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德刚:论马克思主义威望下降的原因

更新时间:2015-04-20 20:50:20
作者: 董德刚 (进入专栏)  
排斥马克思学说之外的合理因素。

   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人们的视野开阔了,逐步拥有了世界历史眼光。他们看到,世界上多数国家并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但他们的国家也在发展,有些国家有些时候发展还很快,创造了很多人间奇迹。时常有领导干部提出如下问题:世界上不少国家并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他们发展得也很好,其中不少国家发展水平比我们还高,他们的思想理论是否全是谬误?当然不可能全是谬误,其中有很多科学合理的成分。否则,他们的国家怎么能够发展起来?!

   邓小平多次说过,"老祖宗"不能丢 。这是指马克思主义的"老祖宗"不能丢。有些学者提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也不能丢中国人自己的"老祖宗"--老子、孔子直至孙中山等 。这是十分正确的意见。不过,还应当补充说,西方国家的圣哲先贤们,包括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直至康德、黑格尔等,他们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老祖宗",也是西方人的"老祖宗",他们和孔孟等人同为全人类的"老祖宗",同样也不能丢。将这些内容综合起来,更为全面的提法是:马克思列宁、中国先贤、西方圣哲三个"老祖宗"都不能丢。应当说明的是,所谓三个"老祖宗"只是形象化的说法,其实并不限于三个或五个,而是所有"老祖宗"那些合理的东西都不应丢。无论是中国传统文化,还是西方思想文化,都有很多至今仍然熠熠生辉的精华。马克思主义之外的其他思想理论中也有很多好东西,完全排斥它们是狭隘的、不正确的。列宁早已说过:"马克思主义同'宗派主义'毫无相似之处,它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产生的一种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 马克思主义在发展中必须注意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必须反对把马克思主义僵化起来特别是同人类其他文明成果对立起来的自我孤立倾向。

   综合起来说,过去,我们只看到马克思学说这个人类思想文化的"冰山一角",只看到马克思学说这个"山峰";现在,则看到了人类思想文化的"冰山全貌",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西方思想文化这个广阔的"群山",认识到"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因此,马克思主义的相对地位必然下降,由唯一科学的、至高无上的理论变为"众山丛中一高峰"。人们比较理性了,能够把马克思主义摆到适当的位置上--实际是回归到本来应有的位置。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只是人类认识成果长河中的一部分,是人类丰富多彩的思想文化成果中的一个流派,不是全部,当然是影响很大的一个流派。

   2.从纵向上看,我们创造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等新的理论,也使马克思主义的相对重要性减弱

   过去,在我们当作指导思想的基本理论"武库"中,马克思学说以及列宁学说是我们的主要"装备"。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创造出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一系列新的思想理论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尽管我们时常把它们也称为马克思主义或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表明它们同马克思列宁学说确有内在联系、一脉相承,但毕竟有所区别、有所前进,否则就没有必要用新的名称来称呼它们了。党中央一再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领导干部学习的中心内容,这就是说,它们成为我们新的"装备",而且是主要"装备"。这样,使本来意义的马克思主义即马克思学说的相对重要性减弱,其威望下降了。这是必然的、十分正常的事情,科学理论要与时俱进,"武器装备"要不断更新换代,这完全是好事。

   多年来,邓小平一再强调,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根本点或基本点。他还具体解释过:"列宁之所以是一个真正的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在于他不是从书本里,而是从实际、逻辑、哲学思想、共产主义理想上找到革命道路,在一个落后国家里干成了社会主义革命。中国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并不是在马克思、列宁的书本里寻求在落后的中国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途径。……革命是这样,建设也是这样。……固定的模式是没有的,也不可能有。" 这就是说,马克思关于未来社会的那些具体结论不能照搬,因为时代和国情有很大的不同,能够给我们提供指引的是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共产主义理想。这些哲学思想,实质反映的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和进步的价值取向,如实践标准、生产力标准和人民利益标准。而共产主义理想的实质是建设一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美好社会,实现全体人民包括其中每一个人的富裕幸福,它是照耀我们前进的灯塔。这些,才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的主要内容,是最可宝贵的思想精华。

   不过,从马克思主义精髓到中国具体实际需要一系列的"桥梁"和中介。我们之所以强调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为了建构起这些"桥梁"和中介,以便切实解决中国发展的实际问题。可见,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仅有哲学理念和崇高理想是不够的,还必须有可供操作的具体路线、战略、方针和政策,这才能够真正解决当前应当"做什么"和"怎么做"等现实问题。后一方面正是需要我们根据实际情况自己作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恰好适应了这个方面的现实需要,因而也成为我们指导思想的组成部分。

   毛泽东早已说过:"几千年以后看马克思,就像现在看孔夫子。" 这句话很有哲理。试想,在中国封建社会,许多人认为:"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说法的乖谬。孔夫子确实很伟大,他关于修身、处世、教育等许多论述,至今仍有重要价值。但是,他并没有讲科学、民主和法治(这是陈述事实,不是苛求于先人),单靠孔夫子,人们就无法适应现代生活。同样,马克思也不可能回答后人遇到的所有问题,它们只能靠后人自己去解决;而且,实践、时代和科学都在不断发展,后人在新的实践中一定会创造出新的思想理论。任何科学理论都是人类认识世界的阶梯,它们无一例外地具有局限性、相对性,都是可以分析以至证伪的,都需要发展,并且将来都会被更高级的科学理论所扬弃。中共十六大报告指出:"实践没有止境,创新也没有止境。我们要突破前人,后人也必然会突破我们。这是社会前进的必然规律。" 人类的思想理论成果会愈来愈多,马克思学说在其中所占的比重和相对地位会愈益下降,这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假如人类的思想理论上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没有实质性的进步和突破,那不是发展而是停滞、不是福音而是灾难!事实显然决非如此。

   3.人们现在愈来愈能够对马克思学说采取科学分析的态度,亦使马克思主义的威望从顶峰回落

   过去,马克思学说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具有"准宗教"乃至"准国教"的性质,享有至高无上的尊崇地位。凡是马克思的话,都被人们视为最高权威,当作不可辩驳的真理。因此,马克思的所有论断,我们都要无条件照办,而马克思没有说的事情,我们就不敢去做。这种愚昧的教条主义思想长期严重地束缚着我们。

   现在,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一方面,博大精深、百科全书式的马克思学说无疑对人类作出了巨大贡献,主要是揭示了社会发展包括近代经济发展的某些一般规律,体现了对于广大劳动群众、普通人的深切关怀,提出了关于实现一切人包括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美好理想等等,堪称人类思想史中的瑰宝。它深刻地影响了过去160多年世界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发展。对于研究过去一个多世纪社会发展史以及哲学史、政治思想史、经济学说史的人们来说,马克思学说都是不可忽略也不可跨越的。马克思之所以被评为"千年伟人"、"人类最伟大的哲学家"等,盖因如此。

   但是,另一方面,马克思不是"上帝"而是人,马克思学说不是神启的"圣经"而是人所创造的科学理论。且不说宇宙的无限性使任何人的认识都显得十分有限和偏狭,即便对于人类社会这个错综复杂并且不断延续的"庞然大物",仅仅生活在某时某地的人们的认识,也犹如"盲人摸象",不可能达到全面、深入、系统的终极境界。马克思同样要受到时代、地域和个体自身的限制。一个连汽车都没有坐过的人(1886年1月29日为汽车诞生日,而马克思在此前的1883年3月14日逝世),怎么可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实际上,马克思本人最欣赏的格言就是"怀疑一切" ,这同样适用于人们对待他的态度。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也说过:"将来会纠正我们的错误的后代,大概比我们有可能经常以十分轻蔑的态度纠正其认识错误的前代要多得多。……至于说到每一个人的思维所达到的认识的至上意义,那么我们大家都知道,它是根本谈不上的,而且根据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经验看来,这些认识所包含的需要改善的东西,无一例外地总是要比不需要改善的或正确的东西多得多。" 这显然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内。

   马克思的一些思想存在瑕疵。例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40年代提出的立即消灭私有制,把全部生产资料收归国有,消灭"旧式社会分工",消灭个别劳动,消灭商品经济,实现共产主义(其第一阶段是社会主义)等,就含有过于急切的空想因素。恩格斯晚年曾经作自我批评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暴露出我们当时的看法只是一个幻想。……历史表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的程度;历史用经济革命证明了这一点。……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然袭击来实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列宁也说过:"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估计革命时机很快到来这一点上,在希望革命(例如1848年的德国革命)获得胜利这一点上,在相信德意志'共和国'很快成立这一点上……有很多错误,常常犯错误。他们在1871年也犯了错误……" 其实,岂止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列宁何尝不是患有"革命的急性病"!譬如,他在1920年题为《青年团的任务》的演讲中说:"现在15岁的这一代人,就能够看到共产主义社会,也要亲手建设这个社会。" 历史证明,这个判断是过于乐观了。

   《共产党宣言》中说:自有文字记载以来,"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而实际上,绵延数千年的阶级社会的历史,是阶级矛盾起伏跌宕的历史,是对抗性阶级矛盾(即阶级斗争)与非对抗性阶级矛盾相互交替、相互转化的历史,并非始终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各个历史阶段都曾经出现过或长或短的繁荣稳定时期,如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等等。假设在阶级社会中,阶级斗争始终占据主要地位,即长期处于一部分人对于另一部分人的战争状态,经济还如何发展,文明又如何积累,社会还怎么能够存续呢?与此相联系,马克思的阶级观点突出强调的是阶级之间的差别、对立、冲突的一面,而比较忽略阶级之间的同一、互助、合作的一面,并且把资产阶级(企业家)统统当作阶级斗争对象即敌人,这虽然在阶级矛盾激化的特殊时期具有很大合理性,但在整体上是有偏差的。因为阶级是分工的产物,而分工与协作是同一问题的两面,它表明各个阶级之间也存在着协作和互补的关系,它们在一定历史阶段(包括现阶段)都不可或缺。

《资本论》着重分析的是人与人的经济关系特别是阶级关系,最后归结到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根本对立。这正确反映了当时西欧的社会状况,有力地推动了无产阶级的觉醒和斗争,有其历史的贡献。但是,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学说严重忽视了资源、资产、资本等劳动以外其他生产要素的作用,严重忽视甚至否定了企业家的重要作用,存在着重大缺陷。它对于商品经济或市场经济是持基本否定态度的,发展生产力或提高效率问题并不处于中心地位,这些,同我们今天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不一致的。尽管其中也讲到一些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包括商品经济的客观规律,这对于我们今天仍有重要意义,然而,这些内容,既不占主要地位,又同否定商品经济的基本态度相联系。所以,很难用它来指导我们今天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当然,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同马克思的基本立场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所以,江泽民同志在代表党中央发表的《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郑重指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劳动和劳动价值的理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9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