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耀章:问政:新公共行政的逻辑起点

更新时间:2015-04-28 21:18:56
作者: 乔耀章 (进入专栏)  
国家的社会性政治将过渡到社会政治。另一方面,社会政治最终决定国家政治。国家政治是一个历史范畴,国家政治是社会政治的派生物,国家政治应以社会政治为前提和基础。社会政治则是同人类社会与生俱来并共始终。笔者坚持认为,凡国家的一定是政治的,但是政治的不一定是国家的。政治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社会现象。国家政治并不能包纳所有的社会政治现象。从国家政治走向社会政田治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当今世界,国家政治还是一种此在的或在场的实景,而社会政治则主要还是属于人类社会的一种未来情景。然而,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的是,我国政治是坚持以社会主义为定向发展的政治。现阶段我国的政治,是国家层面的阶级性政治、社会性政治和社会政治的有机统一。

   在研究行政与"政治"的关系问题上,我们可以合并同类项,创造一个新概念:"行政治"。其中,"政"是中心词或词干,"行"与"治"作为"政"的前缀和后缀。由此,行政可分为相互关联的共同但有区别的两类:一类是"行国家政治",其本来面目是"为政治国"和"以政治国",一类是"行社会政治",行政民主化或行政社会化是"行政治"的必然趋势。西方行政学从公共行政--新公共行政--公共管理--新公共管理--治理理论发展过程中的"去政治化"现象,表明渐行渐远的政治是"国家政治",而不是"社会政治",渐行渐近的政治则是社会政治。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从以"行国家政治"为重心到以"行社会政治"为重心的转移(或许有人认为,这与其说是西方的倒不如说是当下中国的情形更为贴切些)还是一种政治社会化的必然趋势。不过,与西方国家由"行国家政治"到"行社会政治"的运行序列不同的是,我国从新中国成立伊始就领先(或顶层)设计为侧重于"行社会政治"。如1982年宪法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即国家或国家政治是由"社会"、"社会主义"或社会政治所限定修饰的。这就表明我国的"行社会政治"早有宪法和制度保障。当然,在事实层面上,由于种种原因,我国行国家政治往往优先于行社会政治。笔者认为,从社会政治到国家政治再到经过国家政治与社会政治的互动发展到社会政治或政治社会化,是政治发展或演进的基本逻辑。本文试图通过"问政"所要创设的与其说是"新行政观"倒不如说是"新政治观"。

   关于行政与"人政"、"民政"。如果把"政"界定为"人政"和"民政",那么,行政就是"行人政"和"行民政"。可见,新行政观应当正确处理好"行 人政"与"行民政"的关系。

   行政的首要客体与对象就是与人打交道。而人亦即政治。其一,人,社会,政治,在其本质上是"三通"的。社会性、政治性,是人区别于自然、动物的最为本质的属性。只有把人视为社会的和政治的或把社会和政治视为人的理论,才算是抓住了事物的根本,才算是彻底的理论,进而才能掌握群众,变为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其二,依照伍德罗·威尔逊的说法,"行政机关是行动中的政府"。在我国,各级政府叫"人民政府"。这就意味着我国的政府首先是"人的政府",其次才是"民的政府",是把"民"视为"人"的政府。其三,"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内容。其中,以人为本的"人",是现实的人、具体的人。在横向上是"全体人",不是"部分人"或"多数人";在纵向上是"多代人",不仅是"当代人";在内核上是"多需人",不是"单需人"。以人为本的"本",是超越了"神本"、"人本"、"资本"、"物本"以及"官本"、"民本"的历史局限,突出了包括官员在内的人的社会本位及其价值目标。可见,"人政"具有公共性、包容性、妥协性或和谐性。从特定意义上说,所谓行政亦即"行人政"。

   "民政"与"人政"及"官政"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民"有"人民""民众""市民""公民"等等,本文不加以辨析。"民政"不同于做为政府职能部门之一的"民政部门"。笔者认为,凡"民政"的一定是"人政"的,但"人政"的不一定是"民政"的。最广义的"民政"是"人民政府"的缩略语,实为"政府"的同义语,人民政府去"人"去"府"即为"民政"。"民政"问题既关涉以人为本,又关涉以什么人为本,还关涉以人的什么为本等问题。以人为本,是以最广大人民群众为本。科学发展观中的以人为本的"人"主要的是指最广大人民群众,在当代中国就是以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劳动者,包括社会各阶层在内的最广大人民群众;以人为本中的"本"即指根本点、出发点、落脚点,在当今中国主要就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人民"这个概念是十八大报告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概念之一,达140次之多)。"民政"与人政、政府(官政)、民本、民权、民生、民主等问题紧密相关 。可见,从特定意义上说,行政首先和主要的是"行民政"。

   关于行政与"公正"的关系。如果把"政"界定为"正"、"公正"、"公平"、"正义",那么,行政就是"行正","行公平","行公正"、"行正义"等。可见,新行政观应当正确处理好行政与"行正"、"行公正"、"行公平"、"行正义"的关系。

   竟何为"政"?在法理和德性层面上,"政"通"公"通"正"。演绎为公平、公正、天平、正义、正气、纠正、改正、正直、正道、公道,等等。在《礼记·哀公问》中孔子日:"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即主张为政者必须公道、公平、正义。"正"犹如一把尺、一杆秤。为政者应当以"正"来度量自身的"心正"、"言正"和"身正",具备与职位、职能、职责相适应的位置意识和能力,自觉养成自己的正义观、公正观和正气观。可以如是认为,"行政"的本义就是"确立正义"、"运作正义"、"实现正义"和"完成正义"。"政治"、"政府"、"政策"等也都因为有一个"政"字而必须围绕"正义"和"正气"存在和展开工作,并且还要在处处时时都在维护和修正"公道"和"正义"上下功夫,力求在社会运行中树立起正确的价值导向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应当是具体的和历史的,都应当从我国现实的国情出发,都应当是现实主义的公正、公平、正义。

   "人间正道是沧桑"。为此,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曾三十多次使用"公平"、"公正"、"正义"、"平等"等概念。其中,比较集中的一处指出:必须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要在全体人民共同奋斗、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逐步建立以权力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保障,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

   笔者以为,为确保我国的行政能够真正实现"行政治"、"行人政"、"行民政"、"行公正",就必须真正做到、做好科学行政、民主行政、依法行政、以德行政。是为本文的基本结论。

   注释:

   1.张帆."行政"史话[M].|匕京:商务印书馆。2007.

   2.乔耀章.行政学美国化:理论支点及其引发的批评与启示--纪念威尔逊《行政学研究》发表120周年EJ].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5):4l-47.

   3.中华文化通志编委会.中华文化通志:第6典·政治学志[z].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1-2.

   4.芮国强,乔耀章.行政哲学基本问题探索与对话[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1.

   5.乔耀章.略论作为社会主义定向的政治发展[J].江苏社会科学,2002,(2):147-153.

   6.乔耀章.关于"民政"问题的理论探微[J].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2,(2):25-34.

   7.黄建钢.经济政治学:对经济及其发展的政治学解释[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2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