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耀章:论作为非国家机构的政府

更新时间:2015-04-27 21:21:58
作者: 乔耀章 (进入专栏)  
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中断"、"缺环"或"从有到无"的问题;过渡阶段(二) 的起迄点问题,国家机构的政府是如何被"消亡"问题,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又是如何"再生"或"从无到有"问题,等等。这些问题有待于进一步商榷和探讨。

   事实上,在整个阶级社会,非国家机构的政府都是客观存在着的。根据"自然法"和"社会契约论",社会或公民不可能将所有的权利都让予给国家机构的政府行使,依赖国家机构的政府处理所有的社会公共事务,在社会公共事务和公共权力方面,社会或公民有着属于自己的"自留地"或"保留地",即使是在中世纪的欧洲,古代社会的东方,在资本主义世界的全面干预阶段,在共产主义世界的全能主义阶段,以及其他特殊阶段,虽然国家机构的政府被异常强化,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相对弱化,以致于弱化到到使人们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但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也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地潜存下来,即使它处于某种"休眠"状态,也是一种存在,而不是"不存在"或"几乎不存在"。如果在过渡阶段(一) 和过渡阶段(二)之间的整个阶级社会中国家机构的政府存在时期,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不存在某种连续性和可持续发展性,即上文所说的"中断"或"缺环"现象,不存在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待机而发的"基因",如果国家机构的政府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之间的并存、互动,此消彼长只存在两个过渡阶段,而在阶级、国家社会不存在, 那么,过渡阶段(二) 的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又从何而来? 或者说就难以"复活" , 总不能从"空地"上重建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一般说来,从国家机构的政府中是不能自发地自然而然地"生长"出"非国家机构的政府III"来的。事实上,当作为国家机构的政府"甚嚣尘上"之时或使整个社会国家化、政府化的时候,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基因仍然在属于自己的园地里默默地潜存着、发展着。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否客观地承认阶级社会中同国家机构的政府并存着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即我称之为"非国家机构的政府II"及其互动和此消彼长,这可能成为长期以来西方学者侧重于政府的社会性、科学性方面的定量分析,而中国学者则侧重于政府的阶级性、政治性方面的定性分析的一个分水岭或重要原因,由此也是导致中国和西方不同的政府治道、治理模式,进而造成不同的社会发展程度和发展质量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几个相关的理论问题

   提出和研讨非国家机构的政府问题,涉及到许多相关的理论问题。其中,最密切的就有关于非阶级、国家政治问题,关于非政府组织、第三部门问题,等等。

   关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与非阶级、国家政治的关系问题。政府同政治是分不开的。既然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突破了把政府仅仅视为国家机构的组成部分,甚至有时把政府视为国家代名词、同义语的传统,那么,势必要对政治作新的阐释。过去的那种把政治视同国家历史范畴的传统也应当有所突破。例如,当伍德罗·威尔逊和古德诺把政府视同为行政时,曾作了"政治是国家意志的表达,行政是国家意志的执行"的经典表述。那么,究竟有没有"非国家政治"呢? 根据近年来学术界的研究,回答应当是肯定的。在整个阶级政治或政治社会的历史阶段,非阶级性政治或社会政治还是仍然存在着的,只是不占主体或主导地位,它仍然同阶级政治、政治社会并存、互动和此消彼长。此种阐释并不必然导致"阶级政治泛化",反而有利于严格限制阶级政治的论域,不使阶级政治扩大化,就如同阶级社会国家机构的政府同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仍然并存、互动和此消彼长并不必然削弱国家机构的政府权威,导致无政府化或"政府泛化",反而有利于严格限制国家机构的政府的论域,进而把有限政府置于现实的社会基础之上一样。从整体历史观来看,政府发展和政治发展是密切相关的。政府发展,在历时态的层面表现为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走向国家机构的政府(包括国家机构的政府自身由低级向高级阶段的发展) 再走向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发展;在共时态的层面则表现为非国家机构的政府自身的发展以及"上收"到国家机构的政府与国家机构的政府自身的发展以及"下沉"到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之间并存、互动消长的发展。其中,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发展带有根本性,它决定着国家机构的政府发展,而国家机构的政府发展则能动地反作用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发展,主导着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发展。同样,政治发展在历时态的层面,表现为从非阶级性政治(社会政治)走向阶级政治即政治社会(包括阶级政治自身由低级向高级阶段的发展)再走向非阶级性政治即社会政治发展;在共时态的层面则表现为非阶级政治自身的发展和阶级政治自身的发展以及非阶级政治与阶级政治并存、互动、消长的发展。其中非阶级治发展带有根本性,它决定着阶级政治发展,阶级政治发展对非阶级政治发展起着能动的反作用、主导作用。在政府发展与政治发展的关系问题上,政治发展更带有根本性,它决定并制约着政府发展,而政府发展则能动地反作用于政治发展,主导着政治发展。

   关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与非政府组织、第三部门的关系问题。如前所述,非国家机构的政府是相对于国家机构的政府而言的。在"政府体系"中,除了国家机构以外,其他组成部分均可隶属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之列。在这里,"非政府组织"、"第三部门"也可以作为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同国家机构的政府相对应。首先,"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s)与政府组织相对应,至少有三种指称。其一是指狭义政府以外的一切组织,包括同作为国家机构的立法、司法机关都可视为非政府组织;其二是指广义政府即国家机构的政府以外的一切组织,包括政党组织、企业组织、社团组织等都属于非政府组织;其三是指"政府体系"之外的一切组织,分布在广泛的社会领域。所以,狭义政府、广义政府即国家机构的政府、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以及政府体系中除国家机构的组织以外,都可以叫做"政府组织",同"非政府组织"相对。因此,非政府组织是指列于国家机构政府和非国家机构的政府之外的其他社会组织。非政府组织要同政府组织发生关系和联系必须在以上三个层面上展开。但从其本意上讲,主要地还是第一种指称。中国民政部将NGO分为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清华大学NGO研究所在组织形式和实际运作两个层面上将NGO分为:第一类,社会团体,在社会、文化领域开展各类活动的会员制组织,它包括各种学会、协会、促进会、联合会、志愿团体等;第二类,经济团体,只在经济领域里开展各种活动的团体,如商会、行业会、工会(其实将工会划人经济团体是值得商榷的,它与"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的工会有着不同的性质)等;第三类,基金会,如项目型基金会、资助型基金会、联合募捐组织等;第四类,实体性公共服务机构,如各种民办医院、学校、剧院、养老院、研究所、中心、美术馆、图书馆等。这些组织是通过行政法规合法登记开展各种社会公益活动的民间组织。除此之外,在当代社会转型时期的中国,还有第五类没有经过登记的NGO。其次,第三部门这个概念在20世纪70年代的西方开始形成并流行起来,目前已影响到各个社会领域,已引起我国学者们广泛的关注与研究,已有不少成果面世。但有关"第三部门"概念的释义种种。有学者就有关第三部门的多类组织进行归纳,主要有:企业组织的NGOS,捐赠者组织NGOS,与政府有关的NG OS、政府组织的NGOS,政府经营/组织NGO,基层组织,基层支持组织,国际NGOS,中介组织,会员支持组织,非政府发展组织;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Nonprofit organizations),人民组织,民间志愿发展组织,民间志愿组织,准非政府组织(Quasi一NGO),自助组织、自助支持组织,跨国外政府组织(Transaction NGOS )乡村发展协会,志愿者非营利组织,志愿组织等。其实, 第三部门古已有之,承认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存在就意味着承认第三部门的存在之所以到了20世纪70年代才被凸现出来主要是有政府和市场"双失灵"这一社会历史背景。在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寻找第三部门这个"第三只手"来调适政府与市场的互动关系。可见,第三部门与非营利组织的论域视同,它既有别于政府组织,又有别于市场或企业组织,囊括了非营利组织、民间组织、非政府组织、社团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然而,问题在于,当我们把第三部门概念引人本文以后,怎样进一步论证它同国家机构的政府与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相互关系。在政府、市场和第三部门的分析框架中,"第三部门"实质上可视为"社会"的代名词。政府、市场和第三部门的关系实质上就是政府、市场和社会的三足鼎立关系。如果把这里的政府视为狭义和广义的政府亦即作为国家机构的政府,视为"政府组织",那么市场、企业、第三部门就统属于"非政府组织",第三部门中的非政府组织可指"政府体系"中的政党组织、民主党派、人民政协等。如果把这里的政府视为"政府体系",即视为国家机构的政府和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互动,那么第三部门中非政府组织,一般就指"政府体系"之外的组织。但是,通常人们把政府、市场、第三部门(社会)关系中的政府视为广义或狭义的政府即国家机构的政府,这样, 第三部门和市场(企业)就具有了某种非国家机构的政府性质及其意义,特别是第三部门中非政府组织和"政府体系"中除国家机构以外的组成部分都具有一定的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性质。这样,政府同第三部门的关系实质上就是作为国家机构政府与作为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关系。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这样说,"非政府组织"、"第三部门"概念是西方式的话语,营造的是西方式的语境,而"非国家机构的政府"则是"非政府组织"、"第三部门"概念的中国化,营造的是中国式的话语和语境。

   总之,我们提出并初步论证非国家机构的政府问题,把对国家机构的政府的研究现象同非国家机构的政府的研究现象区分开来,把国家机构的政府与广义和狭义的政治、政府体系、非政府组织以及第三部门等概念和理论问题进行比较与辨析,其主要目的和意义在于以学术上的独立自主精神创设一种新的概念和语境,为中国特色的政府治理和政治发展提供一种新的理论支持。

  

   参考文献:

   1.乔耀章.政府理论[M].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2000.

   2.张康之.公共行政学[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2.

  

   原载于《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2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