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筱筠:“另类的尴尬”与“玻璃口袋”

——当代宗教慈善公益事业的“中国式困境”

更新时间:2015-04-14 10:29:00
作者: 郑筱筠  

   社会的成熟与发展并不是靠简单的经济制度转型就可以完成的,它还要求文化等方面的成熟与发展。目前我国的慈善事业在慈善理念缺失的背景下,仍有相当长的路要走,中国特色的慈善文化体系和现代慈善理念滞后于社会发展需要。而中国宗教体系具有独特的慈善价值观念,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积淀了深厚的慈善传统,形成了慈善文化模式。对此当代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可以在积极探索中国宗教慈善实践模式的同时,积极实践中国特色的文化模式及其价值观念,积极协调自己的宗教性身份和社会性身份,为建构中国特色的现代社会慈善文化理念和精神发挥自己特殊的作用,从而化解“另类的尴尬”困境。为此,在今后一定时间,可以从以下两方面来发力:

   1、积极建构凸显慈善公益的真正价值的现代中国宗教慈善文化模式

   现代社会的转型要求中国宗教慈善活动也应该转型,以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与此同时,为了化解“另类的尴尬”,走出“中国式困境”,中国宗教界正在探索建构凸显慈善公益的真正价值的现代宗教慈善文化模式。

   例如,仁爱基金会就在积极探索建构凸显慈善公益的真正价值的现代宗教慈善文化模式。其文化模式第一个层次是强调慈善个体的定位,主张要先做一个慈善的人,再做慈善的事,物有本末,事有终始,慈善本身就是修身的过程,是一种锻造胸怀的过程,而不应该让慈善活动成为负担、烦恼,学诚法师认为“做慈善事业,是自己实践善行,不是救济工作,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其文化模式的第二个层次是强调慈善体验的全民性。仁爱基金会以“传播慈善文化、弘扬慈善精神、推动扶贫救助”为宗旨,形成了仁爱灾害救助中心、仁爱生命教育平台和公民慈善体验平台,积极开展全民可以参与的慈善活动。例如,公民慈善体验平台就是让全民有机会随时随地参与慈善、体验慈善,为此仁爱设立了包括仁爱“衣+衣”衣物捐赠、仁爱助学、“仁爱心栈”奉送爱心粥等多个低门槛、易参与的项目。其中仁爱心栈受益群体广,有车站附近的流浪者以及一些孤寡老人,更多的是早起赶班没吃早饭的年轻白领。一个看似简单的“奉粥”活动,对志愿者和路人都是一场爱心教育。“请喝一杯爱心粥,祝您一天好心情。”这些能够直指人心的日常化慈善活动产生了不一样的社会效果;仁爱慈善文化模式的第三个层次就是强调心灵慈善力量的提升,主张慈善要从关怀身边的人做起。从点滴做起,激发起参与者慈善心,去关怀更多需要关爱的人,让爱传递,让人人都感受慈善,让人人都参与慈善,“在每一次的慈善行动体验中提升心灵的力量,就可能变成一个社会动力,久而久之就能形成一种文化。”这三个层次的慈善理念是相互补充的,是逐一提高的进程,它强调将佛教慈善价值观内在化,并通过个体慈善活动的社会化而表现出来,进而形成社会共同的慈善动力。这是仁爱慈善基金会的探索。此外其他宗教慈善组织也在探索,其共性在于努力凸显慈善的真正价值、适合现代社会发展的慈善文化模式,使慈善成为一种社会责任和公民义务。

   2、中国宗教慈善活动的文化模式需要现代宗教慈善组织来实现

   从中国宗教慈善公益组织而言,加速自身内在机制的转型,积极主动向专业化、社会化方向发展是关键。宗教性公益组织应该化解“另类的尴尬”困境,在慈善公益活动中更多地去展示慈善价值和意义,积极建立慈善公益文化形象,营造良好的社会公益氛围,培育慈善文化,真正实现中国宗教慈善活动的文化模式。由于目前我国社会正处在一个从传统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时期,还没有完全建立健全与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相衔接的社会保障体系,因此在一段时期内慈善公益组织将会在社会公共领域内扮演重要角色。对此,笔者曾经指出的“由于我国目前社会公共服务领域还是属于社会福利制度式的范畴,而社会福利制度还仅仅是属于社会保障体系内的一个子系统,‘社会化’特征不是非常凸显,政府提供绝大多数的社会福利,政府仍然在承担着主要的提供者和保障者的角色。随着社会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NGO和NPO组织参与到社会公共领域中,宗教慈善及其在灾难现场成熟的宗教应对体系作为其中的一个特殊成员已经开始在这一场域发挥出其特殊的社会作用,表现出鲜明的社会化特征。这正是中国宗教在现代化社会转型时期参与到社会服务和社会公共领域的一个有效途径”。[8]因此,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只有在实践中国宗教慈善活动的文化模式的过程中,才能走出“另类的尴尬”,在文化模式与身份认同之间,探索发展出适合自己的身份认同模式。

   二、“玻璃口袋”效应:当代宗教慈善事业“中国式困境”之二

   综观2008年以来的中国慈善公益活动,可以发现几年来人们对慈善公益事业的关注点逐渐在转变。自从2011年“郭美美事件”后,政府部门、慈善组织本身以及社会各界都开始理性关注慈善事业,深度反思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希望营造健康有序的中国模式的慈善公益活动。其中人们对于公益事业关注最多的莫过于慈善事业的建设和管理问题。在此,笔者拟将之比喻为“玻璃口袋”效应。所谓“玻璃口袋”效应是指在诸如慈善的组织管理(包括政府部门的监督、慈善组织内部的自我管理)、财务监督和善款运用等方面,形成公开透明、符合现代社会要求的自我管理体制和监督机制,形成“玻璃口袋”效应。只有这样,中国宗教慈善事业的公信力才能有扎实的基础和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在这方面,中国宗教慈善公益活动的历史传统有自己的优势与劣势,如果妥善加以引导,那么“玻璃口袋”效应或许可以成为中国宗教性慈善公益组织突出优势、克服不足、健康发展、良性循环的契机。

   (一)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的管理现状

   目前我国的慈善公益事业处于一种亟待改革和完善的状态,未能建立健全与高速发展的社会相适应的管理体系和运行机制。慈善机构的独立性还有待加强。新基金管理条例虽然允许私募基金的出现,但规定全国的公募基金会由民政部门来监管,私募基金会由各地来监管,对私募基金限制较多。再者,我国慈善机构自身的不透明缺乏公信力,而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使人们有了更多的顾虑,慈善领域尚缺乏对信息公开透明的内在动力与外部压力,中国网民们呼吁“中国慈善需要更多透明”,社会呼唤“玻璃口袋”效应。虽然中国宗教性慈善公益活动是中国慈善事业的“老资格成员”,但将传统的运行方式与现代慈善公益事业的运作规则结合起来,让善款进入“玻璃口袋”,乃是当代宗教慈善事业的第二个“中国式困境”。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要实现“玻璃口袋式”效应,还存在一些问题,这主要表现为:第一,在宗教经济管理领域还缺乏操作层面的制度保障,还没有形成“玻璃口袋”;第二,在社会资源的开发和运作方面,虽然宗教界创办的各类慈善超市、慈善委员会开始显示宗教界在积极探索适应自身发展的慈善公益事业,但创新与发展还显不足,还未能形成透明的管理。第三,在人才管理方面,随着社会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其分工将会越来越细化、具体化,其现代化、国际化的操作机制将会越来越精细化和专业化,这些都要求玻璃口袋效应的人才管理和运作机制。

   (二)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应增强公信力来努力建立“玻璃口袋”效应

   如前所述,宗教与慈善有不解之缘,宗教性慈善组织本身由于有信仰依托,本身就在超凡脱俗、淡薄功利方面具有某种公信力,对人们有亲和性,在资金运作方面有一定的透明度,可以说这是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所具有的先天优势,但是公信力只有信仰的支撑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现代管理制度和运行机制的维护,如果两条腿一长一短,就会站立不稳。[9]因此,应该从以下几方面来发力:

   1、在宗教经济管理领域方面,增强公信力,形成“玻璃口袋”效应

   为公众负责、不辜负捐款人的一份爱心是所有慈善机构在资金流向和运作层面的指导思想。无论是公募基金,还是非公募基金都在努力形成资金运作层面的监督和管理机制。国内有很多机构在这一方面都有严格要求,比如壹基金。正如壹基金创办人李连杰所称,“每一分钱的流向都有清晰的显示,到灾区去的时候不看收据,要看每个老百姓的签名和手印。”壹基金的所有资金使用情况和项目实施情况都在网站上公示,实行透明管理。[10]实际上,宗教界已在践行或正在探索各具特色的慈善管理方式,“玻璃口袋”的形状大小虽有不同,但都力求公正透明。例如,在管理具体的宗教事务时,中国南传佛教设置了波章管理系统,妥善地处理与佛教相关的社会事务。在管理寺院经济时高度透明,每次活动都要把具体活动收支情况张贴在墙上,接受人们的监督。[11]此外,很多宗教性慈善组织在善款的流向上进行了严格的区分,例如北京仁爱基金会等组织在信众进行捐赠时,直接请信众进行选择,是直接将善款捐给寺院,进行场所的维修等其它支出,还是直接将善款用于社会慈善事业,并且制定了严格的管理章程,直接让善款进入慈善事业的“玻璃口袋”。有的基金会甚至已经直接在网站上“晒出”自己的资金来源和流向以及具体项目的实施情况,显示自己的公开透明力度。这些都表明中国宗教性慈善公益组织在努力增强自己的公信力,努力形成透明的“玻璃口袋”效应。

   2、在组织管理层面,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已经开始探索形成“玻璃口袋”效应

   大量的宗教性慈善基金会非常强调学习国内外先进经验,探索形成新型“玻璃口袋”效应的组织管理模式。北京仁爱基金会、进德公益基金会、爱德基金会等都有很多的经验,甚至当代中国南传佛教也突破自身理论体系的局限而积极参与到弘法利生的慈善事业,视其为自己的“凡尘使命”,在组织机构的管理、慈善内容和弘法方式等方面积极探索透明的“玻璃口袋”效应的管理模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例如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佛光之家”慈善活动项目就是采取多方合作的组织机构管理模式,努力坚持南传上座部佛教的纯洁性,严格恪守着僧侣不蓄金银的戒律。对此,各个寺院无论其级别高下都在寺规中作出了严格的规定,任何僧侣无论其僧阶高低,都不得蓄金银。在“佛光之家”的组织管理过程中,“佛光之家”项目采取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经费,云南省艾滋病防治办公室协调,傣族自治州州艾滋病防治办公室指导,州民宗局管理,州佛教协会具体组织实施的共同管理模式,成功地解决了南传佛教对于金银戒律方面的问题。[12]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此不再一一列举。但这说明宗教性慈善组织在管理方面开始逐渐成熟,透明的“玻璃口袋式”效应开始形成。

   3、在人才管理方面,增强公信力,努力形成宗教性慈善组织“玻璃口袋”效应

   在慈善组织人才的管理方面,中国宗教性组织有其优势和劣势。首先,每一个参与到慈善活动中的信徒都是本着一颗无私奉献的“透明”的心去进行慈善活动的。而其劣势在于由于文化程度不同、职业不同、专业化程度不同,因此在做慈善活动时,会表现出一些差异性,难以统一管理。因此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应该在人才管理方面有所提高。当然,随着政府对慈善专业人才队伍的重视,和相关慈善培训活动的实施,慈善公益与非营利领域将成为中国就业的新途径,慈善公益队伍专业化水平在今后将有较大提高。中国宗教慈善公益活动的管理和参与将日趋专业化。与此相适应,宗教慈善公益队伍的专业化管理水平也会得到提高,中国宗教慈善公益活动将会进行有机的整合,从各自分散性的慈善公益活动进而逐步发展为联合性、整体性的宗教慈善公益活动,从而更好地有力展示宗教慈善公益活动的社会贡献力量。在此过程中,如果充分发挥中国宗教性慈善组织的公信力优势,强调在人才建设方面逐步形成“玻璃口袋”效应,那么中国宗教性慈善公益事业将会获得更大的发展,中国宗教慈善事业的公信力才能有扎实的基础和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三、结语

       综上所述,任何组织的要素都是人,组织是人的力量(体力的、智力的等)的一种整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h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683.html
文章来源:《世界宗教文化》2012年第1期
收藏