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雷:论民法中的决议行为——从农民集体决议、业主管理规约到公司决议

更新时间:2015-04-17 21:56:58
作者: 王雷  

   [摘 要]:

   作为团体法的产物,社员权中的共益权经由决议行为的方式行使。决议行为的根本特征在于其根据程序正义的要求采取多数决的意思表示形成机制,决议结果对团体全体成员都具有法律约束力。决议行为不同于共同行为或者合同行为,其扩展了民事法律行为的类型。我国未来民法典总则篇“民事法律行为”中应该规定决议行为的共通法律规则,以促进团体意志的依法形成,保障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利、业主成员权、股东共益权等社员权的实现。

   [关键词]:

   决议行为;共同行为;农民集体决定;业主管理规约;公司决议;团体法

  

   一、民法中的决议行为概述——从社员权到决议行为 

   (一)社员权作为社员对社团所享有权利的总体

   民法为权利本位的法,民法的精神就是为权利而斗争,[1]“民事权利是民法里带根本性的重要问题”。[2]“权利就是服务于民事主体特定利益的实现或维持,由法律上之力保证实现的自由。”[3]以民事权利的内容为标准,最初,民事权利的分类仅包括财产权和非财产权,随着社会发展,出现各种新类型权利,难以继续将其纳入二分法的体系之中,于是在此标准之下又将民事权利进一步区分为人格权、财产权、知识产权、社员权。[4]这也是民事权利分类中最基本、最重要的一种。

   民法中的社团的成员(社员)基于其成员的地位与社团发生一定的法律关系,在这个关系中,社员对社团享有的各种权利的总体,称为社员权。社员权的主体是社员,相对人是社团。社员权是团体法上的权利。社员权以社员资格的存在为发生基础,社员受团体意思的拘束。社员权本身是一种复合性的权利,其中既有具经济性质的自益权(如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也有不具经济性质的共益权(如参与重大决策权利、选择管理者权利)。社员权除由法律规定之外,由该团体的章程去规定,章程通过不以每个社员均同意为必要,但章程对每个社员都有拘束力。所以,一个社团社员的权利义务,要根据章程去决定。社员权中最重要的一种是营利社团法人中的社员权,即股东权。在其他社团中,社员权还不为人们所重视。不过,随着社团的增多,特别是各种倶乐部的设立,社员权将会日益得到人们的认识,受到人们的重视。       

   (二)决议行为是社员共益权的行使方式       

   民事行为是指以意思表示(Willenserklarung)为核心要素,旨在引起一定私法上效果的表示行为。民事行为是实践私法自治的主要工具,也是引起民事主体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变动的最重要原因。民事行为制度的相关理论在民法学理论体系中居于极其重要的地位,法律行为也已经成为大陆法系民法的标志性概念。“法律行为理论是由德国法律科学中发展出来的,19世纪德国法律科学的首要主题就是法律行为,法律行为理论也为19世纪的德国法律科学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5]正是由于采用法律行为概念,决定了日本、韩国、中国及中国台湾属于大陆法系的德国法系”。[6]在民事行为的类型体系中,决议行为是一个重要疑难类型。决议行为是指多个民事主体在表达其意思表示的基础上根据法律规定或者章程约定的表决规则做出决定的民事行为,如公司股东会的决议等。       

   民事权利的内容是法律上的自由,自由的内涵主要包括消极自由(negative freedom)和积极自由(positive freedom)。伯林曾经指出,消极自由是指“自霍布斯以来英美自由主义思想家所强调的那种不受其他个人或人们制约的自由”,而“积极自由的核心就是个人自主的观念”。[7]“在私法(Privatrecht)中,占主导地位的通常是那些自由的(freie)、不需要说明理由的决定。”[8]自由在民法上体现为私法自治,民事主体基于私法自治享有行为自由,这种自由可以是通过法律行为之外的情谊行为等方式活动的自由,[9]也可以是从事法律行为的自由。拉伦茨认为社员权包括参与管理权与受益权两项权能。[10]社员权中的利润分配请求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等具有具经济性质的自益权主要通过行使请求权或者形成权的方式来实现。社员权中的参与重大决策权利、选择管理者权利等不具有经济性质的共益权则通过决议行为的方式行使,[11]决议行为也成为实现社团自治的重要工具。       

   有学者曾指出:“判决书其实就是作为国家机关的法院的决议行为(GerichtsbeschluB),而非社团法人所从事法律行为中的决议行为。”[12]实际上,民法决议行为的意思表示采取多数决的形成机制,这正是借鉴政治决策民主多数决的结果。民主多数决是一种公共选择决策的技术手段,而非代表普世的优越价值。民主多数决使得决策者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和风险,通过自主选择和自负其责,赋予公共选择程序上的合法性。民主决策本身缺乏政治正当性,但民主决策通过决策者自己决定如何统治自己的结构成功回避了决策者对政治正当性的可能质疑。正如有学者所言:“民主创造了一个政治循环解释,即人民自己决定如何统治自己,这就解构或回避了各种令人心惊胆战的政治问题。”[13]民主政治如此,民法决议行为亦如此。       

  

   二、民法决议行为对民事法律行为的类型扩充       

   (一)民事法律行为的类型化       

   民事法律行为(民事行为)本身也是一个需要类型化的概念。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将民事法律行为区分为不同的类型,每一种类型的区分对民法规则的设计和适用都会产生某种影响。       

   我国民法教科书对民事行为类型化的通说结论通常如下:我国现行民事立法特别是《民法通则》和《合同法》根据民事行为效力状态的不同,将其区分为生效民事行为、未生效的民事行为、效力待定的民事行为、无效的民事行为、可变更可撤销的民事行为等。根据民事行为相互之间的主从依附关系,可以将其区分为主民事行为和从民事行为。依据民事行为是否具有独立的实质内容,可以将其区分为独立的民事行为和辅助的民事行为。依据民事行为的生效是在行为人生前还是死后,可以将其区分为生前民事行为和死因民事行为。根据财产给付行为中给付行为和给付原因之间的关系,可以将其区分为有因行为和无因行为。根据民事行为所涉及具体内容的不同,可以将其区分为财产行为和身份行为。在大陆法系传统民法理论上,根据法律行为特别是财产法律行为效力的不同,还可以将其区分为负担行为和处分行为。[14]     实际上,根据成立民事行为所需要意思表示的数量为标准,还可以将其区分为单方民事行为和多方民事行为,多方民事行为又包括双方民事行为、共同行为和决议行为。[15]而此种分类的意义则在于单方民事行为、双方民事行为、共同行为和决议行为的成立与生效要件有所不同。       

   第一,单方民事行为是指根据一项意思表示就可以成立的民事行为,其具体包括有特定相对人的单方民事行为和无特定相对人的单方民事行为,前者如效力待定民事行为中当事人行使追认权的行为,后者如拋弃动产所有权的行为、一人公司的设立行为等。       

   第二,双方民事行为是指需要两项内容互异、方向对立而相互对应的意思表示一致方能成立的民事行为,如合同行为(Vertrag)、遗赠抚养协议、委托监护协议、离婚协议、收养协议等,其中合同行为是最典型最重要的双方民事行为乃至民事行为。       

   第三,共同行为(Gesamtakt)是指两个以上当事人内容相同、方向并行的意思表示达成一致方能成立的民事行为,如共同共有人处分共有财产或者对共有财产作重大修缮的决定、夫妻对家庭共同共有财产的处分决定、合伙协议、[16]社团法人的设立行为等。[17]共同行为“其实是多个单方法律行为,但它们却是共同引起所想要的法律后果。”[18]比较法上还经常在“共同行为”的意义上使用“合同行为”这一概念。[19]对合同行为和共同行为(Gesamtakt)应做区分。[20]我国有学者主张将Gesamtakt译为合同行为,[21]笔者对此持反对意见,认为应将 Gesamtakt译为共同行为。合同行为和共同行为的根本区别在于,合同是双方当事人对向(对立)的意思表示一致,共同行为是两个以上当事人同向(并立平行)的意思表示一致,二者均属于民事法律行为的种概念。有学者认为共同行为对于受领人而言只存在一方的一项意思表示,[22]笔者认为,该观点是没有区分共同行为和在此基础上共同行为人作为一方主体和交易对方当事人随后做出的合同行为的结果。不过,就共同行为人彼此之间的法律关系而言,可以参照最相类似的合同法律规则。如我国《公司法》第二章第一节和第四章第一节所规范的公司设立行为属于共同行为,而就设立行为中的出资瑕疵则以违约行为对待。我国《公司法》第28条第2款规定:“股东不按照前款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当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第83条第2款规定:“发起人不依照前款规定缴纳出资的,应当按照发起人协议承担违约责任。”       

   第四,决议行为(BeschluB)是指多个民事主体在表达其意思表示的基础上根据法律规定或者章程约定的表决规则做出决定的民事行为,如公司股东会的决议、董事会决议等。[23]决议行为通常发生在社团成员用投票的方式表明集体的愿望,[24]据此通过的决议未必与团体成员个体意思一致,即使是那些没有参加投票的成员或者持反对意见的成员,也要遵守团体决议。[25]决议行为的根本特征在于其根据程序正义的要求采取多数决的意思表示形成机制,决议结果对团体全体成员都具有法律约束力。对决议行为的法律效力需要考察决议主体、决议事项和表决程序与规则的合法性。决议行为给予每个行为人(社团成员)自由表达自己的意志并努力将之转化为群体意志的可能。       

   民法上意思表示瑕疵的理论很难适用于股东大会决议。……公司法人作出决议所强调的程序合法,是非常独特的,意思表示的理论无法解释这一现象的合理性。股东大会决议的本质,是多数股股东(表决权数)意思的合致,少数股股东或者个别股东要服从多数股股东的意思决定。……由股东大会形成的公司意思表示是借助于组织化的会议体方式形成的。……公司意思是个别股东通过表决机制而形成的集体意思。民法基于自然人主观心理的瑕疵判断,对股东大会决议瑕疵的判断存在适用上的困难。[26]       

   民法决议行为是团体法视角下对传统民事法律行为类型的有益扩充,“法律行为最初是在个人法语境下产生的概念,它脱胎于当事人的合意,更适合于解释合同行为和合同现象。”[27]基于决议行为在多数决等程序机制上的特殊性,有学者甚至主张将决议行为从法律行为中独立出来。       

   (二)民法决议行为与其他民事法律行为类型的区分       

我国民法学界通说观点并未有意识地区分共同行为和决议行为。相关代表性的做法或者完全不区分决议行为与共同行为,径以决议行为作为多方民事法律行为典型体现;[28]或者直接将决议行为作为共同行为的典型体现,[29]这就没有从多方民事法律行为中区分出共同行为和决议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jingzh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805.html
文章来源:《中外法学》2015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