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思锐:由“科大十年”看北大振兴之道

更新时间:2003-03-05 19:17:00
作者: 吴思锐  

  都远甚于香港科大,这样对学校发展的制约和挑战也更大。举例来说,教务人员对老师和学生的蛮横态度,后勤人员对师生的百般刁难,及种种不近人情的规章等等,都使广大师生深受其苦。他们的表现,远远称不上是学校正常运转的润滑剂,相反成了发展道上的拦路石。

  曾有老师抱怨道,如果北大不开除教务人员中那帮制造麻烦的中年妇女,北大的教学和研究将永远搞不好。此话虽然偏激,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死硬作风和不合理制度对师生和学校长远发展造成的伤害。

  大学的主要职责是教学、科研和服务社会,全校上下都应把它视为一切工作的指针。因此,学校的团队只有两部分:执行此任务的部分,支援执行此任务的部分。无论是系主任、院长还是校长,其目的也是从不同层面、不同方向,为师生提供服务与方便,使大家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科学研究当中。对于与此指针相悖的现存不合理制度,应以最快的速度予以改进或废除;对屡教不改的人员,应当坚决辞退。

  

  突发事件处理:快速反应,坦然面对

  

  在发展过程中,科大也曾经发生不可逆料的事件。如某研究生因救人而中毒身亡;某年轻女教授先是失踪,继而两天后在海边被发现尸体,等等。对这些突发性的情况,孔教授都代表学校向家长慰问并致意。

  本是极为正常的面对突发事件的方式,对北大来说竟然也可资借鉴。其实校方的心里比谁都明白,但由于北大的敏感程度,在危机面前第一反应是担心引起混乱,于是下意识地进行掩盖。在资讯极为发达的时代,几乎任何事情都会走漏消息,结果当局的暧昧态度反而引起更大的思想恐慌或招致更普遍的反感。

  以邱庆枫案为例,本来完全是与社会凶杀案毫无二致的的普通刑事案件,如果能像科大那样坦然面对的话,混乱可降到最小,但由于个别负责人的无知,连白花都不让人戴,结果导致事态扩大,一度陷入僵局。

  王登峰副书记对山鹰社事故的处理和前些天校方对餐厅爆炸案的处理,则说明了校方积极稳妥的直面危机方式对事态的控制作用。像北大这样规模的学校,发生大大小小的突发事件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事件发生以后,校方不应相信自己的遮掩能力,而应充分相信大众在真相面前的理性。

  基于此原则,建立起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机制便显得尤为必要——当事方应像快速反应部队一样,即使事发时不在现场,但一定是第一个到达者并妥善处理者。在具体操作中,注重人文关怀、以人为本是关键。

  

  ******************************************************

  最后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孔宪铎教授在书中多次提及,香港的大环境没有如大陆般的诸多限制,这其实也是香港科大迅速壮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对北大而言,外在的框框限制与内在的自由思想相碰撞,多带来难以名状的痛苦。但既然身在体制之内,就得谋求体制内的解决——在保持个性的同时,寻找与现实的最佳接触点——头脑发热的挣扎只会使绳索更紧,而北大已经耽误不起了。

  

  另外,作为香港科大的学术副校长,孔宪铎教授主要从他的职位角度描述科大发展历程和成功经验,对其他方面着墨并不多。在孔教授所涉及到的方面,其他读者也尽可见仁见智。

  

  但不管如何,北大如果能在专注于自身发展的同时博采众长,并从善如流,离世界一流将并不遥远。

  

  

  注①:孔宪铎,1935年生于山东,孔子第73代后裔。台湾中兴大学农学士,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博士。曾任中兴大学助教,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员,马里兰大学教授、代理系主任、副院长、农业生物工程中心主任、代理副校长,香港科技大学理学院院长和学术副校长等职。主要研究领域为植物生物技术,著有英文论文120多篇,编著英文专业书籍14册。抵港后在海峡两岸三地发表中文论文近百篇,编著中文书籍多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7.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