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适:在中研院第一届院士会议上的讲话

更新时间:2015-04-21 10:43:36
作者: 胡适 (进入专栏)  

   主席、诸位院士先生、诸位来宾:

   今天本来有几位院士代表翁先生、张先生讲过话。翁先生说评议会秘书未作事。他是谦虚。兄弟晓得他对院士工作实在有很大贡献,兄弟最佩服。翁先生所说,的确使我同情。如翁先生说,我们当选作院士的人,是不是问心惭愧!今天当选的八十几位院士中,已到的有五十几位。九月二十三日,也可说是中国学术界值得纪念的日子。杨遇夫先生并且从湖南很远的(地方)全家到南京来。张菊生先生以八十二岁的高龄,多少年来没有离开过上海。也有如余季豫先生等从北平冒险坐飞机赶来。朱院长主持的这一件事,可以说一大成功,兄弟也替他感觉到这是莫大荣誉。刚才看见中央研究院周先生卡片上面印的中央研究院院士衔头,足见大家已经觉得院士是一种荣誉。

   一九四五年,兄弟在旧金山开一个会,代表政府出席。当时那个地方,美国举行一个会议。有一位年纪很大的校长先生,名字叫亨利·赫特,就是从前提倡和平类似组织的,也就是后来世界大战后发起国际联盟的前身,以至后来影响塔虎脱、威尔逊主张的。他见到我,他说我这次来,是化自己的钱,我愿意看梦想不到的事实现。兄弟在《留学日记》里曾经提到过。

   张先生所讲,半世纪落后,希望国家有地位。翁先生说世界学术,有胆子告诉我们,我们已经是世界上有了国家学术地位。正如美国亨利·赫特从美国的极南部跑到极西部,愿意看自己梦想事件实现一样。这几句话,不过是与我们院长朱先生祝贺的意思。

   同时翁先生说,我们是不是已经尽我们职务,对内学术取得联系,鼓励对外合作共进,至少是很想。

   我们对内可尽我们鼓励的职务,可以鼓励后一辈。不是我们挂方牌子作院士,只坐享其成;或者下半世纪也靠自己成绩吃饭,而不继续工作。中央研究院不是学术界养老院,所以一方面要鼓励后一辈。我们可以够得上作模范,继续工作,才不致使院士制度失败。

   第二,多收徒弟。今天我们院士中,年纪最轻的有两位算学家,也是四十岁的人了。我想我们过去这一点经验方法已经成熟,可以鼓励后一代。再即希望以后二十年,二百年,本院这种精神发扬光大起来。愿互相勉励。

   (本文为1948年9月23日胡适在中研院第一届院士会上的演讲,收入耿云志主编《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12册)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944.html
文章来源:《胡适文集·第12册》卷六 北京大学出版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