朝臣的王维对上朝前一系列过程的客观描写,虽然未作过多的渲染,却让我们在静谧安宁中感受到皇权的威严、皇宫的肃穆、朝臣的恭谨。

   其《春日直门下省早朝》诗以大明宫早朝、当值为内容,写时为左补阙的王维在大明宫门下省当值时所见的早朝盛况:因循制度礼仪的早朝仪式按时举行,声声玉漏催促之下,井然有序的群臣鱼贯而至,纷纷上朝共商国是。此诗在谨肃有序中掩抑不住跳脱激越的神采。

   王维的早朝诗于庄重典丽中流动着豪迈的激情,他笔下的皇家宫苑气象宏伟阔大,意象细腻严谨。庄重严整的宫殿借飞扬的屋脊舞蹈出灵动的美感,自然景观与宫殿建筑实现了完美的结合。盛大的仪式,庄严的场面,在诗人极具神圣感的长安歌咏中表达出当时人们普遍的自豪,也传达出当时官员们普遍的心理优越感。长安,在王维笔下的早朝仪式中彰显了它最完美的一面。

   (二)王维侍宴、豫游诗中的长安宫苑

   王维有许多具体描写某一处宫殿、官署的作品,由于他对所供职场所极为熟悉,并常常扈从侍宴、侍游于大明宫、兴庆宫、望春宫、九成宫、华清宫、曲江等皇家宫苑,所以他这一类的作品往往具有生动的现场感,描摹具体细腻,叙事雍容严谨中洋溢着激情,予人以升平盛世的圆满心态。

   其中,代表作有《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应制》:

   渭水自萦秦塞曲,黄山旧绕汉宫斜。銮舆迥出仙门柳,阁道回看上苑花。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为乘阳气行时令,不是宸游重物华。

   潇潇春雨中漫步于从大明宫通向兴庆宫的阁道上,极目远望之中:青山环抱、绿水萦回的长安城宫苑林立,繁花似锦。巍峨挺立的成双凤阙在浮云中时隐时现,绿树成荫的民居在濛濛细雨中新鲜润泽。全诗画面灵动立体,场景开阔壮丽,长安城由远景渐变至近景,由宫苑延伸至民居。帝都长安生机勃勃、万象更新的恢弘气象历历在目。

   作为兴庆宫宴集活动不可或缺的参与者,王维侍宴、豫游诗中涉及兴庆宫的作品也有不少,内容多是借兴庆宫美景颂圣的。如其《奉和圣制天长节赐宰臣歌应制》,记述了王维参与天长节侍宴活动场面的盛大、气势的宏伟以及参与者身为大唐臣子的自豪与满足。《大同殿生玉芝龙池上有庆云百官共睹圣恩便赐宴越敢输即事》诗描写了在天光云影映照之下,玄宗与侍臣、百僚共同欢庆兴庆宫大同殿殿柱上生出玉芝和龙池上出现五彩祥云二祥瑞之事。《奉和圣制与太子诸王三月三日龙池春禊应制》诗则以寥寥数笔描摹出皇家春禊活动的雍容气派。

   王维《三月三日勤政楼侍宴应制》诗写在勤政务本楼宴乐的情形。坐在高大宽敞的勤政楼上,诗人的目光一泻千里,在尽情欣赏长安城四面的风物景致之时,一股君临天下的豪情油然而生。从这些诗里,不仅可以领略到皇都长安的宏伟气魄,更能感受到诗人以时代和国家为依托所生发出的纵横捭阖的豪迈之情。诗人在欣赏皇都长安的盛世景观时,还念念不忘对图治勤政和壮伟宫阙的热情礼赞。

   唐代的曲江饮宴以每年春秋佳节最为繁华③,届时皇帝在曲江池宴会群臣。长安城内的大小商贩“皆以奇货丽物数组”,“豪客园户争以名花布道”(宋敏求《春明退朝录》)。进入曲江池观光的人成群结队,致使“长安几半空”。皇帝率嫔妃们由夹城登上紫云楼垂帘而视,百官公卿列城纵观。曲江堤岸柳枝轻舞,流水淙淙,高楼低宇,碧瓦红墙,犹如一幅天然画图。王维关于曲江侍宴的应制诗栩栩如生地描绘了上述盛景,如其《三月三日曲江侍宴应制》云:

   万乘亲斋祭,千官喜豫游。奉迎从上苑,祓禊向中流。草树连容卫,山河对冕旒。画旗摇浦溆,春服满汀洲……从今亿万岁,天宝纪春秋。

   诗作生动描写了曲江宴饮场面之宏大,曲江胜地景色之壮观。微微吹拂的和煦春风和轻轻荡漾的轻柔碧波更衬托出千官从轩车,山河对冕旒的浩荡气韵。

   王维曾多次扈从唐玄宗前往骊山温泉宫。玄宗几乎每年十月都要到此游幸,出行即有百官羽卫随行,岁尽方还。随着玄宗的频繁巡幸,华清宫周围商贾聚集,里闾纵横,一度形成了长安城东的新兴城市。王维在骊山所作诗歌亦多为应制、唱和诗,其所作《和太常韦主簿五郎温汤寓目》,描写笼罩于万道霞光中的温泉宫等弥山跨谷的宫苑殿宇所彰显出的皇家离宫的壮观和气派。其《奉和圣制上巳于望春亭观禊饮应制》和《敕借岐王九成宫避暑应教》等侍游望春宫、九成宫等皇家宫苑的应制或应教之作,也都写得情景交融,极富美感。

   王维涉及皇家宫苑的诗歌多为奉和、应制之作,语多颂圣礼赞之辞。但极为难得的是,王维多是从真情实感出发由衷地歌颂美好的时代、圣明的君主、绚丽的都城,因而他深情的赞美之辞令人感同身受,倍觉浑厚雅致,雍容大气。并使我们在长安这座美丽的都城及皇家宫殿的种种壮丽景观随风而逝一千多年之后,仍然能够循着王维诗作留下的线索,重拾长安宫殿旧日的繁华,复原长安苑囿昔日的风景,再现那个风华绝代的盛世皇都。

   三、王维诗歌中的佛寺道观

   唐代长安城既体现了尊卑有序的儒家思想,又融汇了道法自然的道家精神。唐代寺庙、道观占地广袤,建筑独特,装饰亦宏伟壮丽。据《新唐书•辛替否传》载其上疏曰:“今天下之寺,盖无其数,一寺当陛下一宫,壮丽之甚矣!用度过之矣!是十分天下之财而佛有七八……。”[1](P3158)当时有些寺观的规模之宏大和装饰之瑰丽几可与皇家宫阙相媲美。王维诗歌中既有描绘恢弘壮丽的长安佛寺的作品,也有抒写玲珑精巧的长安道观的作品。这些带有人文气息和宗教情怀的文学作品,不仅渲染出帝都长安所弥漫的浓重、深厚的宗教氛围,而且王维本人参禅、习佛的禅悦体会又为这种氛围增添了无尽的神秘感。

   长安城中遍布林立的佛寺、道观等宗教建筑高大宏伟,极大地影响了整个城市的形象气质和精神面貌。在唐长安城内,由于普通民居的高度受到严格控制,加之高大坊墙的遮挡,平直交错的街道使整个城市予人以肃杀的单调感。而遍布城坊之间的寺观则不可或缺地起到了丰富坊里、街道景观的作用,由于长安城中的寺观大多地处高处且建筑风格独特,因此,它们在突破坊墙遮挡的同时,亦赋予城市空间以超越坊里、街衢之外的诸多精神内涵,并营造出长安城丰富、壮阔的城市空间风景线。

   (一)王维诗中的长安佛寺

据统计,隋唐长安城内共建有200余座佛寺,但寺院在长安各坊的分布却大不相同,一坊之内多则建造6座左右,少则1座,还有许多里坊一座寺院也没有[2](P359-382)。(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333.html
文章来源:《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南昌)2007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